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动乱四海  第9章 沧魅下水救人

章节字数:3076  更新时间:11-11-07 19:1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把司徒晓云等人带到了顶层的雅室内交由颜溯谦接待,欧阳沧魅朝他微微示意,便没有再继续陪着他们,而是回到自己房间里发呆。

    那两个人既然跟在当王爷的宫主身后,自然就不是什么普通人,这一点不容置疑。不过,那个伤了自己的应该是红莲教的人,怎么会跟作为夜魅宫宫主的轩辕澈一起来呢?难道他们不知道彼此的身份?

    对这一点,欧阳沧魅一直带着疑问。

    “沧魅,我来了。”柳钰炆一脸爽朗地走到了欧阳沧魅跟前对他打起招呼来。

    正在想事情的欧阳沧魅没有搭理他,良久,才作出反应,淡淡地嗯了一声。

    “怎么啦?难得你想事情这么入神。”说完欧阳沧魅,柳钰炆就叫住了正在忙活的筱熏,“筱熏,上棋盘!”

    “这就来……”放下手头的事儿,她便去取棋盘和两盒棋子。

    棋盘已放好在桌面上,两个装满了黑白棋子的棋盒分放在棋盘两侧,见准备就绪,欧阳沧魅也坐下来跟在身边兴致勃勃地一直说个不停的柳钰炆下棋,好让他乖乖闭嘴。

    下棋即需修心,二人很快忘却了所有浮躁琐事,专注于棋盘之中的战役。

    不知过了多久,楼下传来连续不断的吵闹声,虽然不是刺耳的突出,但是也波及到了三楼,将他们之间下棋所需的安静抹得一干二净。

    “外面怎么这么吵啊……”柳钰炆忍不住发牢骚。

    话音刚落,筱熏就匆忙地出现在他们面前:“公子,大事不好了,在下面有人公然想带走卢韵小姐!”

    “那个人是谁?”欧阳沧魅一开口就问对方的身份,因为他觉得没有一定身份的人是没有这个胆来春风阁公然闹事的。

    “……是我们辽日出了名的富商——陈家的四公子。”筱熏想起那个人满脸痘痘的那张脸,就想作呕,“再怎么说那卢小姐也算是美人一个,她要是栽那个人手里简直就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不就是一个有钱人家公子罢了,随便找个人把他轰走就好了,出去吧。”欧阳沧魅懒懒地看了筱熏一眼,继续把心思放在棋盘上。

    “不行啊,那个四公子怎么说都是会功夫的,我们的人也赶不走他,反而被他打伤了几个……”

    筱熏会武这件事在夜魅宫以外的身份是不会暴露出来的,为此她想救也不能出手,只能搬欧阳沧魅这个救兵了。

    见欧阳沧魅一脸无动于衷,筱熏难免为卢韵忿忿不平:“公子,她好歹也是为了您才来春风阁的,难道您看到别的男子对他行为不轨也见死不救吗?”

    “……好啦,我会摆平的,走吧。”知道筱熏不把自己弄出去是不肯罢休的,欧阳沧魅也就懒得费唇舌说些什么。

    下楼后被带到现场,没有筱熏口中说的男人强迫卢韵的戏码,只有卢韵落在水池里不断挣扎,而在岸边则站着一个长相能用难看来形容的男子一脸不知所措的场面。

    见状,欧阳沧魅已经猜到发生什么事了。

    “这是怎么回事儿?”筱熏随便拉了个围观的客人问道。

    “陈家四公子与卢小姐拉拉扯扯之时,卢小姐不慎掉进池里了……”

    听完,筱熏立刻变了脸色,向周围大喊:“这里有没有人识水性?来救救人吧!”

    这突兀的请求,半天没有人回应,想到还在水中的卢韵,筱熏的神情就越发地阴暗了……

    这个时候,欧阳沧魅早在一旁无声地做着准备运动,等待卢韵无力挣扎那一刻,自己再下水救人。

    期间,在楼上谈完事情的司徒晓云、轩辕澈众人还有在房间里闲等着没事的柳钰炆无一不出来一探究竟。

    就在卢韵以为自己要死了的时候,看准时候的欧阳沧魅走到池边在众人面前一跃跳进水里,向她所在的地方游去。

    虽说这个池塘是个人工池,却水深数丈,以致水压很大,使劲划着水的欧阳沧魅隐约感觉到自己腰间的伤口正在拉扯,不过救人要紧,也就没有上心。

    直到抱住了卢韵,游回岸边,然后上岸,横抱着卢韵的欧阳沧魅才真正察觉身上的伤口已经拉开了,阵阵麻痛感从腰间传来。

    看见欧阳沧魅抱着卢韵,颜溯谦表面上风平浪静,心里早就不爽至极。视线落在了欧阳沧魅怀里的卢韵身上,他就觉得这个女人十分碍眼。

    “把她带上去安置在房间里,在叫几个女的帮她换件衣服。”欧阳沧魅把卢韵轻轻地放下来,让筱熏接着。

    “整座楼的房间都被人预订满了,没有空房。”筱熏为难地回答。

    欧阳沧魅没有犹豫,马上吩咐:“让她睡我的房间里吧,现在快点把她送进去,不然会着凉。”

    “是。”筱熏点头,立刻叫来几个人,把一身湿而且昏迷的卢韵带进楼阁。

    欧阳沧魅的细心,让在场所有认识他的人心里惊叹。

    把众人心里的想法综合起来,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原来这个懒鬼做起事来也有稳重的时候,真是真人不露相啊……

    颜溯谦眼底浮现出阵阵醋意,明显到不知其中关系的人们都能感觉到他的怒意,但就是不知道他为何生气……

    如今的欧阳沧魅犹如出水芙蓉一般,水珠顺着刘海滴落在他的脸上,身着的长袍也因湿而紧贴在他身上,如此安静的他,样子令人垂涟。

    孙珺紫看着欧阳沧魅满是水珠却不失抚媚的脸,心底不禁一紧。

    这般绝美的人儿,真想得到他……

    这个想法闪现在孙珺紫的脑海里,随之他自嘲地一笑,笑自己竟会对一个男子起了这种不堪的念头。

    “沧魅,去换件衣服吧,你也会着凉。”颜溯谦终于忍不住开口。

    “等等,你抢了我女人,别想跑!”欧阳沧魅还没开口拒绝,丑陋男子伸手挡在了他前面。

    哼,自找苦吃!

    早就想找他算账的欧阳沧魅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语气随意地说道:“她是你女人?我可看不出她会心甘情愿的跟你了啊。”

    “就凭我是她的未婚夫,大爷我才不管你的狗眼看不看得出来……”

    对他这句话,欧阳沧魅心里嗤笑:卢韵那疯丫头那么喜欢粘着自己,而且也挺喜欢跟谦还有柳钰炆这些人说话,应该是喜欢长得好看的人,又怎么会肯就给你这种丑人啊。真会痴人说梦……

    欧阳沧魅脸上依旧带笑,直接骂他:“我的是狗眼,那你这只蠢猪的就是猪眼咯。”

    “你!”男子抡起拳头就想揍欧阳沧魅,但被他敏捷地闪开了。

    “啊!难道把韵儿勾引来春风阁的人就是你!”对方突然想起什么的样子,仰着脸问道。

    想看看对方有什么意图,欧阳沧魅点头:“是啊。”

    男子闻言睥睨地嘲笑道:“哼!除了一张妖脸外,一无是处的东西!”

    “……一无是处?”欧阳沧魅阴着脸,满带杀意地笑了。

    那根本就是暴风雨前夕的宁静,随时将会爆发,周边的人看着就忍不住心头一震。

    竟然惹火了沧魅,看来这个陈家四公子今天可惨了……司徒晓云和轩辕澈笑看这出戏的发展。

    “他可不是一无是处,起码他的棋技造诣极高,估计这世上也没几个人能赢他了。”在一旁看了好一会儿戏的柳钰炆出来帮欧阳沧魅说话。

    “就是!而且刚才卢小姐不也是他救的。”附近仰慕欧阳沧魅的女子们纷纷附和,有的甚至出言骂起这个不知好歹的陈家四少爷来。

    欧阳沧魅没有受周边任何事情的影响,阴笑着走到他跟前,风驰电掣地来了一拳,把男子被一连打退了十多米,附近的人都躲得远远的,最后男子整个人砸在了一棵大树的树干中心,树上的不少叶子被震得飘落而下。

    “啊!”挨了欧阳沧魅看似随便实际上却威力十足的拳头,男子失声叫喊,当即摔了个狗吃屎。

    欧阳沧魅没有说话,慢慢地走到男子的身边,毫不留情地一脚踩在他肚子上,狠狠地往下踏,眼里除了厌恶就是鄙视。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松开脚,但下一刻又添了一脚重的,让男子疼得叫个不停。

    “我告诉你,即便我没有这张脸,也比你这个人渣强!”说着,欧阳沧魅就单手把摔趴在树下的男子提起来,将他拖到池。

    “你这个人渣大概是脑子不清醒了,我让你洗把脸清醒清醒。”这话就像是预警,当男子认识到情况之后,就已经被欧阳沧魅那么一甩,“噗通”的一声水响,重重地被扔进水里。

    “好!”几个站在不同位置的富家小姐都相继鼓掌叫好。

    周围上百号围观的人也跟随拍掌,表示对欧阳沧魅行动的支持。

    “好了,散了吧。”见群人逐渐地散开了,欧阳沧魅才走到颜溯谦面前,算是交待地说了一句,“我去你房间换衣服。”

    “去吧……”

    这时,此前一直追查欧阳沧魅下落的卫然,无声地退到一边,悄悄地跟在了欧阳沧魅之后,探求他想得到的结果——欧阳沧魅到底是不是那个前段时间伤了红莲教几百号人马的夜魅宫高手。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