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动乱四海  第11章 夜里喝酒吟诗

章节字数:3758  更新时间:11-11-11 22:2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经过早上的一番折腾,筱熏在欧阳沧魅的房间里照顾卢韵,而颜溯谦、司徒晓云等人则在议事之后去逛花街看花灯了,欧阳沧魅和柳钰炆就继续之前还没有结束的那盘棋。

    不知过了多久,欧阳沧魅跟柳钰炆已经对弈了十局以上了,便开始厌了。

    “喂,要不我们休息休息,下去吃点东西?”欧阳沧魅提议。

    看了看窗外,大概已是下午,估计不久后黄昏将至了。

    “好啊。”

    两人刚起身,就见到无故失踪了一段时间的轩辕慎一脸阴沉地走进来,发现对方不妥的欧阳沧魅主动开口:“……事情处理得怎样?”

    “嗯……”

    看轩辕慎的回答有气无力的,欧阳沧魅明白他确实心情很糟糕,估计今晚他是要借酒消愁了……

    “你应该还没吃东西吧?走,我们下去找点吃的。”欧阳沧魅安慰性地拍了拍他的背,“别再忧心忡忡了,今夜我与你一醉方休。”

    “说好了。”轩辕慎这才恢复点精神,勉强地挤出了个笑来。

    柳钰炆看时间觉得不早了,便交待道:“今晚我约了别人,我就不留在这儿吃了,你们继续吧。”

    “去吧。”欧阳沧魅轻轻地挥手跟他告别。

    “喂,给我上点饭菜来!”

    “是,这就来。”

    春风阁里的所有小二都知道欧阳沧魅和轩辕慎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很快就上满了一桌的佳肴。

    把桌面上的美食几乎清扫一空之后,欧阳沧魅和轩辕慎都倚在木椅上休息。外面的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各种大小不一、形态各异的花灯在这夜色之中大放异彩,街上看花灯的人也越来越多了。

    “沈公子,我们去看花灯吧……”

    “好啊。”轩辕慎补充,“沧魅,以后直呼我慎即可,小心谨慎的‘慎’。”

    欧阳沧魅没想到轩辕慎会这么快就如此相信自己,霎那竟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随即,他便宽心地点头。

    每一年,这个花街定会举行一个灯谜大会,并且会准备一份丰厚的大礼,送给猜对灯谜数目最多的人,而去年赢的人就正是欧阳沧魅。

    “去猜灯谜吧。”轩辕慎对灯谜也挺感兴趣的。

    欧阳沧魅笑道:“好啊。”

    大街上整整有一片范围内的小灯笼下都挂着灯谜的题目,全是猜单字的谜题。

    “画前画后费心思……是‘田’。”随手地抽了一张离自己最近的谜题,欧阳沧魅立刻就看出了谜底。

    “除夕残年又逢春?”轩辕慎低声念着。

    “桀。”两把声音同时响起。

    轩辕慎略带惊讶地向另一把声源处看去,竟然是卫然!

    在轩辕慎对面,先前没有注意到他的卫然也一脸诧异。当他看到对方的一瞬间,白天发生的事,那个令他羞愧的画面又跑出了他的脑海之中,他想着就气!

    欧阳沧魅稍有意味地看着他们,却没有忽略卫然身后那个人的存在……卫倾看着轩辕慎身旁的欧阳沧魅,两人视线不约而同地相撞在一起。

    没想到他就是截走了夜宫木简的秋雪阁阁主,还有今朝他的笑容,果真是令人永世难忘……

    其实,今天在暗处观察了欧阳沧魅一整天的人就是卫倾,毕竟是红莲教的教主,匿藏着观察他人一举一动的本领已是登峰造极。再者,他下午又从卫然口中得知对方就是那个被红莲教全面进行封杀的人,他就觉得事情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还别说,欧阳沧魅早上下水救人、揍人还有在房间里换衣裳的样子也被卫倾一览无余,可以说最后一件才是卫倾对欧阳沧魅一直念念不忘的根本原因。

    欧阳沧魅看到了对方眼里的玩味,心里对其的身份也大致有个底了,便笑了,笑得很随意而且带着妖邪的美……

    “卫庄主,近来可好?”虽然没几个人知道卫倾就是红莲教教主,但是知道他是红叶山庄庄主的人却很多,轩辕慎就是其中一个。

    卫倾礼貌性地笑道:“嗯,我们兄弟出来走走而已。”

    在他们说话的期间,欧阳沧魅发现卫然看自己的目光,除了今早的打量、猜疑,还有一丝明显的妒意,这被他看在了眼里。

    又是一个不懂自己心之所属的人……

    “哥,我们回去吧。”卫然实在不想再看到轩辕慎了,于是撂下句话自己就走开来。

    卫倾微微点头,临走前特意看了欧阳沧魅一眼,便跟着离开了。

    夜幕降临,一轮圆月高挂,花街上人来人往,欣赏着布置在各处的花灯。

    欧阳沧魅和轩辕慎在这热闹喧嚣中,忘却了所有烦恼,猜灯谜、对对子、谈天说地、畅所欲言,没有了平日里的伪装,只有朋友之间的真诚与信赖。

    “沧魅,我们在街上都逛了两个多时辰了,该回去品一品这坛酒了。”轩辕慎指着欧阳沧魅手中那坛从灯谜会上赢来的茅台说道。

    “那你该不会是只打算跟我喝这一小坛的战利品吧?”欧阳沧魅把就提得与肩同高,发表着不满,“慎,你没有叫人准备其他酒吗?这哪儿够喝啊!”

    “这个你倒不需多虑,颜老板珍藏的美酒可是连皇宫也比不上的……”轩辕慎笑得一脸奸诈,“大不了到时候我付钱。”

    “他都不怎么喝酒,怎么会藏酒啊?”

    轩辕慎轻叹一口气:“颜老板可没你想的那么简单……他不喝酒,不过是担心喝酒误事罢了。以前,他的酒量就连我也惊叹不已……”

    “你跟谦认识很多年了?”欧阳沧魅笑问,“怎么总觉得你们……关系有点与众不同。”

    “怎么,沧魅吃醋了?”轩辕慎没有放过调侃他的机会。

    “才没有,不过是好奇而已……不想说也没人强迫你。”欧阳沧魅一脸不肯说就算的表情盯着他。

    “他是紫耀城城主的事你应该知道的。”

    “是啊。”

    “那次春节烟火大会,是我第一次见他,都已经是十四年前的事了……”轩辕慎淡淡地回忆着,“我们可以说是从小就认识的,虽然没有经常见面,不过一到过年我们都会出席大型的国宴,因此总会见上一面。”

    “那你跟今日那位公子又是什么关系啊?”

    “……”

    轩辕慎瞬间脸色微微一变,欧阳沧魅看出了他眼里的无奈和爱恋,没有再说什么。

    不知不觉回到了春风阁,里面还是依旧的热闹,全场座无虚席。欧阳沧魅、轩辕慎这两个美男子一进门就吸引了全场目光,当然他们已经习以为常了。

    欧阳沧魅露出一笑,当作是对客人的礼待,便上楼去,留下大厅里的男女老少看着他发呆。

    “公子,您去哪儿了?”筱熏见上楼来的两人,跑到欧阳沧魅跟前,“卢小姐已经醒了,还叫喊着要见您,现在正闹得凶呢!”

    “我先到后院准备着酒菜,你先去处理你的‘麻烦’吧……”轩辕慎好笑地看了欧阳沧魅一眼,并从他手中拿过那坛茅台,朝后院径直走去。

    “谦呢?”欧阳沧魅第一个关心的就是颜溯谦。

    “他有事儿出去了。”筱熏答话。

    “……喂!我要见沧魅!呜……我要见沧魅!”还没进房间,欧阳沧魅在外面就能听见带着哭腔的叫喊声从房门口传来。

    “疯丫头,吵什么吵?!”卢韵打搅了自己与轩辕慎喝酒的兴致,欧阳沧魅对她的捣蛋任性是没辙了,他把手伸到她额头上探热,“刚醒来就给我好好躺着,这烧不还是没好啊。”

    “听说是你救了我的……谢谢啊,沧魅。”这时,卢韵安静了很多,似乎不再是之前那个骄傲跋扈的大小姐。

    欧阳沧魅这才有点放心地笑了:“要谢我,就给我好好休息,别再搞些事端出来了……我一会有事要做,不要来找我,乖乖地躺在床上,知道么?”

    “但是……”

    “没有但是!”欧阳沧魅可不允许这个疯丫头给他打马虎眼了。

    “……好吧。”看到欧阳沧魅眸中闪过的严厉,卢韵弱弱地答应。

    给卢韵盖好被子,走出房间时对门外的筱熏小声吩咐:“看管好,别让她到处跑。”

    “是……”

    这一刻,欧阳沧魅算是知道给人收拾残局、照顾人、背黑锅这类的事情是很烦人的,他也着实佩服以前总是替自己干这些事儿的慕容澜樱……以前是口头上不带忏悔的感谢,现在对此却是感同身受啊……

    “这才来,也太慢了吧?”轩辕慎已经自己喝起闷酒来,见欧阳沧魅走来,淡淡地表露自己的不满。

    “算是吧……喂,我还没来你就喝这么多了。”看出对方若有若无的醉意,欧阳沧魅坐下拿起酒杯倒满酒便喝起来。

    “独抱浓愁无好梦,夜阑犹翦灯花弄……”

    在如此寂静的环境中,有了丝毫醉意的轩辕慎带着忧愁的气息,用因为醉意而更显得磁性的声音吟起诗来。

    欧阳沧魅看着这样的轩辕慎,少有地用审视的视线投向他,原本慵懒的他此刻眼里多了几分严肃与认真。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又是一个为情所困的人。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就着后院所看到的月色,欧阳沧魅应景地把苏轼的水调歌头背诵了出来。

    “好诗!”轩辕慎听后赞叹连连,“果然,喝着酒吟诗作乐就是痛快,喝!”

    又是一杯高浓度的茅台下肚,酒精刺激着轩辕慎的味觉,也麻木着他的思想,只有这样才能掩盖心中这阵阵揪心的无奈……

    “不知魂已断,空有梦相随。除却天边月,没人知……”

    “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

    “寻好梦,梦难成,况谁知我此时情……”

    不知不觉间,从轩辕慎嘴里出口成章而来的情诗都成了他抒发此刻心情的言语。只见他丝毫不知醉意地灌着酒,茅台喝完了便又开了一坛汾酒,然后白酒、西凤酒、老窖特曲……不知道过了多久,地上已经放着好几个装过各种名酒的空酒坛子了。

    见轩辕慎一心想喝个烂醉,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欧阳沧魅也没有阻拦,无声地欣赏远处的夜景,伴着他喝酒而已。

    实际上,欧阳沧魅本来是会跟他一同畅饮的,但是他总觉得附近有其他不同的气息,毕竟在这段时间里江湖乱成一团,自己的身份、行动一直都是江湖各派追查的目标,这令他无法放松下来喝个尽兴……

    没有任何动作,以不变应万变,这就是欧阳沧魅此时的做法,继续一脸无所谓地喝酒,跟轩辕慎吟诗作对……

    “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忽然,欧阳沧魅另有意味地吟出一句,似乎是特地说给轩辕慎听得,似无意却是有意。怎知一语惊醒梦中人,似醉非醉的轩辕慎惊讶地看着他,半晌他露出一抹微笑,眼里只有佩服与信任。

    轩辕慎轻松地笑了,好像刚才快要喝醉的人根本不是他:“你果然了解我……”

    “借酒消愁也得有个限度,别喝醉了,我们春风阁已经没有空房给你住了。”欧阳沧魅邪魅的笑容在夜里显得更为妖冶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