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之物语——梨花泪  第十四章 拜祭师傅

章节字数:3702  更新时间:11-08-04 21: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天空乌云密布,不到一阵便雷声隆隆,阿梨站在城墙上,今天觉得心绪不宁特别重,似乎感觉到出了什么事,但是又说不上来。他忧郁地望向天空。此时,天空布满了暗沉的蓝色,蓝得变灰变蒙。远远看去,百姓们的身影就如蚂蚁一样渺小。

    两日前师傅的一番话另他着实伤心。事情根本不是师傅想的那么简单。紫藤是皇帝,又怎会听命于任何人,他对于这次两国之争,也是有心无力。

    雨水哗哗啦啦地往下坠,似乎也为他冲洗心灵的污垢,洗涤他的身心,从内到外,他认为自己都肮脏不已。水滴在脸上,他不理会地扬起脸迎接。小洛子在旁只能担心地安慰,并劝阿梨好好保重身体。

    一名小太监不顾雨势的大小,匆匆忙忙地赶来向阿梨传话:“公子,皇上请公子马上到龙鸾殿,有要事商议!”

    “知道了,你回去告诉他,我稍后就到”

    “是!”

    阿梨面无表情地对这名小太监说。对于皇帝说的“有事商议”,他更是露出讥笑的表情,一国之君,何以会与一个戏子商议国事,想必也只是淫乐之事。他除了自己的心可以为所欲为之外,其他一切都身不由己。

    阿梨首先回到羽翔殿,因为刚刚站在雨水里被雨水冲刷过,现在浑身湿漉漉,他换好一套华服之后,把头发直接披散下来。他把一小撮湿发弄在手中。头发被当初进宫时,又长了,就连这身衣物,自己也穿着如此熟练。

    “唉……”

    “公子何以叹气?”

    “小洛子,是不是一切都回不去当初了?”

    “公子你在说什么?”

    阿梨看着小洛子,其实他早之前就想问他一个问题,只是这个问题太过于禁忌,他也羞于启齿。不过今天他真的很想知道,小洛子没进宫前,是不是有个幸福的家,有爹娘在身边,有很多哥哥姐姐疼爱。

    “小洛子,你做太监以前……是不是和爹娘在一起?”

    “公子,奴才从小就被爹娘卖入宫中做太监,连爹娘的面子都还没见过呢。若不是公子命奴才伺候,恐怕奴才就没有今天那么风光了。”

    “唉……想不到你的命运也是如此。”

    “公子,在奴才心里,你就是奴才的再生父母,奴才愿意为你效犬马之劳,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你我也算患难之交,以后在我面前也不必再奴才前奴才后地说自己了

    阿梨牵着小洛的手,对于宫里头的人,阿梨最信任的就只有身边的小洛子了。小洛子听见,重重地点了下头,得到主子如此相待,小洛子觉得自己简直就像捡了狗屎运了。

    【龙鸾殿】

    紫藤气高志昂地看着庭中金龙柱,沉思着该如何向阿梨说出他师傅被害之事,苦恼一番后,他决定撒个谎言,瞒天过海。

    “阿梨参见皇上,未知皇上叫阿梨来,有何事商议?”

    正想着,阿梨就来到了,他依照规矩毕恭毕敬地向皇上行礼,紫藤背对着阿梨,缓缓说出:“阿梨……你要有心理准备!”

    “皇上到底想跟阿梨说什么?”

    阿梨看着紫藤这副样子,隐约之间,心里似乎有感不妙。紫藤转过身来,静静看着阿梨。

    “两天前,朕托小辉子送你师傅出宫,岂料在一客栈里歇脚的时候,你师傅因吃错食物,不幸身亡!”

    “不—幸—身—亡”

    阿梨重复着这四个字,感觉眼前一黑,身子开始摇摇晃晃,最后整个人就随之倒下。幸好紫藤眼明手快,把他接住,然后他倒在了紫藤怀里。

    当阿梨醒来,他目光无神,嘴里劲地说着:“怎么会这样……不是……真的……”

    “公子,死者已矣,请公子不必过于伤心了”

    “小洛子,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这是个恶梦……是我在做恶梦对不对?”

    阿梨一边哭一边拽着小洛子,想让小洛子告诉他,这只是个恶梦。他自小由师傅养大,对师傅的恩情还来不及报,师傅就这样走了,阿梨心疼不已。

    “公子,你冷静点……“

    “阿梨,朕陪你去一趟牛家村吧”

    紫藤把伤心痛哭的阿梨拥入怀中。而啊梨也只能靠在紫藤怀里哭泣。

    哭过之后,他连夜收拾好行李,就让紫藤备好马车,出宫去。师傅辛苦操劳一辈子,还没有享过一天的福。他打算把小雪和师母接近宫内,以后就好生照顾他们,这样也算是回报师傅对自己的养育之恩。

    马车不断颠簸,紫藤搂着阿梨坐在车内。他的表情沉重。似乎在想,自己为何会对阿梨做到如此,不就是杀个百姓而已。但随后,他又想到阿梨哭的样子和青羽的样子重叠在一起。阿梨就是青羽,青羽就是阿梨。对阿梨好就是对青羽好,他不再多想,催促马车加快速度向前行。

    【武当山】

    靖自数月前上武当拜慧智师傅为师后,凭着自己的勤奋与努力,身体骨架终于比以前强壮了,他挨了不少苦头,终于练成一身轻功和简单方便的点穴功。本想继续留在武当山学武,但是一封家书,却让他不得不与慧智师傅拜别。

    师傅对自己有养育之恩,对于师傅突然离世,他心疼万分。自己从未为师傅做过什么,现在师傅就这样没了。他想他最起码也必须送师傅最后一程。于是他背上行囊,他利用轻功,三步一飞,两步一跳,快步向牛家村赶去。

    当他走到一半路程的时候,觉得累了,坐在一大石头上小歇息一会儿,他喝了口山泉水,打算继续赶路,却听见树林里传来不寻常的声响。

    “嗯……嗯……”

    靖再仔细听听,确实是丛林边的方向传来,起初靖以为是野兽,不怎么敢上前,后来里面传来了嘤嘤嗯嗯的声音,是个女孩子的声音。

    “哈哈哈哈,小姑娘别害怕,老子会好好让你享受享受的啊!”

    靖扒开草丛看见一个粗暴的汉子,样子笑得非常猥琐。地上躺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她的手和口都被粗布绑着。一身麻衣,可见是家中尽丧之人。然后那名粗暴汉子从腰身上取下一颗药丸,把药拍进小姑娘的口中。

    小姑娘嘴里嘴里终于松开,她大声的喊了起来:“救命阿!救命阿!”

    “哈哈哈哈,小姑娘,这荒山野岭的,你叫大声也没人会听到的,还是省点力气,陪大爷玩玩吧!”

    粗暴汉子一边说,一边脱着自己是衣服,靖终于摸索到路了,他趁那粗暴汉子正脱得起劲,利用点穴功,在那肥坨坨的身后一点,汉子马上动弹不得。靖这才马上解开绑着小姑娘的绳子。

    “小姑娘你没事吧“

    “我没事!”

    “靖师哥”

    “小雪,怎么会是你?”

    当两个人看到对方的脸的时候,大家都惊呆了。靖把小雪带出路边,两个人一路走,靖就一边向小雪打听有关师傅的事。原来他才方知,小雪和师母因为师傅走后,只得孤儿寡母在家中守孝,不料这采花大盗接给师傅上香之名,把师母打晕,把小雪拐到深山野林中。

    “小雪,你也不要太伤心了,我们赶紧回去,好让师傅下土为安吧!”

    “嗯,爹爹尸骨未寒,我又遭遇此事,不知道娘怎样了,师哥,我们还是赶紧回家吧。”

    小雪收住了眼泪,此刻她和娘亲就要相依为命了,娘亲年纪以大,不能再让娘为自己操劳,她必须强忍坚强。

    靖利用轻功,背上小雪,纵身飞跃,继续三步一飞,两步一跳,很快地回到了小雪家中。

    小雪娘亲守在丈夫的尸体,眼睛盯着窗外。现在丈夫已死,昨晚女儿又被劫走,生死未卜,她连死的决心都有了,好在,靖把小雪带了回来。现在两母女正抱头痛哭。

    或许是身心疲惫,小雪哭了一阵,就晕倒了,靖刚刚上完一炷香,还没来得及看师傅一眼,就把小雪抱进房内。

    阿梨和紫藤马车也感到了,阿梨迫不及待地赶往师傅家中。紫藤不愿听见他们的如狼嚎般的哭声,对阿梨说:“我在车上等你”然后让阿梨独自进入屋内。

    “师傅……“

    人未到,声先到。阿梨大喊一声师傅,然后跪在师傅身旁,搂着师傅哭得呼天抢地,师母提醒他必须向师傅上香叩响头,他才放下师傅的尸身,浑浑噩噩地上香去。

    房内的小雪突然醒来,她浑身燥热,躺在床上就把自己的衣服扯下。靖看着她的一举一动,似乎想到什么。传闻人吃了某种药物,身体就会变得燥热,然后理智就会不受控制,就像喝醉酒一样,乱性起来。

    “小雪,莫非你吃了春……药”

    靖看见小雪把自己的衣服拽得裸露出肚兜了,终于可以肯定,一定是之前那个采花大盗喂她吃的。这个如何是好,他没有假药。又不能对自己小师妹乱来。

    正在靖拼命地想着办法的时候,小雪却突然把所有外衣扯了下来,然后扑在靖是身上。

    “靖师哥,我好热!”

    “小雪别这样,你快把衣服穿上!”

    靖手忙脚乱地帮小雪穿上衣服,但是小雪动来动去,眼神也开始迷离。

    “我不穿,师哥,小雪要抱……”

    “小雪快冷静下来,把衣服穿好”

    靖继续帮她穿上衣服,但是刚刚套完那边,这边又被小雪拽开来了。靖只好继续帮她整理衣服。但是小雪自己衣服没有穿好就算了,现在居然动手帮靖脱衣服,弄得靖压住了自己的衣物,又帮不了小雪穿上。

    阿梨哭过一轮后,终于冷静下来,他听见师母说,小雪晕倒了,靖也来了,他本想静静地去看看小雪,却没有想到去到小雪房里看到的是靖和小雪衣衫不整地躺在床上。而靖的手好像还在脱着小雪的衣服。

    “对不起,是我打扰你们了,可师傅尸骨未寒,你俩可否不这样?”阿梨生气地推开门,然后跑了出去。

    靖没有想过会见到心上人,更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下再和他相见,他一时半刻接不上话,看见阿梨跑了出去,他才点了小雪的穴道,然后追上阿梨。

    “阿梨,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想的怎样?我说过你的事与我无关。”

    “阿梨,小雪她被人掳走,服了春药我才……”

    “你不用跟我说,这是你们两的事,我今天只是来给师傅上柱香而已。”

    “阿梨,为什么我们总是处于误会之中?你明知道我有多爱你,我为了你,上山学武,吃尽苦头,就是想带你离开皇宫,阿梨……”

    阿梨用手捂着耳朵,不再想听靖说下去,他不知道靖有多爱自己,但是,就知道自己有多爱靖,甚至自己变成今天这个样子,都是因为靖。因为爱得越深,恨得越深。

    “我不知道你爱不爱我,我只知道你卖了我,骗了我。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阿梨狠狠地瞪了靖一眼,就快步跑出去,他原本想为师傅守夜,因为靖的关系,他不得不提前离开。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