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之物语——海棠花开  第十章 海棠花开【完】

章节字数:4175  更新时间:11-08-20 15:2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师傅和前辈都累了一晚上了,少棠身体也虚弱。我必须好好地让他们吃一顿。就在我在煮着粥的时候,听见远远的传来一阵拍案声

    “哎呀!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呀!”

    当我冲冲赶过来的时候,就听见师傅和前辈两个人哈哈大笑,说什么费工夫之类的。当我莫名其妙的时候,听见了弱弱的一声从少棠嘴里传来。

    “秋……诺!”

    我赶紧跑过去,把他扶起来,他终于醒了,终于醒了,谢天谢地!真的谢天谢地!

    “秋诺别走,别离开我!”

    他刚恢复力气就欺负我了,我被他用力地抱着,差点喘不上气来了,若不是师傅和前辈把他拉开,我真的就这么一命呜呼了。我嘟起嘴,瞪大着眼看着他。

    “秋诺,别生气!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发誓我这辈子都对你好的!”

    他又重新抱着我往我的脸上左右开弓,不就是吃了颗九转还魂丹嘛,能活下去就行了,干嘛还要让他力气那么大,真是的。

    我推了他一下,示意他看看身边还要两位正在看好戏的人。他终于知道自己身处哪种环境了,尴尬地挠挠脑袋,终于放开了我。

    “呵呵,少棠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终于找到那本秘籍了。”

    “师傅,这都不重要了,就算让我报了仇,爹娘还是不会回来的。现在我想做的,只是照顾秋诺,给他幸福!”

    他的话让我很感动,我差点因为这样而扑上去撒娇了。但是,人家害羞羞嘛!只好故作乖巧地认真地听他的师傅说。我才知道原来这个人就是把他养大的师傅呀。真不明白他师傅的性格这么好,怎么就养成他自大狂傲的性格呢?

    “少棠,这秘籍就近在咫尺呀!”

    “师傅你就别兜圈子了,要说就说,不说就拉倒,反正我兴趣不大!”

    “哦?若是说这是和秋诺有关系呢?”

    “这秘籍怎么又扯上我家秋诺了,你别再给我编故事了!若是谁敢欺负秋诺,哪怕是师傅我也不会客气的。”

    “臭小子,我养了你这么多年,难道你就这么报答我的?”

    少棠师傅用力地拍了他的头,被他灵敏地躲开了。我看着师徒两这般情景,既然开怀大笑起来,只是我的声音是无声的。

    “这孩子呀,真可惜,笑容这么甜却发不出声音来。”

    “师傅你不说话不会死吧!”

    少棠看见我把笑容收住了,竟然责怪起他师傅来。我再次听见他为我说话,由衷地咧开了嘴巴。

    “好!好!好!臭小子,我不说,我让老药师说吧!”

    我们一同把眼光投向了师傅。师傅刚开始一愣,哦了几声后才反应过来。

    原来,赵玉铭是我爹的八拜之交,少棠的爹把那本武功秘籍交给了我爹,我爹是一名锁匠,他让我爹替他做一个密箱子,然后再交给一个叫苏少白的人手里。这苏少白就是赵少棠现在是师傅。

    当时为了掩人耳目,我爹做了两个一模一样的箱子,并把假的秘籍交给了赵玉铭,让他带着上路,结果不出所料,赵玉铭被人偷袭,假箱子被张震天等人抢了去。

    结果,当时武林上就分成了两派,一派就是误以为张震天把那本秘籍抢了,就都找他麻烦去,一派是收到消息,知道赵玉铭把武功秘籍交给了我爹,他们派人过来抢。结果我爹宁死不屈,谎称秘籍已烧了,并没有把那个箱子交给他们。他们竟然对我家赶尽杀绝。

    那时候我还年少。竟然也被他们灌下了剧毒,差点也死了,师傅正好行医经过,爹在临死前把箱子交给了师傅。也让师傅把箱子交给苏少白,好完成他的遗愿。或许是我命不该绝,就在师傅准备离开之时,我发出了几声咳嗽,所以师傅才把我救了。

    “老夫在救秋诺的时候,只能救回他的命,我花了好一段时间,才把他的毒从体内完全排出,而他的喉咙已经被剧毒吞噬。所以……才永远地成了哑巴。”

    少棠把我搂在怀里,心疼地看了我一眼,然后问师傅:“那么,现在这本秘籍就是在秋诺的师傅手里?”

    “没错!”师傅掠了掠胡子,镇定自若地说。请各位随老夫上山,老夫当即把东西完璧归赵!

    “咦?什么味道呀?怪怪的。”

    苏少白的话让我想起了我正在煮东西的,糟了!糟了!粥都快糊了。我蹑手蹑脚地跑到厨房去,结果,整个厨房乌烟瘴气的。

    “哇!咳咳!这还怎么住人啊?我的厨房就这么没了!”

    苏师傅的话让我哭笑不得,少棠听见,怕我难过,竟然用手捂住了他师傅的嘴巴,让他不再唧唧哇哇。。

    “走开走开!我来收拾!”

    少棠把我们赶了出去,独自在厨房忙碌了一会儿,把一锅粥端了出来。大家也都真的饿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咕噜咕噜地喝了起来。

    “我说秋诺啊!你们两口子以后就是少棠主内,你主外好了。”

    “说得对!说得对!以后我们两位老头就坐等饭吃就可以了,哈哈哈哈”

    师傅们都拿我们两来开玩笑,我的脸刷一下地红透顶了。少棠却把碗放下了,深情地看着他们。

    “少棠在此谢过两位师傅了!谢谢你们包容我们!”

    少棠说得对,虽然说我两人都爱着对方,但我和少棠始终是两个大男人,真难得师傅不但没有嫌弃,还成全我们。我和少棠当即跪下,给两位磕头去。

    “少棠你有了秋诺就不要师傅了是不是?还拜什么拜,等着你们拜堂的时候再跪拜吧!”

    苏师傅的话又让我脸红了,他把我们两扶起,我师傅呢,就在那里哈哈大笑,说什么有情人终成眷属乃世间一大美事。

    之后我们回到了草庐,师傅拿出了压在桌子底下的木箱子,他让我把传家玉佩取下,对着中间勘下去,箱子果然“踢踏”地开了。

    我们都好奇地看着苏师傅从箱子里拿出的到底是一本怎样的武功秘籍。

    “太好了,终于都可以完成使命了,二十年多年了,足足有二十多年来”

    苏师傅有点激动,正热泪盈眶地说着。少棠看了一眼,这根本不像是武功秘籍,倒像是一把经书。

    “师傅,这本就是有什么绝世武功的秘籍吗?怎么看都不像啊?倒像一些经文。”

    “没错,这根本就不是什么惊世的武功秘籍,这其实只是从西方国家换回来的《圣经传》。少棠,我其实是朝廷里的带刀侍卫,当时我们正在执行秘密任务,所以当年是我把这本经书交给中原镖局,目的是要押回皇宫的。”

    “由于以皇室之名运送,那些山贼或侠盗就会以为有大量珠宝,就会有所行动。如果此书被窃,若传到别国耳里,他们就会以不尊之名派军攻打,或会导致生灵涂炭。逼不得已,所以才称是一本武功秘籍。可没想到不知道是谁误传是一本绝世武功秘籍,才引起一连串的恩怨。”

    “那么这本经书,到底是讲什么内容的?少棠提出了我心中的疑问。苏师傅冷静下来,继续说

    “这是利用西方的一些典故为例子,以此引导人精神向上,并令作恶之人看完能一心向善的书籍。简单来说,就是一本讲做人道理的书。”

    苏师傅的一番话,令少棠心情复杂起来,他的家人和我的家人也因为这本书而死,他杀伤无数,导致满城风雨,书里的内容却是“为善”二字。这种讽刺可真够大了。

    “师—傅!原来一切源头因你而起,我……我掐死你!“

    少棠说着就扑上了苏师傅,两个人扭在了地上。苏师傅嘴里还一直替自己狡辩:“我又不是故意的,更何况,若不是这样,你又怎会遇上你一生的爱人呢?”

    这句话着实让少棠冷静了下来。随后苏师傅说,要把这经书带回宫里复命,二十多年了,他也该把这心头大石放下来了。

    【后记】

    真没想到一本教人积极、为善的经书,竟然成为整个武林杀掠不断的源泉,实在有够讽刺。若是当初被张震天等人抢到了,或许接下来的故事就不可能发生了,或许就可能比现在的情况好一些。但也或许我就遇不到少棠,少棠也不会遇到我了。

    说到尾,真不知是怪那本经书好呢?还是怨老天也这样胡闹地安排了我俩的缘分。让我们相遇、相识、并且相爱!虽然说这个过程真的吃了不少苦,但只要想到现在收获的幸福,哪怕以前吃太多苦都不重要了。

    现在我们住在一起了,少棠也比之前更加疼我。师傅一天到晚地和苏师傅研究养生之道。现在大家都总算是归隐了。江湖上的人以为少棠坠下山崖了,所以整件事情这样完结了也好。从此武林上再也没有什么绝世武功秘籍,少棠也不再是武林盟主。太好了,他现在真真正正是属于我一个人的了。

    “在写什么?给我看看!”

    才不了,这是我的札记,它收藏了我很多的秘密我才不给他看了。我把札记藏在身后,挡着少棠挺拔的身躯。

    “秋诺,我告诉你,你不许写也不许想其他男人,只能想我,写我!知道吗?”

    “不知道”

    他对着我瞪大了眼睛,语气非常的不善。我故意地对着他甩甩手。得意地看着他发威。最近他都是这样,对我的独占欲越来越强了,以前我起码还可以跟着师傅到处走走,可现在只要离开他三步,他都会大呼小叫起来。

    “你快点头,快点头答应,以后只许想我!”

    他居然抱着我,作势要吻下来。哼!这人真是的,得寸进尺,越来越厚脸皮了!逼不得已,我只好重重地点点头。

    “那还差不多!啵!啵!”

    他竟然抓住我的手让我使不上劲,往我脸上啵两下。赵少棠!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我嘟起嘴巴瞪大着眼睛看着他。谁知道他整个人都压了上来,糟了!我又全身酥软无力了……

    “咳咳咳!不好意思,我什么都没有看见,什么都没看见啊!两位继续……请继续!”

    “师傅你这偷窥狂,少看一次不行吗?快给我滚—出—去!”

    “臭小子不就是不小心看到你们亲亲嘛!还扔鞋子,真是的,这么多年白养你了!”

    “呵呵呵呵~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老苏,还是别妨碍年轻人的好。听说欲求不满的人脾气会很大的~“

    “啊哈哈哈~有道理有道理,咋俩还是继续研究研究他们俩的养生之道吧,啊哈哈!”

    “真是为老不尊呀!两位师傅要是再乱说话,就自己吃自己去!”

    苏师傅总是在少棠对我有非分之想的时候冲进来。他每次都是被少棠轰出去的。如此之类的对话,我几乎每天都能听上好几遍。有时候苏师傅忍不住逗逗我,少棠就跑过来一副要杀人的样子,这师徒两人真的不知道谁才是师傅,谁才是徒弟。

    而师傅在苏师傅的潜移默化之下,竟然也一同看我们的好戏。害我们连亲热都有所顾忌。今晚少棠把房门都锁得实实的,就算是狂风暴雨也吹不动,目的竟然是为了防范两位师傅的偷窥欲。他们之间的对白更令我脸红耳赤。

    “唉,老药,你说是少棠在上,还是秋诺在上呢?”

    “呵呵!老夫猜应该是少棠在上,毕竟少棠看上去挺硬朗的。”

    “我觉得应该是秋诺吧,秋诺这身子骨那么娇弱,如果被少棠押压下去,肯定腰都被折断了。”

    少棠听见他们这么说,真的牵起我的手真诚地问我“秋诺,你是愿意在上面,还是在下面。”

    其实对于这方面的事情,我是一点儿经验都没有,不过为了好好地教训教训赵少棠,我故意逗他。我用手势表示我要在上面。他歪着脖子,口瞪目呆地看着我。

    “不会吧!秋诺你……”

    哈哈,看他那个样子,肯定有被我吓到了,不跟他玩了,不说什么春宵一刻值千金吗?我把头伏在他肩膀上,表示我愿意给他抱。那一个晚上,我们真正地融入了对方的世界,成为彼此的两个人,一个连体。

    少棠在庭院里种满了海棠花,他说他喜欢我的笑,就像海棠花开一样。所以我们可以花前月下,互诉衷情。

    原来,爱并不是通过伤害来证明的,那些伤害只能说明彼此心中都有爱!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