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之物语——海棠花开  第二章 原来他有病

章节字数:3913  更新时间:11-08-11 18:1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翌日一早,他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两件棉衣。蓝白相间,然后,语气冰冷地扔在我脸上:“把它穿上!我们必须赶路!”

    我扯了扯他的衣服,不解地看着他,意思是想问他,“到底去哪里?”可是,他并没有直接给我答案,还豪不留情地把我的手打开了。我嘟着嘴,鄙视地看着他,他却用力地掐着我的脖子。

    “你要再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小心我把你的脖子扭断!”

    我被他吓到了,心里怦怦地跳个不停。我浑身颤抖着,眼泪差不多快要掉下来了,他厌恶地看着,语气更加冰冷:“别让我看到你的眼泪,我保证!只要掉一滴下来,我马上杀了你!”

    本来我的眼泪就在眼眶里打着转,听他这么说,我马上用力呼吸,希望眼泪不要掉下来。好不容易他才松来了手。我也终于能够大口地喘着气了。我有点怀疑,在我眼前这个冷若冰霜的赵少棠,真的就是昨晚打着呼噜,躺着大字型,把我逼到墙角的人吗?

    “起来!我们马上离开这里!”

    他用命令的语气对我抛下这句话后,就大步都走出了山洞,眼下分不清这人是敌人还是朋友,我不敢怠慢,赶紧穿好棉衣就跟上去。

    终于出来山洞看见外面的世界了。可别说,这个山洞太隐秘了,若是我不跟着他,恐怕也会迷失于这树林之中。今天稍微有点阳光,我一直觉得,冬天的阳光比夏天的还要温暖,因为这个时候,人们最需要的就是它。

    我跟着他一路走,他就没有吭声过,然后走到一条三岔路口。他停住了。看他那个表情,他似乎在想着到底走那条路好。我好不容易才见着阳光,当然张开手臂,仰望着天,小惬意了一下。等我反应过来,他已经朝东边的一条小路上走远了,我赶紧追上前去。

    大概到了中午的时候,我们就来到了杭州的一个小镇上,我从来没有走过这么长的一段路,以前跟着师傅,我们总是有马车代步的,可现在都走了一个早上了。或许是我太累了,腿一酸,整个人就向前倾倒,他刚好转过来,把我接住了。我感激地向他点点头。他却还是那副冰山表情。

    “我们到前面客栈休息一下,下午再赶路!”

    他不管我还站稳不站稳,就自己先行一步了。我不顾是不是大街大巷,就整个人坐在了地上,靠边坐着,捶着小腿。期间听见旁边的人对着墙壁上的图纸议论纷纷

    路人甲说:“哇!谁他妈的胆子大呀!居然把张总镖局杀了,啧啧!”

    路人乙说:“听说还不知道凶手是谁呢?现在张家全乱了套,中原镖局无人管理,大当家死了,其他人都抢着当家的位置呢!”

    路人丙说:“听说是他那做大夫的朋友的徒弟杀的,而且人也逃了,不是吗?”

    我生气地想反驳:“你娘的,我哪里是凶手啊!我也是无辜被凶手抓过来的人好不好?”奈何我有话不能说,于是,只好生气地捶打着地面。

    路人丁说:“听说还是个哑巴!样子长得挺俊的,要我说啊!这张总镖局肯定是占了人家的便宜,要不然,怎么人家做客就把他给杀了呢?死了也活该!”

    其他几个听见啧啧奸笑,居然想入非非,互相议论着。而且从他们的言语之中,我可以听出,他们就是认定我是凶手,而且还是被张总镖局羞辱蹂躏后才杀的人。我这下真是跳入黄河都洗不清呀,我也不管自己的手和腿酸不酸,就用力地捶在脚上。

    这赵少棠不知什么时候折回来找我了,我对于他还是有点害怕,看见他回来,赶紧站了起来。看他那副表情,我似乎可以断定,刚才路人甲乙丙丁的话,他都有听见。他在我耳畔冷冷地说了一句话,让我背脊发冷:

    “既然人家热情地认定你就是杀人凶手,你是跟着我走,还是回去找他们呢?当然,你回去我不会反对,但是警告你,你是哑巴,回去后必死无疑!”

    从他这些话里,我可以听出,原来他以为我刚刚是想要离开,独自回去找师傅。说真的,我可真想回去了。可是我是哑巴,既然大家都已经把所有的罪都推在了我身上,就算我怎样也不承认,也还是会吃亏的。亏就亏在这张嘴上,我没办法告诉他们,我身边这个人才是真正的杀人凶手。

    我不知道是不是在发着呆的时候,就被他扯到了客栈里。他点了几个馒头和几碟小菜,催促我赶紧吃了就赶路去。我不敢多想,现在能吃就吃,于是夹着馒头把小菜送进口里。吃相可能有点狼狈了,馒头碎还是沾上了鼻尖上,他看着我厌恶地说:“把你鼻尖上的馒头碎擦干净,你若再让我看到,当心我把你鼻子割了!”

    我下意识地护着鼻子,赶紧拿袖子擦擦,还生怕不干净,把鼻子都擦红了。我记得昨天晚上我吃馒头时,也是把馒头碎沾上了鼻子,可是昨晚他还那么温柔地帮我擦呢,今天就说要把我鼻子割了。那么下次我要真不小心再沾上鼻子了,说不定他真会把我鼻子割掉。看着手中还有半块馒头,我不敢吃了,即使现在肚子还是有点饿。

    “浪费粮食,把手砍了!”

    他喝着汤看见我放下半块馒头,也空出嘴来补上一句。这人腹黑得要死,我不吃嘛,要砍手,我吃嘛,鼻子要沾上点碎碎就要割鼻子,这不分明是欺负我是哑巴了吗?于是,我灵机一动,一小块、一小块地把馒头放进嘴里。哼!这下他没意见了吧。

    在客栈里休息了大概两个时辰左右,他又催促我赶路了。我一直跟在他身后走,大街上,一高一矮、一个健壮、一个娇弱,这样的搭配异常抢眼。尤其是经过怡红院等妓院门口的时候,他们都以为赵少棠是一位大少爷,我是他的仆人。都想把他拉进店里,好勾搭勾搭。每当看见花姑娘和他拉拉扯扯,我心里就一个劲地感到恶心死了。

    可这冰山不是盖的,无论那些姑娘多么温柔也好,他总是板着脸,把她们一一拒绝。这个也是我最敬佩他的一点,坐怀不乱,还算是个君子。

    大摇大摆地走那是会多招人注意,所以,他改走小径小道。虽然路是难走了点,但也少了市集上的喧闹,多了一份宁静。我中午一直没有睡好,于是走路总是嗑嗑撞撞的,老是碰上他厚实的背部。哎呦娘呀!他在背上镶钢板了么?咋那么硬,害我每次都碰痛鼻子。他总是在我嗑上后,转过身来,睁大着眼瞪着我,那是有多吓人!

    于是,我只好和他拉开长长的一段距离。可是他的一句话又把我给吓倒了:“你如果敢离开我一米远,我保证马上杀了你!”

    一米?我现在拖了有五六米了吧!在他说给我三声的机会,然后开始数三、二、一的时候,我好像忘记了自己有多累了,快步地冲上去。可就在离他只有一米的时候,地上的小石头绊了我一脚,他也刚好转过身来,结果,我整个人扑在了他身上,嘴巴还贴上了他的嘴巴了。

    “唔……”

    他发出一声不太自然的声音,我好像意识到危险又接近自己了,想赶紧爬起来。他却用力地把我禁锢了,“别动!再动的话,我不敢保证不会伤害你!”

    我听到马上不敢动了,可是怎么感觉怪怪的,怎么感觉腹部被什么硬物顶着。于是我想起来看个究竟。我用手把他胸脯作为支撑点,可一起来,下面的硬物就更加坚硬了。我看了他一眼,想告诉他,下面可能有个什么东西。

    “别……别乱动!”

    他再次发出那种不太自然,好像很舒服,又好像很难受的声音。手上的力道更加大了,他现在是搂着我的腰呀,我几乎可以感觉,腰都快被他捏断了。我想会不会我压下来的时候,他碰到了什么,所以刚好点了他的穴道,他才不能动弹,而且不太舒服。

    我高兴地在心中暗骂“活该!不能动了就好!”。对本少爷那么凶,这下子歪打正着,正好让他动弹不能。或许我真的太累了,竟然就这样趴在他胸前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处以一家有点小茅屋里。我到底是怎样来到这里的呢?或许是被他背过来的吧。

    “你醒了!我们今天运气不错哦,捉了一只野鸡。”

    听那语气,莫非我睡着的时候,对他施了什么魔法?怎么突然又变得那么温柔了?我轻轻地下床,想过去帮他的忙。可是看见他拿着剑对着那只野鸡舞弄了几下,野鸡就一毛不剩地回到他手里,我心想,这练舞之人,果然是残酷。

    “你就坐着等吃吧,我来弄好了。”

    他看见我在屋里找来一些干柴,马上把我手上搂着的接过来,然后把柴扔在地上,也把我按下了,让我坐在椅子上。

    “你跟着我走了一天了,腿也酸了吧!我这里有瓶药油,你自己擦擦,我呆会做烤鸡给你吃。”

    我在他走开之后,用力地掐了一些自己的大腿,痛死我了。那么刚刚真的不是在做梦,他刚刚真的这样跟我说,还对我笑。之前还对我那么凶呢。我好像想到了一个问题,于是靠近窗边,果然,现在是晚上了。这人,白天一个样,晚上一个样。师傅曾经说过,这种人是有病的,好像是什么人格分裂症。

    依我看,赵少棠肯定也是得这种病,所以才白天冷冷的,晚上暖暖的。这样的话就好办了,那我就可以知道应该怎样跟他相处了。我正开心时,他已经把野鸡烤好了。他端了一个烂瓦碗过来。

    “在笑什么呢?那么开心。吃吧!”

    我高兴地接过烤鸡,哇!好香啊!如果我能说话,我肯定大大地称赞一番。他不太自然地坐在我身边。

    “那个,白天我对你那么凶,不好意思哦!其实白天我的脾气不太好控制,我也不知道就因为这个得罪多少人了,反正你别见怪吧。”

    我刚刚吃进去的一大口鸡腿肉,差点喷出来,喷在了他的脸上,那个白天总是说杀我,割我鼻子,砍我手的人,居然还知道自己这样对我的,我还以为他白天不记得晚上的事,晚上忘记了白天的事呢。

    看来赵少棠病得并不严重嘛!我趁着他现在好商量,赶紧在地上写着:“你想去哪里?”他白天那么凶,害我都不敢问呢。

    “我还不知道!就想走出杭州!”

    气死我也!怎么晚上的他就这么糊涂,连自己要去哪里都不知道,我扯了一块鸡肉,斜着眼瞪着他。真的太生气了。要是没有目的的走,恐怕我会因为走路而累死的。

    “我今天好累呀,把你背到这里来,已经是上午一半的路程了。你呀!个子小小的,还真看不出有那么重呢。”

    他一边说,一边往我的脸上捏了捏。我的脸差点被他捏成方形脸了。不过,看在他背了我半天的份上,我也就大人有大量的,不跟他计较了。

    他说完就睡着了,或许真的是累了吧。我静静地看着他,其实他长得蛮好看的呀,如果白天不那么凶那该有多好。我轻轻地抚摸他的嘴唇,想起白天还好像两个人的唇都叠在了一块儿呢?

    糟了!我再想什么?思想邪恶!可是,白天太害怕了,都不知道感觉两片唇叠在一起是怎样的。于是,趁他睡熟了,我偷偷地吻下去。只能说,感觉挺舒服的,香香的,一股烤鸡味!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