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如顾,美人如苏

热门小说

改过素衣,过中原  第六十三章 少女情怀总是春

章节字数:5326  更新时间:11-10-12 19: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顾承靖看着被人扶着进来的阿苏,皱了皱眉头,青黛早是收到消息,吩咐厨房备好醒酒汤,端了上来。

    桑梓有些担心,走了过去扶住阿苏,警惕的看向顾承靖。在她的认知中,阿苏是第一位,若是顾承靖因为阿苏在宴席中与顾翃昱一同出宫而惩罚她,那她不管顾承靖究竟身份是何,她也要护阿苏到底。

    顾承靖起身,方才在宴席上便发现阿苏许久未归,瞥见顾翃昱也不在场,变了脸色,还要替阿苏圆场,一边吩咐白敛带人去寻阿苏。后经小礼子上报,说是八皇子将她带出宫了,白敛带人出宫寻找,直到在醉仙楼发现两人,即刻着人回报顾承靖。

    宴会一结束,顾承靖安抚好刘良娣,便与青黛来到撷芳殿,等着那个喝的醉醺醺的太子妃从宫外回来。

    “过来。”顾承靖走了过去,扣住阿苏的手,似乎有些用力,让阿苏皱了眉头,却又不敢反抗,自知理亏,乖乖的跟他往前走。

    “公主——”桑梓瞧见顾承靖那阴晴不定的脸,有些担心,不仅出声,却被青黛拉到一旁,微微摇头,示意她不需要插手。

    顾承靖拖着阿苏,经过桌边,顺手端起那一碗浓黑的醒酒汤,往外走去。

    “不用担心。”待顾承靖身影消失在门口,青黛这才对桑梓说道:“太子爷并没有生气。”

    青黛不解,朝外看了看,依旧有些担心,想起顾承靖方才的面无表情,问:“可是——”

    “若太子爷当真气娘娘,必当不会一结束宴席便来撷芳殿等着娘娘回来。”青黛幽幽说道:“太子爷生气的模样——”后头的话再也没有说下去。

    其实白敛早在回宫的路上便让人给阿苏备了醒酒汤,让她喝了一碗,加上马车颠簸,在宫外的时候阿苏便忍耐不了,哇的一声扒开车窗吐了一地。吐过之后竟是清醒许多,也知道自己又闯了祸,一路上不敢多说其他,想着横竖都是要死,先度过今天再说,便对着白敛装疯卖傻,装作自己还在酒醉当中。

    当她没想到顾承靖竟会在撷芳殿等着她回来,还——硬是拖着自己远离人群。她不过是在宴席上提前立场,又碰巧遇到了顾翃昱,一时兴起和他溜出宫了嘛,他不至于将她带到偏僻幽静的地方,然后乘着没人惩罚自己吧?

    阿苏郁闷着想着,这样清醒过来了还不如醉死过去呢!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会不会比较好?挨打会不会比较不痛?

    “你还要喝吗·?”顾承靖忽然停下脚步,阿苏碰的一声撞到他的后背,惊呼一声痛,忙揉着自己的鼻子,顾不得细想顾承靖说的是什么意思。

    顾承靖顺势靠着横廊坐下,懒洋洋的看着阿苏,转动手腕,将那乌黑的醒酒汤倒在地上,眉眼一挑,看向阿苏,浑然没了在席上在屋内的那副太子模样,倒又像是在西凉遇见的顾承靖。

    “你该是不需要了把?”他笑道:“白敛早给你喝过醒酒汤了?吐了没?”

    阿苏咽了咽口水,想说顾承靖这是不是在试探自己,都说中原人最狡猾,尤其像顾承靖这样的人,最会骗人。万一他并不知道自己其实已经醒了大半,还是故意套她的话那怎么办?

    阿苏微微睁开一条缝瞄向顾承靖,想从他脸上瞧出什么端倪,不料正好与他视线装在一起,慌忙又闭上眼睛,在原地晃动装死。

    “还醉着?嗯?”顾承靖也没有逼问下去,音调上扬,明显没有生气。阿苏不明白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不敢动弹。忽觉得身子一轻,竟是往前倒去,猛地睁眼,发现眼前一黑,自己已是跌进某个怀里。

    那熟悉的檀香如此近距离的包围着她,阿苏的心里像是有一面大鼓,有人在不断的敲动着,咚咚咚咚,震击着她的心脏。

    阿苏瞧不见顾承靖的表情,也猜不透他此刻的想法。哦不,就算让阿苏瞧见了顾承靖现在的表情,也不可能猜的透他究竟为什么会有如此举动。

    但唯一可以的确定是,此刻,她心中所有的不满,所有的烦闷,所有的酸意,竟然如此简单的一扫而空。

    有时候就是会有那么一个人,用着如此简单的办法,就能够让另外一个人不再生气;有时候就是那么无法解释,在感情这件事上,谁先爱上,谁便吃亏。

    “不醉了?”他的声音由上而下传来,带着一丝沙哑。阿苏闷在他的怀里没有抬头,只是点了几下脑袋,用实际行动告诉他,嗯——她早就不醉了。

    “嗯,那看来我比醒酒汤更有效。”他点点头,似乎说的很认真。

    阿苏从他怀里钻出脑袋看着他,看的顾承靖有些不解,“怎么?”

    “有没有人告诉你——你讲冷笑话……很不好笑……”

    “没有。”顾承靖自傲的抬起下巴,月光打在他的脸上,他的下颚弧线异常好看,“那有没有人告诉你,你可是我的太子妃了?”

    “咦?”

    “你为何要跟八弟出宫?”顾承靖语气一转,将阿苏从自己身上带起,一下脱离温暖的怀抱,忽的吹进冷风,让阿苏一下接受不了,打了个喷嚏。

    她委屈的看向顾承靖,——在多抱一下呗。

    而顾承靖用眼神告诉她,不好好交代清楚他是不会再给她多余的福利的。

    “这也不能怪我哪……”阿苏嘟起嘴巴:“你不是都在关心你的绘儿吗?我以为没我什么事了,就溜出去透透气,想不到就遇到顾翃昱了,然后又一个不小心就出去了。”她越说越没底气,自己也知道,身为东宫太子妃,竟然在自己丈夫宴请众人之时溜了出去,还是跟自己的……呃,就是小叔子(?)溜出去。

    别问阿苏怎么会如此清楚的知道中原人这混杂的亲戚关系该如何称呼,别忘了,她身旁可有一个侍卫小林。

    “你这是在吃味吗?”顾承靖突然问道。

    阿苏一愣,毕竟年轻面子薄,急忙摇头,硬是嘴硬道:“我才不是!”

    “那你为什么生气?”

    阿苏又是一愣,“我生什么气?”但顾承靖没有回她,只是静静的盯着她看,直到阿苏垂下脑袋:“小娃娃——”阿苏咬着下唇:“因为你喜欢绘儿,因为绘儿有了小娃娃,因为青黛说等绘儿生了小娃娃,要让我帮忙养大……”

    顾承靖只觉得好笑,但却说不出话来。

    “但是我现在又不生气了。”顿了顿,阿苏又抬起头,认真的看着顾承靖,“你知道为什么吗?”

    “不知道。”

    “因为你呀!”她飞快的说完,又急忙垂下脑袋,她胆子虽大,但这般直白的吐露心中所想还是有些害羞

    顾承靖明白她的意思,但却没有如阿苏所料,回应她的话语,只是转开了视线,脸上也浑然再无方才玩笑的模样,好久才幽幽吐出一句话:“我有什么好的?我一点也不好的……”

    “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嗯,没事。”顾承靖摇摇头,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你们西凉的女子一个个都这般坦率吗?”

    “那是自然,阿爹说过,做人便要无愧于心。我们西凉人,说一便是一,才不会像你们中远人这般拐着弯说话!是就是,不是便是不是。”

    “这倒是,和卓大君亦也是如此。你们西凉人,最让我喜欢的,便是这点。”顾承靖点点头,表示赞同。

    “那……那你也喜欢我吗?”阿苏眨巴眨巴眼睛,突然丢下一枚炸弹。

    就连一贯经历各种突发状况的顾承靖也是一愣,半天说不出话来。两人便是静静的坐着对视,阿苏心中紧张,双手紧紧握着,有些冒汗,只觉得空气中都充斥着不一样的气息。

    等了好久,顾承靖都不像是有话要说的模样,阿苏忍不住又问:“你……你也喜欢我的吗?”

    “……喜欢。”顾承靖慢慢吐出两字,阿苏还没来得及高兴,边听顾承靖又道:“我喜欢这宫里的每一个人,我喜欢你,喜欢绘儿,喜欢白敛,喜欢青黛,喜欢父皇,喜欢母后……”

    笑容凝固在阿苏嘴角,她不知道要用什么表情来回应他。只见顾承靖站起身来,眼神有些复杂的看向前方,说:“时候不早了,出去了一个晚上该是累了,早点回去歇息把。”说罢便是站起身来,也不等阿苏,便抬脚离开。

    阿苏呆坐在原地,只觉得一口气堵在喉咙,猛地回头,瞧见顾承靖的背影,不知哪来的勇气,一下跳了起来,冲过去抓住顾承靖的衣袍,在他诧异的眼神下字正腔圆说道:“我哪里不好了,喜欢我一下会死吗?我就是喜欢你了,怎么着?你等着,总有一天,我也会让你这么眼巴巴的问我这一句话的!”

    “哈哈——”顾承靖先是一愣,随后放声大笑,一扫方才的阴郁:“好啊,我等着。”

    阿苏只觉得将胸口之中的浊气尽然吐出,多日来的憋屈在这一刻尽数释放,竟没想过是如此轻松,也不知是为何会是如此,只觉浑身舒畅,也不在与顾承靖暗自赌气,见她摸了摸她的脑袋,便乖乖的跟在他的身后与他往回走。

    两人才走几步,便听到前方传来急急脚步,顾承靖一下顿住脚步,眉头深锁。

    阿苏也觉得奇怪,按理说此时顾承靖还在这撷芳殿里,青黛也是知道的,那她又怎会允许有人在殿内奔跑如此不守规矩?

    阿苏也顺着顾承靖停下脚步,只听远处而来的声音越来越大,不一会儿,转角处有人拐进他们视线——竟是青黛?

    “怎么了?”顾承靖面上颇有不满,但却没有发火,他心知青黛身为东宫女官,且打小便是跟在顾承靖身旁,没有理由会不知道规矩,如今却是如此火急火燎的跑来,定是有事发生。

    “……回太子……花宜殿那……”许是跑的太急,青黛不断喘着气,无法将话完整说出,好不容易才将气顺了过来,急急说道:“方才花宜殿的人前来传话,说是——说是刘良娣落红了!”

    阿苏眨了眨眼睛,一时间没能明白落红是什么意思,但看着身旁的顾承靖面色大惊便知道这不是一件好事。

    “怎么回事?方才不是好好的?”顾承靖将袖子一拂,一步并作三步往前走去,阿苏也急忙跟上。青黛在他身旁继续说道:“奴婢也不知道,说是已经宣了太医,已经在那诊治了……奴婢已经派人去打听了,又急忙像殿下报告——”

    顾承靖点点头,见阿苏还跟在身旁,刚想要让她别跟着去,回屋歇息着,便见小礼子跌跌撞撞跑来,一见到顾承靖,扑通一声便跪在地上,瑟瑟发抖,似乎有话不敢言。

    “参见太子爷——”小礼子跪在地上就是不起身,倒是急坏了青黛,担心顾承靖一下失了耐性,惩罚小礼子:“良娣现下是什么情况?”

    “……禀……太子殿下……”小礼子颤巍巍的吐出几个字,随后飞快的看了一样阿苏,半晌说不出话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就连原本急着要赶去花宜殿的顾承靖也瞧出了端倪,停下脚步:“起来好好回话!”

    小礼子这才起身,垂着脑袋:“奴才方才奉姑姑的话先去花宜殿打听消息,不料刚走到花宜殿门口,就听见里头的雷公公说皇上派人前来……要带娘娘前去问话……”

    “皇上?”顾承靖惊倒:“父皇也在花宜殿?”

    “奴才不清楚,奴才只听到说他们说良娣之所以会落红,都是因为喝了娘娘所送过去的补药!”小礼子一咬牙,将话说了明白:“因为先前是刘贵妃陪在良娣身边说话,只见良娣刚一喝完娘娘所送的补药后便嚷着肚子疼,贵妃娘娘不敢轻视,急忙宣了太医,太医未到之时便见良娣已是落了红——”

    “我……我?”阿苏手指向自己,一脸诧异:“什么意思?我什么时候送了补药给她?”

    顾承靖看向青黛,青黛与一众侍女连忙跪下,说道:“奴婢不知,但娘娘从未吩咐过奴婢们送补药去花宜殿。”

    顾承靖沉吟半天,没有动作,忽听见门外传来白敛的声音:“参见皇上!”

    ※ ※※※

    阿苏双手交缠在一起,咬着下唇,不断的朝里张望。屋里头灯火通明,不断有人进进出出,端着一盆又一盆血水出来。顾承靖与庆丰帝一言不发的站在最前头,刘贵妃跟在他们身后,听着里头刘绘儿的惨叫,悄悄拭泪。

    这也难怪,刘绘儿是她的亲侄女,方才姑侄两人才在一起兴奋的讨论着腹中的宝宝,此时刘绘儿却是躺在床上,生死未卜。

    “你这个毒蝎心肠的女人!”刘贵妃听着侄女的惨叫,在也忍耐不住,反身指向阿苏:“绘儿便是喝了你送来的补药才会落红,你心肠好狠!竟是担心绘儿身怀孩儿会对你的位置有所威胁,竟然下毒害她!”刘贵妃不断用帕子拭着眼泪,见庆丰帝与顾承靖也转过头看她,越发激动:“皇上,早在您派太子前去西凉求亲之时臣妾就向您提起过,西凉女子皆是野蛮,不必咱们中原的女子,他们一个个都是蛇蝎心肠哪!您看,您看!绘儿腹中的可是太子的长子!若是有何闪失,该如何是好!”

    “我没有!”阿苏顶了一句,“青黛也说了,她没有遣任何人送药过来给刘良娣喝!我不知道她喝的是什么药,反正不是我送的!”

    “那碗药汁尚在,送药而来的宫女也当场被抓住了,你还有什么抵赖的?!”刘贵妃咄咄逼人,双眼慑人。

    阿苏刚要顶回去,却被顾承靖一手按下,朝她微微摇头,只听见庆丰帝突然开口,沉声道:“等太医诊治完再说。”声音不大,却极有威严,刘贵妃不在再说什么,只好住了口,眼里却都是恨意,盯着阿苏不放。

    又过了半把时辰,只见房门吱呀一声推开,太医院的院士满头大汗出来,见庆丰帝还在门外,扑通一声跪下:“下官无能——还望皇上,殿下节哀……良娣保住了,但孩子……”

    刘贵妃只觉得有些晕眩,幸亏身旁侍女即使扶稳才不至于跌倒在地。庆丰帝微微抬头,让太医起身,转身又拍了拍顾承靖的肩膀,最后才慢慢转身,看向站在一旁的阿苏。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