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之物语——蒲公英的方向  第九章 坏坏的计划

章节字数:3285  更新时间:15-04-01 20:2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夜幕降临了,山腰上的别墅里最靠近海边的房子,从里头投射出闪闪灯光,那是一种好像星星般闪烁的装饰灯。雨哲纤细的身躯斜坐在转椅上,落地窗开着,他从里头仰望星空,今晚月色晴朗,稍有微风吹来,凉凉爽爽很是惬意。

    丁崎穿着睡袍,端着两杯红酒进来。他把酒递给雨哲,示意他干杯,然后自己一饮而尽。雨哲浅尝了一口,对上了他那双霸气外露的眼睛。

    “你又想干什么?”

    “你在想什么?我就想干什么!“

    “你呀!真是一点都不正经,要是给孩子看到了,可别有模有样地学起来。“

    丁崎把雨哲横抱起来,轻轻地让他坐在自己腿上。他帮他整理着飘落在面颊的发丝,温柔地说:“你这个样子真性感!”

    雨哲讪笑道:“胡说八道!”

    “话说,我每次看见你爸,我心里就直冒汗。”

    “哈哈哈哈,想不到你丁崎还怕我爸爸,你不是天不怕地不怕,闯南拓北走天下的吗?你怕我爸爸干嘛?”

    丁崎叹了一口气,用下巴磨蹭着雨哲的肩膀。大大地叹了口气说:“哎呀!你老爸疼你,也疼皓皓,甚至对丁麟也好,可就是对我多番挑剔。他不来还好,他来了我连觉都睡不稳了。他要是隔几天来一次的话,那还让不让我活呀?

    “哈哈哈,活该,谁让你害我差点差点没命了,我爸就恨当年这一点。他不恨你把我带走,也不恨你弄得我满身伤,他归根究底就怪你让我怀上皓皓。”

    “唉,那就更奇怪了,那他应该怪皓皓,而不应该怪我吧!”

    雨哲好笑地看着像牛皮灯笼般的丁崎,真想不明白他就那头脑,当年那个黑帮老大到底是怎样做到的。

    “你这还不懂吗?皓皓也是我的孩子,是他的孙子,他肯定疼爱孩子了。更何况你确实做了很多让他生气的事,之前就是忘记接皓皓了,前几天还让皓皓在超市里乱跑,害他差点被堆积的货物压倒,要不是人家眼明手快的,我看皓皓不受伤才怪。你呀,孩子交给你真的不太让人放心。”

    “嗯,我也觉得带孩子不能交给我,你来负责好了,还有……能不能再要个女儿呀”

    “不行!一个就有够我受的了。咦!喂!你别压下来,喂!喂……”

    三年前

    自从丁崎全身而退之后,他靠着之前的一些资本,和几个兄弟开了一间物流公司。他放下身段四处寻求作合,经过一番努力,终于使公司在两年内进入了轨道,他做梦都想不到,堂堂正正赚的钱,居然是那么有成就感的。

    既然有了经济基础,他就开始征求了雨哲爸爸的意见,正式和雨哲同居。两个人刚开始只是在公司的宿舍里作为新家,虽然地方是简陋了点,但是看着雨哲每天都开心地慢慢在转变,王父也不再多说什么。他只是要求丁崎能够好好地照顾他便是。

    而丁麟在雨哲的影响下,靠着王父的关系,和文哲上了同一间学校。经过导师的悉心教育,他也慢慢地放下了他的暴躁脾气,渐渐地有了自己的朋友,他跟文哲因为年纪相仿,所以很谈得来,经常就跑到王家做客,而王父平常很少去看望雨哲,只有在丁麟来的时候,才问他相关的状况。

    那天,文哲和丁麟说要带雨哲到商场上面逛逛。因为雨哲说想学习煮饭和炒菜,所以想买一些相关书籍。

    他们高高兴兴地出门,但是就在逛进一家书店的时候,雨哲突然脸色发青起来,他抱着肚子蹲在了地上,丁麟和文哲把他扶到了凳子上。

    “哥,你怎样了?”

    文哲紧张地握住雨哲的手,感觉到手上的力度随着自己的握紧而加大,他知道了雨哲一定也用力地反握着自己。然后就在三人紧张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一滩鲜血从雨哲裤管流了出来。

    “哥,你流血了”

    “雨哲哥……”

    看着脸色越发苍白,额上也飙出冷汗来了,雨哲已经紧张地流出了泪水,泪和汗几乎模糊了他的双眼,看不出他是害怕还是痛。

    在这重要关头,还是丁麟镇定地背起了雨哲,然后他对文哲说:“文哲,我要送雨哲哥上医院,你快去,快去通知我爸来。”

    文哲愣了那么一会儿,被丁麟吼了几声之后才回过神来。他看着丁麟背着雨哲上医院,然后自个也赶紧坐车到丁崎的公司里找丁崎去。

    丁崎正在和一位新客户谈着合作事宜。文哲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连气都喘不上地推开了办公室的门,原本谈得兴致的丁崎和一票员工都看着他。

    “不……不好了,崎哥,我……我哥他上……上医院了。”

    “你说什么?雨哲怎么呢?”

    “我哥流了好多血,现在在医院里”

    丁崎脑里只浮现出雨哲的状况,他顾不得生意谈得成不成功了,马上放下一切就往医院里跑。当他到达的时候,雨哲的父母已经在病床上守候了。

    他以为雨哲情况很糟糕,眼泪忍不住滴答地掉了下来。没错,床上的雨哲确实气色不太好,但其实他并不是得了其他大病。

    “你放心吧,雨哲他没事。”

    雨哲妈妈反而走过来安慰丁崎,透过关系,雨哲被安排在一间独立病房里。而诊治他的医生就是他多年看开的老教授。

    老教授是整所医院里唯一知道雨哲是雌雄同体,并一直帮着他治疗的人。而这次雨哲下体流血,按照他的话说就是“子宫复活了”。

    “放心吧,只是有点贫血,再加上第一次来例,所以身体还没适应而已,等过几天,血就自然停止的了。”

    医生的一番话,知情的人都懂,只有丁崎听见还要再流几天血,气得抓着老教授的衣领,恶言相对

    “你说什么?有你这样做医生的吗?还要让他流几天血。如果我心爱的人因为失血过多而死,我会烧了整间医院,让你们一个个陪葬。”

    雨哲的爸爸终于看不过眼了,他拨开了那双颤抖的手,一个劲地向老教授赔礼道歉。待老教授走了出去之后,他才拽着丁崎的胳膊,让他好好地坐在雨哲身旁。

    “爸爸,别怪他。”雨哲担心地看重父亲,生怕他一生气,又把自己从丁崎身边带走了。

    “雨哲放心吧,爸爸是讲道理的人。”

    他耐心地对丁崎讲述了老教授的意思,丁崎听后,终于对事情有些明了。

    因为雨哲身上有两个器官,但是可能他们在做那事的时候,经常摩擦,导致雨哲体内封闭多年的子宫突然间发育了,所以其实现在雨哲流的血就是就像女人每月要来的那个,而不是有什么重要疾病。也正如老教授说的,让他自然流几天就没事了。

    在那一瞬间,丁崎看看雨哲再看看雨哲的爸爸,表情尴尬地,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几天之后,雨哲果然恢复了原来的状态。但是丁崎的脑海里一直浮现出一种奇怪的想法。这种想法越来越强烈,他知道只有一个人可以帮助他,于是,他决定不再独自纠结。

    这天,一直负责医治雨哲的老教授办公室里堆满了各种各样的礼品,红酒香烟甚至红包一样不少,当他还在纳闷的想着到底是救治了那位富人,他们才把这东西送来了?但是他为人一向清廉,从未收受过别人的红包或者礼物。当他打算唤来当班的护士问个清楚的时候,丁崎嬉皮笑脸地走了进来。

    “嘻嘻,老教授好!还认得我吗?”

    老教授扶了扶眼镜,仔细打量了丁崎一番。他记得好像在哪里见过他,想了一会儿,他终于想起,这个人就是当时在雨哲的病房里揪着自己衣领的那个大老粗。

    “你……你,你想干什么?”

    丁崎奸笑地帮他顺顺气,把他按在了座位上,还帮他倒了一杯水。老教授端着水杯手还在颤抖。他侧着身子看着丁崎,生怕他对上次还不愤气,今天看来是要打砸的了,恐怕只是先礼而后兵而已。

    “你到底想怎样?”

    “嘻嘻,老教授你别害怕,我并没有恶意。只是有个问题,要你帮忙。当然,你不帮忙也可以,但是我的拳头如果听见你说不的话,可能会忍不住抡过去。”他握紧拳头在教授眼前晃了晃,老教授被吓得掉出一颗大冷汗珠子。

    “当然,如果你帮忙的话,不仅不会伤害你,这办公室里的东西全都是你的。如果事情成功的话,我会另外给你一笔数量不少的钱。”

    总而言之,丁崎的意思就是无论他帮不帮,这个忙也非要他帮定了。老教授轻轻地推开他的拳头,吞了吞口水。

    “那么,您需要我怎样做呢?”

    “好!那我就开门见山了。老教授也知道雨哲的大概情况吧。他身上有两个生殖器官,我想知道“

    他停顿了一下说:”他能不能怀孕?”

    “原来是这样。本来之前他的子宫相当于石人,那么他是不可能怀孕的,但是前些天你也看见了,他来那个了,所以,他身上的子宫现在来说是正常的。只是,要他怀孕可能还有些困难。“

    “我不管困难不困难,我想要一个我和他的孩子。并且必需是他们都要健康,不能有任何危险!”

    “这个……我好难保证的呀!”

    在看到丁崎射杀的眼光和又在眼前晃来晃去的拳头后,他又咽了一口口水才说:“好吧!我尽力而为吧!”

    “是尽全力而为!”

    两个人关上办公室的门秘密商议了半个多小时。丁崎收起了拳头,客气地帮他抚顺衣领,潇洒的走了出去。依照老教授开的方子,买了一堆补身的药物,计划在三个月后进行,此刻最重要的是,帮雨哲调理身子。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