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夏。骄阳  095一夜颠簸脱险境

章节字数:1342  更新时间:11-10-20 13:2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不知过了多久,反正久到所有人够感觉全身的骨头都要散了。

    狼群终于被消灭干净。

    堆积成小山的狼尸在月光下看起来只是一片黑乎乎的,森森可怖。阿二和阿三都是身负重伤,一个失了一条胳膊,一个伤了一条腿。钟晴虽然也是累到虚脱,但是身上的山很却不多。

    只是颜梦倾身上已经是斑斑血迹,伤痕累累了。不止如此,经过刚才那番激烈的搏斗,汗水早已湿透了衣衫。伤口经过汗水的浸泡,更是疼痛无比。

    “太子爷你没事吧?”赵鸢虽然看不到,但是可以感觉到他伤的不轻,撑着同样疲惫不堪的身子向他走去。

    没走两步,眼前一黑,无力的瘫软下去——她是连最后一丝力气也用尽,真的撑不住了。

    只是在倒地前,隐隐听到颜梦倾不知是因疲劳过度还是焦切情深而变得喑哑的喊了一声“赵小猪”。

    赵鸢再次醒来,是被马背上的颠簸摇醒的。

    本来赶车的阿二阿三受伤太重,已经不能赶车了。但这荒山野岭的,停留的时间越久便越是危险。于是他们便决定弃了马车,骑马而行。

    阿尔阿三共乘一匹,颜梦倾带着昏迷中的赵鸢共乘一匹,钟晴独自起一匹,一行人连夜骑马,虽然不快,但也不停顿,抹黑往山林外面赶路。

    月光下,树影狰狞,配合这远处山谷中传来的断断续续的类似猫头鹰的啼叫声,更是让人汗毛倒竖。但这几个一身疲惫的人们,已经没有力气再去害怕了。

    赶了一夜的夜路,几人终于见到一家规模小的可怜的客栈。

    开始时,店小二见这几人一身血污,还道是什么杀人越货的强盗,死活拦着不然住店。

    后来颜梦倾随意从荷包里掏出一锭金子。

    那店小二一直住在偏远的乡野,几时不要说金子了,就连大块的银子都没见过。此刻看到这么大一块金子,眼睛都放出金灿灿的光了。

    赵鸢轻咳两声,弱声笑道:“哈哈,有钱能使磨推鬼啊。小二哥,看到钱就不怕我们是强盗了?”

    店小二见赵鸢青丝未梳,凌乱的披散在背上,身上穿的灰色道袍虽然染着血污,但眼睛黑亮,不像是要害人的样子。于是连声憨笑:“姑娘说笑了,几位客官心善的很,怎么可能是强盗?更可况还有娇滴滴的姑娘。”

    “哦?是么?”赵鸢奸邪的一笑:“难道你没听说过,最毒妇人心吗?不信啊,看姑娘我身上的血,是不是比他们的多呀?”

    “啊!这……”店小二被赵鸢这一下,害怕的后退几步,也没了注意。

    颜梦倾一边拦过赵鸢,一边把紧盯子塞到店小二手里,道:“赵小猪,别再闹了。”然后对店小二说:“你莫要信她玩笑。这锭金子给你,开五间上房,在烧几桶热水,多请几个大夫来。”

    “是是是,客官楼上请,开水和大夫稍后便到。”

    颜梦倾直接将赵鸢打横抱起,抱上楼去。钟晴乖巧的跟在后面——当然,只是表面上的乖巧,透过脸上那未达眼底的笑容,就可看到深深的怨毒……

    “这位姑娘……伤的不轻啊。”店小二带来的大夫看到赵鸢的第一眼便皱起了眉头。

    “伤的不轻?”赵鸢佯装不懂的说道:“老先生可看好了,我这身上就这么几刀抓痕,怎么就伤的不轻了?”

    老大夫摇摇头,慢条斯理的道:“老夫所言的伤,并非外伤,而是内伤。”

    赵鸢眼梢一挑:“老先生可能治?”

    老大夫摇头:“老夫毕竟还是见识浅薄,从未见过一人受这么重的伤,还能谈笑的。”

    赵鸢暗道:废话,不然我能千里迢迢跑去找神医嘛!

    颜梦倾在一旁说道:“老先生,就先开些治疗外伤的药给她用吧。”

    老大夫拿了药膏和绷带出来,店小二也把开水送来了。

    旁人都出去了,赵鸢独自在房里沐浴。洗净了身上的血污,然后自己动手上药包扎。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