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之物语——梨花泪  第 十一章 柴晓

章节字数:3802  更新时间:14-08-19 13:3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将近一个多月时间,自皇上从宫外出游回来之后,几乎每晚都在羽翔殿过夜,而且夜夜笙歌,两个人的笑声忽大忽小,传遍整个后宫。

    御书房内文案策卷堆积如山,文房四宝胡乱扔在地上。这样看来,皇上根本无心政事。事实紫藤对于朝政之事也是三天打渔两天晒网。他高兴时,来得比大臣们还要早,他不高兴时,众大臣都等了老半天,他才让小辉子传话以身体不适为由,不愿上朝。

    今天,左右丞相率领一众大臣前往议政厅,等候皇上来朝。每个人手里都拿着谏卷,似乎都想向皇上提的建议。等了大半天后,皇上终于姗姗来迟。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卿家平身!”

    一众大臣照例毕恭毕敬地给紫藤行叩首之礼,然后听见紫藤说话后,便站直腰来。这时,大臣中靠右丞相的那一排走出一位尚书

    “启禀皇上,臣有事禀报!”

    紫藤高傲地瞄了一眼,是他——柳将军,当年自己和青羽的事败露时,他有份到现场,而且还说败坏紫焰国国风……正是这群自称是忠臣,实则是迂腐无能封建之人,才害青羽无辜惨死。若不是乃念他曾立国有功,紫藤真想直接拖他出去。

    “柳将军不是镇守禹城吗?何以回朝觐见?”

    “臣因担忧国事,早已回朝多日,只是,皇上只顾玩乐而多天不上朝有所不知而已!”

    明晃晃地讽刺令紫藤把眼睛眯成了一线刀,稍微紧闭即能秒杀。

    “卿家所言,莫非朕是贪图享乐之人?”

    “恕臣斗胆,吾皇乃治国之才,只是受奸人蒙蔽,此时行径踏错,但吾皇乃心水清明之人,相信必能拨开云雾,治国安邦”

    “哦?愿闻其详”

    柳将军听见紫藤这样说,就更加理直气壮起来。他声音之宏亮有如山上禅钟,一响传千里。

    “皇上,我手中策卷乃是众多忠臣联名上报的,关于废除妖男管理后宫之谏言。只要皇上能够斩妖示天,他日必定留名青史,成一代名君主。”

    柳将军把手中策卷高高举起,然后鞠躬向皇上呈现。紫藤示意小辉子拿上来。小辉子遵命地把策卷放在案前展开,紫藤一一过目,随着策卷上的名字越来越多,紫藤目光就越来越凶!

    “岂有此理!论国事,卿们大可奏请,但后宫乃朕之家事,由不得你们来管!”

    紫藤用力拍案,吓得一众大臣跪首在地,不敢声张。柳将军依旧不依不饶,他抬起头来,双手抱拳道:

    “皇上,妖男已经逼死公子青若,赶走紫渊皇爷,起行径妖媚惑主,意图大有不轨。若妖男不除,难安国民之心啊!”

    “将军所说的妖男是我?”

    就在紫藤严声下逐之前,一把柔弱而略带铿锵的声音随着脚步声由远及近。阿梨从议政厅大门缓缓而入,一身素衣面容自若。他高雅地抬起头来,不屑任何人的惊讶。他径自走向殿前,向皇上行礼,然后继续对话柳将军。

    柳将军在看到阿梨的脸的那一刻,他有些被震住了。但是身经百战的他很快就冷静了下来,继续向皇上进谏:

    “皇上,自古以来,宦臣与妃嫔不得干预政事,皇上虽然所立的是男宠,但男宠与宦臣地位皆同,岂可让男宠立于议政厅之中!真乃有失国体,有失国体啊!求皇上三思!“

    紫藤和阿梨互相看了一眼,紫藤眼睛一闭,意思是这事情他不打算管,任由阿梨胡来。得到首肯后,阿梨围着柳将军转了一个圈。徐徐道出:

    “阿梨并非宦臣妃嫔,阿梨每天与皇上同眠共枕,分属夫妻,地位相当于一国之后,将军看见本宫不但不行国礼,还污蔑本宫是妖男,莫非也说皇上糊涂,被妖孽迷惑?”

    “你,你,妖言惑众,我铁血丹心可比明月,皇上明鉴!”柳将军激动得双手紧握,若非大殿之上,他定必绝杀眼前此人。

    紫藤发觉越来越欣赏阿梨的牙尖嘴利了,这个时候柳将军被阿梨的话气的叫不出声来。紫藤捉住机会,也揶揄了柳将军一番

    “阿梨所言甚是,今后凡见阿梨如见朕,必须行国礼,违令者,斩!另,柳将军。朕念你为国尽忠,今日之事,朕可不再追究,但倘若谁再提起,朕定必追究到底!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他伸手示意阿梨牵着他,然后在众臣跪拜之下,离开议政厅。待皇上离去,柳将军和几位大臣仍然跪在地上,柳将军悲愤地说:“难道天要忘我紫焰国也!“

    其他大臣只能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不必过于悲伤。所谓天无绝人之路也!

    。。。。。。。

    阿梨伏在紫藤胸膛上,手指轻轻地在起伏不平的胸脯上游离,惹得紫藤颤抖不已。

    “皇上,柳将军到底是何人?“

    阿梨用撒娇的语气问紫藤,而紫藤也搂着他,慢慢说出柳将军的一切,包括他的立功伟业,他的祖宗三代,他的死对头等等……

    “皇上,阿梨倒有一个主意,不知皇上意下如何“

    阿梨示意皇上贴近,然后阿梨贴在皇上耳边,叽叽咕咕一阵子之后,紫藤便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阿梨,你果然是小妖精啊!啊哈哈哈哈!“

    “阿梨谢皇上赞赏!“

    两个人虚伪地互相赞美一番后,紫藤便把阿梨拥入怀中,不到一阵,喘声便充斥到每一个角落,久久无法散去……

    城外风景如画,但最引人入眼的就数户部尚书的公子——柴晓了。柴晓此刻坐在桥沿上,一阵微风吹起,把他发丝吹乱,更显艳丽照人。

    柴晓自幼就异于平常男子,他不好武力好女红,而且还三番四次地勾引自家保镖和仆人,害得柴尚书一气之下把他软禁院中。柴尚书曾一度因此而觉得羞愧不已,但自知道当今皇上喜好男风之后,柴尚书犹如得到救世主般,本打算把儿子献给皇上,起码能得到官拜三品,奈何自从皇上有了阿梨之后,就再也没有搜刮男宠了。

    被软禁家中多年的柴晓皮肤是越来越晶莹了,就连女人的坐姿睡姿都弄得自然而不做作。这个使得之前拜倒在他长襟裤下的男人多如江之鲫。

    这天他照样逃出家门,来的大街上。看见肚兜和胭脂粉末总是停留一阵,然后再扭着屁股离开。

    或许他真的天生就长了一副容易受人欺负的样子,当他走到一条小巷子里的时候,几个蒙面歹徒就就在光天化日之下对他进行抢劫。

    “救命啊,救命阿!”

    他看到歹徒拿着他身上的财物离去后,他一边追上去,一边喊,因为他们抢的东西中,有一件玉佩是他的传家之宝,不容有失。他当然拼命地追上去。

    可惜到了拐弯处,那几名歹徒就已经不见踪影了。柴晓伤心地蹲在地上哭起来。

    “啊~”

    只听见不远处,有个歹徒居然瘫在了地上发出痛苦的呻吟。柴晓追上去。只见有一魁梧身形的人从高墙上跳下来,制服了其中一名歹徒,并把那包袱抢了回来。

    柴晓看着歹徒在魁梧身形男前求饶的样子,心一软说:“大哥,你就放了他吧,反正我的财物都取回来了!”

    就在魁梧男听见柴晓这样说准备放了歹徒的时候,怎料那个歹徒从腰间取出小刀刺向魁梧男

    “大哥!小心!”

    魁梧男手上被划了一道长长的口子,眼见那名歹徒马上逃脱成功,突然,魁梧男一转身,狠狠地往歹徒身上一飞踢,那名歹徒就撞在了墙上并陷入昏迷。

    “大哥,你没事吧!”

    柴晓走近细看魁梧男的伤口,鲜血仍然潺潺流出,柴晓马上从刚刚被抢回来的包袱里取出丝巾,帮他包扎好。由此至终,魁梧男没有说一句话。

    此时的柴晓已经被眼前的汉子所迷,他刚刚奋不顾身地帮自己抢回包袱,而且还因为自己对歹徒的仁慈而受伤。现在柴晓心里面慢慢地滋生了非他莫属的爱意。他一直想找个值得自己托付的男人,今天他算是找着了。

    魁梧男抬起自己受伤的手臂,想柴晓摆了摆手,示意他并没有大碍,然后就打算离开。

    “等等,你……是不是不能说话?”

    柴晓追上去,拉着他不让他离开,然后觉得他实在太安静了,忍不住问。男人重重地点了点头。然后蹲在地上,用血迹写道:“我是哑巴,但我能听懂你们说什么!”

    柴晓此刻不止对眼前的男人显示出爱意,还有深深的同情之感。或许就连老天爷也不想就这样让他们走掉,刮了一阵风后,居然下起滂沱大雨。两个人只能走进巷子的一间破屋里躲雨。

    为了驱寒,屋内生起了火堆。两个人坐在地上,用火哄哄身子。柴晓和他的衣服都被雨淋湿了一大片,头发湿漉漉地搭在头上,尽显狼狈,他们两互相看了对方一眼,便相视而笑。

    “大哥,我的样子是不是很丑?“

    柴晓面上抹了淡淡的胭脂,可惜被雨水无情地冲刷掉。看见魁梧男咧嘴一笑后,他就端来雨水,把脸上的粉末擦掉。

    “你这个样子更好看!“

    等他把脸洗干净,魁梧男就已经在地上写了这行字。柴晓有些害羞地别过头去。

    “哈赤!哈赤!“

    “把衣服脱下来烘干吧“

    或许衣衫尽湿的原因,柴晓正在猛打哈赤。魁梧男见状,在地上写下这些字。柴晓听话地把衣物卸下,一丝不挂地靠在魁梧男身边。魁梧男看见柴晓雪白的肌肤,脸居然刷地红了起来。柴晓发现了这个小细节。

    “大哥,你的衣服也湿了,你也把他脱下来吧。”

    人家魁梧大汉都还没动手,柴晓就已经熟练地帮魁梧男把衣服脱掉了,肌肤与肌肤的碰触更让魁梧男兴奋狂热。

    “大哥,你。。。。吗?”柴晓学魁梧男在地上写着。

    魁梧男摇摇头。柴晓一双嫩滑的手有意在魁梧男胸前滑过。惹得魁梧男连连退后,但是该有的反应却出卖了他。

    “抱过男人吗?”

    柴晓看他反应如此,更加娇媚地伏在他耳边吹吹气。然后用手帮往魁梧男的下面探取。手中玩弄,不一会魁梧男便浑身着火似得。

    “大哥……柴晓愿意……”

    他俯下身来,帮魁梧男完成以下的事情。魁梧男终于受不了挑逗,他迅速把柴晓压在身下,外面雨声越下越大了……

    想不到这场雨一下就下了一个晚上,当两个人醒来之时,天已经微微亮了。柴晓仍然被魁梧男压在身下而动弹不得。他看见魁梧男睡得正香不想被吵醒,心里想着,昨晚他虽然很粗鲁,弄得自己好痛。但是这种兴奋的感觉,是从来没有过的。他用手温柔地抚摸他的脸。

    魁梧男被吵醒,他睁开眼睛,抬起头来正好与柴晓对视上:“你醒啦!”柴晓温柔地说。魁梧男重重地点点头,看见自己还压着柴晓,就马上尴尬地坐到一边,穿上衣服。

    柴晓看他慌乱的样子,把自己的衣服穿好后,就过去帮他系好。

    “莫非大哥昨晚是头一次……”

    魁梧男握着他的手,点了点头,然后把他的手放在胸前,用嘴形说:“我会照顾你的!”

    这句话柴晓看明白了,他开心地依偎在魁梧男胸前,两个人的幸福洋溢于表。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