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之物语——梨花泪  第十五章 正面冲突

章节字数:3045  更新时间:11-08-05 18:4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宫中的日子的确百无聊赖,每当阿梨一个人静下来到时候,他就会发现,自己身边除了小洛子,连一个朋友都没有。应该说连一个能聊聊天的人都没有。别人以为他是集三千宠爱在一身,但是,只有阿梨自己清楚,他和紫藤之间的关系,他只不过是他的代替品,而他也只是他拥有权利的依据。

    “公子,紫凤殿的张公子求见。”

    “张公子?哪个张公子?”

    阿梨莫名其妙地看着小洛子,显然,还是没弄清楚宫里到底有多少宫殿,多少男宠。小洛子瞪大着眼睛,也一副“不是吧”的表情

    “莫非公子忘了,这张公子是和公子同一时间进宫的呀,听说是荔枝园里的名伶呢。“

    “荔枝园……莫非是张宝文?快快有请!”

    阿梨想起来了,他进宫前的最后一场戏,本来有缘和靖同台演出。结果,因为脚扭伤的关系,就由当时的张宝文顶替。现在他居然也在此深宫里头,阿梨突然有种故人相逢恨晚的感觉。

    “宝文参见公子”

    “宝文哥,你我分属同门,不用公子来公子去了,你还是叫我阿梨吧”

    张宝文穿着紫色纱布所做的衣裳,一副眉目清秀的样子,向比自己级别高出几等的阿梨行礼。虽然面带笑容,但其实心里并不怎么把阿梨放在眼内。

    相对于张宝文的虚伪,阿梨是一面的天真,他热情地招待张宝文进入殿内,并自备好茶点,打算聚聚旧。

    “阿梨,我听说你的师傅已经……死者已矣,你也别太伤心了。”

    “师傅对阿梨有养育之恩,恩情还没来得及报答就……阿梨又怎能不心疼!”

    “其实你已经很幸福了,你师傅生前对你百般疼爱,现在又有皇上恩宠。不像我,进宫以来,只见过皇上几面。“

    张宝文站起来,向前走了几步,别开面像是受尽委屈的样子,故意在阿梨面前抱怨。

    “对了,经宝文哥这么一说,你也应该进宫有一年多了,明知道阿梨在宫里,宝文哥怎么都不来看我一次?”

    “我跟你不一样。你是掌管整个后宫的阿梨公子,我只是一直被皇上冷落的区区男宠。我怕我来找你了,会被别的男宠说我阿谀奉承。但是经过这些日子,听宫里不少小太监们说起,我才发现,其实阿梨你一直对人都很好,也没有什么架子,所以我今天才厚着脸皮来找你的。”

    张宝文话是这么说,但内心里尽是对阿梨的不屑。想当初师傅把他买回来的时候,由于他的相貌实在出众,张宝文生怕师傅会对阿梨重用,而弃自己于不顾,然后他在人前人后中伤阿梨,让荔枝园里的师兄弟们欺负他。

    没想到靖成功上位,并极力向师傅推荐阿梨,眼看着阿梨表演在即,张宝文深知阿梨的表演功力必定在自己之上,若被他成功了,自己在戏班的地位就不保了。于是他耍了小手段,在地上洒了珠子,让他重重地摔了一跤。

    但却是阴差阳错地,两个人同一时间被皇帝看上,还一同进到宫里,只是阿梨在宫里尽得宠爱,而他却备受冷落。他不甘心。

    “那宝文哥以后就尽管来找阿梨好了,阿梨在宫里闷得慌。还好有宝文哥在,这样我就可以和宝文哥对对戏了。”

    “嗯,对了,我有件事,不知道该说不该说?”张宝文左顾右盼地看了看羽翔殿里的人,故作神秘的样子。

    阿梨识趣地把他们叫唤了出去。“宝文哥,现在你可以放心跟阿梨说了。”

    “嗯!”

    张宝文伏在阿梨耳边,把看到紫藤下旨,让小辉子毒害阿梨师傅的事原原本本地告诉了阿梨。阿梨听完,面色大变,手指关节之间因为过于绷紧而发白。

    阿梨气愤地传召小辉子。阿梨字字逼问,起初小辉子怎么样也不愿承认,后来逼于阿梨的势力,他把所有罪过都揽在身上。阿梨就更加确信,张宝文所说的确是事实。若非皇上下旨,区区小太监又怎会胆敢如此。

    此刻,阿梨简直是把紫藤当做了杀父仇人。小辉子把和阿梨的对话告诉了紫藤,让他有所准备,但是阿梨并没有质问紫藤,也没有要求怪罪小辉子。这个令皇上百思而不得其解。

    阿梨最近和张宝文相谈甚欢,三不五时就过去紫凤殿里。托阿梨的洪福,紫藤因为知道阿梨在紫凤殿里,经常隔几天就把新鲜进贡的水果送过去,甚至有好几次亲自接送阿梨回宫。但紫藤根本连眼角都不看他一眼。

    这天,阿梨又来了,两个人你一言我一句地搭着话。突然,张宝文提了个问题:“阿梨,你觉不觉得,每逢初一或十五,皇上都会独自度过。”

    “嗯,经你这么一说,我才留意到,他确实如此。今天也是十五,他应该也不会出现。“

    “难道连你也不知道皇上去哪里了吗?“

    “这皇宫是他的,他要去哪里就去哪里,我们管不着。”

    “话是这么说没错。不过,我听以前的老太监说,皇上以前有个恋人,好像是什么……青羽,他死了好久了,每年的初一十五,皇上就会独自对着他的神主牌。皇上似乎很爱他。”

    “青羽……这名字好熟悉。宝文哥知道他会在哪吗?

    “听说供奉在神楼上”

    阿梨听见张宝文这么一说,似乎有些印象,记忆之中,紫藤喝醉酒时,就会抱着自己喊“青羽”。他似乎想到什么,然后起身向张宝文道别。

    张宝文原来想把这些告诉阿梨,好让阿梨吃醋,然后任性地找紫藤晦气。紫藤就会因为他的不适大体而失宠于他。但是,他的如意算盘打错了,其实阿梨压根没有喜欢上紫藤。

    这个晚上,紫藤果然没有出现。阿梨派小洛子前去神楼打探。小洛子果然看见大批侍卫在殿外守着,就连小辉子也徘徊于殿外。只有皇上一人在神楼内。

    翌日早上,阿梨趁皇上上早朝之时,和小洛子走上神楼查看。平时神楼守卫深严,但这次竟然轻松地放阿梨他们进去,这可多得紫藤对阿梨的疼爱,才让他们顺利过关。

    阿梨打开门,里面金碧辉煌,这里是紫焰国没代国君最后的栖息之地,每个牌匾都用黄金打造,只有最正中央的只是一块不起眼的木牌子,可谓别树一帜。

    阿梨走近一看,牌匾上写着“挚爱霍公青羽之零位”。阿梨捧着牌子仔细看了看,并没有什么特别

    “你就是紫藤最爱的人?哼!我本来不想跟死人计较,但是没办法。他堂堂一国之君,我不敢跟他硬拼,只好对付你了。”

    阿梨对着神主牌自言自语一轮后,就把牌子放在烧香的地方。小洛子担心地拉了他一下:“公子,还是算了吧。要是皇上怪罪下来,可……可不轻的呀!”

    “他杀我师傅,我不可能这样就算了。你给我烧了它,一根木头都不要留下来。”

    阿梨的眼神变得犀利,就连语气也句句逼人。小洛子觉得此刻的阿梨好可怕,只能听命地烧大火,把霍青羽的牌子烧掉。

    “哈哈哈,从此,他就会变成孤魂野鬼了,师傅,你泉下有知,应该也安心了。”

    “有怪莫怪!有怪莫怪!”

    相对于阿梨的勇气,小洛子吓得不轻,他呢呢喃喃地说一堆话。这个时候,紫藤急忙地赶来了。眼看着那牌子烧得只剩下羽字,他顾不得火势大小就捡起来。

    “不要……青羽……”

    “皇上小心!”

    小辉子看见紫藤的衣衫着火了,赶忙帮他把火扑灭。紫藤看着只剩下的“羽”字,心疼地流下了眼泪。随后,他扬起手,用力地甩了阿梨一个巴掌。阿梨虽早有心理准备,但是还是跌倒在地上。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公子……皇上请绕了公子吧!”小洛子跪在抱着紫藤的裤管,苦苦哀求。

    “哼!”

    紫藤把小洛子踢向另外一边,他慢慢走向阿梨。阿梨捂着脸,满不在乎地说:“哼!你心疼?你杀我师傅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也心痛!我现在只是烧一个神主牌而已,你就这样了。“

    “你……你以为你是谁,你只不过是朕的男宠,朕随时都可以杀了你!“

    紫藤蹲下身来,用力地掐着阿梨的脖子,只要稍微一用力,阿梨必死无疑。但是阿梨早有把生死置于度外。

    “那你就别手软了,杀了我吧!反正我也不想活了。”阿梨闭着眼睛,早已准备一死。

    “你想死没那么容易!来人啊!把这个贱人给我拉下去,重大三十大板,关进冷宫!朕不想再看到他!”

    就在那些人押阿梨下去的时候,阿梨走过紫藤的身边,厉声厉色地说:“你不杀了我,你会后悔的。将来,我会杀了你!”

    紫藤再次看着阿梨,和青羽一模一样的面孔,心底却那么狠毒。紫藤把拳头握紧,痛心不已。

    “青羽,是我对不起你!”

    他仰头叹息,然后不顾手上的伤,把那片还有余温的“羽”字搂在怀里。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