花之物语——梨花泪  第十章 毒打爱人

章节字数:2781  更新时间:11-07-31 17:4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潮湿的牢房内散发着各种恶臭,这里是紫焰国大监狱。在这里有几百间小黑房,每个黑房子内分别住着几个囚犯,他们终日生活在伸手不见五指的空间里,与蟑螂老鼠共处一室。这里的犯人,重则通番卖国,打家劫舍,轻则小偷小摸而被判刑,随着刑期越长,房子就越阴森。

    三天前靖被囚禁在最里边最黑的一个房子里。他和一名死囚关在一起,但奇怪的是大家都不知道他是犯了什么罪而被关进来的。因为每一名犯罪的人被送进来时,狱卒就会一边萱读他的罪迹一边押着犯人进房的。但是三天前的那个晚上,靖就这样安静地被关在了里面。

    “喂!朋友,你是犯何事被抓进来的?”那名死囚问道。

    但是靖心情低落的狠,他不怕死,他现在最怕的是阿梨的恨。他无法忘记三天前的那个眼神。阿梨看着自己时候的失望、不可置信、咬牙切齿。只要闭上眼睛,那个景象就会越来越清晰。所以,他一直不敢睡觉。他没有办法把那个充满恨的阿梨和以前单纯善良的他重叠在一起。

    那名死囚看见靖如此消极,以为他是怕死,于是在狱中教育靖:“哼!年轻人果然贪生怕死之辈!作奸犯科你衰在那样?既然做都做了,还在人前装什么清高?”

    或许靖被这句话刺激到了,他大声地吼了回去:“我决不是怕死之人。我也没有犯任何罪。我只是爱上一个不该爱的人!”

    “哦?莫非小伙子爱上了皇室之人?”

    “前辈你怎么猜出他是皇室之人?”

    “哼!普天之下能把恋爱当犯罪的,除了德高望重的紫焰皇朝,还有谁有本事把人关进牢里?不过,众所周知,紫藤皇帝喜好男风而后宫无女色,要说通奸之罪,这又说不过去。莫非小伙子喜欢的也是男人?若小伙子不介意,能否把故事盘出。”

    靖就好像遇见知音一样,把事情原委一五一十地告诉了那位老伯。而老伯一边听一边皱着眉头,因为靖描述的紫藤皇帝和自己所认识的紫藤,简直判若两人,更何况,紫藤除了那个死去了十八年的人以外,根本不会如此爱一个人。老伯反而好奇靖口中的阿梨,阿梨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老伯你又是怎么被关在这里的?”靖说完心里的话舒服多了,他觉得老伯似乎对皇室里的一切都很熟悉,于是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老伯掠着长胡须,叹气道:“老夫原是尚书家的管家,帮助尚书打理家中大小事务。尚书的大公子生性聪敏,为人善良,可惜他跟你一样,都是爱错了人,以致惹来杀身之祸,还祸及全家,被判满门抄斩。幸好老夫之前因为救驾有功而幸免遇难,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啊。这样一关,就把老夫关了十八年……”

    “真想不到老伯居然被关了这么久。我现在没有什么指望,是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再看到他,能解释这个误会……”

    靖的话还没有说完,阿梨就派人传话来了。只见几个太监把他押了出去。老伯看见只能帮他默默祈祷:“唉……年轻人,希望你能吉人天相吧!”

    靖被带到一间刑室内,他的双手合脚都被绑住了,就连嘴巴也被人用布塞住。墙上挂满了各式各样的刑具。什么锁骨的、封侯的、夹手指的、断腿的……应有尽有。靖看见,马上露出一身冷汗。

    随后,阿梨悄悄地走了进来,他面无表情地看重靖,靖很想说话,奈何嘴巴被封住了,他只能发出嘤嘤嗯嗯声音。

    “师兄,别来无恙吧!”阿梨走向靖,语气阴森地说。并用手在靖的脸上游离。然后,他的眼睛开始化为仇恨。他用食指在靖的胸前划了一下。

    “嗯……”靖看着鲜血从胸前留了下来,他因为疼痛颤抖地发出呻吟。

    但是阿梨并没有停止的意思,他继续用食指在原来的胸口上画了一下。这次更加的痛了,靖不得不依依呀呀,他想让梨听他的解释,但是阿梨就像没有看到一样。

    “痛吗?哈哈!阿梨也很痛!师兄痛的只是身体,可是阿梨痛的是心!你为什么要骗我!”阿梨又再重重地划了一下。随后,阿梨走向那堵墙,在刑具墙上拿了一条皮鞭。

    “这只是开始!接下来的,才是主戏!师兄,阿梨会让你感受到什么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阿梨的语气越来越尖锐,表情也原来越狰狞。尽管靖拼命地摇头,他想替自己解释,但是嘴巴被布堵住了,他说不上话。

    啪啪几下,长鞭狠狠地打在靖的身上,所到之处,皮开肉绽。阿梨每甩一鞭,就骂一遍“为什么这样对我?为什么?为什么”

    听见阿梨的控诉,看见阿梨的眼泪,靖都觉得自己真是罪该万死,居然害阿梨如此伤心。他开始忍受阿梨的指责,开始忍受阿梨甩在身上的皮鞭。

    啪啪又几下,靖的身上早已伤痕累累。他的身上渗透出大片血迹,脸色也渐渐变得苍白。但是阿梨并没有停手的意思,靖渐渐陷入昏迷。阿梨停下一会儿后,命人拿来一桶水,就直接泼在靖的身上。盐水洒在伤口上,巨大的疼痛让靖瞬间清醒过来。

    阿梨把水桶无情地扔在一边,他走上去轻轻抚摸靖是伤口,眼泪止不住地往下坠。

    “师兄……为什么我们会走到今天这样的境地?”

    靖心疼地看着阿梨,然后他看着阿梨的表情慢慢变化,泪水止住了,眼睛瞬间变得带有浓厚恨意的疯狂:“这都怪你贪图荣华富贵,如果不是这样,我们今天一定会很幸福的!我恨你!”

    “嗯!”

    阿梨继续用食指把胸前那伤痕掀了一遍。然后靖痛苦地扭动几下,身体抽搐而再度陷入昏迷。随后阿梨名人把靖带出宫外。他对天发誓,有生之日,必定不会再见师兄一眼。

    大牛上山采药的时候,发现浑身是血的靖,当时靖头发散乱,胸前的大片血迹早已干涸。大牛把他抱回家中,帮他用水擦干净脸了,才发现原来是自己的师兄。

    梨春园解散之时,大牛是最迟一批被卖的,当时师傅打算把大牛卖给码头老板,做苦工,后来大牛他爹拿着钱赎回了自己的儿子。因为大牛爹行医多年才有些积蓄,才有钱赎回自己的儿子。

    靖连续多天发着高烧,嘴里念念不忘地喊着阿梨。身上的伤经过大牛他爹的治疗后,基本无大碍。不过胸口上的伤一直发炎,时有血水渗透出来。

    “师兄,师兄,来…喝药了。”大牛向之前一样把药灌进靖的嘴里,这次靖终于睁开了眼睛。

    “你是……大牛”

    “嗯!师兄,你终于醒了!”

    靖是被胸口的痛痛醒过来的,他下意识地摸着胸口。然后让大牛把他扶起来。

    “师兄,你身上的伤势怎么回事?还有阿梨呢?他是不是出事呢?”

    “我……我遇到坏人了,阿梨……被抢走了!”靖不想这件事牵涉到其他无辜的人,他只能这样对大牛说。

    靖在大牛家里休养了半个多月,身上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但心里的伤……夜里,靖总是望月轻叹,他很想把阿梨带出皇宫,但是皇宫守卫深严,他必须会飞檐走壁,潜入宫中,还有必须战胜宫中武功高强的大内侍卫。他想让自己变得强壮起来,他要学习武功。

    “师兄,你将来有什么打算?”大牛问。

    “我打算上山拜师学武,把阿梨从坏人手里抢回来。”

    大牛的爹说:“一般学武的人都会嫌弃戏子的,认为他们阴阴柔柔,不适合练功,你可有找到授你武功之人“

    “大叔说得对,我之前找过几位武功高人,他们都嫌弃我学过戏,任我怎么请求,他们就是不愿意教我。“

    大牛爹掠了掠胡子,说:“这样吧。你上武当山去找慧智师傅,老夫曾经救过他一命,你把我的亲笔信带上,希望他能给老夫个面子,把你收为徒弟吧。

    “太好了,那就谢谢大叔了!“

    第二天,靖拜别了大牛和大牛爹后,就顾了一匹马,赶上武当山去。他也希望借助大牛爹的面子,能让自己学有所成!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