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之物语——蒲公英的方向  第二章 第一次相遇

章节字数:3172  更新时间:15-04-01 20:5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七年前,王雨哲当时才十七岁。十七岁的年纪应该是一个没有烦恼、无忧无虑的花期。他们充满了青春的活力,女孩子们都有种各种共同爱好的姐妹淘,男孩子胸口永远刺着“义气”二字,兄弟姐妹都是纯交往,没有任何目的,那个年纪的友谊是最纯洁、最可贵的。十七岁的季节是青春的骄阳。

    但是对于王雨哲来说,无论是十岁,还是十七岁,属于他的阳光注定不会来,或许是早已经来到了,而他只是完全没有知觉。因为他是一个从小就患有自闭症的孩子。从小到大,无论大人们谈论什么,怎样跟他想尽办法地交谈,他都只沉溺在自己的世界里。而和他年纪相仿的人,宁愿跟一个经常会打架的孩子玩,也不愿意跟一个不会说不会笑的木头玩。所以,他是孤独的、寂寞的,甚至是不为人知的。

    由于他出生之后就被诊断患有自闭症,再加上是家中长子,所以父亲对他还是比较宠爱。知道他有这种情况后,从能上学的时候开始,他就一直在特殊学校里学习。和一群跟他一样患有自闭症的人在一起。经过长时间的治疗,雨哲最终还是能和父亲作简单的交谈。

    那一天,雨哲像以往一样,逢礼拜天就会被父亲接回家里。途中经过红绿灯处,雨哲突然看着红灯,嘴里念着:“红灯……停!绿灯……走!外面的世界。”

    车里的男人英俊挺拔,他伸手抚摸雨哲的小脑袋瓜,溺宠地搂着他说:“我们雨哲想知道外面的世界对不对?爸爸告诉你好不好?”

    雨哲认真地看着男人,没有任何表情,也没有任何言语,只是认真地点了点头。然后像往常一样,伏在父亲胸前,听父亲讲着外面的一切一切。他听见爸爸说这里是一个国际大都市,车来车往交通经济发达,听说还有游乐场等地方专门供孩子去玩的,还有跟自己不一样的学校等等。

    “雨哲想去游乐场玩吗?爸爸带你去玩好不好?”

    他从小就讨厌人多的地方,从来没有去过游乐场,也没有离开家里和学校以外的地方,一直就在父亲的保护下成长,从没有受过伤,不知道痛,从没有流过泪,不知道什么是难过。从没有欢笑,不知道什么是喜欢。就一直这样木木讷讷。

    “爸爸,不去,想回家!”

    “好好,我们回家去,回家让妈妈给你做好吃的。弟弟也在家里,可以跟弟弟玩的,知道吗?”

    雨哲乖乖地点头,继续伏在父亲胸前,闭目养神。男人心里不禁心痛。都十几岁的孩子,竟然从没有去游乐场等地方玩过。相比起雨哲的弟弟,一想起小儿子,他是既好气又好笑。雨哲的弟弟文哲,简直就像是一个恶魔,一刻都静不下来,两兄弟的性格虽然大相庭径,但是雨哲却愿意和文哲呆在一起,而文哲在雨哲面前更像一个哥哥,会告诉雨哲很多的东西。

    其实在雨哲心里,文哲相当于一个可以接触外面世界的媒介,透过他的一言一行,他都可以对外面略有了解。因为家境富裕,弟弟在物质上面,无论是电子产品还是生活方面的,都用最新潮的,最好的。所以,当雨哲打开房门,他就会被眼前一大堆的电子产品、衣服鞋子和一大堆古灵精怪的东西吸引。按父亲的说法就是,逛弟弟的房间就像逛超市一样。

    在这样坏境的潜移默化下,他确实有些心动。但是总是听见妈妈说外面的世界很乱很复杂,也有很多坏人。他又没有勇气踏出那一步了。

    结束两天的家庭欢乐日他就被父亲送回学校里。他喜欢独自一人走在学校的假山泳池里徘徊,坐在大树下,微风吹过,那种感觉可以给到他安宁、舒适。

    这天,他照旧经过一条小径通往假山泳池。小径的里面有一堵墙,只要翻过墙壁,他就可以看到外面了。突然两声巨响从墙外传来,雨哲来到这堵墙停顿了一下,最终还是觉得翻过去看一看。

    当他蹑手蹑脚地翻过墙跳出来的时候,他的脚下躺在一位身穿黑衣衫的男人,男人身上渗出大片血迹,他和雨哲互相对望。然后,雨哲看见男人手上拿着一杆枪,他知道枪,因为弟弟房里面就有很多这种玩意。

    他蹲下来,看着脸色越来越苍白的男人,而男人手上的枪早已按下扳指,只要眼前的男孩有所行动,他就会让他成为枪下亡魂。

    “你……血!身上有伤?”

    雨哲指着男人衣服上的大片血迹,第一次主动问一个陌生人。而男人看着眼前单纯得不太正常的雨哲,放下了杀机,他用力地按着腹部。要求雨哲

    “带我到东街路口第二个巷子里,你要什么我都能给你!”

    雨哲看着他停顿了一会,呆呆地说:“不会走!”

    “你扶着我就可以,只要扶着我,我可以自己找到路。”

    雨哲听话地扶起男人,第一次和陌生人如此接近,还是个受伤的陌生人,雨哲心里有些害怕。他好像想到什么,然后对男人说

    “爸爸说,生病受伤就要去医院。”

    “我不用去医院,你就扶着我,到那里我兄弟会帮我处理的。”

    步行途中,他们没有再多说一句话,男人流血过多,身体也感到疲惫了,当他们就快到达男人指定的地方的时候,男人就已经昏迷。还好男人的兄弟看见,远远地就喊

    “KEY哥,KEY哥怎么啦?”他们接过男人,把雨哲也拉到了房子里。在外面看来,这只是一栋旧房子,破破旧旧的,但是进去里面,里面宽敞明亮的,设施应有尽有。

    他们顺利地帮男人取出了子弹,止住了血。男人休息过后终于清醒过来。

    “KEY哥,你醒了,怎么受伤的呢?”

    男人躺在床上,面对自己身上的伤,似乎早已习以为常。他轻松地说:“在小巷里中了埋伏。“

    “知不知道是谁干的,兄弟我给你报仇去!“

    “鸭蛋,别冲动,是水龟帮的人。他们也挨了我两颗子弹,估计也活不了。”

    “这水龟帮的人真是卑鄙下流,光明正大地打不过我们,居然玩偷袭。哼!”

    “幸好货物早已在运送途中,否则,失了货物才是损失呀。”

    鸭蛋突然想起雨哲,然后他一手拽着雨哲,把他拖都男人的面前,雨哲吓得腿都软了。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们

    “key哥,这小子知道了我们的巢穴,不如让我一枪干掉他!”

    “你放开他!谁都不许动他一根头发。”

    男人对着鸭蛋,还有房子四周的人命令。所有人听见,只有毕恭毕敬地点头称是。他看着雨哲,雨哲虽然有些害怕,但是表情还是一样木讷,眼睛不眨地盯着男人。然后男人下床把他拉在床边,让他坐在他身边。

    “你好,我是key,你叫什么名字?”

    “王……雨……雨哲。“

    “雨哲对不对?你不用害怕,他们都是我的兄弟,有我在,他们不会伤害你的。”

    “坏人吗?你是……”

    “不伤害雨哲的,都是好人。知道吗?”

    雨哲点点头,确实,这个名叫key的男人看上去就不是坏人,而他们都很听key的话,只要他在这里,他们就不会伤害自己的。

    “雨哲肚子饿了吗?陪我吃点东西吧!”

    雨哲听着key说话,觉得他的口吻和爸爸的一样的慈祥溺宠,然后点头答应。第一次对着陌生人微笑。但是他不知道,他随随便便地咧了下嘴巴,竟然会让key不自觉地沉溺其中。

    “雨哲在哪里读书呢?能告诉我吗?“

    “在康复学校。”

    “我能和雨哲做个朋友吗?以后我可以找你玩吗?

    原本低着头吃粥的雨哲把头抬了一下,做朋友,居然有人愿意和他做朋友。他认真地看着key,细细地想了一会儿刚刚key说的话。最后还是答应了。

    “我……可以吗?做朋友?“

    “只有你才配成为我的朋友”

    “嗯!好朋友!和你……”雨哲伸出手和key拉拉勾,然后放心地继续吃着东西。

    “等一下我叫人送你回去,等我伤好了,就带你出去玩。”

    “嗯。答应我的。不反悔。”

    “我是不会反悔的。雨哲要等我,知道吗?”

    “……知道。”

    虽然雨哲不能通顺地说出完整的一句话,不过,key却被眼前真实单纯的孩子所迷惑。他命人在他的粥里放了药,然后让人把他送回了学校。康复学校,他应该想到,雨哲和其他的孩子不一样。他比别人单纯得多,更深沉得多,就好像不吃人间烟火的仙子般,清净,自若。

    “雨哲,我真期待下一次的见面。希望你下次看见我了,不会忘了我是谁吧。”

    key对着窗子自言自语一番。自己的言行举止怪异无常,惹得兄弟们个个担心,以为他受伤之余还中了蛊了。因为一向雷厉风行的老大,竟然对一个小鬼也有这么温柔慈祥的一面。

    而对于老大如此痛爱那个小鬼,鸭蛋们都只是想到,可能他也是老大的私生子吧,毕竟老大风流倜傥,也长得有模有样的。所以,大家都有了这样一个共识,就都把雨哲当成少爷看待。毕竟一个是三十几岁的男人,一个是十几岁的孩子,除了这种想法,他们更本就想不出别的。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