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乱世风云  第8章:谁家少年

章节字数:2748  更新时间:11-07-06 14:3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十里帝都皓然一色,粉堆玉砌。

    漫天飞雪,在冬日里形成冷清的气息。

    孟锦繁一头乌黑秀发披在脑后,发梢处用白缎束起。一身素衣,脂粉不施,懒洋洋倚在软榻上。

    细腻的玉足没有穿鞋,横在炭火上头取暖。

    “小姐。。小姐。。。小姐。。。”兰薰撑着伞,匆匆忙忙推开门。

    “什么事?”孟锦繁蜷起玉腿,缓缓睁开眼睛。

    兰薰掩饰不住兴奋,“贡品进京了呢,方才已经送到摄政王府。”

    “嗯。”孟锦繁以肘支首,心不在焉应了一句。

    兰薰喘了口气,“小姐,那边飞鸽传书,说贡品里头有一件雪白的狐裘。”

    孟锦繁眼睛微眯,“哦。”雪狐难得,雪白的狐裘就更难得了。她捧着大把银子求了多年也未如愿以偿,如今倒送上门来了。

    “朝廷的白狐裘岂有我那两件舒服?”孟锦繁淡漠地躺回榻上,低头沉吟,“我那件银狐裘可是去年生辰时,大哥特地为我所猎,对我来说,是天下至宝。”

    兰薰努努嘴不再多言。

    锦繁随手拿起珍珠粉涂指甲,“晶莹细腻,摄政王府的珍珠粉就是好。”她打量着亮晶晶的指甲,自言自语,“大齐王朝百足大虫死而不僵,加上摄政王少年英雄,又名正言顺,难办啊。”

    “小姐意下如何。”兰薰压低音量。

    孟锦繁挥挥手命兰薰将珍珠粉收起,拿起玉棍在沙盘上画出一幅简略地图,“这十几年征伐,三分天下的局势尘埃落定。朝廷扎根中原腹地,北山雄踞东北,西陵独霸西南。朝廷所辖之地物产丰富,赋税可观,粮草充足。他们什么都缺,就不缺钱。且如今虽烽烟四起,天下依旧是大齐的天下。民心所向,众望所归。再加上祁璟和孟锦华的励精图治,锋芒正胜。不过,先皇的胡作非为弄得人心惶惶,有识之士纷纷投奔各路诸侯。朝廷有兵,有钱,无大将。北山王麾下骁勇善战,骑兵称雄天下。但北方苦寒,缺钱缺粮。西陵水军百战百胜,只要西陵江不竭,谁也动不了西陵。但西陵厉兵秣马,南征北战多年,国库空虚,人丁稀少,已是休养生息之时。三家三足鼎立,各有优劣。近三年内,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歇一会吧,别伤了神。”兰薰将珍珠粉捧回去为她涂指甲。

    “已经五天了,太后那边居然没有动静。”孟锦繁抹平沙盘上的地图,揉揉太阳穴,拉起外袍披上,“整日呆在屋里闷死了,听说梅苑的梅花开了,我们去瞧瞧。”

    梅苑是王府‘梅兰菊竹’四苑之一,清雅秀丽。

    每一株梅花,都是祁璟母妃端柔太妃亲手挑选。

    每年冬天的时候,开得灿若云霞,多姿多彩。

    今日滴水成冰,摄政王府冷冷清清,梅苑静谧得听不到一丝响动。只有那一树梅花,傲雪凌霜怒放。

    孟锦繁折下一枝拿在手里把玩,若有所思,“这花开得不错,若折下插瓶只怕没了灵气。你到前头问问总管,能不能移几株到听雪阁。”

    兰薰应了一声,提着裙摆跑开。

    看着兰薰远去,孟锦繁扬起臂上白纱,打落一地梅花。

    落红飞舞间,她足尖轻点,雪白的水袖翻飞。纤细的身子忽地飞向空中,旋转着落地。

    纤腰款摆,玉臂舞动。

    悠扬的箫声忽然响起,清淡高远,荡气回肠。

    孟锦繁微微眯眼,舞得越发起劲。窈窕身姿在落花间转动,举世无双的艳丽。

    箫声止,舞停。

    孟锦繁拉拢白纱,盈盈一拜,“多谢阁下的箫声。”

    “大美人,你真要谢我?”花枝颤动,一道影子踩着花枝跃到孟锦繁面前。

    白衣散发,碧绿玉箫横在身后,狂傲不羁。

    银色面具遮面,看不清容颜。

    “是要谢你。”孟锦繁淡漠转身。

    “等一下。。。”男子挡住她的去路,轻佻地用玉箫挑起她的下巴,“大美人,若真要谢我,以身相许如何?”声音出奇地沙哑,带着一股轻佻风流味儿。

    孟锦繁挑眉,“你以身相许好不好?”

    男子纵声大笑,毛手毛脚摸上她的肩膀,语气轻浮又下流,“好啊,只是不知幕天席地什么滋味。”

    孟锦繁挥出一巴掌,却被他捏住手腕,“哎呦,大美人,何必动怒呢?你要是不喜欢幕天席地,我们大庭广众好不好?”

    无耻。

    孟锦繁眼底隐隐闪烁着怒气,抬起另一只手。

    雪白的掌心打在面具上,疼得麻木。

    男子放开孟锦繁,幸灾乐祸,“美人儿,本公子你打不得啊。”

    “鬼鬼祟祟潜入摄政王府,你想干什么?”以她的武功,居然没有察觉到他躲在暗处,此人武功深不可测。

    男子冷不防拉起她的手,心疼抚着她的掌心,“都红了,我心疼啊。”

    “爪子拿开。”孟锦繁冷冷看着他。

    男子低笑,“真是泼辣,美人儿,你叫什么名字?”

    “姓不,叫知道。”

    “哦,原来是不知道姑。。。”男子语气一顿,使劲捏她的掌心,“大美人,你耍我呢?”

    “爪子拿开。”孟锦繁冷冷重申。

    男子忙放开她的手,委屈吸吸鼻子,“美人儿,你说过要谢我的。”

    孟锦繁随手摘下祖母绿宝石戒指丢给他,“出了王府向右拐再向左拐走三条街,有家青楼十二个时辰营业。祝你艳福永享,精尽人亡。”

    男子扑哧一声笑出来,“大美人,你知道你有多好笑吗?”一本正经说这种话,实在太好笑了。

    “不知道。”孟锦繁冷冷往前迈了一步,险些被绊倒。

    低头一看,雪白的裙摆踩在他脚下。

    “嘿嘿,大美人,你走啊,走啊。”他双手环在胸前,好整以暇看着她。

    孟锦繁看他一眼,放声大叫,“救命啊,有刺客,救命啊。。。”

    男子猛然捂住她的嘴,“美人儿,你也太狠了吧?不过占你点便宜,至于吗?”

    孟锦繁狠狠踩他一脚,“不如我也占你点便宜?”

    “好啊好啊?”男子猥琐无耻的点头如捣蒜,直接倒在雪地里。“美人儿,来吧,我不会反抗的。”

    孟锦繁嘴角隐隐抽搐,抬脚向他双腿间踩去。

    男子尖叫着翻身,那一脚不偏不倚踩在他背上。

    “啊。。。。”他惨叫一声,“断了,断了。苍天啊,爹啊,娘啊,伤了腰我从今以后都不能人道,我们凌家要绝后了。”

    孟锦繁向来冷清,很少有真正的喜怒哀乐。此时此刻,却不由得笑出声,“与其生不如死,不如一了百了吧?那边有口井,别客气。来年今日,我会为你烧纸的。”

    男子身子一僵,慢吞吞爬起来,“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

    孟锦繁阴恻恻盯着他,“唯无赖流氓讨厌也。”

    男子大惊小怪尖叫,故作风流甩甩头发,“本公子俊美不凡,玉树临风,气质美如兰,才华馥比仙,武功盖世,才冠天下,你居然说我是。。。是无赖?苍天啊,我不活了。”

    孟锦繁翻个白眼,“阁下可知道什么叫羞耻?”

    男子腆着脸凑到她面前,“我不知道,姑娘知晓否?”

    “你就是典型。”

    男子不自在地咳一声,含糊应了一声将话题岔开,“哦。。。姑娘美貌无双,舞绝天下,敢问姑娘芳名?”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因为。。。。”玉箫一横,龙飞凤舞在雪地中写出三个字----凌亦寒。

    孟锦繁翻转花枝,在旁边写了个云字,“敝姓云。”

    “叫什么?”凌亦寒厚着脸皮乘胜追击。

    “如果你肯把戒指还给我,我就告诉你。”祖母绿贵着呢。

    凌亦寒摇摇手指,“不,戒指不能给你,但。。。。”他解下玉箫尾端一枚墨玉坠子,“这个可以给你。”

    “我为什么要收?”这个人实在莫名其妙。

    “礼尚往来。”凌亦寒不由分说将玉坠塞进她手心,“既然收了,就不能反悔。”

    “小姐。。。小姐。。。宫里来人。”兰薰踩着碎步,急匆匆跑过来。

    “云美人,有缘再见。”凌亦寒潇洒地跃上枝头,消失在梅花深处。

    落花缤纷,迷人眼。

    孟锦繁缓缓摊开掌心,一方墨玉,隐隐发烫。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