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之物语——梨花泪  第十二章 赐婚

章节字数:2241  更新时间:11-08-02 18:5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将军府守卫深严,每个人的表情都相当严肃,而柳将军更是板起黑脸,有着生人勿近之势。自家大儿子整晚没有回家,作为父亲的岂有不担心的道理,更何况,自己的儿子还是个有口不能言的人。

    巷子的破屋子里。两个人难舍难分。柴晓思前想后,觉得豁出去,反正回到家,他也会被爹爹关起来,不如跟魁梧大哥回去。

    “大哥,我要跟着你,不过你到哪里我都跟着你”

    柴晓不依不饶地紧抱着魁梧男,魁梧男无奈地想了想,最后还是还是答应下来。他把柴晓兜到自己庭院的后门,先把柴晓回房里,自己再从后门出去,从前面进来。

    “禹儿,你过来!一个晚上到哪去了!”

    柳将军狮子般的声音,在柳禹入门之时,就以传遍整个将军府。将军夫人见状,赶紧过来护着儿子。

    :“老爷,人平安回来就是了。”

    夫人因为心急而用力地扯了扯柳禹的手臂,柳禹的手本来有伤,这下他因为痛而缩了回去。这一缩可急坏了柳夫人,她马上领着儿子进屋内包扎。

    之后的几天,柳禹并没有像平时那样勤奋地练功。他就连吃喝都躲在房内,柳将军担心之余,终于忍不住来的他房前。不过他居然听见房内传出男人呻吟的声音。自己的儿子明明是哑巴,又怎么会发出声音呢?

    于是用脚一踢,房门被打开。但床上一丝不挂的两人缠绵在一起足以让他吓得下巴都快掉在地上。

    “你……你……两个孽障,你们居然关天华日之下,做出如此之事!我……我打死你这个妖孽!”

    柳将军拔出剑就指向柴晓,柴晓吓得躲在柳禹身后不敢声张,而柳禹则用双手握剑,跪了下来,眼眶里含着眼泪,似乎在恳求父亲,放过他们。

    “孽子,你走开!你再不走开,我连你也杀掉!”

    柳将军继续大声呵斥柳禹,但是柳禹就是不放手,甚至双手都因为剑的锋利而刮伤了,血直直地流下来。就在这个时候,一名侍卫走了进来,在将军耳边唠叨几句后,将军点了点头。

    “我回来再收拾你!”

    他把剑对着柴晓,咬牙切齿地说出一句话,然后离开了房间。房内的两个人马上穿上衣服,准备逃离这个地方。

    将军府的大厅上,柴尚书带着大批人马前来索要人。他的儿子失踪几天,再加上天生阴柔,若出去遭人欺负了也不奇怪,但是他丢不起这个脸。于是派人四处寻找,终于被人发现原来他跟了柳将军的儿子来到了将军府,今天,他就是来这里索要人的。

    “柳将军,你我同为朝廷办事,虽然你我交情不深,但好歹同事一场。我劝你还是把我儿子交还于我!”

    “奇怪,你儿子怎会在我将军府中?”

    柴尚书本想说话,但见将军身边的侍卫在将军身旁说了几句话,将军的脸色马上黑了起来,随即勃然大怒。

    “原来我府中妖孽就是你儿子,岂有此理,你把你妖孽儿子安于我府中,勾引我儿子,你究竟有何居心”

    “将军怎会强词夺理,明明是你儿子拐走我儿子,我劝你把我儿交出来,否则闹到皇上那里,我跟你没完!”

    一个文一个武,一个是兵,一个是秀才,正所谓秀才遇着兵,有理说不清。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地,斗得喋喋不休。

    柳将军不屑对一文官动武力,但他确实在嘴巴上占不了便宜。而柴尚书只能在嘴巴上赢人,若打起来,肯定不是将军的对手,然后双方还是交战了。就在两边侍卫相互殴打之时,柳禹和柴晓已经离开了将军府,待侍卫禀报,两人已经不知所踪了。

    他们两家斗殴之事,被朝廷官员上报于皇上。两个人在大殿之上仍然斗得难舍难分。

    “皇上,既然现在当事人已经不知去向,何不把当事人找回来再说!”

    阿梨也在现场,他听完两个人的话后,以当事人的想法为主,他示意皇上,先找出当事人再说。

    “嗯!你两个可有柴晓和柳禹的消息?”

    “启禀皇上,是柳将军教子无方,拐带了我家晓儿,请皇上为微臣主持公道!”

    “胡说!分明是你那妖孽儿子勾引我家禹儿!皇上,我禹儿本性善良,如果不是被妖孽迷惑,就不会犯下此等羞耻之事!求皇上明鉴!”

    “都别说了,一切等找到他们再行定断!”

    阿梨抢在紫藤说话前说了这句话,就在他刚刚说完,小太监就传来捷报,终于找到柳禹和柴晓了。

    紫藤和阿梨把他们两唤入殿内,然后把将军和尚书大人冷落在殿外,经过一番交涉之后,判决总是有了结果。

    大殿之上,四个人跪在地上,小辉子宣读圣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四个人听完圣旨,两个人高兴地拥在一起,两个人吓得坐落在地。然后看着阿梨和皇上意味深长地离去。他们没有听错,刚刚是皇上赐婚了,把柴晓许给了柳禹,而且日子也定了下来。两个人于七天之后举行婚礼。

    “简直荒天下之大乱!堂堂男子汉大丈夫居然要取一个妖男做媳妇!”

    对于这道圣旨,柳将军气的浑身打颤,但是君命难违。他也无奈地接受,只是回到家中,他就把气发在了家人身上。

    “哎……晓儿,你呀你!人家娶媳妇,我却嫁儿子,你让爹爹颜面何存,颜面何存呢!”

    柴尚书指着自己儿子,他现在真的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反而柴晓,一面轻松的样子。有如待嫁少女之势。

    “爹爹放心,柳大哥乃性情中人,而且他品性善良,将来他会帮我一起照顾爹的!”

    “可你是我唯一的儿子,我柴家还指望你传宗接代的了,你现在这样,教我如何向祖宗交代?”

    “爹爹……”

    “唉……”

    柴尚书最受不了儿子的撒娇,他听到儿子拉出声音的发嗲,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他叹了一口气,赶紧退了出去。

    终于到举行婚礼那天了,迎亲队伍敲锣打鼓地响遍整天街,大家议论纷纷地指着花轿里的“新娘”凑热闹般地跟到了新朗家中。满朝文武百官表面上送礼道贺,实则上在背后不断耻笑。

    看着柴晓步伐轻盈地被牵出花轿,若不是盖着红头盖,还真不知道他是男的。在两个新人家敬茶的时候,柳将军和柴尚书因为敬茶的先后顺序而又吵了起来。直到紫藤和阿梨赶来,才阻止他们大动干戈。

    第二天,柳将军实在无法再呆下去,他独自骑马回到禹城里去。阿梨和紫藤的奸计终于得逞,两个人默契地但笑不语!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