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之物语——蒲公英的方向  第七章 被袭击

章节字数:3355  更新时间:15-04-01 20:4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当雨哲醒来后,他就执意要跟着key。

    经过他跳楼这件事,他父母也就更加由得他,只要身体健康,他开开心心就可以了。

    在他们离开前的一天,雨哲父亲还是对key搁下那么一番话:“我希望你能遵守你的承诺,退出黑帮,好好照顾雨哲。“

    “我知道的,那个,谢谢你们!“

    他感激地了鞠了一躬之后。然后带上雨哲,登上了直升飞机。机舱上,雨哲温柔地伏在key的胸前。心里有话要说,但又说不出口。

    “雨哲是不是有话想说。“还是细心的key察觉到了。他抚摸着雨哲的背部,在他脸上亲了一下,问道。

    雨哲害羞地低下头来。但是他越是躲,key就越是要攻陷。最终,还是继续那个吻。在回到海岛的时候,雨哲始终没有说上话来。

    对于雨哲来说,今天晚上的气氛特别怪异,因为key自从回来之后,总是对自己摸来摸去,还说如果两个喜欢的人都呆在一起,能做什么?害得雨哲紧张起来。

    有些事情他是知道的,因为文哲也会经常带回来一些片子拉着他欣赏。而每当看见录像里的两个人扭在一起,还发出那种怪叫的时候,他也有反应。为此,他也没有少吃文哲的亏。

    Key捧了两杯酒进来,他准备了丰盛的晚餐,这个对于雨哲来说,是第一次喝酒。品着甜甜涩涩的红酒,他情不自禁地喝多了两杯。整个人摇摇晃晃地倒在key的怀里。

    “雨哲,今天晚上就痛一下,痛一下就会好点的了。“

    Key把雨哲抱到床上,把自己的衣物卸下。然后着手去解雨哲的衣服。当他把雨哲最后防守都一并卸掉的时候,雨哲突然间清醒了一下,他想坐起来。却浑身没有力气。嘴里呢喃着:

    “东西……爸爸说脱衣服的时候,给你看!“

    “哈哈,小家伙,你爸爸早就预料到了是不是?“

    他想着都是无关重要的叮嘱,所以不再理会。他伸手向雨哲试探了一下,却缩回了手。刚刚那是……怎么会?他摸到雨哲的身体跟正常的男人不一样,他感觉雨哲底下除了和自己一样的物品时,似乎有道深渊横在其中。

    “雨哲,你爸爸说看什么,你快告诉我?“

    “在包里啦,我好不舒服……“

    “宝贝乖,我有些事情必须要弄清楚。你等等,不可以睡着了啊。我很快回来。“

    他吩咐雨哲之后,迅速从床底下找出行李箱,果然,打开一看,里面确实有一封信。他拆开来,看完之后,一切都恍然大悟。

    难怪雨哲的父亲对他们两个男人在一起不反感,原来雨哲身体不像正常人一样。他是一个身体拥有两个器官的人,简称“阴阳人“。只是他雌性激素相对较弱,所以基本上相当于“石人”

    他把信烧了,然后赶回床上亲吻雨哲。什么都无所谓,是男的也好,是女的也好,他爱的只是雨哲这个人。但是如果要让雨哲没有那么痛,他会选择入侵那道深渊。

    丁麟知道雨哲归来,整天拉着他在岛上面跑,为此,key还吃了不少醋,当听闻雨哲和父亲以那种关系在一起时,丁麟也又被吓到,只是稍微平复几天,他也没有多在意。

    Key打算把手头的所以东西都转给鸭蛋,正在为自己退出黑帮做准备的时候,他收到了一个噩耗。

    上次水龟被打败之后,他一直密谋抢货和攻城掠地。没有想到,鸭蛋正前往之前被水龟帮的人占领的岛屿里巡察的时候,遭到了水龟和其他帮派的突击。在扫射数十颗子弹之后,鸭蛋身受重伤,在逃回来的时候,就给key见上了最后一面,这对打拼二十多年的兄弟,就这样天人永隔了。

    “水龟,我有生之年一定会让你死无全尸!”

    key对着海边仰天长啸。雨哲在身旁担忧地看着。他知道key有难处,如果现在和他说爸爸希望他能退出黑帮的话,他恐怕也未必受的了。但是,如果他没有遵守承诺,那么爸爸一定会……

    “key,你不是答应了爸爸要退出黑帮了吗?不要再想报仇的事了。“

    “不行!雨哲,鸭蛋是我出生入死多年的好兄弟,我不能让他死不瞑目的。我答应你,只要等我把水龟帮全捣毁了,我才安心地退出,才能好好地照顾你。”

    “可是……”

    “你和丁麟就呆在岛上,别四处走知道吗?”

    “嗯!那好吧。你也万事小心。一定要平平安安地。”两个人紧紧依偎在一块,但却是各怀心事。

    经过一系列的部署,key顺利地掌握了水龟帮的路线,他多次派人出击,但都是无功而返。这水龟要不是在他们来到之前就已经藏匿在别处,就是在打斗过程之中逃逸了。Key报仇心切,为此,兄弟们都遭了不少骂。这不,雨哲刚刚走到门口,就又听见key骂人了。

    “饭桶!饭桶!一个个都是这样,就算找到了人家的窝又怎样,你们还是不能攻破,平常叫你们好好练习,你们就在打嘴皮,可现在要用到你们的时候,却是那么没用!”

    “key哥,水龟帮的人太狡猾了,并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更可况,兄弟们也在打斗之间受了伤,他们的……“

    “你这是在长他人威风吗?鸭蛋平时是怎样对你们的?现在他死了,我们知道凶手是谁却杀不了他吗?“

    key激动地拽着那个人的衣领。而那个人一直低着头,不敢看着key。雨哲看见气场越来越不对劲了,马上走过来,按着key。

    “key冷静点!”

    他看见雨哲担忧的眼神,终于冷静下来,他对着兄弟们大声嚷了声“滚开!”然后其他人也毕恭毕敬地退了出去。

    而key在雨哲面前,肆无忌惮地大声哭了出来。其实他是外冷内热的人,对于鸭蛋的离世,他又责任并内疚着。雨哲没有作声,只是像他安慰自己一样,轻轻地抚摸他的背部,似乎像抹平他内心的伤痛般。

    几天之后,他们重新振作,准备了大量武器,这次key查到了水龟帮并不是单独行动,而是他和邻边的海蛇帮联盟起来,打算吞并附近的鲨鱼帮,如果被他抢掠了鲨鱼的地盘,收复了鲨鱼帮,那么如果他们三大帮派联合在一起对付的话,就会难上加难。所以,他决定亲自支援鲨鱼帮。

    这天。Key带着一众兄弟,前往鲨鱼帮和鲨鱼帮的老大大白鲨会面。见面了两人不禁寒嘘一番。

    “哈哈哈。Key你是越来越有本事了。听闻上次你单刀匹马杀到水龟帮,他们死伤几十人,而你连一丁点伤都没有。真是厉害,厉害。””

    “大白鲨,你也不弱啊,上次在海口直接把水龟帮的货抢了,应该赚了不少吧。“

    “啊哈哈哈哈哈”

    两大帮派平时就没有多大交流,但在这里却好像很熟悉的样子,他们握着手走进岛内,其实他们心知,大家都只是互相利用而已。

    然后,他们在会议室内商议,商议的结果就是,三天后水龟和海蛇帮的人一定会来攻陷鲨鱼帮,到时候,key他们先打头阵,然后鲨鱼帮的人就在附近埋伏好,然后可以围攻他们。这样既可以消灭他们两大帮派,也可以为鸭蛋报仇雪恨。

    在key眼里,鲨鱼帮只是一个土鳖帮,顶多就是抢抢货,打打劫等等,对于黑势力统治,根本就是无关痛痒,并没有任何威胁。事成之后,他们还可以分了两个帮派的货。这样为他日后退出黑道积累的财富也不错。于是,他同意了这个建议。

    水龟和海蛇果然在三天后踏入鲨鱼岛,他们一路前行,并没有发现有何不妥,直到来到海岛大门了,他们才举起武器,水龟面上一直带着一抹邪笑,然后,他看着这扇大门,举起手机,拨了一通电话

    “喂!一切都准备好了吗?”

    “放心吧。一切妥当。祝我们合作愉快!”

    “好,希望合作愉快!”

    在他挂掉电话的一瞬间,他扬起手势,示意兄弟们冲了进去。一切都在key的意料之外,他和他们激斗了一番,于是,依照计划,把他们引到鲨鱼岛的一块易守难攻的地方,如果计划成功,那么鲨鱼帮的人就会在这里埋伏好了,只要把水龟和海蛇引进来,他们里应外合,水龟和海蛇就必死无疑。

    水龟和海蛇看见黑鲸帮的人节节败退,于是一路猛攻,果然中了key的圈套,他们被带进了一个死地里。他们刚刚进来,鲨鱼帮的人就围住了他们,形成了以key为首的一个内圈,和以大白鲨为首的一个外圈。把他们重重包围着。

    Key兴奋地举起手枪,对着水龟说:“水龟,你的死期到了!”

    而水龟淡定地看着key,然后看着他举起手来投降,可出乎key的意料之外的事就是,他只是稍微动了一下手,鲨鱼帮的人就都齐刷刷地指着key他们。

    “哈哈哈哈,我看是你的死期到了吧,key!”

    ““你们……大白鲨这是怎么回事?”

    “哈哈哈,不好意思,我大白鲨一向以利益为主,谁对我有利我就向着谁,我和你合作的话,货就跟你分一半,但是如果我投降和他们合作的话,我的货物不仅不用和别人分,还可以有额外收入,那我当然跟他们联盟啰。”

    “呸!叛徒!我看错的就是你贪心的性格。”

    ;“key,少废话,受死吧!”水龟举起手枪向天空开了一枪,然后其他人拿着各种枪支开始扫射……

    远处响彻心扉的声响让远在岛内的雨哲和丁麟都听得特别清晰。雨哲的心突然忐忑不安起来。他看向空中,远处的空中飘浮着一团团的黑雾,他轻轻闭起眼睛,在心里默默祈祷,希望key平安归来。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