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之物语——蒲公英的方向  第五章 雨哲掉进海里了

章节字数:4803  更新时间:15-04-01 20:5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山顶上建起了一栋栋矮小精美的别墅,一层层有规律的排列着。而在其中一家别墅的院子里,每当秋风吹过,蒲公英就会漫天飞舞。雨哲坐在落地窗前,看着院子里的蒲公英。一个人独自喝着咖啡。

    丁麟和皓皓一大早就上学去了。丁崎也早早地起床回公司处理事务。庞大的家里就只有他一个人在这呆着,若不是有一架钢琴陪着他,他真的会闷出病来。他想起今天早上,皓皓赖床的样子,真的和丁崎如出一辙……

    “皓皓起床了,哥哥都在等着你了。”

    “爸爸你让我再睡一会儿吧,就一会好不好?”

    “不行!你已经迟到很多天了,要是今天再迟到,老师又不奖励你小红花了。”

    听见小红花,皓皓当着精神抖擞起来,赶紧穿上校服,乖乖地吃了早餐,拉着丁麟就出门去。想起儿子这个样子,他咧嘴欢笑。

    院子里的蒲公英又飞起来了。这还是丁麟从山上栽种回来的。丁麟可是越来越懂事,自从做了哥哥之后,他再也没有以前那么暴躁,甚至有时候比起丁崎更加细心体贴。

    “雨哲哥,你在笑什么?”丁麟的声音从门口处传来。

    “咦?你怎么又折回来了?”对于丁麟的出现,雨哲大为不解,早上不是才上学去了,怎么又折回来了。

    “我忘记了今天早上没课,回来补眠,昨天和皓皓玩得太疯了,还没睡好呢。”

    丁麟一边脱下鞋子,一边走向雨哲旁边坐下来。他看着窗外惊呼:“哇,蒲公英又飞了。”

    “嗯,现在越来越多了,之前才种了一株……”雨哲突然停下来,认真地看着丁麟。和丁崎一样拥有帅气的五官,风流不羁的性格真是让人头疼。

    “雨哲哥,我可不是我老爸,你别这样看我行不?”

    “怎么,看一下都不行么?”

    “不是,你也别这样的眼神嘛!”丁麟嬉笑着别看面,对于雨哲这样看着自己,他显得有些不自在。

    “我是在想你呢?如果当初不是你瞎搞和,我和丁崎或许就不会有今天了。”

    丁麟心里咯噔了一下,有所避忌地看了看雨哲说:“雨哲哥怎么突然提起呢?那时候我年纪小不懂事所以才……你不会还在怪我吧。?”

    “哼哼!”

    雨哲意有所指的低吭两声,惹得丁麟背脊凉飕飕的,不自禁地想起当年的事……

    那时候他才十四岁。由于早年的遭遇,母亲对自己的冷淡和父亲对自己的不闻不问,他早已独立习惯。但是听说父亲带回一个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人,但父亲竟然对那个人百般疼爱,他于是愤怒地打算打砸一番就算。

    没想到的是,他估算错了父亲对雨哲的重视程度,早已偏离于“父子”之情。他痛殴雨哲之后,父亲竟然勒令他不得靠近雨哲半公尺之内。并扬言如果再知道他对付雨哲的话,就休怪他不顾父子之情,把丁麟赶出帮里。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他就会一无所有了。为此,他确实低调了那么几天。一直把他当儿子看待的帮中长老路青看见他闷闷不乐。就向他透露自己的计划来着。

    “少爷,我有个提议,不知该说不该说。”

    “路叔叔,我俩是什么交情,你有话就直说吧。”

    “听说,最近你父亲很宠那个叫雨哲的小子,我怕再这样下去的话,你将来在帮中就没有地位了,不如……”

    路青贴近丁麟的耳旁,悄悄地提议,把雨哲引进公海中,然后把雨哲扔下海里,把一切罪过都推在水龟帮的人身上,这样既可以一来可以一举歼灭水龟帮,二来也可以稳住丁麟的地位。

    丁麟听后,觉得计划可行,于是让路青着手这一切。其实人都是自私的,路青这么做,无非是害怕,如果丁麟不再是黑琼帮的继承者,那么他这么多年来,一直在丁麟身边扶持,教导他的都将白费了。

    更何况,一山不能藏二虎。如果真的被雨哲成为黑琼帮的继承人,那么,不管是丁麟还是自己,都将会有危险,与其这样,倒不如先下手为强。

    首先要做的,就是取得雨哲的信任。

    雨哲休养了几天之后的,身体的伤基本没有大碍,只是一直害怕不敢走出房里。为此,key对他悉心照顾了一番,甚至一日三餐都亲自喂食。Key也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样做,当初把丁麟那小子接回来的时候,虽说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可他半秒都不想和他呆在一块,因为他的眼神和自己太相似了,一样的桀骜不驯。

    而雨哲就想玻璃娃娃一样,不小心就会打碎。他不得不捧着手心里。他也明白,对雨哲,并非父子或者朋友关系那么简单,而想更进一步地发展。

    就在key快把碗里的粥喂雨哲吃完的时候,丁麟缩头缩尾地走了进来。Key一看见他就破口大骂:“你还来干什么?滚出去!“

    丁麟似乎早已习惯他的语气,他径自看着雨哲,深深地鞠躬:“对不起啦,我是一时冲动才打你的。”

    他本不擅长向别人说对不起,此刻真别别扭扭地想着该怎样说下去的时候,雨哲竟然笑着对他摇摇头,然后说:“没关系的,key的儿子……朋友。”

    “你说什么呀?我听不明白。”

    ““臭小子,雨哲说你是我的儿子,这次就算了,他不计较。以后就是朋友了。”

    “老头,难道他就不是你儿子吗?要不是你宠他不宠我,我会打他吗?”

    “你!我要是有雨哲这么听话的一个儿子,我……我短命二十年也无所谓了。”

    雨哲看着两父子之间的对话。开心地笑起来。他从来没有听过一个儿子会之间称呼自己的父亲为老头的,更何况,key一点儿也不老呀。还有key,看得出来,他对丁麟还是挺重视的,也充满了无奈。

    想不到自己的讪笑惹得两父子异口同声地说:“你笑什么?”

    雨哲笑得更欢了,剧烈的腹部运动让肚子开始抽痛起来,他不得不趴在key胸前一边笑一边喘着气。

    “臭小子,看在你让雨哲笑得这么开心的份上,我就饶了你吧。”

    “哼!德性!”

    第一步的计划成功,丁麟转过身来,带着一抹坏笑,走出了房间。可惜,仍然好笑的两个人并没有发现。

    接下来的几天,丁麟有意无意地接近雨哲,慢慢发现,其实雨哲除了语言不太畅顺,反应有些迟钝,基本上来说,还是一个单纯容易对付的人。

    Key又因为帮中事务外出处理,机会终于来了。丁麟把雨哲骗到另一艘船上,然后开出公海中。

    天空一片蔚蓝,海水一片碧绿,海鸥从空中飞过,兴致高昂地发出几声尖叫。海豚时有从海面跳跃出来,雨哲看着一切。开心地扯着丁麟,嚷着让丁麟:“看!快看看!”

    其实经过几天的相处,丁麟也被雨哲的单纯吸引。话说雨哲还要比自己大几岁,但是,在雨哲身边的自己,却已经找不到属于十四岁的春春了。

    他厌恶地甩开雨哲的手,雨哲感到莫名其妙的,不解地看着他。丁麟看着他的眼神,像做了什么愧疚事一样。然后闪躲着低下头来不看雨哲。

    “丁麟,你怎么啦?”

    “没事!”

    丁麟独自走回船舱下。依照计划,本应是在这个时候,把雨哲扔下海里的。但是,他发现他竟然下不了手。然后,他命令路青去完成这项工作。

    在路青走往甲板的时候,他的心里开始忐忑不安了。从没有一个朋友像雨哲这样,只单纯地和自己呆在一起而没有任何目的的,其实拥有像雨哲这样的哥哥也不错。思前想后,他决定改变计划,害怕来不及,然后快步走上甲板。

    路青并没有把雨哲推下海,就在他准备动手时,水龟帮的人就赶到这里,并把他们包围了。丁麟出来,刚好看见他们用枪低着雨哲和路青,而他也只好举手投降。

    当key接到水龟帮的电话,他气得肺都快炸了。当冷静下来他又开始计划怎样救人,当务之急,是要把雨哲和那个臭小子平安地就救出来。他的表情看上去还是平静如水,但是内心却心急如焚,雨哲要是被他们吓到了,他肯定会杀了他们。

    黑暗的船舱里头摆满了大小不一致的方形箱子。几乎每个箱子上都坐着一个彪形大汉。丁麟和雨哲手被反绑,嘴巴也贴上了黑胶布。从雨哲的眼睛可以看出,他非常害怕,眼角都快流出眼泪来了。

    丁麟一边责怪自己,一边用眼神安慰雨哲。然后他悄悄地移到雨哲身旁,用胳膊提示雨哲,他正在想办法自救了。

    有丁麟在身边,雨哲果然冷静不少,他虽然仍然恐惧地看着那群人,但是身后那双手却在帮丁麟解开手上的绳子。

    而另一头,key正极力地和对方谈条件,只听见勃然大怒:“你别轻举妄动!如果他们少一根头发,我绝对会要你们水龟帮从此消失!

    “放心吧,key。只要你乖乖地把那批货运送到公海之中,我收到货了自然不会伤害你那对宝贝儿子的。”

    “你最好说话算话!”

    “哈哈哈,那当然,我只对那批货有兴趣。”

    挂下电话后,key眉头深锁。他头疼地捏着自己的额头。鸭蛋走过来,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放心。

    依照计划,他们把那批货运送到公海,但就在距离公海一公里左右,他们的船被海关截停了。因为被查到收藏了大量海洛因,结果整艘船都被海收押。在这个时候横生枝节,key顿感无力。正在头疼之时,那头的电话就打来了

    “key,约定的时间都到了,怎么还不见你的船呢?”

    Key叹了口气,无奈地说:“水龟,你再给我一点时间,船被海关截了,货物也被扣押了。明天,明天这个时候,我一定会把货亲自送到你手上。“

    “我看你是无心交易!看来不证明给你看,你是不会真心交易的了。“电话那头突然停了下来,他们把雨哲押到水龟的面前。并把雨哲的胶布掀开。

    “key,救我!救我!”

    “雨哲你怎样……雨哲……”

    水龟早已把电话放在自己耳旁,然后示意手下把雨哲压在桌子上,雨哲的手和脚都被他们用力地压着,他只能大声地喊着:“救命!放开我!放开我!”

    “水龟你到底想怎样?”

    “你大儿子长得挺不错的,一副欠人蹂躏的样子。刚好我一兄弟也好这一口的,不如……”

    “水龟我警告你,你别乱来!”

    “你现在是没资格跟我谈条件,哼!”

    “他要是少了一根头发我……喂!喂!

    心急如焚的key顾不得其他,带着两把手枪就开着快艇出去。他一定要救雨哲,一定不会会让他受到任何伤害,如果他们敢对他怎样,他保证,绝对会让他们死无全尸。

    另一头,丁麟的手早已松开了,他看着他们把雨哲的手脚压着,然后一个长得扎扎实实的肌肉男就压在雨哲手下,开始对雨哲上下其手。然后水龟带着一帮人走出了黑房里。

    当他发现水龟他们走远了之后,他冲上去先把那个肌肉男撞开,几个手下见状,一个人抓住雨哲,其余三个和丁麟打成一团。路青的手也松开了,他也加入打斗中。雨哲看着一个人拿着木棍就要敲上丁麟的头,紧张地咬了抓住自己的人的手臂,然后冲过去护着丁麟。

    “啊!“雨哲的痛呼几乎是和那个人一起喊出的,只见他摇晃了几下,整个人就跌落在地上。

    “雨哲……“丁麟毕竟才十几岁,就算有路青帮忙,也是寡不敌众。他们在雨哲倒下的时候也被对手们全盘控制了。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更激烈的打斗声,枪声嘭嘭地响着,就听见船板上也咚咚地倒下几个人。

    水龟没有想到key竟然单枪匹马地闯了进来,而且一路猛杀,弟兄们死的死,伤的伤、他和key拼搏一轮后,闪入了暗房。看见他们压着丁麟,雨哲倒在了地上,他拽起雨哲,并命令弟兄们跟着他走向甲板。

    “雨哲!“

    Key看见水龟拽着昏迷不醒的雨哲担心地喊叫。手里拿着的两杆枪也在发着抖。他双眼布满血丝,凶狠地瞪着水龟。

    “水龟,放了他,我放你一条生路。“

    “哼!key。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弟兄们赶快上那艘快艇。”

    “你想干什么?”

    “只要等我兄弟安全离开这里了,我自然会放了他。”

    他们将路青和丁麟的手脚和嘴巴都扎好,并绑着船柱上,然后驾上快艇。开的前方去。水龟看好位置,如果他跳下去,key就会对自己开枪射击,那么他必死无疑。如果引开key的注意的话,那么……“

    就在key步步逼近的时候,他扯着雨哲越往靠近海中央的地方走,然后用力地把雨哲往船中央的位置一推。自己就跳下快艇离去。

    “不要!”

    Key还没来得及接住雨哲,只见雨哲往后一翻,整个人掉进海里。他不再对水龟进行追杀,也跳进海里。他自小在海边长大,熟悉水性,但是雨哲就一直沉在海里……

    当雨哲苏醒的时候,key就趴在他身旁沉沉睡去。雨哲的后背被打伤,痛感让他想起之前,他替丁麟挨了一棍。对了,丁麟呢?“

    “丁麟……“

    “雨哲,你终于醒了,谢天谢地!“key紧张地握着雨哲的手放在嘴上亲吻、他的一番举动,让两个人顿时尴尬起来。

    “key,丁麟呢?“

    “他没事!那臭小子正在睡懒觉。你怎样了?身上还痛么?“

    “雨哲摇摇头,key还是紧紧地握着他的手,并用蓄满胡渣的下巴磨蹭着。这种感觉很舒服,雨哲的手也紧紧地反握着key。他们就像当初看蒲公英那样,一个放一个抓紧。这种感觉相比起当初的模糊,似乎现在在两人心中更加地明晰了。

    若不是丁麟撞进来打扰了他们,他们恐怕也继续海底下的那个吻。掉下海之后,是key一直嘴对嘴呼吸,才让雨哲平安地活了下来。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