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之物语——蒲公英的方向  第四章 逛游乐场和撒谎

章节字数:2865  更新时间:11-08-24 14:1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自从礼拜天和key出去回到家后,雨哲的父亲就更加担心了,因为儿子一直以来都没有听说过交了什么朋友,都是自己接送的。他害怕雨哲太单纯,会被有心人利用,所以,对于接送雨哲更加不能掉以轻心了。

    这个让雨哲更伤脑筋,因为每当礼拜天,他就只能坐在父亲的车子里,不能再出去玩了。他依旧每次都在围墙边等候。而每天和key的通信,让他渐渐笑逐颜开。因为key答应他,以后不必礼拜天才出去,晚上也可以,其他时间也可以。只要他大胆地向老师撒个谎就是。

    这一天,雨哲生平第一次对老师撒了谎,他谎称自己不舒服,想在宿舍里休息,然后又翻出墙外去。

    Key依旧在老地方守候,而雨哲也像小孩子一样,扑向他。每次都惹得key紧张责骂,然后雨哲便开怀大笑。

    “呵呵,key今天的衣服……”

    Key今天穿的是一套运动服装,比上次那个大宽松衣服好多了。他看见雨哲又笑了以为他又在取笑自己

    “怎么?我这样,还是不好看吗?”

    “不是,很合适。你很帅。“

    “呵呵,雨哲今天也很好看呀,一直这样笑着就很好了。“

    他们两个人一边笑着一边走出巷子,今天key没有把摩托车骑过来,因为他想要带雨哲去坐公交车,这个他想雨哲一定没有坐过的。他带着雨哲在公车站里等着公车。说实在的,他也有十多年时间没有坐过公交车了,他那时候的公交车还会铛铛响,现在的就又是空调又是智能的。

    雨哲害怕人多的地方,好不容易挤上公交车的他更加害怕,是key用力地握着他的手,然后才让他放心了点。在下公交车的时候,他就放松地叹了口气。

    “我再也不想坐这种车了。“

    “为什么?“

    “人很多,会挤过来。“

    “雨哲不用害怕的,不管你在哪里,我都会握着你的手不放开的。“

    雨哲抬头看着key,在他心里面,key是一个大好人,只要有他的地方,他就不会感到害怕,然后,他对着key点点头,微微一笑。

    雨哲又被key带到地铁口,他们坐着地铁经过了好几个站,然后从站口出来,就是一个游乐场。原来,key的最终目的是要带雨哲到游乐场玩。熙熙攘攘的游乐场里,这边过山车从头顶轰轰而过,那边大摆锤发出嗷嗷的声音。看着如此景象,雨哲在心里早已打起退堂鼓了。他拉着key的袖子,想离开这里。

    “key,我好害怕,不如走吧!”

    “不,既然来了,就要玩啊。雨哲来,我带你去玩好玩的。”

    他把雨哲带到电玩的地方,让他玩这个玩那个,刚刚开始,雨哲有点紧张,后来就越来越开心了。不到一会儿,他们把所有的小票换成一个毛公仔,key把它送给了雨哲。

    “雨哲,你坐过过山车没?”

    “过山车?没有啊。”

    “那好,我带你去坐坐。”

    他们排了一轮的队伍,才终于坐上了位置,然后key握着雨哲的手,因为他知道这车子有点疯狂,如果不这样,他一定会被吓到的。

    “雨哲,等一下如果不舒服的话,就大声地喊出来,一定要喊出来,知道吗?”

    “哦!”

    话音刚落,车子就已每秒120公里的时速狂窜起来……落地之时,看见两人的头发都立了起来,活像被雷劈过一样,两个人看着对方,哈哈大笑起来。

    这一天,对于雨哲来说,是又惊、又喜、又充满刺激和乐趣的一天。直到回家了,他的一抹笑意,仍然浮在脸上。

    而对于雨哲的这些改变,家人都放在眼里,他们都想知道雨哲最近是和谁在玩,因为最近雨哲转变很大,可以笑着和家人沟通,可以告诉文哲最近都看见了什么,玩过了什么。只要是对雨哲有帮助的,他们都不会反对。

    这个暑假,对雨哲来说,又是一个新的尝试,因为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向父母说谎。而今天,key来的雨哲家里做客。他就好像女婿见岳父岳母一样,提着一袋袋的水果,香烟、红酒、补品等等,此刻正端端正正地坐在雨哲家里。

    雨哲父亲原来以为雨哲结交的是同年朋友,没想到会是成年男子,于是,气氛特显尴尬。最终还是雨哲的妈妈开口了。

    “你是说想带我们雨哲出游?”

    “是的,伯母。”

    这一个伯母叫的真够别扭,说不定雨哲的妈妈还比自己年少了,key出口后,连自己都想咬一口自己的舌头。

    “可是,我们雨哲从来没有离开过家,也不太懂跟人相处,我怕……”

    “请您放心,我会照顾雨哲的。”

    雨哲妈妈看了他父亲一眼,两夫妻再看看雨哲,雨哲把头低下来。他爸爸把他抱起来,让他伏在自己胸前。

    “孩子,你真的想跟老师去旅游是不是?”

    “嗯!”

    “这样也好,多出去看看,说不定对你也有帮助。不如爸爸向公司请假,陪着你去吧。”

    “爸爸,我想单独去,和老师。”

    Key听见,立即向雨哲的父亲保证“王先生,你就放心地把雨哲交给我吧。这个独自出游也算是康复课程的一个重要课题。这样对雨哲来说,是有利而无害的。”

    “这……丁老师,或许你把电话留下吧,我想随时了解我儿子的状况,万一他要是不习惯,我也可以把他接回来。

    “那个没问题。”

    Key在纸上写下一连串数字之后,第二天,就带上雨哲,登上了一艘早已准备的豪华游轮。

    当雨哲被key带上轮船后,他们来的了一个小岛里,那里也是key的秘密基地。所以非常的安全。Key对雨哲的痛爱,每个人都看着心里。却没有想到,这样也传到了远在市郊的丁麟的耳朵里。

    丁麟是key的私生子,是他十八岁那年,和一妓女一夜风流所生下的儿子。可能当初那女子是想利用孩子而拴住帅气的key,可惜,她的算盘打错了。Key根本就是一个冷酷无情的人,于是他把孩子生下之后,抚养到六七岁,就扔给了key。

    孩子在key的耳传目染下,少少年纪,已经成为学校一带的黑帮分子。当他从父亲手下听到父亲带回来一个孩子,而且百般痛爱,再想想父亲对自己总是不闻不问,怒从心中来。

    他带着一众手下,闯入小岛,打算会会那位少年是何方神圣。

    Key一早就要处理帮中事务,因为水龟帮的人在对面码头抢了他们的货物,他必须出击,于是,一大早就备战去。他叮嘱雨哲留在船上,他没有回来的时候,不要轻易开门。雨哲听话地在甲板房里呆在。但是一阵巨大的踢门声还是吓了他一跳

    随着门被粗鲁地踢开,一行人冲了进来。丁麟二话不说,把雨哲从椅子上拖了下来。对着雨哲大骂:“说!你是不是老头的儿子“

    他看见雨哲不吭声,又往他是身上踢几下。一边踢一边叫嚣:“死老头那么疼你,我看看你有什么本事?”

    雨哲本来地缩成一团。他从来没有遇过这样的事情,但是现在他真的很害怕,只能嘴里叫着“key,救命。”

    “兄弟们,过来给我打,狠狠地打!”

    在他的一声令下后,几个人愣了愣,还是过去打雨哲,雨哲只能慌乱地挥动着手脚。不到一阵,他就被打昏在地。

    Key听见丁麟带着一群人回来,马上冲到甲板房,果然,他们的目标是雨哲。

    “住手!”

    “老大……”

    在场的人听见key的声音,都收住了手,然后有规矩地排成一排,看着丁麟。Key马上走过去把雨哲抱起。

    “雨哲……雨哲快醒醒!”

    他紧张地抱着雨哲,在经过丁麟身边的时候,恶狠狠地瞪了丁麟一眼,然后让鸭蛋找医生去。

    雨哲的身上有很多瘀伤,他醒来后,就抱着key,不愿让他离开。嘴里一直喊着:“key,我怕,好怕!”

    “不用怕,有我在。

    “他们为什么打我?坏人!”

    “对不起,是我管教无方。带头打你的人是我的儿子。真对不起。我会教训他的。”

    事后,他果真教训了丁麟,并勒令他不许再欺负雨哲,在丁麟问他雨哲是不是他的私生子的时候,他极力否认了,他只对丁麟说,雨哲是一个对他很重要的人。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