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叱咤武林  第16章 身份真相大白

章节字数:3799  更新时间:14-11-27 23:5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在安稳地睡了一晚之后,一大早醒来的慕容澜樱精神十足,身上的疲惫感全跑了。反观南宫晨,昨夜被灌下了过多的酒,因此宿醉得厉害睡得很死,没有丝毫想醒来的迹象。

    轻轻地抚上仍在睡梦中人儿的脸,慕容澜樱生怕吵到熟睡中的人儿,略带可惜地柔声说:“好好睡吧,你也累了……”

    他知道南宫晨坐上皇家园庄少庄主之位是很不容易的,这都是靠本事得来的,而不是家族继承的,因为那儿是个专为各国皇宫培养高手和挑选人才的地方,是所有武林高手向往的地方,不难想象出他得赢过多少人才能夺得这个位置。

    每次在妓院里找到他之时,他总是以玩得疯疯癫癫的模样骗过了所有人,但是慕容澜樱却注意到他床底下那一叠又一叠的文件,那个数量绝不比慕容澜樱当初处理锦绣布庄里账本数量的少。

    想起昨天段卿旭与平时有点不同的样子,慕容澜樱心里忽然觉得不妙,为南宫晨拉好被子便离开房间了。

    但是他似乎没注意到,南宫晨当时已经有知觉了……

    “王爷呢?”

    一进王府门,慕容澜樱立即就问附近的下人有关他的下落,但是一个个的回答都是整晚不见王爷。

    想起那后花园,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那边偏僻得荒凉,很少会有人会去那个地方,他该不会一夜都呆在那儿吧?!

    行动往往是比思想要直接的,慕容澜樱快步往后花园走去,回到昨晚找到他的地方,又在周围找了个遍,终于在树林丛中找到一间小木屋。

    推门只见房间里那是一片狼藉,地上全是被撕破的衣服,慕容澜樱即刻就认出那是昨夜段卿旭身上穿的袍子。有这些碎布进而猜到是怎么一回事的慕容澜樱,心底一霎间产生了极大的震怒。

    被段卿旭折磨了一夜的上官夜双手被反绑在后,其中一只脚的脚腕上被锁上了又粗又长的铁链,身体上布满了伤痕,两腿之间醒目的血迹,不难看出他昨夜遭到多么残忍的对待。

    身体上挨的鞭伤还算忍得住疼痛,但是被段卿旭灌下混有醒神作用的特制药,那才是真正对上官夜精神上的考验,直到现在仍有意识的他还在忍受药效给他铺天盖地而来的饥渴感。

    “……”意识到有人进来,上官夜的意识还是立刻警觉了起来,但身体却因一夜的过度劳累而反应迟钝下来了。

    他伤痕累累的样子,慕容澜樱除了痛心就是愤怒,原本极其冷漠高傲的人被如此对待,那种耻辱是比直接杀了他还要令人痛苦!

    “我来了,没事的……”慕容澜樱立刻快步走过去把他揣进怀里,温暖着他那早已冰凉得吓人的身体。

    “樱……”上官夜无力地喊了一声,其音量只让慕容澜樱勉强能听见,“别碰我……”

    慕容澜樱的手指刚一碰到上官夜的皮肤,上官夜身体就难受,脸上不免变得更红了。

    “……出去!”

    纵然全身无力,上官夜还是气急败坏地朝他吼,他不愿自己喜欢的人看到自己这副模样。

    围住上官夜的手抱得更紧了,慕容澜樱真是后悔自己昨天就这么撇下他,让他吃了这么多苦。

    “我不会离开的。”对怀里人发誓一般,自言自语地说道。

    “……”

    上官夜是甩不开慕容澜樱的,只好皱着眉忍受痛苦。

    慕容澜樱把绑着上官夜双手的粗绳弄断,轻轻地把他放在床上,就起来关上屋门。

    “你被下药了,我帮你……”

    “……不用!你别管我……快点…回去帮我…把送来的文件…处理掉!”拿借口阻挠,使出了全身仅剩的劲儿把抱住自己的人推开。

    上官夜并不想慕容澜樱插手于这件事,因为这一切都是段卿旭弄的,就连自己也奈何不了他,更何况是慕容澜樱呢……

    “我不出去……现在你需要我。”慕容澜樱把上官夜的手按在两边,轻而易举地把他压在身下,“……所以,不要在这种时候才把我推开。”

    “不……我不需要……”

    上官夜可不是一般的嘴硬,而慕容澜樱也知道他心有顾忌,所以直接说出自己的所有权:“你早是我的人了,少给我在这倔!”

    趁上官夜怔住之时慕容澜樱低头轻吻下去,饱受药物折磨的上官夜感觉到他的唇温,最后的防线也在这时候崩溃了,反紧紧地抓住他,缺氧似地疯狂吮吸着他嘴里的甘甜。

    没有再多想,慕容澜樱迅速地脱下自己的衣物,立刻就进入上官夜的身体,缓解他的药效。

    若是以前就算再痛,被压在身下的上官夜也不会有任何的叫喊,但是在药物的作用下,理智早已被折磨得所剩无几的他,本能地忍不住呻吟了几声,这个行为却着实勾住了慕容澜樱心里那根弦。

    “真亏你能撑这么久……既然我都已经陪你了,就尽兴点吧。”慕容澜樱在他额上一吻并笑道,“以后叫我‘澜’,澜樱的澜……”

    两人缠绵着,直至上官夜累得睡着了,慕容澜樱才放开他,替他盖好被子,自己穿好衣服,就回去给他找来一套新的衣服放在床边。

    待上官夜醒来已到夜晚了,因为之前的床上运动,上官夜走起路来也有些一瘸一瘸的,回到自己的房间,就看见慕容澜樱替自己处理文件。

    其实慕容澜樱虽然原则上是锦绣布庄的少庄主,但是在上官夜心里已经是愿意“以身相许”的对象了,因此以往有什么问题慕容澜樱都会替他解决,有不少文件其实都是慕容澜樱审批的。

    “……你醒了?”虚弱的人儿走进来,慕容澜樱立刻上前去搀扶,“怎么不多休息一会……”

    “我没事的,我想跟你说件事……”

    在慕容澜樱的示意下,上官夜再次开口:“你不能与那个人硬碰硬啊,那个人才是真正的段卿旭。”

    经过自己强烈的思想矛盾,上官夜决定把自己和段卿旭的身份向慕容澜樱交待清楚,他觉得有智慧的慕容澜樱知道了真相之后能够防着段卿旭,不许自己处处维护。

    慕容澜樱知道他嘴里的那个人就是昨夜在自己面前吻他的男子,也早就发觉他在男子身边之时虽是抱着对方但很是拘束,没有平时的淡漠和从容……不用说今天一早在小木屋里那个“杰作”一定是他干的!

    想着想着,慕容澜樱火气就从心底窜了出来,他这个模样连上官夜也觉得惊异,因为他没有见过对方一脸黑地散发着这么一股压迫人的浓烈气势。

    慕容澜樱的接受能力是很强的,也早料到那男子不是普通人:“那你……”

    “我……是上官夜。”

    上官……又是这个禁忌的姓氏……在这个世界里生活了一年多的慕容澜樱已经对这个世界的历史、传统、风俗等各类常识吸收得一干二净,所以他知道上官家族的人在这个时代,尤其是辽日国,是不被允许留活口的,就算是欧阳家族和自己的慕容家族的人也没有上官家族那么惨……

    没想到一来这个世界见到的第一个救了自己,一直陪在自己身边那么久的人竟是上官家的人……

    “那你怎么变王爷了?”

    “……八年前段卿旭把我从大内监牢里劫狱救出来,之后不久就把这个王爷丢给我做的……”

    回想起昨晚段卿旭的懒散狐媚样,慕容澜樱也认为他会做出抛下王爷不干的事情还真不奇怪。

    “管他是什么人,敢对你做出那种事,就该死!”

    自来到这个世界,慕容澜樱总是笑脸迎人,这是第一次在人前流露出这么强烈的愤怒。

    “不可以啊,当初若不是他把我从大内监牢里救出来,我早就没命了……再怎么说,他也算是我半个救命恩人啊……”看出慕容澜樱眼里的充满了杀意,上官夜马上为难地阻拦。

    澜……段卿旭并不是你说杀就能杀得了的人啊……

    “如果我现在说,我愿意陪在你身边……你还会要我么?”

    “……”面对慕容澜樱突然转移话题,上官夜没有说话。

    “夜……”抱住上官莲,很自然地喊着他的名字,“别想太多,只要你是对我真心的,我就不会背叛你,相信我。至于那段卿旭,我会找他算账的。”

    澜你知道么,之前你说我早就是你的人的时候,我真的很开心,因为你愿意承认我……不过那段卿旭并非等闲之辈,我之所以会被他控制就是因为他的功夫实在是深厚,我也奈何不了他,更何况是你……

    此时上官夜心里的担忧是强烈得让他不知该如何是好,一旦想起慕容澜樱之前提到过他那只有二十五年的寿命,他的心顿时就凉了一截。

    当初慕容澜樱由于各种原因才故意疏离自己,现在不过是见到自己被段卿旭折磨就心软罢了,或许并不是他的真心……

    其实在先前慕容澜樱就开始猜想段卿旭能一直控制着上官夜的原因,不可能仅仅是恩情这么简单,以上官夜冷傲的性格,怎会愿意沦落到如此地步?!除非对方有足够的能力强迫他做那些事,那个人一定是比他强,以至于他无力反抗……

    见上官夜还是满脸愁容,慕容澜樱就补充:“如果我告诉你,我已经将血冥修炼到第九层了,你还会这么担心么?”

    其实这件事他不打算告诉任何人,可是看到上官夜忧愁地样子,他于心不忍便说了出来,以安抚处于忧虑之中的上官夜。

    “怎么会到九层?”对方虽然很惊讶,惊讶之余却带着意想不到的激动。他估计顶多只达到第七层,谁知竟是第九层……

    把血冥修炼至第九层,那他的内力无疑能跟段卿旭持平……

    “嗯,我说过,我会保护你,这并不是随口说说的。”

    这句话慕容澜樱确实说过,而且还是在两人的初夜那晚,上官夜做恶梦露出痛苦之色的时候他说的,这也是慕容澜樱努力练功的其中一个重要原因——他想保护上官夜。

    “……我不需要你保护。”上官夜虽然脸上又变回万年冰块的表情,在嘴上也不领情,却任由着慕容澜樱的肆意搂抱。

    “假如,我想带你离开这个地方,你愿意放下荣华富贵来陪我么?”

    慕容澜樱并不在乎上官夜的身份,姓谁名啥,他都无所谓,但他却清楚地明白,怀里的上官夜自己是看上了。

    “到哪天,你能真正地从段卿旭手中得到我,那时候我就能跟了你。就算你只有二十五年的寿命……”

    上官夜看出慕容澜樱眼里的眷恋,也明白他心里是有自己的,就不再坚持,说出最下限的条件。

    “嗯,等我。”

    在远处房顶上看到两人一切对话的南宫晨,醋意开始发散开来……

    昨夜被他灌得不省人事,本以为会被他占有,谁知道他竟碰都没有碰自己,现在竟然在成王府里跟王爷谈起情来?!而且那个王爷不单止是个冒牌货,而且还是个频临灭族的上官家的族人。

    至于慕容澜樱只剩下五年左右活命这一事实,着实令南宫晨心里莫名地抽痛起来。忍住眼底那一丝因为悲伤而泛起的波澜,就没有心思再多看一眼,便飞身离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