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之物语——海棠花开  第六章 终于抱了他

章节字数:2894  更新时间:15-03-31 22:3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经过那天的比武打斗,我已经是力压群雄,现在也住进了沈府,准备和丐帮的熊帮主、古墓派的传人杨蓉儿、还有峨眉派掌门人惠珍师傅等争夺武林盟主之位。

    秋诺一直不喜欢我和别人打斗,但是为了报仇,我别无选择。更何况,我没有忽视三天前的那个聚会上,沈毕军说会锦盒里的武功秘籍交给武林盟主,我想,或许把我害得家破人亡的那本秘籍也会在里面。

    “赵大哥,我想吃云片糕!”

    沈毕军的女儿似乎对我太过于热情纠缠了,她可能认定我就能当上武林盟主,就可以当他的丈夫。所以才这样肆无忌惮。但是她对秋诺并不友好!从她眼里,我可以看出,她讨厌秋诺,并对秋诺非常地不满!

    这也太怪哉,秋诺怎么看都是属于可爱的孩子,眼睛大大,心又单纯。而且总是磕磕碰碰,但是摔跤也摔了不少,就这样马大哈的孩子,又怎么会得罪她沈大小姐呢?我心里是充满了好奇。

    “沈小姐你要吃的话,尽管叫下人去买就可以了。我还要备战,失陪了!”

    我准备打发她就是想带秋诺四周走走,毕竟这小家伙是闷不得的,反正对着沈家的人也是无聊,与其对着刁蛮任性的沈心仪,还不如和秋诺一起,图个安静舒适。

    但我好像估计错了这沈心仪的能耐。她似乎非要缠着我不可。

    “赵大哥你就陪陪我嘛,以你的武功休息一两天又不会怎么样!“

    她一边说着手也就缠上了我的手臂。在我没甩开她是手之前,秋诺竟然了冲上来,拨开了那双玉手,并且挡在我前面,嘟起嘴巴,表示抗议。

    我再一次为那可爱的傻小子感到好笑。我翘起双手,一副看好戏的样子。但是我却低估了沈心仪的气度。

    只见沈心仪并没有把他的这种无声的抗议反正眼里,她把秋诺拉到了一边,继续缠上我的手臂

    “赵大哥,你让他帮我去买吧!“

    她指着秋诺,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我看了秋诺一眼,他现在是正在气头上,眼睛瞪得可大了。为了不得罪这位大小姐,我只能委屈秋诺了。

    “秋诺,既然沈小姐指名让你去,那你就去帮沈小姐买回来吧!”

    沈心仪这下更是得意了,她向着秋诺吐了吐舌头,秋诺赌气地冲了出去。我也想追出去,但是沈心仪一直拉着我的手摇晃。

    算了!反正秋诺也不会跑出很远的地方,他身上一分钱都没有,最多就是出去逛几圈就会回来。

    我似乎估计错了,从早上出去直到傍晚,我都没有看着那小家伙回来。我开始担心他,终于还是出去找他了。

    但就在我经过沈家大院的时候,我竟然看到沈心仪和几个人一起围着秋诺,他们逼秋诺钻她的裙底,秋诺虽然挣扎,但是力气毕竟没有五个人的大。

    看着他委屈地憋着泪水钻过她的裙底,然后那一群人就开始对他耻笑、辱骂!

    我看着他无声的泪,那种心痛的感觉我到现在都无法形容,他无声的泪水,化作了千万之箭,直射入我的心脏里。我无法再忍受他们对秋诺的这番侮辱,冲过去,把秋诺扶了起来。

    “沈小姐,就算打狗也要看主人面,你这样对我的人,问过我没有?”

    “赵大哥!我们只是跟他玩玩而已,谁知道他这么不能玩,男子汉大丈夫眼泪竟然就这样滴答地流下来。哼!”

    沈心仪一点都不觉得自己的行为过分,反而都要怪罪于秋诺。秋诺那小家伙起来之后就甩开我,独自走开了,我生怕他再生枝节,也就不再理会沈心仪,还是看着那小家伙好点。

    他跑回房里趴在被子上抽泣,看着他背部一起一伏,我只能帮他顺顺气,要说安慰的话,我根本就不会,也说不出口。

    三天之后,我们终于再一次决战。古墓派的功夫诡异百出,我费了一番劲才打赢了杨蓉儿,而观看熊帮主,他反而轻而易举地就已经胜出,如今峨眉也落败,就只剩下我和熊帮主争夺盟主之位,比赛也定于三天之后。

    自从我赢得这次的比赛,沈心仪就更加烦人了,他三不五时就拉着我这说要去哪儿哪儿。若不是看着大计在即,我真不会对她留情三分,直接把她赶走。

    今晚沈盟主高兴地请我们喝了几杯,大家都讲着恭维的话,我实在是腻了。几杯下肚之后,我发现秋诺那家伙不在身边。

    怎么没有看见秋诺那小家伙,他到底去哪儿了?不会又被沈心仪他们欺负了吧!这次又不知道她要怎么整他了。

    我赶紧离场出去看看,果然,在后院的一口古井里,看到了那个家伙,他正蹲在井口边。

    “起来,走吧!“

    我用手轻轻地拍了他一下,他继续低着头抽泣,看他那样子,打算就一直看着水井不愿意再起来了。

    “起来吧,我们回去吧!”

    我伸手去扶他,他不为所动,继续低着头看着古井。难不成他打算就这样,看到天亮吗?

    “我让你起来,你在干什么?”

    看见他对着古井哭泣,又是无声地泪水。我对他这样自暴自弃很是生气,也不管他愿意不愿意,就去扯他起来。他却抱着井口,任凭我怎么抠都不愿意放手。我真的火气都来了

    “你想跳进井里是不是?起来!你要再不起来,我就把这口井也封了!“

    他听到我这样说,才不舍地放开了手,我拖着魂不守舍的他回到了房里。他没有再抽泣,只是任由泪水流出来。泪珠子再次滴答下来。

    我把他抱在怀里。想安慰,却话一出口,就变成了命令般的口吻

    “不许掉一滴泪,你就不怕我挖你的眼珠子出来吗?”

    他整个人终于抬头看了我一眼,但是那一眼充满恨,充满怨,充满绝望。然后就整个人往里缩,他越是缩,我越是拉着他。

    “你到底哪里不满意,你说出来行不?”

    我一时之间竟然忘记了他是个不能说话的哑巴。他没有再理我,我彷徨地看着他把舌头夹在唇齿之间。莫非他要咬舌自尽!

    “不!把嘴打开!快打开!”

    我用力地握着他的脸颊,希望疼痛能让他张开口,可是他还是紧闭着嘴巴,我看到几滴鲜血从他嘴里流了出来。

    我心里害怕极了。若是他真的把自己咬伤了怎么办,若是真的就这样死了,我该怎么办,不!我不能失去他。

    我把舌头伸进他口里,要咬就咬我吧!是我该死,是我没有保护你才害你总是受人欺负。他终于不再咬自己了。

    我知道今晚我没有办法再拒绝自己的心意了。顾不得他同意不同意。我必须现在就要他明白我爱他……

    第二天醒来,他在我身边熟睡了。我们两个平和地躺在床上,看着他身上印满了我赐予的红印,我有些心疼。为什么会这样?

    我们的关系是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的暧昧不清?现在我满脑子混乱,只记得昨晚我粗暴地吻着他,然后卸下他的衣物,不顾他情不情愿,硬是对他深入了解。

    他滴着汗、表情痛苦。就这样张着嘴巴发不出一声喊叫。但就这样竟然让我越来越控制不了自己。我无法抑制,只能一次再一次地占有。然后随着一波一波的推向,所有感情一如火山爆发。那种感觉是说不出的痛快。

    他醒来了,为了掩饰我的心慌,我赶紧穿上衣服。昨晚把被子弄脏了,现在的被子已经有好大一块地干黄污迹,若不洗洗,真不能盖在身上。

    “今天把被子拿去洗洗吧!”

    他乖顺地点点头,看到他那样子,我又想再和他一起。为了能够压抑这种欲望,我必须马上走出去。比武在即,我不能掉以轻心,必须取胜!

    正午时分,我都已经练完武功了,但是秋诺却还在洗着被子。看他的动作,想必昨天也很痛苦,今天下床也不容易吧。

    看着他搓了几下被子,就用手摸一下腰,可能昨天真的太折腾他了。我本来想走过去帮忙,但是,真不懂怎么样去应付这种局面。

    事后我才知道,原来那天沈心仪又为难他了,她命人把他脖子上的玉佩取了下来,在朋友之间抛来抛去。结果,那玉佩就不知道被那些人是有心,还是无意地掉进了井里。

    我想那个玉佩必定对他很重要,要不然他不会这样死守着不愿离开。难怪我怎么劝他都不起来,我说把井口封了,他却紧张地站了起来。我费了很大的劲才下了井,从井下找到了玉佩,但是并没有交还给他。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