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叱咤武林  第22章 情急下解药效

章节字数:2672  更新时间:14-12-02 21:2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走开!”

    这个慕容澜樱竟敢把他衣服扒了不说,还想压在自己身上动手动脚,徐颖芙就毫不留情地给了慕容澜樱一掌。但是由于身体的不适,他的内息早就开始紊乱,以致功力一连下降了好几成,平时能把人打得吐血的这一掌,对慕容澜樱根本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不过倒也能把慕容澜樱逼退了几步。

    徐颖芙他知道现在这个才是真正的慕容澜樱,精明、城府深而且强大,就算与他对视也根本无从探得他心里的任何想法。

    “你……是不是好久没发脾气了?”

    慕容澜樱忽然扯上一句无关的话,让徐颖芙觉得他莫名其妙。

    “为…为什么这么问?”拉过被子裹着自己外露的身体,防备地看着对方。

    “向来温文尔雅、举足高贵的人,往往会碍于身份而隐藏自己的怒意,但是这些怒意一直积累下来到了一个顶端,就会使人无法自控地大发雷霆。”慕容澜樱眼盯着他,平静地说出这番话,“看你平时脾气简直是好到极点了,一被我脱衣服就反应这么大?”

    “……谁说我脾气好的?看不出那是我装出来的么。”徐颖芙白了对方一眼。

    他没有说谎,在慕容澜樱身边这段期间,他有几次私下回到阎天教的分部汇报情况,顺便也处理了一下青门之中的一些事务,都少不了训自己的手下一顿。而且一路上他们住过的好几间客栈都是徐家门下的产业,一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徐颖芙都会立刻提出来让人解决,事态严重时也是会骂人的。

    徐颖芙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就硬压制着体内的躁动因子,想下床捡起衣服穿上。

    “想走?没那么容易。”不过随手一推,徐颖芙那虚弱得摇摇欲坠的身子就被慕容澜樱推倒回床上,根本无法在他的阻拦之下逃离。

    即使被慕容澜樱有意无意地挑逗着,徐颖芙还是尽量地让自己的脑子保持冷静,但是身体的状况比想象中还要糟糕,颤得连话都不能很好地说。

    “我刚才问的问题你还没回答我呢。”把徐颖芙死死地摁在床上,两人的脸越来越近,“我说过,你不乖乖回答我会有什么后果的……”

    见到此刻徐颖芙这副极为撩人的姿态,也把慕容澜樱的火苗逐渐地燃烧起来,打从心里想欺负一下这美人的念头一直无法抹去。又想到他已经中了药,不管怎样都必须通过情事来解开,慕容澜樱就不在乎这么多了。

    被压在身下的徐颖芙,身体忽然被翻了过去,双手被反扣在后,慕容澜樱又手快地解下自己的腰带,用腰带把他的手死死地捆绑在他身后。

    “你干嘛?!”

    双手被反绑的徐颖芙想从慕容澜樱的手里逃开,却被逼到了靠墙的床角,慕容澜樱的双手分别撑着两面墙,把他困在了自己的两臂之间。

    “怎么,你平时不是很气定神闲的么?怎么现在惊慌失措起来了?”

    “……那你现在是什么意思?”知道慕容澜樱有拿自己开刀的意思,徐颖芙视死如归地看着他,稳住气不紧不慢地说,“休想从我这儿套出什么话来。”

    “既然你不肯说,”慕容澜樱伸手抚上徐颖芙的脸,轻轻地揉捏着,“那我不逼你……喊我的名字。”

    慕容澜樱的靠近让徐颖芙把身体不住地往后压,但是后背早已经贴在墙上了,无奈双手又不能活动,整个人身体都是斜的,仰起头看到的则是对方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

    此时此刻,徐颖芙除了选择沉默,实在想不到更好的对应方法。

    耐心已磨得所剩无几,也知道对方身体并不像表面硬撑那样的乐观,慕容澜樱也准备动手了。

    “我让你喊我的名字,你听不懂吗?”

    身下的人依旧是不愿意吭声,慕容澜樱也不再用言语来强迫他,而是用实际行动来逼他就范。

    身体突然遇袭,徐颖芙由于一时承受不住冲击,喊了出来:“…啊…住手!”

    “怎么?这么快就有反应了……但是你不喊我的名字,我可不会让你舒服啊。”

    “不要……快放手!”徐颖芙的手都被束缚在身后,单靠无力的双腿完全不能支撑起他的身体,但是身子一晃身下就传来难以忍受的疼痛。

    “我可是会越握越紧的……”握着脆弱处的手劲开始慢慢加了上来。

    “……慕…慕容……”

    实在禁不起这种折腾,徐颖芙才被迫喊出“慕容”俩字。

    “这只是我的姓,还有呢?”

    “……澜…樱……”

    看徐颖芙一副被自己折磨得半死不活的模样,慕容澜樱虽然心里也开始心疼徐颖芙起来,不过比起想替他解开药性的想法,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你的药性还没解一半,再忍忍……”

    单手为徐颖芙解开背后的捆绑,慕容澜樱终于进入正题,硬下心肠冲了进去。

    突如其来的剧痛充斥着徐颖芙的大脑,就算他是从小就练功受伤长大的也撑不住,因而失控地哭喊了出来。

    即使知道徐颖芙有多么的难耐,依旧牢牢地固定住他的腰,让他沉浸在夹杂着无尽快感的痛苦之中。

    此时此刻,徐颖芙本来只感觉头昏脑胀,如今更是让他觉得有种快要死掉的感觉,却又带有一种说不出的快感,这双重冲击正逐步侵蚀着他的意志。

    技术早就练到家的慕容澜樱很快就找到了徐颖芙体内的敏感点,而且就只往那一点进攻,这结果则是换来徐颖芙无休止的叫喊。

    以现在的姿势,徐颖芙根本看不到慕容澜樱,只能满眼杀气地瞪着床单,手指紧抓着床单。不过他两眼早已疼得冒水雾,就慕容澜樱看来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一连要了他三次之后,慕容澜樱才停下来,他已经感觉到自己手指已被沾湿了。

    这么一下来,徐颖芙除了还残留一丝意识以外,那早把床单抓破好几处的手连手指也动不了了,慕容澜樱自然清楚徐颖芙所承受的远比自己想象的要痛苦深刻得多,但是他认为徐颖芙不是一个羸弱的人,所以这些痛是理应能承受得住的,自己也只能尽量就着力来做这档事儿。

    直到是时候让徐颖芙释放了,慕容澜樱才松开手,隐约听到几丝细微的喷出声,徐颖芙也应声瘫软在床上。

    “芙……感觉怎么样?”慕容澜樱把他抱在怀里轻声地问。

    勉强地微睁着眼,嘴唇无力地动了几下,没有发出声音:“……”

    慕容澜樱学过唇语,知道他说的话,却皱起眉头了。

    杀了我……

    这三个字无疑是对慕容澜樱行为的否定,和为自己所受到的屈辱而感到羞耻。对心高气傲的徐颖芙,令慕容澜樱深深地感到愧疚。但是为了解除药性,这是唯一的方法。

    “我怎么舍得杀你……一会儿我给你换间房,好好地休息,明天一早醒来就没事了。”

    把徐颖芙轻放在床上,用干净的被子把他裹住,并快速地穿好衣服,打开房门吩咐:“给我换一间房,而且弄一碗姜汤过来。”

    “公子……这空房就只剩楼上的雅阁了,住一晚可不便宜啊……而且我们这儿也不是饭馆,哪儿弄碗姜汤给您啊?”一直在门口候着的老板先是一愣,反应过来之后又是一脸的为难。

    慕容澜樱抛了一锭银子给老板:“够了吧?”

    “够……够了!”看到银子就两眼发光的老板连连点头,“小红,给这位公子带路去雅阁。芸娘,去准备一碗姜汤,待会儿送去雅阁。”

    虽说不过刚入秋,但是夜里的风还是透着凉意,经过剧烈房事后的徐颖芙全身都被汗水湿透,为了让他的身体暖起来,心思细腻的慕容澜樱才会想到让他喝碗姜汤。

    见老板立刻把吩咐的事都照办完,于是他进房间里把徐颖芙连着被子一起横抱了起来,跟着走上雅阁。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