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叱咤武林  第28章 为他戴上耳坠

章节字数:3040  更新时间:14-12-02 21:2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你们,把那个人给我带上来,给我解毒。”

    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闲逛,天色不知不觉就暗了下来,慕容澜樱并不知道,此时,附近有一双灼热的目光正充满欲望地盯着他……

    没走几步,厄运就来了。

    一群身穿黑色衣服看似是打手的人,向慕容澜樱走来,为首的人先说:“公子,我们城主有事找您。”

    “城主?我不认识什么城主。”看出了对方眼底的恶意,慕容澜樱没好气地回了他一句,就自顾自地继续在街上走着。

    “那就休怪我们无礼。”只见为首的礼貌性地抱拳,然后手就往前一挥,“上!”

    知道又要闹一阵子,无奈只好就转过身来正面解决他们,就当作是练手。尽管是慕容澜樱,面对这么多个训练有素的打手,还是占不到任何好处,后来一个不慎被人点了穴,整个人就晕厥过去。

    看着床上的人,冷琅羽若有似无地笑了。

    十几天前,他看到他在店铺前大显琴艺,今日这个预计身上的毒需要通过情事来暂缓的日子,他竟在自己所住的客栈前经过,眼尖的冷琅羽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这个催情毒是冷琅羽五岁时被人暗里下的,虽然及时发现并把毒素驱除了不少,但还是留下了病根,每三个月都会发作一次,后来他无意中发现做情事能减缓这种后遗症带来的痛楚,因此冷琅羽无论如何,每三个月都需要找人做那档事来解毒,顺便满足自己的身体需要。

    由于毒性强烈,至少要交合三次才能有成效,普通女性的身子骨是无法承受这种冲击的,所以一般在这个时候冷琅羽都会找男性来完成。但实质上就是通过行房事把毒素转移到对方身上,而那些毒素促使对方撑不过第二天就死了。

    说白了,他冷琅羽每三个月就要直接地杀一个人。

    因为森芜城是西方的边城,接壤西域一带,而这催情毒“邪春”正是出自西域。

    床上的人一脸平静地睡着,冷琅羽的欲望因为毒性而被引了出来,但是以他的性格,是不会趁对方不省人事的时候碰对方,因为这是他的定则,所以他只有尽可能地压住自己的冲动。与此同时,他却很期待身旁人醒来后会有什么发应。

    感觉睡了好久,一睁开眼睛,就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身上只有一张被子遮着身体,下面就没有了任何服饰了。

    “你醒了?”冷琅羽看着他,冷声道。

    慕容澜樱闻声看去,竟是个长得不可方物的美男子。

    “你是谁?”一脸防备地看着对方,不忘拉了拉被子遮掩自己的身体。

    未果,却被冷琅羽钳制住了手腕:“我是谁你不必知道,你只需要知道你很有荣幸能为我解毒。”

    “你什么意思?”听出了对方话里危险,慕容澜樱皱眉,眼里闪着寒光。

    “字面意思。”

    不再抑制那冲动,冷琅羽猛地把慕容澜樱压在身下,强行夺取其城池。

    “等等!”

    意识到将会发生什么的慕容澜樱,心里那的强烈而又不好预感让他不寒而栗。

    “……喂……住手……”

    一霎间,脑子里一片空白,慕容澜樱隐约觉得这种被人进入的感觉似乎有过,但是却远比这温柔。

    难道之前自己曾跟人做过这种事?为什么……

    他没有猜错,的确有那么回事,就是与上官夜的第一次,他是自愿做下面那一方的,不过其他时候一般都是由他来主导。

    面对冷琅羽一开始就凶猛的进攻,慕容澜樱疼痛之余,两手朝四处胡乱摸索,寻找能借力的物品,把对身下的剧痛的注意力转移开来,但是冷琅羽下手是越发的恨,疼得他紧闭着双眼,隐忍着不让自己发出那撩人的声响。

    现在慕容澜樱的反应跟未经房事的人没有两样,跟以前那个历经情场的他有着天壤之别。

    “滚!”卯足劲朝冷琅羽骂了一个字,换来的却是更为强烈的疼痛。

    “看来你还挺有精神的,竟然还能骂的这么过瘾?!”

    把慕容澜樱翻转过来,换了个姿势继续。

    见冷琅羽实在太狠了,这回慕容澜樱也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一手抓住他的肩,一手搂住他的腰,只要他一弄疼自己,手就使劲儿地掐,一点儿不留情,短短的一阵子就掐得渗出血迹。

    本以为这样,这个强占自己的人就能稍微收敛一点,谁知力度竟然没有减退,反而呈上升的趋势逐渐使力。

    整整要了慕容澜樱三次,冷琅羽才疼得停下来,自己上半身已经被掐得全是伤,本来冷琅羽跟人上床就从不会特意在对方身上留下吻痕,与慕容澜樱布满细汗却又白净的身体做比较,根本就是自己伤得更重。

    当然表面上看是如此,实际上慕容澜樱所承受的痛远比冷琅羽的皮外伤要严重得多,那体内被多次地折腾,而且从头到尾力度和频率都是只增不减,要是普通人早疼得晕过去了,只有极能忍疼而且意志力向来异于常人的慕容澜樱,才能依然保持着清醒。

    从头到尾慕容澜樱的心脏不知为何发出了锥心的疼,这是他痛楚的最根本原因,一但停下来,那种痛就反而没有那么厉害了。

    “你……简直……不是人……”精力旺盛得不像样!

    后面的话,慕容澜樱也无力再说下去了,但是眼里的厌恶却表明了他的态度。

    “亏你还真能撑到现在。”

    冷琅羽眼里满是讥讽,但是心里却暗暗佩服这个身下人儿。平日里仅是普通的房事,给自己侍寝的人大都撑不过三次,即使是男性也不例外。这次自己在对方的语言攻击下,动作幅度都比以往狠厉,三次下来竟仍保持着意识,还开口骂了自己一句,他的毅力得多惊人啊。

    “……哼……”冷哼了一声,就别过头去,不与冷琅羽那炙热的目光对视。

    要说,慕容澜樱也算是身强力壮的,虽然身上没有大块的肌肉,但是近看还是会有细微的肌肉突起,而且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身材极好。

    “既然你还能坚持下来,那我们就继续吧。”冷琅羽本来就好听的声音在这充满情调的氛围下显得富有磁性。

    平时自己不怎么接近男女色,就算是发泄也从未尽兴过,因为那些人总会中途晕过去,冷琅羽不喜欢在别人没意识的时候动手,那样就好像在跟尸体做那档子事。

    再者,在刚才的整个过程中,冷琅羽发现这个表面看起来文弱的男子体内竟有不浅的内力,那些内力足以为他抵制所有的毒素,起码他不会因此而送命。

    难得有个能挺下来的,而且又有足够深厚的内功,反正不会被自己玩死,为何不尽兴呢?

    想着,冷琅羽笑了,眼底虽然没有笑意但却惊艳四方,慕容澜樱看着就觉得毛骨悚然。

    拉下绑在脑后的发带,在慕容澜樱迷茫的视线下,把他的双手捆了起来,并绑在床头固定,置于头顶。

    这一系列的动作都太快,本反应过来的慕容澜樱却因为身后钻心的疼,无能为力地任由着冷琅羽摆布。

    又是几番猛烈的进攻,双手被束缚在头顶的慕容澜樱,因疼痛全身发颤,但就是不愿示弱,死活不出声。

    随着时间的推移,慕容澜樱的意志也逐渐被消磨,开始不时地漏出销魂的声音,声音不大,不仅勾人而且显得动听,使冷琅羽一次又一次产生冲动。

    这种疼痛伴随着的快感,令慕容澜樱心脏好像被千万只虫蚁噬咬,又疼又痒,进退不得。他很快又发现,冷琅羽的力度开始出奇地变轻了,温柔到好像刚才强暴过自己的事从未发生,一如情人之间的欢爱,没有过分的粗暴。

    前三次冷琅羽是为了驱毒才不得不下手重,如果只是普通的房事,他还是比较喜欢享受那种愉悦。大概是觉得身下这个人很合自己的口味,冷琅羽无意识地,动作变得前所未有的温柔。

    “……你…给我……轻点……”

    感受到冷琅羽的转变,慕容澜樱明显没有再抗拒,甚至尽力去迎合他,只有这样才能不那么痛,而且也能尽量地去享受这种莫名的快感。

    “那个……我好累,想睡了……”不知道是第几次了,见冷琅羽停手,勉强调整好呼吸的慕容澜樱断断续续地说着。

    “睡吧……”难得尽兴,冷琅羽心情大好,言语间透着无限的温柔。

    很快慕容澜樱就睡着了,看着呼吸均匀睡得很沉的人儿,冷琅羽凑过去仔细地观察他的脸,虽然不算很好看,但也是清秀端正的,给人普通却又不平凡的感觉。

    当他看到慕容澜樱耳朵上没带任何饰物的耳洞时,刹那间心有一念,也许仅是一个莫名的冲动,就取下其中一只戴在自己右耳多年的耳坠,小心翼翼地给慕容澜樱戴上。

    为柳睿轩戴上耳坠后,看着耳坠上的黑宝石闪闪发光,冷琅羽满意地笑了。

    “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