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之物语——蒲公英的方向  第六章 峰回路转

章节字数:3769  更新时间:11-08-29 19: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丁麟和雨哲坐在落地窗前说了一个下午。彼此想着过去的事,然后雨哲站起身来,丁麟也站了起来,并且走过去抱着雨哲,感激地说:“雨哲哥,我当时知道你不是我爸的孩子,确实也有点激动。不过还是谢谢你肯原谅我!“

    “过去的事就算了,反正从那以后,我们不是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了吗?”

    “那也是。不过,我想如果当初不是我闯进来,你和我爸是不是就……”

    “说不定当时我两就会……接吻吧“

    “说真的,我倒是好奇男人和男人接吻是怎样的感觉呢?”

    丁麟提着雨哲的下巴,若有其事地装模作样着。殊不知就在这个时候,丁崎回来了,看到的竟然是自己的爱人和儿子要接吻的样子,指着他们大骂

    “你们在干什么?”

    “没什么?死老头,我又不是你,我可是对男人没兴趣耶!”丁麟松开手,站直腰,一点儿也不畏惧。

    “你少来了你,臭小子,以后再让我看到你抱着我的人,我就把你的手剁掉。”

    他冲过来,霸道地把雨哲拥进怀里。雨哲这才想起,饭还没做呢?然后发现家里少了些什么?总感觉那么安静的。

    “对了!皓皓呢?”

    Key莫名其妙地说:“丁麟不是和他一起回来的吗?“

    “唉!老头,我不是跟你说过,我下午没课,所以早回来,让你去接的吗?”

    “住—口!你们两个还不快点给我把皓皓接回来!”在雨哲大发雷霆之下,两个人逃离似的赶紧开车出门去。

    在他们出门不久,雨哲的父母就带着皓皓回到了他们的家。皓皓一看见雨哲就蹦蹦跳跳地跑来撒娇了。

    “爸爸,爸爸,抱!”

    “皓皓乖哟,先让外公外婆进家里来吧。爸,妈。快进来。”

    “嗯!”

    他们提着一大袋子的东西进门,雨哲乖顺地帮他们接过手,然后打了一通电话,让丁崎和丁麟赶紧回家里来。

    雨哲的父亲对于他们忘记接皓皓的事情很生气。丁崎一声不吭地坐在对面,任由“岳父”指责。

    “不管你有多忙也不能把孩子扔在幼稚园呀!万一出现意外了怎么办?你这样让我怎么相信你会把雨哲和孩子照顾好!”

    “爸爸……”

    雨哲本想帮腔,他不忍心看着父亲这样骂丁崎,毕竟这也不能全怪他一个人。后来,丁崎悄悄示意他不做声,他也才跟着妈妈走进厨房忙碌。

    丁麟和皓皓一边玩去了,父亲和丁崎孩子客厅里对峙着。他一边洗着菜一边担忧地看着厅外两个对他都同样重要的男人。

    丁崎抬起头来看着比自己年纪稍长一些的“岳父”。他天不怕地不怕,偏偏最怕的竟然是雨哲的父亲。因为他深知道,在雨哲心里他和父亲有着同样重要的地位。

    对于丁崎。雨哲爸爸对他的挑剔说三天三夜都不会完。他一直认为,如果不是丁崎,或许他的儿子就不会跟着他到处漂泊,甚至多次为了他而差点丢掉性命。他对丁崎的不满,似乎是在知道丁崎根本不是康复学校的老师开始的……

    自从经历过海底接吻之后,雨哲和key关系越来越明朗,在两个人心里,早已认定了对方就是自己找的人。Key根本就不会对雨哲是男人这件事介怀,他什么没有经历过,还有什么可怕。而雨哲只是恰巧遇上了key,并也对key产生了爱恋之情。

    就在两个人感到甜蜜的时候,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不识时务地打破了两人之间的甜蜜……

    两个男人面色沉重地面对面坐着。雨哲父亲在康复学校里查过,学校里并没有姓丁的辅导老师。他心急如焚地把雨哲接回来,生怕他会利用单纯的雨哲做坏事。而被接回来的雨哲,身上若隐若现的淤痕更让他冒出一身冷汗。

    “丁先生,我们只是安分守纪的普通人家,请你高抬贵手,不要打扰我们家的清净了。”

    “爸爸,我……”

    “雨哲乖,快跟妈妈回房里去吧。“

    “妈妈。“虽然雨哲一直摇着头不愿离去,但是还是无法抗拒父母的话。他由母亲带着走进房里并关上了房门。”

    Key自知理亏,即使看着雨哲被带着,但也一直不吭声。他也对雨哲的父亲坦承自己对雨哲的心意,他希望雨哲的父亲能够成全他们。

    “王先生,我知道我这样做并不是君子之为,但是还是希望你能成全我们,我对雨哲是真心的。”

    丁先生,你堂堂黑琼帮的老大,要什么人都有,何必要缠上我家雨哲。雨哲只是一个病人。所以,你还是走吧,以后我都不会让你再见雨哲的了。“

    “王先生!我不介意雨哲是不是正常的,也不介意雨哲是男的,我只是想照顾他。“

    “可我介意!我家雨哲的病并不是你想象中那样,他不仅是心理有病,身体上也……王先生还是请回吧!”

    “那好,改天,我再来拜访。打扰了。“

    “你以后都不必来了,如果你真的是为了雨哲好。最好就永远别出现在他面前。“

    Key几乎是被雨哲父亲赶出来的,他也因为冲动沉不住气才走出大门。但后面那句话,却让他心里打了个寒颤。不过,他并不是那么容易就放弃的人,所以,他暂时还是离开比较好。

    雨哲没有想到key竟然就这样又消失了好几个月。他的情绪也变得暴躁不安起来。动不动地把房里的东西翻到,然后大声吼叫。看见父母进房了,又一声不吭。情况比起之前只有更差而没有变好。

    “老公,算我求你了。你让他和那个人见面吧。再这样下去,雨哲一定会受不了的。”

    “不可以,玉如,他如果是个普通百姓,我倒无所谓。但是他,他却是杀人放火、贩毒卖毒的黑帮老大,怎么可以让单纯的雨哲跟他来往,绝对不可以。”

    雨哲父亲坚决的态度就连他母亲都觉得残忍。她拽紧他的衣衫,就差点没有跪下去。可下一秒,她的双膝则贴近了地板

    “老公,我求你了。雨哲命苦,一出生就是……难得有人不介意,我不管他是做什么的,只要他对雨哲好、他是真心对雨哲的就好了。”

    “玉如,你要我怎么说才会明白。像他这样混黑道的仇家满天下。我是怕雨哲跟着他不仅过不少好日子,还随时有可能被他的仇人伤害呀!他身上的淤痕你也看见了,你应该体谅我才对。”

    就在两个人僵持着的时候,屋外传来一声可怕的巨响。文哲急促走下客厅,对着父母大喊:“爸妈不好了,哥哥跳下楼了。”

    他们紧张走到外面,看着雨哲趴在草地上,不知道摔伤哪里了,一滩鲜血从身体里流了出来。雨哲父亲紧张地打电话唤救护车,文哲呆立当场,惊得差点说不出话来,而雨哲妈妈紧紧抱着雨哲,嘴里一直喊着:“我的孩子,没事的,没事的。快救救我的孩子呀!”

    几分钟之后,救护车终于感到。雨哲妈妈的那撕心裂肺的呐喊,把在场的每一人都震得感同身受。

    幸好雨哲是从二楼跳下了而已,而且地面种满了花草,只是肋骨断了几根,身上手脚被擦伤而已。经过医生救治基本无大碍。。但是却一直昏迷,医生说是他潜意识里不愿意醒来。

    “雨哲已经这个样子了,你打电话让那个人来吧,我知道他想见那个人,我知道的,呜……呜……”雨哲母亲看见儿子这副模样,已经哭不成声。文哲一直站在她身旁安慰着她。

    他父亲重重地叹了口气,随后拿起电话,不情愿地拔了过去。

    当key接到电话后,便神色匆匆地赶来。在病房门口,他看着身上扎着绷带,插着各种管子的雨哲。心痛地向他前进,每跨一步,就好像脚下有万吨铁锁的重量似的,他不得不费劲前行。终于在来到雨哲身边“咚”地跪了下来。

    “雨哲……雨哲我在这,你快醒醒,听话,快看看我!”

    他握着雨哲的手像往常一样放在下巴里用胡渣磨蹭,他希望床上躺着的人儿也能像往常一样,握一握,再放一放。但是,回应他的却是无声的呼吸。

    “雨哲你听到我对你说话了吗?我是key,我就在这里。等你醒来了,我再带你离开这里,一定会带着你离开。”

    无能key怎样深情地对雨哲说话,但是回应他的就只有无声的呼吸。Key的眼泪情不自禁地流了下来。

    雨哲父亲看见,心情沉重地走出病房。要不是他坚持,雨哲也不会弄成这样。而雨哲的妈妈早已哭昏过去,现在正躺着小儿子怀里输着液。

    没有想到在这以后,雨哲昏迷了将近一个多月,key扔下手头上所有的事务,把帮里的事全都交给鸭蛋暂时处理。而他在医院一直细心照顾着雨哲。

    吃药的时候,亲自喂雨哲,换药的时候,他乖乖地站在一边看着。早上,他带雨哲出去散步,晚上帮雨哲擦背。基本上,雨哲这一个多月的吃喝拉撒都是他一个人包了。他的所作所为,让雨哲妈妈心里十分感激。而雨哲的爸爸也开始有些动摇了。

    这天,是雨哲昏迷将近两个月的一天。雨哲父亲走进病房里。床上的儿子还在昏迷着,但是身旁的男人,脸容憔悴,双眼布满血丝,想必又是昨天晚上和雨哲“说话”到天亮了。

    自从他亲自照顾雨哲开始,他几乎每晚都对着雨哲自言自语,但是雨哲却从来没有给过他面子,眼睛也不睁开一下。

    “你……不用处理你的事情吗?”

    “没有任何事情比雨哲重要。”

    “唉……这两个月以来,我们都看得出,你对雨哲的确是真心真意,这个我很安慰。但是,你毕竟是黑道上混的人,如果你能为了雨哲退出黑帮,那么我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王先生,你说真的?你不介意我和雨哲是男的?”

    “我一直介意的并不是性别方面的问题。我是介意你的身份。”

    其实,没有人比他更清楚雨哲的身体状况。他之所以从小保护雨哲,对他宠爱有加,并不是雨哲患有自闭症那么简单。雨哲的身体,也注定,将来只要他喜欢的,无论是男是女的,作为父亲,就是想要他幸福。

    “我不瞒你说,从十三岁开始,我就在黑道上混,一直拼拼打打才爬上了今天的位置。要我一时半刻把所有的抛开,我确实做不到,但是为了雨哲……”他轻轻地拿着水杯沾在雨哲唇边。然后眼神笃定地看重雨哲父亲

    “为了雨哲,我愿意放弃我的一切。包括我的身份、地位、财产,我通通都可以不要。”

    雨哲父亲语重心长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只要你有一天不再在黑道上混了,我才放心把我儿子交给你呀!“

    或许这个就是雨哲想要的答案吧。在他说完这句话后,雨哲的嘴巴稍微张开了一下,他好像想说什么,眼皮也动了一下。可惜两个大男人却没有发现这细微的一点。一个走出去换水了,一个也每天过来看看儿子便上班去。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