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叱咤武林  第23章 临失忆前嘱咐

章节字数:3230  更新时间:14-11-29 13:5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经过一番折腾,慕容澜樱好不容易才把整碗姜汤喂进了徐颖芙的嘴里,看他沉沉地睡着后,又在半夜跑出来给他买套新衣服,再次回到妓院,自己才困乏地闭上双眼稍作休息。

    徐颖芙再次恢复意识已是次日早晨,窗外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房间来。躺在床上看了看周围环境,很快就发现不是自己昨天一开始待的房间,或许是自己昏睡之时才被抱进来的。又看到慕容澜樱就这么挨坐在床沿边,由他平稳的鼻息就能知道他睡着了。

    想坐起来,身后就一阵剧痛,疼得徐颖芙立刻躺回在床上,最后终于勉强用手支起身子,就这点动静,慕容澜樱其实就已经醒了,但又依旧闭着双眼装睡,当然徐颖芙并没察觉这一点。

    看着睡相极为赏心悦目的慕容澜樱,徐颖芙心生杀意又对他有种说不清的感情,虽说昨晚被他吃得一干二净,但是确实就如他所说的那样,现在自己体内的倦意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精神也好了不少。

    看着慕容澜樱安稳的睡颜,徐颖芙情不自禁地把手伸了过去,就在触碰到对方脸颊的前一刻,却停了下来,想了又想还是觉得不妥,便把手收回来,但是慕容澜樱却突然睁开眼,准确地抓住了他的手腕。

    徐颖芙一愣,下意识地想再次把手缩回去,但是慕容澜樱把他的手抓得太紧,手不管是怎么扭动都挣脱不掉,反而因为手部的带动而令身后传来阵阵刺痛,最后他只能认识现实地放弃挣扎。

    “怎么……还想死吗?还是想让我跟你一起陪葬?”慕容澜樱平静地说出令人诧异的话,但是却面带笑容。

    “……”

    这时的徐颖芙还是不想跟他说话,毕竟这个人昨天玩弄自己身体的时候不知多么地兴奋快乐,而这一切都是建立在他痛苦之上而来的,要不是看在慕容澜樱有张好看的脸还有自家教主有意思要保他性命的份上,大概在刚才他醒来的第一瞬间就被他给灭掉了。

    “……啊!”手被一扯,连带整个人被慕容澜樱拉进怀里,徐颖芙被他护在怀里的一瞬间,愣了。

    随后慕容澜樱放开了徐颖芙,并用手摸着他的头,充满了怜爱之意,可是反观徐颖芙却觉得自己像是个女子般地被对待,很是不爽。

    已经有了上官夜的慕容澜樱自知是不能到处留情的,却又放不下在感情上如此单纯的徐颖芙,这便是他的难处。

    “身体……还好一点吗?”慕容澜樱待他顺了气才问道。

    徐颖芙瞪了他一眼又把视线移开,良久才终于肯吐出两个字:“……还好。”

    与此同时,慕容澜樱拉过被子,把被子盖在怀里徐颖芙的身上,只让他露出头和双手来。

    “芙……”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不会怪你。”由于身子还是比较虚,徐颖芙的声音明显没有平时那样有底气。

    慕容澜樱围着徐颖芙的手稍稍地紧了:“你确定?”

    “废话,我又不是傻子,自然明白。”徐颖芙把被子踹开,“现在早就日上三竿了,还给我盖这么厚的被子,想热死我啊?”

    这个形象的徐颖芙,说实话是不为慕容澜樱所熟悉的,但是却很真实。

    “现在这个真正的你?”

    “算是吧……我该起来了,衣服呢?”

    说罢,慕容澜樱就把摆放在床头的新衣服拿了过来。

    知道他有帮自己穿衣服的意思,徐颖芙立刻制止道:“让我自己来就好了。”

    “之前你不也替我更过一次衣,这次换我来替你更衣了……你的身体还没有痊愈,不要动,让我替你换上。”

    慕容澜樱把自己的温柔毫无保留地坦露出来,但是这温柔只属于那些在他心里的人,这个世界里的人除了徐颖芙以外,就只有上官夜和南宫晨被他这么温柔对待过。

    避开徐颖芙疼痛的部位,慕容澜樱小心翼翼地给他穿上衣服,细心地扣扣子,还特地把腰带弄得松一点,以免勒疼了徐颖芙。

    慕容澜樱每一个温柔的举动都被徐颖芙看在眼里,外貌协会的他又岂会不为对自己这么好的慕容澜樱心动?但是他清楚,得了“渐弑”的慕容澜樱若是得不到神器“追命”,是活不过这几年的,理性让他决定把这段情压在心底,直至它有可能会实现的一天……

    扶着徐颖芙下床,让他坐在木椅上,慕容澜樱就让人送些早点上来,给他填填肚子。

    无意中闻到一阵香味,是从门外传来的,慕容澜樱记得这种味儿,便对着外面喊:“晨,我知道你在外面,进来吧。”

    “……你不是不认得我了吗?怎么还喊得出我名字?”忽然出现在房门口的南宫晨,一脸阴寒地盯着慕容澜樱。

    没错,此时的南宫晨很生气,不只是十几天前自己明明站在慕容澜樱面前,他没认出自己来,现在看徐颖芙一脸虚弱,又是在妓院,不用猜就知道他们昨夜肯定欢愉过。

    醋意更是肆意地在心里穿梭,以至于现在,向来对情爱来去自如的南宫晨就像个醋劲十足的小女人,虽不至于毫无形象地对他破口大骂,但却以沉默和能杀死人的眼神来表示自己的怒意。

    “别生气嘛,那时候我的确失忆了。”

    “哦?失忆?”南宫晨抽出插在腰间的扇子,把它如飞镖地投向慕容澜樱,“你可知道,辽日成王在四处找你,着急得快疯了吗?”他指的其实是上官夜。

    那把扇子直直地插入了慕容澜樱后方的墙面上,墙上的灰刷地往下掉,这墙缝足足有六七厘米深,在周围还有一些明显的裂痕。如果慕容澜樱刚才没有闪过这一下,估计是伤得不轻了。

    “……我知道。”

    面对南宫晨的刻意刁难,慕容澜樱也没有生气,保持一贯的冷静。也知道自己的不辞而别或许是有点过分,但是上官夜会明白他的。

    辗转了几次的话题,又回到了慕容澜樱身上:“那你的记忆又是如何恢复过来的?”

    慕容澜樱很详尽地把遇到司徒夕云之后的事情都说了一遍,来回答南宫晨的质疑。虽然是有点不太可信的感觉,但是南宫晨听后也实在找不出什么破绽来,而且他认为慕容澜樱也没必要特地编个谎言来骗自己,便对他所说的半信半疑。

    “就这样吃了一颗药丸你就恢复记忆?”徐颖芙跟南宫晨一样,还是对慕容澜樱突然恢复记忆表示怀疑。

    “嗯……由于那药丸有时效,时间所剩无几了,所以我接下来要说的话,芙、晨,你们要认真听,至于相不相信就有你们决定。”

    “……什么?”

    “我名叫慕容澜樱,估计你们也已经知道了,”看到南宫晨依旧比怨妇还充满怨念的目光,慕容澜樱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先是第一件事,我有两个好兄弟,一个叫上官莲,一个叫欧阳沧魅,我和他们失散了,不知他们去哪儿。以你们皇家园庄和徐家产业的关系网,找这两个人应该不难,所以想让你们帮忙找一下。”

    “怎么是上官和欧阳……”南宫晨皱眉,“你和他们是什么关系?”

    一个慕容家的人,竟然说上官家和欧阳家的人是他兄弟?不互相仇恨就算了,但也不至于好到称兄道弟吧?!这也太不切实际了……

    慕容澜樱补充:“也许你们不相信……我跟他们是青梅竹马。”

    “不,我信。”徐颖芙从他的眼里看出了对友人的关心,知道这不是虚假的,就立刻表示自己的立场,“我会帮你。”

    把欧阳沧魅跟上官莲的性格外貌特征都告知给徐颖芙后,慕容澜樱又接着说:“第二件事,你们所知道的辽日成王其实是上官夜,而真正的段卿旭……芙,就是你家的教主。”

    “他?怎么会……”

    回想到当初被教主找上门要自己入教给他当门主时,也是自己意想之外的。徐颖芙又怎么会不了解自己跟随了这么多年的教主呢?他是个多么精明、狠辣而又强大的人,正因为这样才会令阎天教在短短几年里迅速建立起庞大的势力。

    慕容澜樱特地在失忆以前说这番话,也明白他压根没有必要在这个时候说谎,南宫晨和徐颖芙知道这种事情的严重性。

    “而那个急着要找我的就是上官夜。”

    慕容澜樱又把上官夜对自己说过的有关段卿旭的所有原话,按照记忆原封不动地照搬出来告诉两人,明显增加了说服力。

    “这件事我很久之前就知道了,”南宫晨怄气地插了一句,“不怕我们把这件事上报朝廷?”

    “既然你很久以前就知道了,要说你早就说出来了,到现在你仍然为我们保住这个秘密,不是么?”慕容澜樱戳穿了南宫晨的心思。

    “……”

    “这件事,夜只跟我一个人说过,如今我把这件事告诉你们,是因为我信得过你们……反正切记要小心行事,不能让段卿旭知道你们已经通过我知道了这件事。尤其是你,就算你是他的得力助手,也不见得他会就这么放过你,不把你灭口。”慕容澜樱看向徐颖芙,投以提醒的目光。

    南宫晨仍然沉着脸,短时间下来心情似乎控制回来,并聚精会神地听着慕容澜樱的话:“继续说。”

    “还有,我把血冥收在了成王府中我所住的房间里,帮我拿来,即便我失忆了也能照样修炼。”

    慕容澜樱隐隐约约感觉到一阵疲倦感,意识到自己再次失忆的时候快来临了,就赶紧把该说的都交代清楚。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