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动乱四海  第1章 想做闲人很难

章节字数:3155  更新时间:11-10-18 20:2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紫雀,记好我刚才的吩咐。放开手去做,辽日那边自然有人会接应。”在南星的阎天教分部,段卿旭一人坐在高座上把玩着手上的戒指,幽幽地说着。

    “哦,知道了。”站着听完对方说的话,语气随意地回应。

    梁沐缥是整个教里除了轩辕律以外唯一一个从不向段卿旭行礼的人,至于原因就有赖于他那特殊的身份。

    阎天教内部共分成赤、黄、绿、青、蓝、紫、灰七门,每个门主平均统领教里的教众。同时,阎天教的每个教徒都有各自的代号,交流也从不用透露真名。

    与夜魅宫的千军万马不同,阎天教教内虽然人少,但是个个是高手中的高手,而且大部分都是段卿旭从各处挖来的修炼成各种罕见武功秘籍的人才,也有一部分是名门望族的后代,还有个别商业世家后人,徐颖芙就是个例子。

    一年前,段卿旭想方设法地把身为南星国册封的关东侯的自己拉拢进来,如今他梁沐缥便是紫门门主——紫雀。

    直到梁沐缥离开,轩辕律才从侧室出来,面露担忧之色:“旭,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有些事不能操之过急。”

    “一切都布置妥当,差不多是时候了……律,你不会阻止我吧?”段卿旭淡淡地看了他一眼。

    轩辕律走到他身边,视线却早已随着焦距的分散而失神地看着远方:“这次,我不会阻止你,也绝不会帮你。你想怎么样随你,反正我不插手。”

    心里知道段卿旭一开始就是打算向辽日大动干戈来扳倒轩辕家的天下,作为轩辕子孙的轩辕律自然不会做这些大逆不道的事情。虽然如此,他也不去拦住段卿旭,就因为他爱上了段卿旭,所以他对此不会有任何怨言。

    “那就好。”

    段卿旭满意地笑了,将轩辕律拉到自己的腿上坐着,随之亲了他一口。

    轩辕逸,我倒要看你还能坐在你的帝位上多久……

    眼里是无尽的恨意与阴险,段卿旭妖艳一笑。

    在春风阁里呆了一年多了,不过寥寥几人通过了欧阳沧魅设下的关卡,并有幸与之下棋,其中就包括柳苒钱庄少庄主柳钰炆和掩饰了自己身份的辽日十五王爷轩辕慎。三头两日,他们闲来没事就会来找欧阳沧魅,面对这些场景,作为老板的颜溯谦就只有无奈吃醋的份。

    此时,在自己的房间里,欧阳沧魅与柳钰炆两人正对峙着。

    “沧魅,上次我败了一局,这次我一定会双倍地赢回来!”柳钰炆气势汹汹地在桌上一拍,双手撑在桌面。

    “别这么较真,是输是赢也没什么大不了。”欧阳沧魅懒懒地挨在摇椅上,摇椅一前一后地晃动着,活像一个享受休闲一刻的老头。

    走到摇椅一旁把它停住,柳钰炆两手不轻不重地拉扯住欧阳沧魅的手:“快点起来啦,陪我下棋。”

    “……好吧。但是如果这盘你输了,就别来打搅我清闲了。”看着对方一脸可怜相,欧阳沧魅才勉强点头。

    说白了柳钰炆就一个十七八岁的未成年,只要对方的行为不是很过分,他对待比自己年纪小的人也算是很能容忍的。

    “筱熏,替我把棋盘摆上。”从摇椅起来,欧阳沧魅就慵懒地往外面喊道。

    筱熏本是春风阁里颜溯谦的得力助手,也是夜魅宫里的人,自从欧阳沧魅来了之后,她就被派来当他的贴身丫鬟。她的细心和谨慎,是深得欧阳沧魅赞许的。同时,她也很庆幸能照顾这个没有大架子的欧阳沧魅。

    很快,就见一个小巧玲珑地女子端着棋盘进来,并摆好在桌面上。

    “公子,需要我在外面候着么?”筱熏笑问。

    欧阳沧魅随意地摇摇手:“不必了,忙了一天你也该累了,下去休息吧。”

    “是!”筱熏很开心地退出房间并关上房门。

    “不要,反正在这短时间内,下棋你是赢不了我的。”欧阳沧魅一手撑着下巴地坐在桌前,准备与对方下棋。

    柳钰炆虽然很不服,但也是明白事理的:“你的棋技确实很超群,要不干脆你当我师傅算了!”

    说完,他就从棋盒里掏出一颗子,放在棋盘之上。

    “哈?你开玩笑的吧。”发现柳钰炆莫名地严肃起来,欧阳沧魅有种不好的预感。

    “当然不是。”

    欧阳沧魅下了子,直接拒绝:“我不收徒弟。”

    因为太麻烦了……

    对于像欧阳沧魅这么怕麻烦的懒人来说,这些繁杂的事还是少之又少的好。

    “卢小姐,不能进去啊!”远远听到门外的吵声。

    “哎,她又来了。”欧阳沧魅心里咯噔一下,话中带着郁闷。

    此刻,柳钰炆嘴里说那出意味深长地落井下石:“沧魅,看来有你烦的了。”

    欧阳沧魅口中那个大麻烦就是当今辽日吏部尚书之女卢韵。

    卢韵仗着自己的地位不凡,已是个嚣张跋扈成性的大小姐,而在一个月前无意中在春风阁门的路上见到欧阳沧魅,就此,她就黏上了欧阳沧魅,每天都会来春风阁找他,跟他熟的人没几个不知道她卢小姐的大名,柳钰炆也不例外。

    “沧魅,我来了!”粗鲁地推开房门,卢韵就这么毫无形象地跑了进来,两手紧紧地抱住欧阳沧魅的腰,像个树熊似的挂在他身上。

    “喂,疯丫头,你很重,快点下来。”欧阳沧魅瞥了她一眼,一脸无奈。

    通过连日来的交往,知道卢韵不过是小姐脾气改不过来罢了,并不是什么坏心眼的女孩,虽说欧阳沧魅从来不会对她特别照顾地纵容她,但是却会像个哥哥那样真诚对待她。

    “好啦……沧魅,一会儿陪我去逛逛可好?”松开手后,卢韵满心期待地仰望着比自己高一个头的欧阳沧魅。

    “不行,我累了,你找别人吧。”

    近段时间,夜魅宫与阎天教的明争暗斗越发地剧烈,再加上又有一个从江湖中衍生而出的新邪教组织——红莲教,如今的江湖已经开始动乱,就算向来喜欢清闲的自己也被派去做任务;而在春风阁,欧阳沧魅是做收入统计的,每天都要面对一叠账本,因此近来他相对睡得很少。

    尤其是昨天晚上他处理了堆积成山的账本之后,还要安排夜魅宫里秋雪阁的相关事宜,整晚都是喝茶提神的,根本都没有合过眼,所以他现在是一闭上眼睛就能睡着。

    “我不要!我就要跟你一起去嘛!”卢韵抓住他的手就这么摇啊晃啊的,弄得他睡不下去。

    现在实在累得慌的欧阳沧魅也没有之前那么好脾气,手就那么一甩,卢韵就差点没摔在地上:“走开!别烦我。”

    “你……你混蛋!哼!”只听卢韵一脸红,带着哭腔地跑开了。

    知道欧阳沧魅心情已经受影响了,一直在一旁看戏的柳钰炆这时才低声问:“这么说话好吗,不怕她以后给你找麻烦?”

    “她自身就是个大麻烦。”躺回摇椅上,欧阳沧魅继续闭目养神。

    “那我走了。”

    不知道欧阳沧魅说自己累是真是假,但是看他已有些变暗的脸色,潜意识却让柳钰炆觉得不能在这个时候招惹他了,便适时地收手。

    “嗯……”

    当出外办事回来的颜溯谦看到心爱的人儿正在摇椅上熟睡着,他安慰地笑了,把披在自己身上的披风盖在了人儿的身上,然后用手摸了摸人儿的脸。

    “……谦,回来了……”感觉到有人摸自己的脸,欧阳沧魅就知道这熟悉的触感是属于颜溯谦的,便迷糊地微睁着眼嘟哝着。

    “吵醒你了?”颜溯谦柔声问。

    “没……”应了声,欧阳沧魅又闭上眼睛继续安稳地睡着。

    “好好睡吧……”

    不看欧阳沧魅那比以往深的眼圈,颜溯谦都清楚他是真的累了,毕竟身兼夜魅宫秋雪阁阁主之职,所接的任务难度都不是常人能比的,前几次与红莲教的打斗中还受了伤,虽然他表现得很轻松,但是颜溯谦却是心疼到了极点,那么重的伤势怎么可能仅是一次两次包扎就能痊愈的。

    当欧阳沧魅再次醒来,窗外已是夜色降临。

    “筱熏。”见外面还是灯火通明,欧阳沧魅估摸着时间也不是太晚,便大喊。

    “公子,您醒了?”筱熏应声跑来,“我现在就去给您准备晚膳。”

    春季的夜晚还是很凉的,欧阳沧魅披上颜溯谦给自己盖上的披风,便走出房间在外边转了一圈。

    自从欧阳沧魅来了春风阁之后,司徒晓云就越发地少来春风阁,以前有很多交给司徒晓云处理的事情到现在就都丢给他来干,跟颜溯谦发过牢骚,谁知颜溯谦却说那是自己身为阁主的工作。

    当回到房间,饭菜已准备好,欧阳沧魅直接拿起碗筷就独自吃了起来,而且津津有味:“嗯,这红烧猪肉就是好吃!筱熏,这是你做的吧。”

    “是,如果公子喜欢,筱熏以后多给您做。”

    “好啊。”

    知道欧阳沧魅吃完晚饭,让人把东西给撤走,临走前,筱熏低着头向他转告:“公子,宫主找您,让你现在就去总部。”

    其实筱熏应该称欧阳沧魅为阁主,由于欧阳沧魅也没有可以要求,她习惯性地叫他公子。

    “知道了。”

    看着筱熏关上房门后离开,欧阳沧魅就换了一身衣裳,戴上面具,就从窗口跳了出去,朝夜魅宫的方向走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