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叱咤武林  第5章 于子皓拉红线

章节字数:4133  更新时间:12-01-30 16:4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会武场当家林宵知道于子皓的光临,费尽口舌地想让他在会武场留宿,本来于子皓是想推辞掉的,上官莲又觉得留宿能省下不少的话费,何乐不为呢。

    于是四人就随他们,来到林府并住下来了。

    晚上,林府准备了丰盛的美食招待上官莲四人,上官莲、凌阡玥、岑逆寒、于子皓、林封璃、林封琇还有林宵,七人围在饭桌前坐着。

    于子皓把身边的人都一一向林宵介绍了,于是就开始吃晚餐。林封璃一如平常的斯文,安静地坐在自己的席位上,而林封琇却好像见到仇人似的瞪着凌阡玥,碗筷到现在都未曾动过。

    “于将军从辽日来燐疆,今日林某有失远迎,还请将军……”

    见自己父亲对于子皓是毕恭毕敬的,之前还未见过于子皓的林封璃开始注意到这个年轻有为的辽日国将军。

    “子皓不过是来游山玩水罢了,不敢劳烦当家。”于子皓没有把将军的傲气暴露出来,但言语中却充满大将风范。

    “将军过谦了。”林宵很喜欢这个性子能收放自如的年轻将军,就指着饭桌对面的林封璃介绍,“将军,那个是林某的次子,林封璃。上回将军来之时,他恰巧外出拜师学艺去了,才没能见上将军一面。”

    “幸会。”林封璃有礼地作了个揖。

    “当家何必挂心,如今不是见上了么。”于子皓颇有深意地朝对面的人一笑,这个笑容让对面的林封璃感受到他暗藏的霸道与高傲。

    “将军说得是。本府若有什么照顾不周的地方,请将军和各位多多包涵。”

    上官莲淡淡地说:“哪有的事,当家如此招待,伊势莲感激不尽。”

    这时,于子皓嚼完嘴里的饭菜,将它们一并吞下后,朝一个离自己不远的人指了指:“不过,这里的将军不止我一个。今日一招把三公子解决的是我们辽日的御前侍卫统领,凌阡玥。他的地位跟我比起来可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话音刚落,除了知情的上官莲以外,其他人都难以置信地看向凌阡玥,而凌阡玥倒是气定神闲,悠然得很。

    “林某不知,还请凌统领不要怪罪才好。”林宵站起来抱拳,深深鞠了一个躬。

    还以为琇儿被人一招打败是讹传的,没想到还真有其事,对方毕竟辽日国的御前侍卫统领,怪不得有这等本事……

    凌阡玥也起身道:“那是自然,当家不必放在心上。”

    于子皓也不忘说凌阡玥几句:“身手是不错,但性格却有点像个小孩。”

    “于子皓,后半句是多余的!”凌阡玥瞥了他一眼,“谁像小孩了?!那是不失本性,你少在那儿瞎说。”

    “幼稚。”于子皓笑道。

    凌阡玥反驳:“老成。”

    见这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就好像在说相声,碍于身份,其他的人都不好插话。最后上官莲实在看不下去了,就故意咳了几声制止,效果立竿见影,凌阡玥很快就闭嘴了。

    林宵看出这个名为伊势莲的少年身份定是不凡,却难以问出口,就只好作罢。当他看向岑逆寒时,心里顿时感慨万分。

    “寒儿,我还以为你已经忘记我这个师傅了。”林宵叹了口气。

    “逆寒不敢。当初离开的确是逼不得已,但是逆寒知道师傅会理解的。”岑逆寒放下碗筷,走到林宵面前跪了下来。

    “寒儿,你能有如今这等修为,为师很为你而骄傲。”让岑逆寒站起来后,林宵满脸不舍地说着,“当年我从你父母那儿把你带来会武场之时你就已经中了毒。你能活到现在,说真的,为师既惊喜又担心……不知你还能有多少年的命啊。”

    岑逆寒笑着安慰:“师傅别担心,莲是辽日神医段卿睿的弟子,他已经把徒儿身上的毒解开了。”

    不得不说,岑逆寒确实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就这么一笑,令由始至终注视着他的凌阡玥十分毫无悬念地掉进爱的旋涡里,无法自拔。

    “没想到伊势公子竟是此等人物,林某真是惭愧……”

    “当家言重了。”

    林宵举起酒,豪气十足道:“最后,我林某敬大家!”除了不会喝酒的上官莲趁大伙不注意时将手里的酒倒掉,其他人都一口把整杯酒喝光。

    于子皓忽然想到一个有趣而且又能拉拢凌阡玥和岑逆寒两人关系的方法。

    “阡玥、逆寒,你们可别想逃。”于子皓先把这两个主角儿扣留下来再说,“当家,能上几坛好酒么?子皓今日想喝个尽兴。”

    既然是于子皓的话,林宵自然照办,不一会儿大厅里一下子多了十几个酒坛子。

    “我也要喝!”林封琇嚷嚷。

    上官莲忍不住黑着脸教训:“一个小孩儿学什么喝酒啊,回去。”

    “我不要!”

    他这么一吵,屋子里的气氛似乎一下子变了。

    “那么将军就自便吧,林某不打扰了。”

    林宵很识相把吵死人的林封琇拖走这一行为,让于子皓很满意。

    上官莲看准时机,也找借口推辞:“饭后我想散散步,到外面走走,就不奉陪了。”说完,就使轻功,一瞬间就不见踪影。

    “二公子,何不留下喝一杯?”林封璃迈开脚步准备离去,于子皓开声挽留。

    对方似乎不打算领情:“不必了,封璃还有事,就此告辞。”

    看着林封璃的背影,于子皓霎时有种若有所失的感觉,不过却瞬间而逝。

    凌阡玥的声音忽然从后面传来:“我们为什么要陪你喝酒啊?”

    “那你是不敢喝咯?”

    于子皓的激将法对凌阡玥是绝对有效的,结果凌阡玥“哼”了一声道:“谁不敢了?喝就喝。”

    岑逆寒看两人如此起劲儿,看来最终也许是真的会醉得像烂泥一样,就只好陪着他们俩了。但是他却不知道,于子皓是在打他和凌阡玥的主意。

    “阡玥、逆寒,我们今晚不醉方休。”

    于子皓很期待今晚到底有什么精彩的事情上演。凌阡玥虽说是身强力壮,他做御前侍卫时可是滴酒不沾的;而作为将军经常到塞外打仗的自己,喝酒应酬是经常的事,自然酒量极好。就凭这个差别,于子皓就打算把凌阡玥灌醉,逼得他酒后吐真言。

    一个时辰过去了,于子皓很惊奇地发现,自己多么艰难地才将凌阡玥灌得有点醉意,对于很少喝酒的人来说,凌阡玥已经算得上是喝酒的能手了。

    而他们身旁的岑逆寒则是少少的喝了一点酒,因为他要保持自己头脑清醒,以防这两个人烂醉后没人收摊。

    “我们划拳吧。”又喝了两坛酒,于子皓开始行动了。

    凌阡玥说话都断断续续的:“……好啊,本少爷…划拳可是…没有输……过的!”

    不错,正如凌阡玥所说,清醒情况下的他猜划拳的本领,他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可惜,他已经虚无缥缈得没有发现自己醉了,这对他来说是很不利的。

    “输的人喝十五杯,怎样?”于子皓存心想灌醉凌阡玥,提出了离谱的罚酒。

    岑逆寒以为于子皓也发起酒疯,一下子把杯数提到原本的五倍,立刻出手拦住:“子皓,你疯了!再怎么喝,十五杯也太荒唐了。”

    “没事,你看着吧。”于子皓凑到岑逆寒耳边低声道。

    见他这么正常地跟自己说话,岑逆寒问:“你没醉啊?那刚才怎么摇摇晃晃的?”

    “我那是装的,让阡玥以为我醉了,自然而然地他就会自以为酒量好地不断喝,不就醉了呗。”

    “……你干嘛没事要灌醉他啊?”

    “呵呵~~你就乖乖坐在这儿看戏吧。”于子皓故作神秘地一笑,让岑逆寒倒是稍稍地期待起来了。

    凌阡玥努力地睁大眼睛,却还是有点昏昏欲睡的感觉:“你们在……说什么……悄悄话。”

    “没有。”于子皓摆手道,“那就按以前的规则,输的人要回答赢的人提出的一个问题。”

    “你有没有喜欢的人?”于子皓算是有惊无险地先拔头筹赢了第一盘。

    凌阡玥一边喝下被罚的十五杯酒一边吐出一个单字:“有”

    正如于子皓计算,凌阡玥醉了之后反应变迟钝,量他平常划拳有多厉害,在醉酒的情况下与没醉的自己划拳,那绝对是满盘皆输,因此于子皓才会在一开始就说出罚十五杯这么骇人听闻的数目,因为他根本不打算输一盘。

    “不出门啊,单超一个,哥俩好啊,三星关照,四季旺财,五魁首啊,六六顺啊,七个桥啊,八匹马啊,酒你喝啊,全来到啊。”于子皓和凌阡玥又玩起第二盘来,于子皓出剪而凌阡玥却是握拳,弄得清醒的于子皓不得不趁意志早已不清晰的凌阡玥没有注意时变手。

    真是的,明明都醉成这样,划拳还是这么厉害……于子皓为自己遇到这样的凌阡玥而郁闷。

    “你喜欢的人是谁?”于子皓好像个看到大鱼上钩的渔夫,明知故问。

    一旁的岑逆寒看着也觉得奇怪,于子皓干嘛要问这些问题啊……

    凌阡玥晕是晕,也知道自己喜欢的人一直在身边,就借着醉意说实话:“你不是早就知道了么……就是逆寒啊。”这次,没有一点儿不顺畅地说出整句话。

    岑逆寒听到他的话马上撑着桌子站了起来:“……什么?”

    “逆寒,坐下来。”于子皓拉住看起来有点激动的岑逆寒,淡定十足地说,“后面还有,别打岔。”

    最后岑逆寒还是不得已地坐回位置上,不过他却未发现自己脸上因为凌阡玥的告白而出现了红晕。

    才过了不久,于子皓又得手一盘:“你为什么喜欢逆寒?”

    “自从欢聚楼第一眼看到他就对他一见钟情了……至于为什么,我也不知道。”凌阡玥若醉若醒地看着身边岑逆寒的脸,陶醉地笑道,“也许是他的眼睛会说话,吸引了我吧……”

    “……”岑逆寒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与他对视,但是两手早已紧张地握成拳。

    正如自己所料的,看逆寒的表情,果然不是不知道阡玥对他的情啊……于子皓在一边露出一个若有似无的笑,又拿起一坛酒递到凌阡玥面前:“阡玥,喝吧。”

    “嗯。”回答得很干脆,手也稳稳地接住沉重的酒坛子,丝毫不像个喝醉了的人,但他朦胧的的双眼和左右摇晃的身体已经出卖了他。

    “来!继续……”于子皓并不打算就这么算了,绝对要让岑逆寒彻底动摇才行,要是肯献身那就最好……他可不想自己的好兄弟整日受相思之苦。

    但凌阡玥也真够背的,醉了之后的划拳全被于子皓耍阴招赢了,而他就要不停地回答一个又一个与情情爱爱有关的问题,这不,又来一问:“你为逆寒做过什么?”

    此时的凌阡玥已经醉得趴在桌子上了,但是仍会对问题作出反应:“……在逆寒解毒那一晚,我整晚为他冰敷,还为他换下湿透了的衣裳,结果自己却着凉了,发烧感冒了好一阵子。”

    凌阡玥的话让岑逆寒回想起当时的情形,的确如他所说,自己中毒那晚在睡梦里与病魔作斗争时觉得身体凉凉的,很舒服,第二天自己的衣服也被换了下来,最重要的一点,在那第二天凌阡玥确实发了高烧。

    想到这儿,岑逆寒心里为之感动,对凌阡玥的好感度也上升了不少。早就察觉凌阡玥看自己的眼神与常人不同,果然是这样……

    岑逆寒没有发现自己现在笑了,而且是前所未有的灿烂。

    见岑逆寒发着呆笑了,于子皓放心了……看来阡玥不会孤独终老了。

    “于子皓……你这混蛋!干嘛…总是问我这些问题啊……”凌阡玥终于因不胜酒力而开始发酒疯,说话断断续续的,“逆寒,你也是,都不理我,我好嫉妒啊!”

    虽然还是醉着,凌阡玥还是把自己的怨气发泄出来。

    “逆寒,既然凌阡玥为了照顾你发过高烧,那么今晚我就把他交给你照顾了。”于子皓很敏捷地逃离现场,让他们好好培养感情。

    “子皓……”

    当岑逆寒欲叫住他时,就发现对方早不见了,他也终于知道于子皓的葫芦里买什么药,看来今晚是逃不掉了,就只好将凌阡玥的一只手架在自己的肩上,把他送进房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