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旧梦  008:情为何物

章节字数:2500  更新时间:11-09-11 05:5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夜深,人静。

    一轮月牙,浅浅淡淡。

    房门‘嘎’一声被推开,闭目养神的萧雪棠幽幽睁眼,“你来啦。”

    好熟悉的脚步声,她一听就知道是谁。

    “嗯,我来了。”萧烨燃起蜡烛,微弱的灯火在他脸上映出沧桑的痕迹。

    萧雪棠苦笑,“你来干什么?我说过今生过不见你的。我不想连累你,你走吧。”只要他在西陵,月初那晚一定会来看她。

    这样的话说了十几年,月月重复,重复得她都麻木了。

    “隔着帘子呢,怕什么?如果你肯放弃逸月,我们还跟从前一样。”萧烨也在重复这句话,不厌其烦的重复。

    萧雪棠沉默半晌,闭了闭眼,“回不去了,萧烨,我们回不去了。”

    “如果。。。十七年前我没有对逸月下毒手,你会如此恨我吗?”恨到不愿见他,恨到不给他一点机会。

    萧雪棠无力地笑起来,“我记得冰姬兰薰出生时你曾问我,要你还是要逸月,我给过你答案。”

    “君无颜说过,逸月是祸水。总有一天,他会毁了西陵。他追随我多年,精天文地理,当代奇人,我信他。”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他不信。

    “我只是一个母亲,只是一个无知妇孺,天下大事我不懂,也不想懂。”身为母亲的心情,萧烨不懂,也不会懂。

    “我知道你怨我,但是。。。努力过。”他双眼无神地盯着灯火,眼底隐约有水雾。

    “我知道你努力过,所以从来没有恨你。”九年前,萧烨得了半壁江南,意气风发。得胜归来后,兴致勃勃来见他们母子。第五天,便传来前方战败的消息。萧烨陪了他们母子

    五天,丢了五座城池。后来,他亲自上阵,却中敌军埋伏,身受重伤。西陵军节节败退,元气大伤。他几乎用了五年,才重现往日辉煌。

    萧雪棠并非愚蠢的女子,她清楚的知道,有些事,她必须面对,必须接受。

    但,她是一个母亲啊。萧逸月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与她血脉相连,喝着她的奶水一点点长大。无论他是祸水还是妖孽,她都无法狠心丢下他。

    萧烨没有萧雪棠,会有如花美眷,会有儿女成群,会有四方来朝。而萧逸月没有母亲,就会一无所有。

    萧烨仰天长叹,“明日让逸月代凝烟陪陈王吧。”

    “给我一个理由。”苦涩的液体顺着眼角滑落。

    “陈王好色,我担心他会对凝烟不利。”

    萧雪棠嘲讽地勾起嘴角,滚烫的泪珠一颗接一颗落从眼眶滚出,“怕他对凝烟不利,不怕他对逸月不利。西陵王爷,您的算盘打得真妙啊。要人没有,要命四条。”逸月究竟做

    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他?

    隐隐约约听见她的啜泣,萧烨心中一紧,脱口而出,“你为什么不明白?陈王好男色,我希望他带走逸月那个麻烦,我们还可以向从前一样。”他答应萧雪棠不会动逸月,若别

    人动他就不关他的事了。

    萧雪棠咬牙强忍着哭声,怒不可遏大吼,“滚,萧烨,你给我滚,我们母子四人明日就搬出西陵王府,离开江南,不碍你的眼。”

    萧烨明白萧雪棠个性倔强,第多说无益。

    “雪棠,无论我有多少侍妾,你永远是西陵王府的二夫人。”也永远,是他最爱的女人。

    听着渐渐远去的脚步声,萧雪棠深深吸一口气将眼泪咽回去,“逸月,出来吧。”

    萧逸月磨磨蹭蹭推开门,“娘。。。。”

    萧雪棠强颜欢笑,努力不让他听出哭腔,“娘没事,真的没事。。。。。”

    “娘,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偷听的。”他只是无意看到有人进了娘的屋子,放心不下过来看看。

    萧雪棠没有回答他的话,失神地轻笑,“心怀天下的男人,永远以天下为重。一世一双人,不过是一句词而已。”如果萧烨只是普通的凡夫俗子,他们又怎么会闹到今天这个地

    步?

    “娘。。。。”清朗的少年鼻头发酸。

    雪棠怅然长叹,“不可以爱上心怀天下的男人。会伤,会痛。会失望,会。。。绝望。。。”

    眼眶一热,萧逸月冲到床前泣不成声,“娘,对不起,对不起。。。。”是他的错,都是他的错。他这样的人,根本不应该存在。

    萧雪棠温柔地拍拍他的肩,“傻孩子,别说对不起。时候不早了,早点回房吧。”

    “娘。。。”他犹豫片刻,“我们什么时候走?”

    “娘知道你想离开,可是。。。还不是时候。”萧烨不会让她走的。若现在离开,他正好可以冠冕堂皇将他们母子分开,她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萧逸月黯然垂眸,“知道了。”

    *****

    “大哥,我可以确定萧烨借纳妾为名,会盟各路诸侯,意在。。。。均分天下。”

    说话的男子丰神俊朗,气度不凡。眉宇间儒雅风流,自有韵味。若有江夏子民在,必能认出他便是一方诸侯风狂义子,风天澜义弟,有天下第一儒将之称的柳长歌。

    “萧烨想结盟江南诸侯?先问过我风天澜。”风天澜唇边勾着玩味的笑痕,皎皎如月。

    “大哥神机妙算早已料到内情,小弟佩服。”

    蝶翼以小指勾起那件叠得整整齐齐的道袍,掩面娇笑,“二公子,您就别佩服了,还是换上这身行头吧。”

    柳长歌风度翩翩将道袍披在身上,压低声音摇头晃脑,“狗皮膏药,三文一贴,祖传秘方,百试百灵。。。怎么样?像不像?”

    风天澜撇撇嘴,故作语重心长,“长歌啊,你若跑江湖卖药,一定饿死自己。”

    柳长歌装模作样拿起一贴膏药摆弄,“这位公子,请称老夫为柳神医。”

    “呵呵。。。”蝶翼捂着嘴笑咯咯娇笑,如黄莺出谷,“若有朝一日二公子不上战场,便带蝶翼云游四海去吧。”

    “你不怕他饿死你吗?”风天澜合上折扇在她脑袋上轻轻一敲,“蝶翼丫头,看来你是思春了。”

    蝶翼娇嗔地跺脚,赌气地转身,“大公子,蝶翼哪有思春?”

    柳长歌温文一笑,“蝶翼丫头也十六了,正是思春的年纪。不如回去之后,就让大哥收了你。”

    “二公子。”蝶翼羞红了小脸,艳如三月桃花。“我。。。我不理你。”

    风天澜促狭的凤目看不出是何种神情,“不如你自己收了她。”

    柳长歌苦笑,“世间除了你风天澜,谁能治得了这丫头?”

    “柳神医你过奖了,若我真能治得了这丫头的顽劣,定要向长歌讨媒人红包了。”风天澜修长温润的手端起茶盏,将俊朗容颜掩在薄雾下。

    “大公子?”蝶翼轻轻咬下唇瓣,小心翼翼试探,“你不要蝶翼了?”

    风天澜慵懒地斜睨柳长歌一眼,“长歌娶了你,你不就是我风家人了,我怎么会不要你。”

    柳长歌暗道不妙,拿起白帆药箱赶紧开溜,“就这样吧,你夜探西陵王府,我上街打探,分头行动。狗皮膏药,三文一贴,祖传秘方,百试百灵,不试不灵,不灵不要钱啦。。。。

    狗皮膏药,祖传秘方。。。”

    风天澜喝一口清茶,“蝶翼丫头,你真的思春啦。”

    蝶翼柳眉倒竖,“风天澜,你去死吧。”

    风天澜微挑眉,低低笑开,“丫头,你还年轻呢。”他顿了顿,“萧姑娘。。。。呵呵,好可爱的萧姑娘。”

    帘外春风乍起,吹落一地残花。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