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动乱四海  第8章 共聚花灯佳节

章节字数:3062  更新时间:11-11-06 14:3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沧魅,起来了……”

    刚醒来的颜溯谦坐起身来,摇了摇仍在熟睡中的欧阳沧魅,但是后者却依旧睡得沉稳得很,没有丝毫被影响到。

    “也罢,最近这么多事情你也该累了,再多睡会吧……”颜溯谦宠溺地看着欧阳沧魅绝美的睡颜自言自语。

    如今,欧阳沧魅和颜溯谦两人的关系已经到了同床共枕的地步了,当然他们还未发生肉体关系,毕竟只要欧阳沧魅一天不点头,颜溯谦就不能来硬的。但是,一起睡觉还是没问题的……

    下床换上一套黄玉色的蚕丝飘逸长袍,并在临走前给欧阳沧魅盖好被子,颜溯谦便着手安排今日整天的事宜,因为今天便是一年一度的花灯节了。

    “筱熏,再过一个时辰就把沧魅叫醒吧。”颜溯谦一出房门就吩咐,“还有,把我前几日特地请锦绣布庄赶制出来那套紫色的衣裳放在他床边。”

    “是。”

    虽然那件紫色仙鹤袍虽然造价非常地昂贵,不过让公子穿实在是美衣衬美人,定令所有人为公子所吸引,被迷得不知所云……筱熏笑着心想。

    时间有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原本只露了半边脸的太阳已经一点点地升上半空,照耀着大地……

    眼皮慢慢地睁开,刚醒来的欧阳沧魅难免两眼惺忪,习惯性地甩开被子坐在床边,就发现床头放着的衣服。

    刚把衣服拿在手里,欧阳沧魅心里一惊,这件袍子所用的面料竟是丝绸中最为昂贵稀有的香云纱!

    其实在来这个世界以前,欧阳沧魅就曾在自己母亲的衣柜里见过她唯一的一件香云纱制的长裙,而且又是出自世界有名的设计师之手,花了整整上千万才在拍卖会上买来的,极其的珍贵……

    又仔细看了看刺在衣服上的刺绣,刺绣所用的丝线是金丝和银丝,一只仙鹤独自站在形态各异的云彩上,栩栩如生,把“闲云野鹤”之境表现到了极致。

    “这得花了多少钱啊……”

    欧阳沧魅知道这件衣服必定价值不菲,难免为那些白花花的银子心疼,因为最近江湖上夜魅宫、阎天教和红莲教三大邪教间错综复杂的乱斗,作为夜魅宫主要资金来源的春风阁也开始资金紧张了。

    穿上这件袍子,欧阳沧魅就从梳妆台随手拿了一条缎带把头发绑上,就在此时,正打算叫醒他的筱熏推门而入:“公子!”

    “怎么了?”欧阳沧魅闻声回应。

    “哎呀,您已经醒了,怎么不喊我一声呢,让我来伺候您更衣嘛。”她不慌不忙地走进来,手上捧着一个小端盘,上面放着好多件饰物,项链、戒指、耳坠、手镯、手链样样不缺。

    “这些……该不会是给我戴的吧?”看到这一件比一件显得花枝招展的饰物,欧阳沧魅挑眉。

    筱熏知道欧阳沧魅表情顿时僵住的原因,也清楚他是极其不愿意像个女人一样刻意打扮自己,但还是忍不住心中的激动:“公子,今儿个可是花灯节啊,来花街的人可多着呢,当然得比平时打扮得精心。”

    “这也不至于吧……”懒得再看那些折射着阳光闪闪发亮的饰物,欧阳沧魅径直离开房间。

    还没踏出房门,就被反应敏捷的筱熏给挡住了去路:“公子,这些可都是老板特地为你精心挑选的,怎么能浪费他对您的一片心意呢!”

    有横扫了上面所有的饰物一眼,欧阳沧魅隐约地从这些造型、材料、品相都各不相同的饰物中感觉到了它们的一个共同特点——和自己身穿的紫袍尤其地相称。

    “真的?”欧阳沧魅这才随手把其中一件拿在手里仔细地打量一番。

    “嗯嗯。”筱熏头如捣蒜,一脸真诚地仰视着他。

    “那我要这个就算了,其他的拿走吧。”

    筱熏把整盘东西放下,嘟着嘴反驳:“当然不行,每种饰物都带上一样!来,筱熏来给您梳头!”说着就硬把欧阳沧魅拉过梳妆台前,让他坐下。

    欧阳沧魅心里极其不平衡,想推开筱熏又怕把人给推伤了,最后还是不得已听她的。

    “喂,是不是我太宠你了,为什么现在倒成我听你指挥了?”欧阳沧魅不满地盯着他,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凉意。

    她甜甜地笑了笑,凑到他耳边故作神秘道:“就当是为了溯梦阁主,公子您也该好好打扮一番啊。”

    面对着欧阳沧魅的无言,她很有自信地大拍胸口保证:“筱熏一定会让您艳绝全城的!”

    “……”

    ……艳绝全城?怎么看也不像是用来形容男人的吧……不过想了又想,欧阳沧魅又否定了这个最初想法,因为他觉得他的狐仙就有艳绝全城这个本事。但是至于自己,还真不想被形容得这么娘,果然想有男子气概点……

    反正当作消磨时间,欧阳沧魅也就暂时随了她,任由她大显身手。

    但是事实证明筱熏的话没有错,当她完成了对欧阳沧魅的打扮,连她自己也大吃一惊。平时真没看出这个慵懒成性的自然美人也能有这么妖艳的时候……

    欧阳沧魅的一头细长的黑发都被拨到左肩,缎带看似随意地一绑,上面再加个带有紫水晶点缀的纯银流苏发饰,把秀发的流长完全突显了出来,两耳都带着蓝宝石耳钉,右手戴上了连有两个戒指的手链。由于本来欧阳沧魅脖子上就一直带着从现实世界一同幻化而来的白金十字架,于是没有刻意换下,依旧带着。

    所有首饰搭加一件以锦缎打底的香云纱紫袍,全部穿戴在欧阳沧魅的身上,配上他本来就不俗的俊颜,一眸一笑,倾倒四方。

    这死筱熏,根本就是把我当成女人来打扮啊……欧阳沧魅看着梳妆镜里自己的倾城绝貌,却怎么都开心不起来。

    “筱熏,其他的我都能由着你,但是这头发你给我重新弄回我原本那样。”很不留情地打断筱熏看着自己发呆,欧阳沧魅指了指自己被摆弄过的长发,“现在,立刻!”

    “不要嘛!这样很好看啊……”一开始她的反应很激烈,但越到后边,却被欧阳沧魅带有愠怒的神情给震慑住了,声音越发地变小。

    “……好吧,但是这个发饰我还是会给你戴上哦!”筱熏算是讨价还价般地说道。

    终于,在欧阳沧魅盛装出现在众人面前时,不管是男女老少,全部“秒杀”。

    其实春风阁的占地面积很大,进了大门以后,距阁楼之间还有一个大约有四五十平方米大小的人工池,里面养着各种名贵且稀少的鱼种,水面上还有大片的莲花群。要进入春风阁的阁楼,必须经过横跨在人工池面上的八座拱桥。

    欧阳沧魅刚出阁楼,就走到池边蹲下来,闲着没事儿干地把手伸进水里玩。

    “沧魅。”

    听到有人喊自己,回头一看竟是司徒晓云。他都多久没来春风阁了……

    此时,他身后还跟着一个英气逼人、潇洒俊逸的男子,欧阳沧魅与他对视了片刻,起身走到他身边低声道:“木简可收到?”

    这个欧阳沧魅,果然已经看穿了我的身份……不易被人发现地微微一怔,顿刻轩辕澈勾起嘴角意味不明地一笑。

    “嗯,做得好。”他直视着欧阳沧魅,“但是,你似乎欠了我一件东西……”

    “那个……我弄丢了。”清楚轩辕澈指的就是夜宫令,欧阳沧魅霎时间找不到任何借口,只能实话实说,“不过我已经在寻了,找到了会立刻还给你。”

    “……好吧。”

    轩辕澈嘴上是这么说,其实他并不在意夜宫令是否不见了,因为夜宫令只有在特殊情况才会使用,而且每一次用都会把原本那块熔掉再重铸一种样式,为的就是防止被盗或丢失的意外发生,所以在欧阳沧魅已经完成了任务的情况下,对他来说不过是丢了一块金而已,没什么大不了。

    之所以表面上还在追究夜宫令的下落,不过是顺道考察一下欧阳沧魅有没有异心罢了……

    在司徒晓云和轩辕澈的身后还跟来了两个人,欧阳沧魅看到他们那一刻,就觉得这个世界还真小……

    是他……第一眼看到卫然,欧阳沧魅就觉得他似曾相识,虽然在之前没有真正看过他的相貌,但是他明白这个人就是争夺夜宫木简之时伤了自己的蒙面人,而且那个伤到现在还没好……

    还有,那个在自己受了伤的时候救了自己的高贵男子……

    在朝廷上是轩辕澈派的孙珺紫和卫然,在轩辕澈身后不远处看到与自家八王爷耳语的欧阳沧魅,心中各怀心事。

    “各位,请。”欧阳沧魅在春风阁也算是半个主人,很大方地做了个请的手势。

    在带路之前,他回头朝孙珺紫与卫然的方向看了过去,似乎是早已熟知他们似的,露出富有深意的笑。谁知这随意一笑,倾倒了所有在场心理承受能力不够好的平凡人士,当场就有几个有钱家的大小姐跟大妈级的妇人晕倒在地!

    同时,欧阳沧魅这个有意无意的笑,也映入了暗处某个人的眸中……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