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动乱四海  第7章 一路多灾多难

章节字数:3041  更新时间:11-11-03 20:1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哐啷”的一声巨响,春风阁大厅内的客人都毫无例外地看向响声的声源,只见女孩一脸尴尬地摆弄着手指,她跟前的地上都是碗碟的碎块。

    明显,她就是这场闹剧的始作俑者。

    这已经是卢韵在这半个时辰之内的第七次摔烂东西了,如果是一次一个地来摔或许还能原谅,但问题是她现在一摔就是把端着的整盘碗碟都给砸了,积起来的碎片都能堆成山了。

    卢韵反应过来之后干笑道:“没事……你们继续。”

    虽然瓷器的碰撞声很刺耳,但是能换来卢韵不带任何跋扈之气的一笑,男客们还是觉得很值得留在这儿吃一顿饭,虽然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发生一次巨响足以吓人一跳的“意外”。

    自此,整个东辽城估计也没几个人不知道当朝尚书之女到春风阁干活的事儿了……

    都干活第三天了,手脚还没有麻利起来,东西还是砸个没停,我怎么跟谦交待啊……身上还带着伤的欧阳沧魅双手围着胸,挨靠在楼上的围栏柱子上,看着下面那个有点措手不及的女孩,不禁由衷地笑了。

    前几天为了找回那块无故失踪的夜宫令,欧阳沧魅已经仔细地把春风阁的每个角落都翻了个遍,连厨房、茅厕也算上了,结果一无所获。今天一早打算沿着上次回来的路找令牌的,但是好死不死,柳钰炆偏偏在那个时候找上门,为了不露出马脚,欧阳沧魅必须让自己保持着平常那个慵懒的模样,就像现在……

    柳钰炆从房间里出来,走到他身后:“那丫头还真够痴心的,为了你竟做到这种地步。怎么,你考不考虑大发慈悲地娶她了?”

    “那样的女人我可对付不来,又谈何娶她呢?”欧阳沧魅反问。

    “最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不然那丫头也不会无端端地来春风阁做事儿吧?”柳钰炆望向欧阳沧魅,眉间微微一皱。

    无奈地扭头,从柱子边上站直:“唉……别问了。我也不知道我这辈子作了什么孽,明明想把她弄走的,谁知道她……”

    “那是她对你用情太深!”柳钰炆调笑,“听说之前又传出你跟颜老板接吻的事情,是不是这件事刺激了她啊?”

    “……”

    自从任务回来以后,我根本没有在人前与谦接过吻,不过在那之前确有此事……一时间欧阳沧魅无言以对。

    “好了,我是时候回去钱庄了。”柳钰炆一手搭着欧阳沧魅的肩开玩笑道,“如果那丫头把你们春风阁的东西都给砸个破碎,不够钱买新的话,可以过来跟我借钱哦,利息算你低点。”

    “去你的,我们老板钱多得很,用不着跟你借,你还是省省吧……不送。”

    挥挥手,不再看柳钰炆。

    我家的狐仙可是紫耀城的城主啊,什么都不多,就是钱多土地多……

    “啊,对了,花灯节也快来了,那天你陪我下棋吧,就这样。”临走前特地提醒。

    欧阳沧魅还没作出回应,柳钰炆就不见了人影。

    花灯节,顾名思义就是展览跟观赏各色七彩斑斓的彩灯的节日。每年的花灯节都是以春风阁所处的花街为中心开展的,所以每年为了举办这个庆典,整条花街的客流量都特别多,尤其是在其中最高档级的春风阁。

    除了是所谓的烟花之地,春风阁还是一个装潢极为精美的大型客栈,其中有餐馆、温泉各种娱乐设施。否则,欧阳沧魅这个闲不住的人怎么能在春风阁里呆下去呢。

    上一年欧阳沧魅来这个世界不久,刚住进春风阁里一段日子之后就见识过这个花灯节,场面的确够宏伟的,特别是春风阁前空地的花灯阵,是最为壮观的。

    直到如今,欧阳沧魅仍然无法忘怀当时的所见所闻……

    柳钰炆前脚刚走,欧阳沧魅刚想跳下窗台溜出去找令牌,筱熏后脚就走上楼来,有礼地说:“沈公子来了。”

    “带他来我房间吧。”说完,他无奈地回到房间里等待对方的到来。

    这个沈公子,其实就是辽日十五王爷轩辕慎,虽然他没有在欧阳沧魅面前明示过其身份,但是认识他的颜溯谦也早就告诉欧阳沧魅他的身份了。

    “你已经好久没来了,别来无恙啊。”看见轩辕慎进房,挨坐在贵妃椅上的欧阳沧魅便笑道。

    “美人,我怎么每次来见到你,你不是躺着就是挨着,不是挨着就是倚着,不是倚着就是靠着?”

    “因为我懒啊。”欧阳沧魅笑答。

    走到桌子旁,提着东西来的轩辕慎把东西放在桌面上。

    “那是什么吃的?”

    “你猜。”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每次轩辕慎来,都会带些好吃东西的来,有的是从宫里带出来的,有的则是从各大百年老字号的甜点店里买来的。

    “……佳香楼的桂花糕?”闻了闻从那儿传来的香味儿,欧阳沧魅美美地笑道。

    “你的鼻子还是那么灵,”轩辕慎看到他贪吃的表情,顿时忍俊不禁:“就知道吃,颜老板是不是没给你饭吃啊?”

    “那倒不是,在这春风阁里的饭菜都是美味佳肴,不过……倒是没有吃过什么糕点。”

    “对了,过几日便是花灯节了,能与你相约喝几杯酒吗?”轩辕慎询问。

    一脸苦恼,指了指仍摆在边上还未收拾的棋盘:“刚才也有人想在那天约我下棋啊。”

    “柳钰炆?他怎么那么喜欢跟我争啊……”轩辕慎一手撑着下巴,一边埋怨,“我认识的好酒量的人就只有你而已……”

    直到现在,按要求完成了欧阳沧魅三步局的人就只有他和柳钰炆。正因此,二人有与欧阳沧魅交谈的特权,几乎能说他们两个人几乎都是不约而同地叉开时间来与欧阳沧魅见面,如果自己刚来的时候,看见欧阳沧魅房间里的桌面上还放着一杯半温不热的茶或者棋盘,那就说明对方离开没多久而已。

    “你在不陪陪我喝几杯,我真会崩溃的。”一想起最近朝中越发繁重的政事,轩辕慎就心烦。

    “好了好了,怕了你。”欧阳沧魅带倒了杯热茶递给他,眼里带着笑意,“反正现在我真正名义上的客人就只有你跟柳钰炆而已,至于时间你们就一人分一半吧。”

    “不行!”轩辕慎把他的王爷脾气也差点搬上来了。

    “没得不行,否则一切免谈。”欧阳沧魅的语气比他更绝对,不容任何人反抗,“再说,喝酒能陪你一整晚就已经不错了,如果宿醉得厉害,看你到时候上朝的时候被人笑话。”

    “……你怎么知道?”

    “谦跟我说的。”欧阳沧魅转动着右手无名指上的戒指笑答。

    轩辕慎略有深意地看向他:“看来你跟颜老板的关系还真是不一般啊……”

    欧阳沧魅不说什么,仅是无声地微笑。

    最后,轩辕慎见状才勉为其难地点点头:“那好吧,免得让你难做……”

    好不容易才把轩辕慎送走,欧阳沧魅想到这两个常客已经在同一天来过,自己便已闲下来,欲脱身去找夜宫令,刚走到房门就看见卢韵端着一盘子的菜,从楼下歪歪扭扭地走上楼来,在她手上托着的东西好像下一秒就要摔落,摇摇欲坠的样子。

    上面还有一大盘的鱼汤啊,这么重的东西,看她这样子估计没走完这一层楼梯的最后一步就把东西给洒了……

    奇迹没有出现,结果确实如欧阳沧魅所料的那样,卢韵在看到他的霎那间手一下子没拿稳,就在盘子偏斜的一瞬间他立刻快步过去把整个盘子稳稳地接住。

    “啊……沧魅,谢谢你!”卢韵丝毫没有在一刚才差点全毁在她手里的菜肴,反而因为欧阳沧魅的帮忙而高兴得找不着北。

    “疯丫头,小心点。万一我不在,岂不是又要打翻这些东西。”欧阳沧魅用手轻轻地在她额上一弹。

    “哎呀!呵呵……”挨了“一招”之后,卢韵依旧开心地傻笑起来。

    “去吧。”拍了拍她的后背,欧阳沧魅笑道。

    “嗯!”

    看着卢韵乐滋滋地继续她“漫长路程”的欧阳沧魅轻笑,看来自己才是害得她差点把东西打翻了的始作俑者啊。这丫头真够多灾多难的……

    “庄主,您的信。”敲门进来的人十分恭敬地把从东辽城寄来的信双手递交给卫倾。

    接下信,一把充满傲气却又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下去吧。”

    “是。”

    不到半秒,原地便没有了人影。

    未打开信,从信封上苍劲有力的笔迹,卫倾就知道这是他弟弟卫然写给他的。

    打开信封展开信纸,上面只有寥寥几个字:本月十五,于东辽共度花灯佳节。

    “呵……看来是时候该去趟东辽了。”

    卫倾似乎很高兴收到卫然的来信,在桌面上拿起支笔就在另一张空的信纸上勾了几个字:必定按时赴约。

    放下笔,把手放在嘴边吹了一声响哨,一直黑鹰从千里外的远处展翅飞来,卫倾把信纸卷成小卷,绑在它的爪上,然后往天上一抛,它飞驰远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