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那夜,月下的琴声(上)

章节字数:3199  更新时间:12-09-23 13:3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十年前,南星举办了南帝三十八岁的寿宴,宴请了三国五城的王族和达官贵人,当时仍身为皇子的轩辕澈年仅十四,由于在兄弟中表现出色而备受其父皇的赞赏,便让他随同来到南星赴宴。

    一辆辆马车从宫门口驶入南星皇宫,各宫门上的牌匾都被粉刷一新,即便是普通的宫墙也被红灯笼装饰得充满喜庆。在寿宴开始前,凡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都少不了来到南帝上朝的凌云殿拜寿,并献上大礼。

    轩辕澈则一直很拘谨地跟在辽帝身后,仔细地观察周围的情况,以免行差踏错。

    由于身为大国皇子,受到的待遇自然比其他人要好得多,南帝对辽帝和轩辕澈也是尤其地热情,却没有让他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相反地还刻意低调,因为他知道“伴君如伴虎”这个道理。

    来拜寿的人向南帝祝酒之后,都少不了来到辽帝面前献殷勤一番,同是作为宾客的辽帝早就料到这种境况,也就熟练地处理。

    在他身边的轩辕澈虽说只有十四岁,耐性肯定没有长大后那么沉得住气,但是在同龄人里面也算得上是数一数二了,但是面对一个又一个来献殷勤的人,轩辕澈早就呆腻了这个吵杂的地方。

    “父皇,我能出去走走吗?”轩辕澈恭敬地问辽帝。

    辽帝没有反对,还特意吩咐道:“跟着八皇子,小心行事。”眼里透着威严和关心,让人觉得他虽是帝王,却也是慈父。

    “不需这么多人,儿臣挑一人即可。”

    轩辕澈不想太多人围着自己转,这样走到哪儿都会引人注目。保护自己的人往往会因为自己的一点损伤而被定罪,并且有时会很啰嗦,深知这一点的轩辕澈立刻补充。

    见辽帝点头应允,轩辕澈就选了个平日里最少话的侍卫,随即就从凌云殿里走了出来。

    在御花园里兜了一大圈,又朝皇宫内各宫各殿走去,稍作参观,当然后宫禁地他是不会去的。

    这期间,几乎所有人都往凌云殿里跑,诺大的皇宫里显得安静,在这儿散步的轩辕澈难免会有点迷失方向,想找个人问路却又不见人影。

    走着走着,见前面的凉亭里有一个人正拿着书,轩辕澈便快步走过去问:“请问凌云殿怎么走?”

    那个人的脸被书挡着,却传来了正处于变声期的声音:“在前面的第二个路口转左,再直走一段路就会到了。”

    司徒晓云眼皮抬都没有抬,依旧仔细地阅读书籍。

    “多谢。”随意的一个道谢,轩辕澈就顺着他所讲的路线离开了。

    余光看到了轩辕澈直挺的背影,司徒晓云心里偷笑。他觉得这个跟自己差不大的男孩子应该也是来给自己父皇南帝祝寿的,所以他就一时贪玩,所指的那个方向跟凌云殿完全是反方向的。

    结果不言而喻,轩辕澈迷路得更离谱,也很快就意识到自己被骗了,便按着旧路回去找那个看书的人算账,当他迂回到那凉亭时,那个人早已不见踪影。

    不知花了多长时间才千辛万苦地回到凌云殿,先是被为他担心的辽帝冷冷地瞪了一眼,又被告知宴会即将开始,要移步去金銮殿前的大空地就坐,被司徒晓云耍了一回的轩辕澈,简直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但是相遇往往是命中注定的,在宴会上,轩辕澈和司徒晓云的坐席恰好就在彼此的正对面,只要直视前方就能轻易看到对方。由于司徒晓云并没有换衣服,轩辕澈从衣着上一眼就认出了司徒晓云就是今天害自己走了这么多“冤枉路”的人,不过却没料到竟是长得如此好看,就算是女子也会嫉妒他的容貌吧。

    在南帝出场以前,舞台上正表演着迎接仪式,在这期间司徒晓云有好几次都朝着轩辕澈笑,其实没有别的意思,不过却被轩辕澈当成是嘲笑,气得轩辕澈案下的手已经把好好的一只瓷质酒杯捏裂了。

    “南帝驾到!”

    听到太监的喊话,众人皆以注目礼等待南帝走到中央去,直至他停下脚步站在台上,除了辽帝以外的人都向他行礼:“参见南帝!”

    “众贵宾请起,不需客气。”

    比起相对温润内敛而又不失帝王霸气的辽帝,看起来年纪与其相近的南帝却显得有些盛气凌人,不过他年轻时却也是南星国少有的治国奇才,其品学兼优早年就令所有臣子对他心服口服。

    “儿臣祝父皇生辰快乐,今年儿臣送给您的寿礼是一个木雕的灵芝,灵芝为保长寿之物,寓意‘长寿’……”如同往年,作为大皇子的司徒夕云率先走出来向南帝祝寿。

    与其同母所出的弟弟五皇子司徒修云则跟随在后,很自然地接下话来:“祝父皇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嗯……”本以为会有些什么好戏,而司徒夕云此时所表现出的平庸却让他失望地看向司徒晓云这一边来。

    人人都说每年的南帝大寿,就绝对少不了大皇子和二皇子的两台好戏。因为这两位皇子除了年龄相仿以外,聪慧过人的本事可是在众多皇子中脱颖而出的,虽然大皇子是蒙尔拉王妃所生,而二皇子司徒晓云是皇后所生,以其身份但都是将来极为有可能成为太子的人,所以他们之间总少不了一些明争暗斗,而这大寿则是一次表现的舞台,他们自然不会放过这次机会。

    只见司徒晓云缓缓地站了起来,走到红毯中央,恭敬地对南帝笑道:“那儿臣就即兴作首诗来给父皇您祝寿吧。”

    “金沙峭岸一株松,干劲枝遒塑祖龙。桃李盛时甘寂寞,雪霜多后竞青葱。根深更爱阳春雨,叶茂犹怜翠谷风。师表才情堪敬仰,古稀不愧焕神容……”

    不要有所怀疑,这首诗确实是司徒晓云即兴所作。

    “好诗!”南帝带头拍手称,随之辽帝也投以欣赏的目光鼓掌,台下的众人也随同他们鼓掌,顿时一片雷鸣般的掌声响彻了整个会场。

    “他是谁啊?”轩辕澈目光未从司徒晓云身上移开过。

    在他身旁的侍卫如实回答:“回八皇子,是南星国的二皇子司徒晓云。”

    “司徒晓云……”

    名字倒是好听,但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这就是轩辕澈对他的印象,因为轩辕澈还无法忘怀白天里司徒晓云整蛊自己的事情。

    “人如天上珠星聚,春到筵前柏酒香。杏花雨润韶华丽,椿树云深淑景长。岭梅花报春早,庭前椿树护芳龄。红梅绿竹称佳友,翠柏苍松耐岁寒。”为了在文采上不输于自己的二弟,司徒夕云即时也吟出了一首诗,不过这首诗不是即兴之作,不过却是司徒夕云八岁之时所作,论文采的确不逊于司徒晓云。

    “好!”南帝这才满意地点头表示对其的肯定。

    南星国的皇子们祝寿之后便轮到各方来客,此时的场景自然是热闹不已,虽然自己的位置很靠前,不过前面那拥挤的人群挡住了南帝的视线,于是趁着这热闹,司徒晓云无声无息地从自己的位子上离开了。

    一直注意着司徒晓云的轩辕澈发现他的离开,便想跟过去,但却被侍卫拦住:“八皇子,一会儿该到您去给南帝祝寿了,现在还不能离开啊。”

    “告诉他我身体不适,先行离开。”轩辕澈撂下话就转身想走,但又被人拦住。

    “辽帝有命,要属下看紧八皇子您的。”

    轩辕澈冷冷地朝他一瞪:“闪开!”

    为了不打草惊蛇,他的声音并不大,但气势十足,就连侍卫也一下子懵了,抓住这个机会,轩辕澈就像脚底抹油似的离开了,并朝着司徒晓云离开的方向走去……

    粗略地在南星皇宫里绕了好几个圈,连轩辕澈也认为自己是找不着司徒晓云了,又想着立马回去又肯定会引起注意的,便在周围闲着没事走走晃晃。

    越是往僻静的地方走就越是显得宁静,轩辕澈倒也落得个舒心,继续这么走着,却听到远方传来了阵阵琴声,拨弦苍劲有力,琴声犹如流水般流畅,干净而纯粹,令人顿刻心旷神怡。

    若是从曲子本身来鉴赏的话,这曲子的曲风是悲凉,而弹奏者竟能把曲子所表达的情感原汁原味地演绎出来,这是为对乐理颇有见识的轩辕澈所赞赏的。

    好奇心让轩辕澈很想知道这么出色的演奏者是何人,于是顺着琴声传来的方向快步前行,结果却令他又惊又喜,那个人竟是司徒晓云。

    司徒晓云独自坐在长廊内弹奏着古筝,附近没有一个人影。

    今日虽是自己父皇南帝的生辰,同时也是母后的忌日,千头万绪的司徒晓云并没有注意到轩辕澈的出现,手指机械地弹拨着琴弦,但心思早就飘出了千里之外。无意中看到了地上映出来人的影子,但他却依然保持现状,没有抬头看来者是谁,继续沉醉在自己的世界里。

    从看到他的一刻起,轩辕澈就一直注意着他的神情,表面看上去是面无表情地弹琴,实际上却能让人感受到他眼底无尽的悲伤。他并不知道,此刻他那略显脆弱的神色却激起了轩辕澈对他的保护欲。

    奏毕,司徒晓云回神才抬起头来,却不见来人的踪影……

    今夜,天上的圆月高挂在夜空之上,周围却没有了点点星光的围绕,显得高傲而又孤独。月下司徒晓云的琴声,无疑已经扣住了轩辕澈的心弦,成为了两人无可磨灭的羁绊。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