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之物语——海棠花开  第一章 初识

章节字数:3023  更新时间:11-08-10 18:0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那天晚上确实是个巧合。没错,天气寒冷,我忍冻起床拉夜尿,碰巧看到了不该看的一幕。看着你提着剑,飘逸飞洒,那家主人的脑袋便不翼而飞。然后看到你在那家主人的房里东翻四找,把整个书房都掀了一遍。好死不死,当你准备逃走的时候,我躲在外面,不知道是因为天气冷的原因,还是害怕的原因,腿颤抖得直哆嗦。

    “你是谁?你看到了多少?”

    他穿着一身的黑衣服,披散着头发。把我逼向墙壁,然后伸出两根手指头掐着我的脖子逼问我。我们两个人的脸就近在咫尺之间,虽然觉得很危险,但是那一刻,他真的很帅气。也不知道是被你迷住的原因,还是我是哑巴的原因。我一直没有吭声,你却扯着我纵身一跃!

    我的名字叫秋诺,打从有记忆开始,我从未说过一句话。没错,我是哑巴,但是并非天生如此,至于大概原因,或许只有我亲生爹娘才知道。我从小时候就跟着师傅四处行医。来来走走去过不少地方,辗转之间,我也已经长大成人了。

    前几天,我和师傅来到了杭州,师傅说以前中原镖局的老大是他的朋友,于是我们上门拜访,打算待个几天。结果没想到,刚下榻当晚,就发生了这件事。现在我还被他捉到了山洞里。

    “喂!把它吃了!”

    坐在我眼前的“冰山”不太友好地递给我一个馒头,我鄙视地看了他一眼,或许真的是肚子饿的原因,我捧起来就往嘴里塞。这大冷天气,能吃个热烘烘的馒头,感觉全身都温暖了。

    “嘿嘿!你看你,吃到鼻子上都有了!”

    他细心地帮我把鼻尖上的馒头碎弄下来,从来没有人对我那么温柔过,即使我的师傅,他也不会这样对我。我突然觉得,这座冰山不太冷!那一刻,我被感动了,我差点忘记了,他就是晚上那个杀人不眨眼的凶手。

    “你叫什么名字?”

    他用肩膀碰了碰我说。那个样子,就像邻家哥哥一样,与晚上掐着我脖子的黑衣人判若两人。不过,无论他问我什么问题,我都说不出话来,所以我只能一个劲地摇摇头。

    “你也是张家的人?张家大少爷?”

    我还是看着他摇摇头,虽然说我长得唇红齿白,确实有点少爷相,可我哪有人家那么好的运气啊。我不会投胎呀,就连做个正常人的资格都没有,更何况,从小飘零,现在对爹娘的记忆也没有对师傅的记忆深厚。一想到这个,我的眼泪就忍不住掉了下来。

    “喂!不许哭!你不说不就可以了吗……好了好了,我这辈子最怕别人哭泣了,你就饶了我吧!”

    他求饶似地双手握紧,对着我像拜师似的一上一下地拜。我看着眼前这个焦头烂额的黑夜杀手。“噗嗤”地笑了出来。

    可是我的笑容到底还是发不出声音来的,或许他注意了,他侧头下来探问:“你……说不出话吗?”

    “嗯”我重重得点了点头。

    “你是哑巴?”

    我很想对他说:“你真聪明”。可是我说不出话来,只好把头点得像打鼓似的。他看见了,伸手抓抓自己的头,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对不起哦!我不知道你是哑巴。不过,这都怪你爹,他做缺德事多了,才生了你这么一个儿子。”

    他显然还把我当成事张总镖头的儿子。我朝山洞四周找了找,终于找到一根小枯枝。于是,我拉着他,蹲在地上,在地上把我的名字,写了出来:“我叫秋诺,我不是张家的少爷。我是和师傅……”

    “哦!那么说,我是抓错人了!”

    “你为什么要杀人呢?”

    我在地上写着自己想不明白的问题。他看见了,表情瞬间变得冷酷起来,然后娓娓道出:

    “我爹原来也是中原镖局的人,只是一次押镖途中,被山贼拦路抢劫,镖被夺去了。是一本武功秘籍。失镖本是常有之事,但是我爹发现,原来,这次劫镖竟然是因为张总镖局和外贼联合起来,目的就是想以此把那边秘籍拿到手。”

    他停顿了一下,双手拳头紧握,一副表情痛苦的样子,我扯了扯他的衣服,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我爹愤怒地和张总镖局翻了脸,还把那本秘籍拿了回来,他一个人赶路,打算在预定时间内,把那本秘籍交到保镖人的手中。可就在这个时候,张总镖头不顾旧情,把我爹杀害了,还偷走了秘籍,还把所有罪名都推在了我爹身上。我爹已死,正所谓死无对证。于是,各路高手,就都冲到我家来找那本秘籍。他们用我的生命威胁我娘,我娘也因为救我而冤死。这一切都是因为都是张镖头害得。”

    他握紧的拳头,用力地敲在了山洞的岩壁上,岩壁因为外来的力量而导致沙石滚滚。他的手流血了,我拆下自己的头巾,熟练地帮他包扎。我没有想到的是,他居然紧紧地把我抱着,还一边继续激动地说

    “我杀了他总算是为爹报仇了,但是那本人人都想得到的武功秘籍,却不在张家,一切恩怨从这秘籍而起,我必须把他毁掉,还有那些自称名门正派的衣冠禽兽,我记得他们的嘴脸,我要一个一个地把他们杀掉,以畏我爹娘在天之灵。”

    我用力地拍打着他的背部,希望他能放开我,焉知道,我差点因为他而窒息死去。最后,我因为透不过气而猛烈咳嗽,他才不好意思地放开了我。我敢打包单,倘若再迟几秒,我就已经一命呜呼了。

    “嘿嘿!那个,不好意思啊!我粗鲁惯了。“

    他用他的大手掌拍了拍我的肩膀。妈呀!这人是大狗熊不是?力气居然这么大,我差点被他拍在了岩壁上,怎么取也取不下来了。

    “那你现在打算怎样?“

    我继续在地上写着。他想了想,摆摆手,一副潇洒的样子:“还不知道,见一步走一步吧!反正你也不会回去了,就跟着我吧!“

    “你不会杀了我吧?”

    我看着他,然后把原来的擦掉,在地上写了另一个问题。他睁大眼睛地看着我,那一刻,我确实又被他的帅气迷住。不过只是一瞬间,下一秒,我差点被他气得吐血而亡。

    “你值得我杀吗?我跟你无怨无仇的,更何况这大冬天的,杀了你谁帮我暖床啊?”

    我发誓,如果我能开口说话,我肯定会像泼妇骂街那样大骂回去:“去你娘的!你当本公子是什么?”

    我生气地转过身去,嘟着嘴不理他。这气真难消沉,我拿着棍子在地上胡乱画来画去,以此发泄。奈何身旁这根木头就是不识死,还背靠着我装酷地说

    “喂!帮我抓抓痒,这身背后,我搔不了”

    我生气地转过身来,伸出脚用力一踢,他就像王八似的整个趴在了地上。当他回过头来看我的时候,嘴上居然含着黄泥和几株野草。我看着他那狼狈样子,我忍不住抱着肚子哈哈大笑。

    在他看来,我只是一个劲发神经地在滚来滚去,因为他听不得任何的声音,即使我是笑到哭了,他也不知道。或许他以为我生病病发了,他担心地跑过来扶起我,我的嘴角咧开了好看的弧度,肚子很痛,是笑到抽痛。

    “秋诺,你笑起来好美耶,就像海棠花开一样!”

    他不知道是不是被我感染了,也咧开嘴巴笑了起来。突然,他用黄泥往我的脸上画了两道胡子。就这样,我们两个面对面,一个疯狂大笑,一个无声轻笑,都查笑弯了腰。

    “海棠花是长什么样子的?”

    我在地上比划着。他说:“有机会我带你去看看,因为娘喜欢,所以以前我家的庭院种满了海棠花,就连我的名字也有个棠字。”

    “敢问阁下尊姓大名?”

    我继续再写了一道。他这是骄傲自负地说:“在下赵少棠!请阁下多多计较!”

    我再次因为他的不知廉耻而大笑起来,他张大着嘴巴,一个劲地说着:“真好看!真好看!”直到我连续打了两个喷嚏,我们才想起,我被他劫出来的时候,身上只是穿着一件薄衣。

    于是,他张开了他的双臂,把我搂在怀里。那一刻,我沉沉地睡去。可是到了半夜,我恨不得把他当场打死。我发誓,我从来没有看过睡觉能睡到如此烂的人,虽然说以前师傅睡觉也算是烂的了,总是打呼噜,但是这个人不只是打着呼噜,还一个大字躺开,把我憋醒。逼不得以,我用力地捏着他的鼻子。

    可这头猪啊,只是稍微转了个身子,把我重重地压在了身下。这下我真的差点被他气死了。于是,我用尽全力地往外挤。终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我才把这头猪逼出了一点点。可能是太累了,不知不觉,我竟躺在他怀里睡着了。这下,真不知道是我帮他暖了床还是他帮我暖了床。总而言之,期待明天有新的开始。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