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之物语——海棠花开  第三章 少棠直白

章节字数:3927  更新时间:11-08-12 18:1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他竟然就这样趴在我身上睡着了,瞧那样子,手里还握着半截鸡腿,嘴里油腻腻的。幸好现在是冬天,老鼠都冬眠去了,要是他这样,老鼠不咬他才怪!

    我轻轻地翻了翻身,帮他拿走半截鸡腿,还顺便擦了擦那娇艳欲滴的嘴唇。期间,他好像不太情愿地动了一下,那动作看起来就像小孩子一样可爱。“秋诺”。名字取得真好,可惜,是个哑巴,像他这么可爱的人如果能说话,我想那声音也一定好听。美人在怀,我真禁不住诱惑,那片油腻腻的薄唇,好性感呀!

    “啵”我还是忍不住地亲了他一口。他的唇像多汁的橙子一样,让我欲罢不能!看着他无心机的睡颜,正如我第一次看见他的感觉一样……

    我一个人闯荡江湖多年,经过四处打探,终于从别人的口里知道了仇人是谁,于是那天夜里,我杀到中原镖局。皇天不负有心人,经过和张震天的一翻打斗,我终于杀了他,为我的爹娘报仇了,可是那本害我家破人亡的武功秘籍,我几乎翻遍了张家都找不到。正想走人却看见这小家伙躲在门外。

    我当时毫不犹豫地掐着他的脖子,只要他大喊一身,我马上把他的脖子扭下来。可是他只是睁着大眼睛看着我,不眨也不动!那样子现在想起,还是觉得可爱极了!当时心里就有一个声音在告诉我“把他带走!把他带走!”所以,我想都不想的,就把他劫走了。

    我把他带到一个山洞里。看他样子,不像是会武功的人,那么他可能就不是镖局里的人了。我看他一直哆嗦着,想必也饿了,于是从怀里掏出两个馒头递给他。

    他一句谢谢也没有说,蹑手蹑脚地拿过馒头就往嘴里塞,他真的饿坏了。吃的时候有点急促,所以馒头碎都沾到鼻子上,那样子太可爱了,我心里忍不住怜惜。

    原来他是哑巴,他在地上写了他的名字。“秋诺”,他是跟着他师父才来杭州不久,刚刚下榻张震天那里,就碰上了我。跟着我不知道是他的幸运还是不幸。那天晚上,我们抱在一起睡觉,感觉很温暖、很温暖。

    第二天一早,我们就要赶路,我要去青城,但是没有告诉他。当他阙着嘴无视我的时候,我的怒气不知从哪里来了,本来想说:“不许这样看着我!”说出口的时候,就变成了他再这样看着我,我就会杀了他。我嫌自己的嘴笨。看着他的眼泪快要掉下来了,我心疼得口不择言,又对他说了一句吓他的话。

    眼泪是止住了,我不想再处于这么尴尬的气氛之中,只好快步都走了出去。我们赶了一个早上的路。终于到了隔壁小镇。我准备找个客栈休息一会儿,他却不愿意走了。我不会让他逃走的,只好折回去。刚好看到了告示,原来,大家把秋诺当成是杀害张震天的凶手了,我好像心里咯噔了一下,这样他也就只能跟着我了。

    因为带的盘川不够,我只能点几个馒头和小菜,他也没有什么意见,拿起馒头就吃,可是那个样子就像几辈子吃不饱一样,又把碎碎弄得满脸都是。看那样子,我多想亲手帮他抹抹,于是我灵机一动,决定吓唬吓唬他。

    他果然被吓到了,含着泪水连馒头都不敢吃了,我又忍不住逗他一下。他听见“浪费粮食,把手砍了“马上捡起馒头,但是这次是一小块一小块地吃,嘴巴也干净了。

    歇脚后,我们继续赶路,可这家伙可能没有休息够,走路也不安分。总是碰碰撞撞的。被我瞪了一眼后,就离我远远的。于是我只好又再威胁他,如果离开我一米远的话,我会杀了他。其实我哪里舍得,他却信以为真。他急急脚地跑回来,在我刚好转身的时候,他被绊了一脚,整个人趴在我身上,还吻上了我。

    糟了!我的身体马上就有反应了,他继续在我身上动来动去,我的生理反应就越强烈,于是我只好抱着他不许他乱动。这家伙可能真的累了,竟然就这样趴在我身上睡着了。我溺宠地在他额上亲了一下。背起来,走了半天,才找到了一处荒废的小茅屋。

    “时间已经不早了,我们也要赶路了”

    他终于睡醒了,看着他无声息地伸着懒腰,我忍不住地心疼,如果他能说话,说不定这时候一定会一边拽着我的袖子一边撒娇说:

    “赵大哥,让我再睡一会儿吧!”

    可是他还是安安静静的,听见我的话就像执行命令一样,动作迅速得很。我想在他心里,我一定就是坏人。但今天看他的样子,好像没有那么怕我了。好吧,为了表扬他的进步,我决定买来一匹马,这样,大家赶路就不会累了。

    有了一匹马,我们赶了两个半时辰就到了青城。我这次主要是找青城派的城主。张震天死前告诉我,当年他也是逼害我爹娘的一个,而且秘籍也被他抢走了。

    我们在悦来客栈下榻。在上楼梯的时候,与几个衣冠楚楚的剑客擦身而过。他们衣服上的标志引起了我的注意。没错!是青城派的人。那么,跟着他们就可以找到青城派城主了。

    “你一个人在客栈休息,不许乱跑,要是我知道你不听话的话,我会把你的腿砍了!”

    我刚才凶巴巴地对秋诺说,不知道有没有吓到他。看着他像捣蒜一样点着头,把他推入了客房,这才放心地出去。

    我悄悄地跟着那几名剑客。终于找到了青城城主的所在地。利用轻功,我跳上了屋檐,偷听他们的对话。

    “师傅!大家都说张镖头的死,不可能是那个小药童杀的。以张镖头的武功,若不是内力深厚之人,也不能轻易地取他首级。恐怕,杀他的另有其人。”一名青城剑客说。

    “嗯!老夫曾和张镖头交过手,我与他武功不分上下,要杀他绝不容易,张镖局对朋友一向是豪气干云,那……到底是谁,与他那么大的仇恨呢?”

    我敢肯定,说话这人就是青城派城主左青城。既然这样,晚上就是我动手的好时机了。

    确定目标后,我不动声色地赶回去。回到客房发现秋诺不见了。我心急如焚,只好到楼下抓起店小二的衣服就问:

    “在天之号房的人到哪里去了”

    “客……客官,饶命啊!我真的没有留意呀!”

    那个店小二一副求饶的样子,我正想抡起拳头打下去,秋诺就一蹦一蹦地蹦回来了。他睁大着眼睛看着我和店小二。

    “公子,公子,你总算回来了,快帮我劝劝这位大爷呀!”

    店小二看向秋诺,希望他能帮帮口,好让我放开他,可惜,他并不知到秋诺竟然是个哑巴。但是秋诺还是没有办法无视他。他是磕着瓜子进来的,现在他把一袋瓜子往怀里揣好,才走过了拉着我的袖子,一边摇着头。

    他肯定在说:“我只是出去买东西吃,你就放了无辜的店小二吧!”

    我看着他那么紧张那些食物,无视我的警告,生气地把他拉上了客房。把他往床上一推,他整个人就塌在了床上,我把那袋瓜子搜了出来,随手一扔,满地都撒满了瓜子。

    “你如果再随便出去的话,我现在就把你的腿折断!”

    我当真地把他的腿提了起来,他下意识地往里缩。眼泪汪汪地看着我,也看了看地板的瓜子,这时候,真不知道他是在心疼瓜子呢?还是真的被我吓到了。

    我在他的晚餐里下了点药,为了计划能够顺利进行,我不会带上他的,一个人行动总比二个人行动利索,更何况,他又不会武功。他吃完饭就熟睡了。我把他安置好,穿上一身黑色战衣,蒙上脸就出发。

    虽说青城派高手如云,但是防守还是很差,甚至比张震天那边还要差。不到一会儿,我就闯进了他们的书房。我打算先找到秘籍,再把左青城杀了。

    我在书房里翻了一轮,能藏的能躲的地方都掀了一遍,可还是没有找到那本秘籍。可能我的声响引起了别人的注意。我马上在书柜里躲着。居然是左青城走了进来,真是冤家路窄。

    我利索地向他使出了剑,青城派以剑术为名,所以和他交手的时候,我也有点力不从心。如果这个时候他叫唤人进来,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可是左青城就是太自负了,他完全忘记了自己已经是老叟一名。费了一番功夫,我终于制服了他。

    “你是谁?为何要杀害老夫”

    我把剑放在他喉间,只要他一有什么动静,我就马上手刃他了。但是对于自己身处险境还能坐怀不乱,这左青城还算有胆识。

    “你看看我像谁?”

    我把蒙面巾取下。师傅说,我的样子和我爹一个样,他从我的五官就能认出我是谁。果然,他看着我的时候,心里咯噔了一下。颤抖地说:

    “你是赵玉铭的儿子,你不是二十年前就死了吗?”

    “对,我就是赵少棠,二十年前,我命不该绝,被你们这些衣冠禽兽推下水后,被我师傅救了。今天,我就要杀了你,为我爹娘报仇!”

    “少侠请饶命!请饶命啊!”

    他突然跪在地上讨饶。对于这等心狠手辣的人,二十年前我还是一个六七岁的孩子,他们都可以狠下杀心,把我扔下河去。所以,我没有必要对他有慈悲之心。

    “哼!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说!那本武功秘籍放在哪里,我或许可以留你全尸!“

    “少侠,那本秘籍不在我这里,你别杀我……别杀我!”

    “混账!张震天死前,就口口声声地说秘籍在十几年前就被你抢走了,你还敢否认?”

    “不是的,不是的,少侠你听我说,我抢到秘籍的时候,空洞派的杨洞天就派人抢了,我们原本几十年的交情也因此断裂了。”

    “是真的?”

    “是真的,真的,我不敢骗你呀,少侠!”

    我提着剑毫不犹豫地往他喉上割下去,说过留他全尸的。看着他死不瞑目的样子,我鄙视地踢了他两下。打开门的时候,被青城派的剑士看见了,我马上纵身一跃,飞了出去。

    为甩脱他们,我兜了一个圈,好不容易才回到了客栈。秋诺那家伙还睡得挺香的,我脱下一身黑衣,把手洗干净了,回床上抱着他睡,习惯了抱着他,如果不这样就谁不着了。

    第二天我们就要离开青城。在穿过集市途中,关于青城派掌门人被杀的消息传遍大街小巷。我和秋诺骑在马上。他睁着眼睛看着我。他真聪明,知道了我昨天去杀了人。

    “别管!别听!把耳朵捂住!否则,把耳朵割下来!”

    我在他耳边假装厉声厉色地说,他果然当真的用双手捂着耳朵,但是眼睛却鄙视地看着我。意思好像是说:

    “你总是欺负小孩子”。

    我被他可爱的样子逗乐了,嘴巴情不自禁地裂开了一个弧度。我想我现在在他眼里应该是属于俊美的吧,要不然,他的口水怎么就直直地流出来了呢?他好像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用袖子擦着嘴巴,又一边捂着耳朵。那样子滑稽死了。如果他是女的就好了,他是女的话,我一定会对他展开追求的,可惜,他是男儿身!

    “坐好了!”

    我叮嘱他牵好缰绳,他没有听话地牵着,反而转过身来抱着我。也难怪,我骑着马缰绳就一直牵在手里,缰绳在我手里荡来荡去,有种不太踏实的感觉。所以他觉得抱着我总比牵着缰绳安全多了。我也乐于致此。于是,我们驾着马,快步地奔腾离去。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