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乱世风云  第9章:太后的算计

章节字数:2810  更新时间:11-07-06 14:3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冬日的风一阵冷似一阵,暖阁里,却温如三月。

    袅袅青烟自白瓷香炉中升起,满室氤氲香息。

    孟锦繁抖落一身雪花,解下百花锦绣斗篷交给兰薰。

    “妹妹来啦?”孟锦华斜倚在软榻,嘴角微动。

    “锦繁拜见太后。”孟锦繁走到软榻前跪下。

    “锦繁留下,其他都退下。”孟锦华慢吞吞从软榻上起身,“馨儿,在门口守着。”

    孟锦繁垂首不语,暗暗猜测她的心思。

    “你是孟锦繁?”孟锦华穿上可爱的兔头拖鞋,执起孟锦繁素手。

    “臣妾是锦繁。”孟锦繁抬眼,丝毫不畏惧她的目光。

    孟锦华拉着她坐下,往火盆中丢了几块梨木炭,淡淡笑道,“我记得。。。。十几年前,林氏嫉妒你们母女,几番暗害。后来奶奶病逝,云姨娘自请扶灵回乡,守孝三年。三年期满,云姨娘以身子不适为由,再也没有回过京师。”

    “难得太后惦记。”孟锦繁勾起唇角,笑意却未达眼底。

    孟锦华眼波流转,诡异莫测,“这十几年,辛苦妹妹了。”

    “不辛苦。”

    “喝茶。”锦华端起一盏茶奉到她面前。手一松,茶盏往下落。

    孟锦繁眼底闪过一抹精光,以脚尖接住,“谢谢姐姐的茶。”

    锦华徐徐吹散茶盏上方的热气,“妹妹真是好功夫。”

    “姐姐也不差啊。”孟锦繁含笑,直勾勾看着她。

    “吃点心。”锦华夹起块紫米糕,夹着一股凌厉的内力向她挥去。

    “谢谢姐姐。”孟锦繁迅速拿起一只盘子接住,“锦繁竟不知姐姐内力如此深厚。”

    孟锦华手腕翻转,一双象牙筷直指锦繁双眼,“出来混的,自然要有点存货。”

    “我比较喜欢那句话。”孟锦繁也拿起一双筷子与她相斗,“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妹妹要我还什么?”

    两双筷子打得难解难分。

    孟锦繁语气一冷,“还我娘的性命,还我一个公道。”

    “孟四小姐,你要我还,还是要林氏还?”她忽然踢起暖炉,炭火纷纷落下。

    孟锦繁翻身躲开,“都一样。”

    “不一样。”孟锦华踢起火盆接住炭火,“你或许不知道吧?姐姐进宫前,跟你一样装傻充愣。”

    “为什么?”孟锦繁袖子扫过软榻,重新坐下。

    孟锦华波澜不惊的眼底,终于泛起一丝涟漪,“因为。。。。我对孟家的仇恨,比你更深。”

    一切依旧,仿佛刚才的打斗从不曾发生过。

    “哦。。。。”孟锦繁端茶的手停在半空中,“林氏的嫉妒害我娘客死异乡,郁郁而终。害我颠沛流离,受尽屈辱。不知身为姐姐的亲娘,林氏又害你什么?”

    “亲娘?”孟锦华冷笑,宽衣解带。

    华贵衣料褪在腰间,雪白的背上伤痕交错。一道一道狰狞泛红,见者惊心。

    孟锦繁淡淡看一眼,“林氏打的?”

    孟锦华穿上衣服,“是,林氏打的。我十六岁进宫之前,每天打一顿。”

    “你的过去我没兴趣知道。”孟锦繁淡淡喝口茶。

    “你没兴趣,我偏要说。”孟锦华小手握成拳,“我是府里丫鬟生的,我的亲娘在我出生那天就让林氏毒死了。林氏三番四次害我,次次诡异的失败。她找了钦天监为我算命,说我是母仪天下之命。若是害死了我,一定会遭天谴。林氏害怕,把我当自己的女儿养着。”

    “算盘打得真精。”孟锦繁讽刺地笑道,“就是有点愚蠢。”

    “我们有共同的敌人、抱负。”孟锦华紧紧握住她的手,“我们联手吧。”这个女子绝非平常人,若能收为己用,必如虎添翼。

    孟锦繁抽回手,“如果我不呢?”

    “你千方百计引起摄政王注意,难道是因为爱他不成?”孟锦华挑眉。

    “若我锦繁别有用心呢?”孟锦繁嗤笑,“当今天下诸侯争霸,锦繁又不明不白在外那么多年,姐姐还是小心点好啊。”

    “呵。。。”孟锦华拿起一份奏折丢到她面前。“我锦华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孟锦繁翻了几页,“呵,姐姐的动作还真快。短短几天,就查到锦繁的过去。”只可惜。。。。都是她孟锦繁故意让她查到的。

    “难得妹妹有此奇缘得遇君莫笑先生收为入室弟子,难道甘心庸庸碌碌一生?”

    君莫笑是当世奇人,武能安邦,文能治国,远见卓识,是经天纬地之才。

    十八年前,先太后亲自从山中请出。

    无奈先皇昏庸无道,君莫笑在朝三年便挂印离去,不知所踪。

    想不到他竟去了江都,还与云姨娘比邻而居,收孟锦繁为徒。

    “在这纷争的乱世里,我一个弱质女流能做什么?”孟锦繁慵懒躺下,玉足横在火盆上方取暖。

    孟锦华眸光一转,“你这样的女子,留不住,便杀之。如果你不肯助我,我只好忍痛割爱。”

    “我值吗?”

    “孟锦繁不值,谁人值?”

    当年君莫笑离开帝都,天下诸侯纷纷许高官厚禄寻找,可惜他神出鬼没,终究不为任何人所用。

    孟锦繁既是他的弟子,至少得七八分真传。

    没有君莫笑,得孟锦繁辅佐,一样可以争霸天下。

    孟锦繁凑到她耳边低笑,“祁璟请我出山,许的是母仪天下,你许的是什么?”

    孟锦华咬牙,“半壁江山。”她侧目,“祁璟请你出山?若他真请你出山,你就不必在百花宴上千方百计引起他的注意。锦繁好计策啊,步步为营。孟锦琰那个蠢货,被你利用了还沾沾自喜。”连孟锦琰会夺她衣服都算计在内,一身青衫鹤立鸡群,实在了不起。

    孟锦繁眯起眼,“什么时候怀疑我?”孟锦华不可能在短短几天之内查到这么多。

    “百花宴那天,你的眼睛。”孟锦华好整以暇看着她,“无论任何时候,波澜不惊。”胆小懦弱的女子,不可能有这样一双眼睛。

    孟锦繁笑了一声,没有说话。

    “锦乔逃婚是不是你暗中怂恿?”以锦乔的胆子,居然敢逃婚,真是天下奇闻。

    “是。”

    “帮我,给你半壁江山。”

    孟锦繁合上眸子,加起一块梅子糕品尝,“勾心斗角哪比得上泛舟湖上绿水青山?孟锦繁胸无大志。”

    “不。。。”锦华坚定地否决,“你有大志,而且是天下大志。”

    孟锦繁心头微微震动,“何以见得?”

    “云姨娘死后,你曾绕道在北山呆了两个月才回京师,回京后立即与二皇子祁情接触,最终下嫁祁璟,难道不是想找一位明主?”孟锦华沉默片刻,低吟,“虚负凌云万丈才,

    半生襟抱未曾开。日月忽其不淹兮,春与秋其代序。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这些诗句都是在她暂住处找到的,足以证明锦繁胸怀大志。

    孟锦繁似笑非笑,“是吗?”她之所以写下这些诗句,不过感叹自己生为女子,诸多无奈。

    孟锦华的想象力真丰富,不过,既然误会了就误会到底吧。她懒得解释,也不能解释。

    孟锦华嫣然一笑,“在当今男尊女卑的时代里,就算你有惊世之才,也无用武之地。我孟锦华同为女子,可以给你一展长才的机会。”

    锦繁静静听着雪落的声音,“我考虑一下。”

    ‘嘎’-----

    枯枝被大雪压断,发出一声轻响。

    回到摄政王府,天已经黑了。听雪阁窗口,活色生香傲然怒放着几株红梅。

    用晚膳时,锦繁特地打开窗户,让兰薰在梅树上挂了两盏宫灯。

    粉色宫灯映着红梅,妍丽无双。

    “小姐,饭都凉了,你想什么呢?”小姐干嘛一直盯着那几株梅树?真有那么好看吗?

    孟锦繁回过神来,“我低估了孟锦华。”

    “太后今日跟你说什么?莫不是。。。。”兰薰一惊,“莫不是。。。冰姬姐姐的布置出了问题?”

    孟锦繁放下筷子,“冰姬这次做得很好,滴水不漏。孟锦华想将我收归己用,我在想对策。有什么看法,说说。”其实,她已有决断。

    “既然小姐问,兰薰就放肆了。小姐嫁入摄政王府,意在挑起摄政王和孟锦华内斗,顺便观察朝中动向。若为太后所用,岂不是更加名正言顺?”兰薰小声嘀咕,“而且。。。太后想用你,你可以反过来用太后啊。”

    孟锦繁微微一笑,“跟了我这么久,总算有点长进,不枉我悉心栽培。”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