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之物语——海棠花开  第八章 学习忘记

章节字数:3130  更新时间:11-08-18 17:4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还以为自己在做梦呢,后来师傅的样子在眼前越来越清晰了,我才相信这是真的,我真的回到了师傅身边了。我当场抱着师傅痛哭起来。我想一定是赵少棠把我送了回来的。

    大腿上的伤还是隐隐作痛,左手上的伤口被师傅涂上了一些药膏,好像感觉没有那么难受了。师傅告诉我,我的左手终于可以保住了。我竟然忘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如今赵少棠已成为武林盟主,也成了亲,他一定不喜欢我再呆在他身边妨碍他的。他要娶妻我也不会说什么,只是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娶沈心仪这个女人。想当初我只是没有帮她买云片糕,回来就被他们羞辱。

    他们说我是哑巴,我本来就是,所以也没有搭理。但是我没有想到我这样的态度竟会是招他们不瞒,他们说我是狗,不会吠的狗,我瞪着眼睛看了她一眼,她就让人把我按在地上,要让我钻她的裙底。

    我摇着头想甩脱他们,但是他们人多力气也大,我根本逃不开。我在地上乱踢东西,希望有人注意,我是在喊救命。可惜,还是没有人来。我还是卑微得像狗一样,钻过了她的裙底。

    真没想到,赵少棠看见了,他竟然说什么“打狗也要看主人面”。原来我在他心中,只是相当于一条狗。我悲愤地跑回房里,终于忍不住大哭起来。我没有想到赵少棠竟然也对我那么温柔,还帮我顺顺背。如今想起,真的可笑之极!或许真的是我想太多了,人家只是把我当狗而已。

    最可恨的是,沈心仪根本不知道适可而止。当赵少棠只剩下一战,就能决出盟主之位时,她的态度更是嚣张。我已经千方百计地避开和她碰面,却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

    那天晚上,月光很明朗。我独自在后院里散步。那天也是我爹娘的忌日,我拿出他们留给我唯一的礼物——传家玉佩。我一边端详,一边在心里和爹娘诉说衷情。没有想到被沈心仪他们也到后院里玩。

    “呦!怪不得我说怎么后院那么安静呢?原来坐着一条无声狗呀!”

    “哈哈哈!咦!看看这无声狗手里拿着什么?”

    我马上意识到什么,马上把玉佩藏好,但是他们过来两个人,他们其中一个人按着我,一个人就把玉佩抢走了。

    “还给我!还给我!”

    尽管千万个声音在我心中呐喊,我伸手拼命地想抢回来,但是他们并没有还给我。沈心仪拿着玉佩端详了一下,发出几声讥笑

    “哟!这玉佩色泽不错,不知道是不是偷了我家的?”

    “这是我的,请还给我!“我一时心急竟然扯烂了她的衣袖子,她竟然生气地和她的朋友把我的玉佩扔来扔去。

    “无声狗,如果你能接着了,我们就还给你啰,哈哈哈!“

    我看着她们把玉佩拿在手里从左边扔到右边,我也跟着玉佩从左边接到右边,可是他们几个人,我只是我自己一个,又怎么那么轻易就能拿回呢?我真的太生气了,就用力地推了其中一个人,其中一个人倒在了地上。

    “哼!不就是一块烂玉吗?有什么了不起的,给你就是!”

    “我的传家玉佩!”

    然后他把玉佩往高处一扔。我已经随着玉佩的弧度扑出去接了,可只听得“叮咚”一声,玉佩掉进了一口井里。

    “哈哈太好了,有人接不到,接不到了。哈哈哈”

    一群人又继续疯疯癫癫地走开了。我的传家玉佩竟然就这样被他们扔进了井里。我伏在井口,眼泪忍不住滴了下来,我真没用,连爹娘给我的东西都保护不了。我生气地在捶打着井口。正在想办法看怎样把玉佩捞上来的时候,赵少棠却喊我起来。

    我知道他喊了我几遍,但是只要想不到办法把玉佩捞上来的话,我是不会走的。我没有想到他竟然过来扯我,还说把井封了,如果封了井,我就永远地找不回玉佩了。无奈之下,只好跟他回去。

    我赌气地外墙里缩,他却过来拉我。我想着井里可能真的有十米深,要找不到玉佩,我连爹娘唯一给的东西都弄没了,现在还跟着人家四处浪荡。连死的念头都有了,于是咬着舌头,打算把自己咬死也就算了。

    可万万没有想到,他竟然紧张地吻了我。那一刻我身上一点力气都没了,整个人酥软下来。然后看着他扯开我的衣服……真想不到我们竟然发生了那种关系。

    我以为我在他心中起码也有一定分量的,但是我错了。他心里只有他自己。他终于在三天后赢得了比赛。当上了武林盟主。

    我想只要能呆在他身边也可以,我不要什么名分,反正这种关系也见不得光。但没有想到沈心仪竟然更加鄙视我。她利用少棠的名义给我留了一张纸条。

    “请速到后山相见,少棠字!”

    单单看到这几个字我的心就怦怦地跳个不停。马上就跑到后山去。却没想到来见我的,竟然就是沈心仪他们。

    他们骑在马上,命人把我的双手往前面绑住,然后冷笑着说:“我告诉你,你若不想皮肤被磨烂的话,就必须跟着我的马儿跑!”

    其中一人说:“我看是无声狗跑得快呢?还是我们的宝贝马儿快!驾!”

    于是,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就被马拖着跑了。我啷当地跑了几步,人怎么可能跑得过马呢?最终,我还是被马儿拖着跑,地面扬起风沙,我顾不及是不是要吹进眼里,只是下意识地用双手遮住脸颊。

    浑身的炽热让我失去了知觉,直到听见他们的谩骂嬉笑,我才发现,原来一路的被拖行,我身上早已擦得皮开肉绽。绳子不是他们解开的,是一路碰着石头磨断的。我的身体发完热后,剧烈的疼痛感一涌而上,我的眼泪早已忍不住流出来了。

    这个时候,除了流泪,我还真想不出办法来发泄。再看看那些卑鄙的人,他们早已经骑着马消失了。我用嘴巴把绑在手上的结打开了,靠着大树支撑站了起来。我一拐一瘸地走下山去。到了大街上,大家纷纷投来不善的眼光。我这副模样确实会吓着他们,披头散发、衣衫破烂还渗透着大片血迹。

    走了大半天的路,终于还是从后门回到了沈府。那晚赵少棠一身的酒气,肯定又喝了不少,我希望他暴躁的性格不要再来折磨我了,我真的再也受不了了。

    还好,那天晚上他看着我伤痕累累的,竟然细心地帮我涂药,他以为我的伤是自己摔的,还责备我不小心呢。但我并没有告诉他原因,因为那晚他真的、真的好温柔。

    他们成亲当晚,我才知道他真的要和沈心仪成亲。他帮我重新做了一件新衣服,还告诉我,让我忘记那天我们发生的事。他说以后还是会对我好,只是会把我当成弟弟那样对待。原来我充其量的只能当他的弟弟。若说娶其他女子,我还有勇气呆在他身边,可娶这恶毒的沈心仪,既然有她,就不能有我!所以那天我把所以的东西打碎了,拿着一片碎瓷,不客气地把手腕割了。

    真没想到,流了这么多血,我还没有死去。莫非真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吗?

    “孩子,你在想什么呢?”

    师傅看见我在发呆,温柔地摸着我的头问我。面对慈祥的师傅,我不敢让他担心,只能摇头表示没有什么。

    “孩子,自你被劫走后,为师就一直担心着你,为师还以为今生不能再与你相见了。”

    我感动地抱着师傅,师傅从小把我带大,对我就像亲生儿子一样。如果没有赵少棠,如果不是他把我从师傅身边带走,或许我会像普通人一样,娶个老婆,好好地孝养师傅。当然,现在还是会像以前那样尊爱师傅,可是若娶妻……我今生已是赵少棠的人,将终身不娶!

    “孩子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呀?为什么是伤痕累累地回来的?”

    师傅是唯一能听我说话的人,我也不再对师傅隐瞒。把事情的原因,用笔墨一一告诉了师傅。当然,有些事情能隐瞒得必须隐瞒下来。

    “你意思是说,是那位武林盟主送你回来的?”

    我重重地点了点头。对呀!如今他已贵为武林盟主了,也把我送回来了,我两从此再也没有任何关系才对。

    那天我帮师傅晒完草药后,打算收回去药房里。由于草药太重了,我左手又没力,眼看着草药就要洒在地上。我的身子却被一股力量支撑着,那篓子草药也安然无恙的。当我扭过头来想看看是谁的时候,那个人却逃开了。我想,大概是哪位隐世的好心人帮我的吧!

    师傅见我经常神不守舍,所以他教我一个办法,把心里想的事情,记下来,写成札记。这样,日复一日,我就会慢慢地想开了。这个方法真有效果,我果然不再那么想赵少棠了,

    或许时间真是一副用心良苦的药方,它所给予的过程或者真的很苦,但是苦过后就会带来微微的甘甜。原来这份甘甜夹着些许苦涩味,这种味道是我终生不能忘记的。我相信甘甜的日子离我也不太远了。要完全忘记他,也好像指日可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