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动乱四海  第3章 暂时一切顺利

章节字数:3157  更新时间:11-10-24 19:1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根据之前手下的报告,欧阳沧魅连日往南星的方向追赶……

    一进房间就看见没有戴面具的欧阳沧魅正躺在床上闭目养神,来人虽然早见过他的真容,难得再次看到他这张好看的脸心里不免咯噔一下。

    “阁主。”身着黑衣的斐立马回神,单膝跪在他跟前。

    “起来吧。”在床上的他当即坐了起来挨在床头,“情况怎么样?”

    “他们已经到了匈藏镇,并将逗留三天,人数至少有五十。”

    由于夜魅宫里大部分人很擅长暗查,斐更是个中高手,所以他所调查出来的讯息都是极为可信的,对此欧阳沧魅倒是很放心。

    走下床从桌上随手拿起茶杯倒满水,递给了斐:“不错。”

    “谢阁主……”接过茶杯,脱下面具露出清秀的脸,才一口把水喝完,并把面具带上,再谨慎地把茶杯放回在桌面上。

    “这儿离匈藏镇还有多少路程?”

    “以阁主您的脚程,大概只需不到一天的时间……”

    这时欧阳沧魅稍稍严肃了起来,问对方自己一直耿耿于怀的事情:“斐,坐吧……之前让你暗中查那件事情怎么样了?”

    在拿了夜魅宫秋雪阁阁主的实权后不久,欧阳沧魅就让斐着手调查慕容澜樱、上官莲二人的一切事情,正因为清楚他们定会因这个世界的历史原因而隐姓埋名,所以他特地把两人的相貌、性格特征都告诉给了斐,好让他寻找。

    由于不明因素太多,对于斐来说也是一项艰难的任务,再者最近夜魅宫跟武林各派的争斗逐步剧烈,斐也就被轩辕澈直接任命去执行机密任务,自然欧阳沧魅向他交代的事情自然就会被耽搁了下来。

    当然,为了顾全大局,欧阳沧魅作为夜魅宫的一份子还是会理解的。

    斐随手拉出一把凳子就坐下了:“有个叫伊势莲的人在燐疆会武场比试赢了。”

    “这件事我听说过……他跟我们辽日的将军一起赢的嘛,这件事早就传得沸沸扬扬了。”欧阳沧魅朝他投向疑问的目光,“你该不会觉得他就是……”

    “不错,这个伊势莲与阁主您的描述几乎没有太大的出入,长得好看、身手好而且沉默寡言。”斐点头,“他大概就是您要找的上官莲。”

    “还有其他的什么特别的地方?”

    “他好穿白衣,武器是一条银色的长鞭。”

    银色长鞭……之前参加“乱战”时上官莲选的武器就是一条银色的长鞭!

    欧阳沧魅刚来这个世界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在游戏之中的形象完全地实体化,头发变长了不说,就连自己用那两把短刀也是……

    “嗯。“猜想伊势莲实际上就是上官莲,欧阳沧魅笑了,极其地邪魅,“那慕容澜樱呢?”

    “……暂时没找到相似的人,只有前段时间我向您提过的那个‘澜樱’而已。”

    此时斐口中的澜樱正在锦绣布庄的少庄主慕容澜樱,其实欧阳沧魅早在数月前就开始多次亲自到锦绣布庄寻他,但回答要么就是对方不在庄内,要么就是正在休息,然后他又特地到分布在全国各地的锦绣布庄分部找人。

    在发起秋雪阁十几个高手的同时追踪下,终于在辽日南部的一个城镇上拦截到了那辆锦绣布庄少庄主的马车,但是从里面下来自称是澜樱的人却不是慕容澜樱。事至于此,欧阳沧魅不得不暂时告一段落。

    但是欧阳沧魅却不知道,其实那个自称澜樱的人其实是成王府里贴身照顾慕容澜樱的小厮,那小厮当时是要接慕容澜樱回国都的,见到身份不明而又戴着面具的欧阳沧魅就心起防范,同时担心自己给少庄主惹出什么事来,才会私自顶替自个儿主子的身份。

    由于这件事,欧阳沧魅与慕容澜樱失之交臂……

    “斐,继续派人调查,一有消息就跟我报告,现在你可以回去了。”

    “是。”音量不大但铿锵有力,明显是一个训练有素的杀手,随后一个飞身就瞬间消失了踪影。

    欧阳沧魅视线投向远方,从他的神色不难看出他的期待。

    这次回去就能去找他们了,眼下得解决好眼前的问题才行……

    也或许是意识到前几天行动太过于磨磨蹭蹭,十日之期已经过了三天,于是欧阳沧魅也不拖延,收拾好东西干脆连马都不骑,直接用学会好长一段时间的轻功去目的地。

    在郊外的荒地上,欧阳沧魅遭到了好几个高手的埋伏,一个个出招都极为险恶,欲置他于死地。而招数也不是武林正派所有,明显与自己所修炼的《邪火》有着一个相似点——阴狠毒辣。他就意识到对方不会是江湖正道的人,只可能是邪教之人,但起码不是夜魅宫的人。

    通过一轮恶战,欧阳沧魅才终于解决了这些以多欺少的人。从他们这些受了伤的身上翻找了一下,寻得了一块木牌,上面的红莲图腾已经暗示了这些人的身份。

    “这块东西就归我了。”欧阳沧魅抛着手里的玩意说道。

    看到木牌上镶着一颗小小的翡翠,翡翠虽小但青中透绿已是价值不菲,估计这也是红莲教里有身份的人才会有的,为了日后行动方便,欧阳沧魅便打定了主意要拿走对方的东西。

    在去匈藏镇的路上,欧阳沧魅好几次遭到红莲教的围攻或埋伏,虽然敌人个个身手高强,万幸人数不是太多,他都能恰当处理。

    大概是呆在夜魅宫里的时间长了,他已经习惯了杀人不眨眼,虽然他仍会尽可能地留对方性命,但是在激烈的打杀之中,终会有失控杀死人的时候,这次也不例外。

    时间已经不允许他再拖拖拉拉,一到匈藏镇,欧阳沧魅就先找到了红莲教徒们所暂住的客栈住下,伺机行动顺道休息一阵子。

    夜幕降临,红莲教的人有了行动,欧阳沧魅换上方便行动的紧身黑衣戴上面具就跟了上去。他们在路上骑马,欧阳沧魅则是用轻功跟随在后,最后发现他们都走进了邻郊一个极为偏僻的破旧大宅里。

    轻盈地跃上了大宅屋顶,轻轻地拿开了几块瓦片,暗中观察内部情况。

    “三当家,我把夜魅宫的‘夜宫木简’带来了。”那群人的头儿带着后面的人走到了屋内唯一坐在长椅上喝茶的男子跟前低头下跪。

    由于视角的问题,屋顶上的欧阳沧魅看不到对方的脸。

    瞥了来人一眼,董祭霜盖上杯盖子,淡淡地说道:“给我看看。”

    那人立刻从身上找出被保护得死死的木简,双手递到了对方面前。

    “这就是倾要找的‘夜宫木简’?看着挺普通的。”接过木简,拿在手里把玩着。

    “正是……”

    众人心里暴汗,在这个世上也许就只有他们三当家会这么直接又亲昵地直呼大当家的名字。

    从欧阳沧魅一上屋顶那一秒董祭霜就发现屋顶有人,猜测是夜魅宫派来夺回木简的,怄气着一心想找办法“报复”卫倾的他顿时灵光一闪,眼底闪着精光。

    “拿着。”看够了,董祭霜就把木简抛还给他们,“你们自己送回去,我不管。”

    “这……”众人为难。

    其实是红莲教的人都知道大当家和三当家前段时间吵过一架,而且闹得很凶,自然董祭霜闹脾气不想见卫倾也不是不能理解的。

    董祭霜觉得“夜宫木简”若是被抢了回去也够让卫倾郁闷一阵子了,即使当作是他的失误,卫倾也不会把他怎么样,而他就是要添这个乱。

    “但是大当家……”吩咐由您带回去的……

    一众红莲教徒对大当家卫倾是非常畏惧的,说实话没几个人敢单独呆在他的身边,就算只是见一面也会被其浓重的杀气震慑,虽说他有着一副一表人才、风流倜傥的好皮囊。

    看到董祭霜开始逐渐阴暗的眼神后,那人硬是把话吞了回去。他们心里明白他们的三当家已经开始不爽了,若真是发起威来也是不好惹的……

    冷瞪了众人一眼,就放下茶杯,若无其事地往门外走去,没人看到在他暗自勾起的笑……

    看着屋里的一切,欧阳沧魅知道这个三当家走后就是最佳的下手时机,等董祭霜走后不久,他就开始动手。

    “什么人?!”欧阳沧魅一在屋顶上走动,下面的人就发现他。

    “正常人。”懒得多走动的欧阳沧魅干脆在屋顶破了个洞,直接跳进屋里,干劲十足却依然喜欢贫嘴。

    直到刚才仍对着董祭霜毕恭毕敬的带头人指着他:“你想干什么?!”

    “我是来取回木简的。”

    “还愣着干什么,上啊!”意识到对方目的,那人抽出长剑,大喊。

    一刹间,欧阳沧魅反手抽出两把短刀跟众人对打了起来,屋内满是刀剑相交的金属撞击声。

    在打斗中,二刀流的他充分利用了自己的有利条件,动作也极其利索,那种迅速反应与动作不是普通人能有的。最终赢家还是欧阳沧魅,他却觉得这帮人数量虽多但武功未必也太差了吧,就连这几天一路埋伏攻击自己那些人的一半都比不上。

    “这木简原本就是夜魅宫的东西,现在物归原主。”俯视着倒下地上血迹斑斑的人,欧阳沧魅收起木简说道。

    就在这时,房门被震得破碎地撞开了,传来一把女性特有的清脆声音:“那可不行,这木简不能交给你。”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