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15章 一笑倾城,再笑倾国

章节字数:2436  更新时间:11-08-02 08: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馥淡的茉莉香飘上阁楼,浓睡乍醒的凌珑灵光一震,迅速跳下床,套好T恤和牛仔裤,冲进浴室,洗漱仅用了短短三分钟。

    “南宫先生,麻烦你又跑一趟,凌珑还在房间,我去叫她,请你先用谢早餐。”夏雨开永远都是那副阳光灿烂的笑颜,晶莹透亮的双眸热情而细致。

    “不用了,我们赶时间。”凌珑扯着背包带子,匆匆从楼上下来,经过餐桌,顺手拿了一条已经发硬的长面包。

    “等一下,凌珑,南宫先生还没有用早餐呢。”夏雨开轻呼。

    凌珑在玄关回过头,目光审度的落在男人脸上,淡淡金色的晨曦中,南宫易依然含着那抹不经心的笑。

    一笑倾城,再笑倾国,凌珑脑子里突然闪过瑰色的旖旎光晕,她略显烦躁的问:“南先生,请问你需要先吃早餐吗?”

    啧啧!小冰人大清早就吃错了炸药发威,可见是晚上没有睡好,南宫易带着隐约的兴味多瞥了她几眼,转头礼貌地说:“凌夫人,劳烦费心,我已经用过早餐。”

    那杯看起来香浓诱、人的咖啡,味道实在不敢恭维,要不是小冰人急着要走,说不定他还逃不脱味蕾被虐待的厄运。

    “走吧。”南宫易会心一笑,大步跨过去牵住皓腕,双双走出凌宅。

    “原来,关系还不错。”夏雨开双眸含笑,目送着两人的背影离开,蓦然觉得,小女儿站在这位外形极为优越的顾问先生旁边,效果惊人的谐美。

    “继母大人。”幽幽的嗓音突兀响起。

    “喝!”夏雨开惊呼,捂着胸口一下子跳开,待看清那人的模样,怪嗔地叹气:“小偃,你吓到我了。”

    “继母大人,情况不妙。”凌偃紧锁长眉,俊美无俦的面容上写满忧虑。

    “怎么啦?”夏雨开眨了眨眼,不明就里。

    “我的直觉告诉我,顾问先生肯定对二姐有企图。”凌偃握着双拳,愤愤的低咆。

    “天啦,小偃,你怎么会这样想?……南宫先生看起来不像是坏人啊?”夏雨开起初还有些困惑,但见儿子担心的样子,忙又安慰说:“凌珑那么聪明,坏人才不敢惹她。”

    “他这么早来接二姐上学,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凌偃忧心忡忡的提醒。

    “小偃,你误会了,是凌珑让南宫先生来的,他们要商讨合约的事。”夏雨开长长舒了口气,喜笑颜开。

    “继母大人,你就真的一点不担心,顾问先生一看就是深藏不露的花花公子,他要是想动二姐,实在太容易了。”

    “小偃,别看轻凌珑,她判断是非的能力一直都在我们之上。”夏雨开拉过心事重重的少年,将丰盛的早餐摆在他面前,温柔地说:“多吃点,我去叫凌心起床。”

    凌偃直直盯着门外的车道,俊美的轮廓在明亮的晨曦中,有种无可奈何,而眸光中的沉思,暗暗长长,没有尽处……

    “第七页第二条,我有意见。”凌珑一手往嘴里塞着干面包,一手从包里抽出协议书,摔到男人宽阔的肩膀上。

    “你想怎么改?”南宫易目视着前方,一心一意的开车。

    “凌家的现有资金可供贵公司管理,我没意见,不过我希望能在后面能加上一句,阳明路的房子除外。”凌珑用力嚼动食物,阴阳怪气的目光没有放过他的侧脸。

    “可以。”他斯斯文文的笑。

    这么好说话!

    “每年三万元的顾问费太高了,就算是开家餐厅,也不见得有多少盈利,何况我家的开销大,继母大人又不会理财,估计到最后凌家的银行本都不够付你的薪水。”讽凉的语气,凌珑承认,自己有点幸灾乐祸。

    “没关系,薪水我不急着要,你……们可以先欠着。”南宫易颇为耐人寻味地掠了她一眼,方向盘突然打了半个弯,车子无声无息地停在浓荫蔽日的路旁。

    “干嘛停下来?我还要去学校。”凌珑咽掉最后一口面包,嗓子干巴巴的,她费力地咳了一声。

    南宫易从暗格里拿出一瓶水,拧开后递到她面前,温和地说:“凌珑,你提的要求我都能应允,而且,相信我,凌家很快就能摆脱财政危机。”

    “承你贵言,希望阁下不要砸了自己的金字招牌。”凌珑讽笑,接过苏打水,一连灌了好几口。

    “我可以做到的,远比你预料的要多。”南宫易扬起一个不明所以的微笑,倾过身,从上高高俯视她。

    凌珑克制立刻推开他的冲动,以免显得太反应过度兼小家子气,她淡漠地勾起唇角,冷声说:“南先生,你最好不要太自信,老马也有失蹄的时候。”

    继母大人就是块软铁板,踢上去不痒不痛,但绝对会引发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到时候就有他好受的!

    “凌珑,我突然发现……”

    他蓄意地低下头,彼此的距离拉得更近,温润地审睨她,犹如无声的召唤……渐渐,凌珑承受不起那张覆盖而来的网,她像触了电一般,火速扭开头。

    厚重的保护层裂了一道缝,凌珑震惊,她输了,输在畏缩和不确定,他的眼神撩拨她心慌意乱,实在……罪该万死。

    唇角微微一润,凌珑几乎尴尬地抖了一下,紧绷的玉容的扭回来,冷眸足以杀死他可恶的笑脸。

    “你是唯一叫对我名字的人。”按住她的双肩,南宫易不给她发飙的机会。

    “那不重要。”凌珑怔忡。

    “够聪明,你很对我的胃口。”大掌揉了揉她丝缎般的头发。

    “不要随便碰我。”凌珑忍无可忍,考虑他再动手动脚,就卸了他的胳膊。

    “你误会我了,刚才是你嘴角沾到面包屑。”南宫易无辜地挑高眉,对她的控诉觉得委屈。

    “借口。”凌珑不屑地冷哼。

    “你看,这边还有。”他动作神速,食指扫过她的左颊,将一小片面包屑舔在舌尖。

    轰!

    凌珑脑子里闪过瞬间空白,唯独那双黑如乌羽的眼眸,紧紧攫着她视线,下一秒,她就出手。

    刷刷刷!手劲如风和衣料的摩擦声,凌珑掌心堪堪划过他的内臂,也没有看见他移动,最后被反手拧入怀中的反而是她。

    “放手!”凌珑回眸狠狠瞪他,后背贴着他的胸膛,男性醇厚的气息包围着她,而让她真正不安的是他的体息中流动着浓郁的茉莉花香,不似刻意的香水味,却那样子的深刻依恋,激荡着她的心弦。

    “小猫的爪子很锋利,考虑到我还要开车送你上学,这会我们就和平共处吧。”南宫易附在玲珑透明的耳廓边,轻轻诱哄。

    “当然。”凌珑知道自己讨不到好处,以他刚才的身手来看,他的修为远在她之上。

    他的手一松,凌珑立马正襟端坐,柳眉不经意拧起,怎么办……那种不安的悸动,越来越清晰了。

    “我没弄疼你吧。”她眉宇间的恍惚,牵动了南宫易的心。

    虽然是开玩笑,但凌珑不是一般脸薄心软的少女,她深藏的情绪,从不轻易显露出来,这也是他总把持不住自己的缘故,他很想看看,在她的保护层下,到底隐藏着什么。

    “开车,我快迟到了。”凌珑骤然醒悟,冷冰冰地瞪他。

    “遵命。”南宫易好笑地摇头。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