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动乱四海  第16章 向毒医讨毒药

章节字数:3654  更新时间:11-11-21 19:3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无声无息地来到了丞相府,找到了欧阳沧魅所在的房间,深深地凝视着床上休息的人儿,视线久久不愿离开。

    没想到竟然把玄铁链震断了,真是不得了的人啊……想起那断裂的锁链旁一滩又一滩的血迹,卫倾就知道欧阳沧魅定是冒着生命危险地逆行运功,硬是把封穴银针逼出,才能逃出来。

    “魅儿……”欧阳沧魅脸上的苍白还没有褪去,轻抚着他的脸庞,卫倾神情中带着微微的眷恋,淡然地说道。

    欧阳沧魅依然睡得很沉,不过却隐隐约约感觉到自己脸上的触感。

    “我和你还没有玩够呢……”

    既然你宁死不愿被禁锢在我身边,我就随了你的心愿放你自由,不过血萝蔓的羁绊早就把你我牵在了一起,你离不开我……

    发现门外有人接近,卫倾在他唇上轻轻一盖,便不着痕迹地从窗口离开了。

    下一秒,意识到房间内有除了欧阳沧魅以外还有另一个人在的孙珺紫马上推开房门,快步走到欧阳沧魅身旁,看看他有没有不妥。

    “……嗯……”也许是被孙珺紫仓忙间开门的响声吵到了,欧阳沧魅发出了低低的呓语。

    “沧魅?”

    睁开朦胧的双眼,欧阳沧魅慢慢地醒过来了。

    “……这儿……是丞相府?”看到孙珺紫,欧阳沧魅顿了顿,问道。

    “是。”

    刚想坐起来,全身上下就像散了架一样的痛,孙珺紫见状,立刻走去扶他起来。

    “那个……刚才是不是有人来过?”欧阳沧魅觉得刚才有人摸过自己的脸颊,暖意仍旧还温存,但却不是颜溯谦的,便问。

    “……没有。”不想欧阳沧魅太过胡思乱想,孙珺紫便隐瞒了有人来过的事实。

    “哦……”欧阳沧魅半信半疑地盯着孙珺紫,半晌又向他伸出手,“之前你救过我一次……那个时候,我落下的一块木简,把它还给我。”

    “想我把那木简还你可以,但是你得拿东西来换……”

    照孙珺紫的话来看,那块夜宫木简确实是在他手里。

    “不问自取地拿了别人的东西,你倒是挺理直气壮的嘛。”面对孙珺紫眼里闪过的精光,欧阳沧魅收回手,倒是愿意跟他谈起条件来,“说,想要什么?”

    “你。”

    “……想不到堂堂的丞相也会跟我们这些小老百姓开这种玩笑啊。”欧阳沧魅脸有点僵,语气是依旧的懒散。

    孙珺紫别有深意地看着他,却有着平时没有的认真:“你是特别的……。”

    “那……你可知道我的身份?姓甚名谁?”欧阳沧魅就要看看这个直接向自己讨人的孙珺紫对自己有多了解。

    “夜魅秋雪阁主——欧阳沧魅。”

    “哼,倒是查得挺清楚的嘛……”欧阳沧魅盯着对方的俊脸,慵懒地说,“我人呢是不可能给你的……换其他东西么?”

    “……你的阁主令牌。”

    欧阳沧魅听到之后,有点为此而感到意外,便问:“你……要令牌来干什么?”

    “不干什么,就因为我想要。”

    “……”

    如果是其他东西,欧阳沧魅或许会一口就答应,但是那一块小小的阁主令牌却是统治整个秋雪阁数千人马的重要物品啊,怎么能随便交予他人……

    “让我再考虑考虑,反正那夜宫木简你可别先交给其他人。”欧阳沧魅靠近坐在床沿边上的孙珺紫,很亲昵地搭着他的肩,贪玩地伸出一只手指挑起对方的下巴,“否则,即便你是我的救命恩人,也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那一瞬,孙珺紫明显看出了他神色中隐藏着的杀意,便同样地抬起欧阳沧魅的下巴,露出强势而又深邃的笑意:“我可以答应你,不过我不想再看到你跟颜溯谦卿卿我我,你能做到么?”

    “当然。”欧阳沧魅当即就答应下来,又故意地补充说明,“我们会在你看不到的地方继续卿卿我我。”

    “你真是……不听话。”

    “我一向就是这样,我要是听话就不是欧阳沧魅了。”

    说完,欧阳沧魅收回贪玩的手,但在下一秒,却被孙珺紫偷袭,抱了个满怀不说,还被强吻了。

    孙珺紫的吻,强硬中带着温柔,柔情间却不是霸气,刚柔结合,即便是欧阳沧魅也被弄得有些措手不及,又见推却推不开,只好这么伴君激吻。

    “……有病。”

    到最后,欧阳沧魅给了他这个评价,便没再跟他说话……

    之后在丞相府里,两人虽然仍处于冷战中,但欧阳沧魅在孙珺紫悉心关照之下休养了足足十几天,身上的所有伤痛得以痊愈,血气逆行引起的不适也平缓过来了。

    期间,颜溯谦每天都少不了往丞相府跑一趟,为的就是看佳人一眼。

    离开丞相府的时候,欧阳沧魅始终没有忘记孙珺紫看自己的目光……如此地含蓄而深情,难以被旁人察觉的炽热。

    才刚病好没几天,欧阳沧魅再次回到夜魅宫就先到夏雨阁找上了郭荛溪。

    “你们阁主可在?”欧阳沧魅拿出了自己的令牌,在那些人面前用手指甩了甩,以示身份。

    “回魅梦阁主,我们阁主正在内室与众多干部议事。”那个人以下属之姿对待欧阳沧魅,很有礼地汇报。

    在夜魅宫里,五阁之间的事务向来是互不干扰的,即使是阁主,也不能随意插手其他非自己管辖范围的四阁。

    “那我在这儿等他,转告他我来了,让他议事之后来见我。”欧阳沧魅随便就坐在了就近的一张木椅上。

    过了没多久,便见一群的人从议事的地方出来,他们看到欧阳沧魅所佩戴的面具就知道他的身份,都颇有礼数地对欧阳沧魅行抱拳礼。

    “没想到你会亲自来,请进。”

    跟着郭荛溪走进内室,顺手锁上门,欧阳沧魅就把闷着脸的面具给脱了下来,见他这么做,郭荛溪也随着如此。

    “欧阳阁主,你这次来有什么事吗?”

    郭荛溪的大伤明显好多了,气色也恢复原本的样子。

    不满意对方对自己生疏的称呼,欧阳沧魅调侃道:“你我都如此熟悉了,还这么拘谨做什么,荛溪。”

    “……随你喜欢。”郭荛溪马上就改口,“沧魅,那你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该不会只是来跟我闲谈的吧?”

    “……没错,我先见一个在你麾下的人,毒医——弦枫。”

    毒医弦枫,与神医段卿睿、怪医樊绮华齐名的三大名医之一,原本是在辽日皇宫内当御医的,后来轩辕澈亲自开口邀请他加入夜魅宫,再加上他自己本身就很向往江湖,便放下一切荣耀离开朝廷,如今就在郭荛溪所管的夏雨阁中做副阁主,但是却很少出面处理事务。

    江湖上没有人无听说过弦枫名震江湖的绝技——万毒针和银华丝,而且这个世上没有他不能配制出的毒药,而后者正是欧阳沧魅要找他的原因所在。

    “不过他平时很少来这里……你急着要见他么?”郭荛溪因为自己欠过欧阳沧魅人情而没有拒绝。

    “没错。”

    “那好,我现在就带你去见他吧。”

    “……好。”

    跟着郭荛溪施展轻功,经过翻山越岭之后,终于在夜幕降临之际来到了一个偏僻却又茂密的树林之中。

    “他在里面?”看着附近荒芜人烟的样子,欧阳沧魅觉得在这种地方根本不能住人。

    如今两人都没有带面具,郭荛溪的淡然一笑引入了他的眼帘,话里带着神秘:“到里面你就知道了……”

    本以为里面是一片茂密的树木,谁知道才走没有几百米,地上的路就突然变得平坦,周围没有一棵树木的阻挡,欧阳沧魅一眼就看到不远处的一座建筑得别出心裁的楼阁,估计那里就是毒医弦枫的住处。

    “弦枫!”郭荛溪推门而入,并喊道。

    “……溪溪?”声音显得有些意外,“你会主动来找我,还真是难得啊。”

    朝声音的源头过去,一个相貌颇为俊秀却又不失贵族淡雅之气的散发男子,他静闭着双眼,一副懒散模样挨坐在大厅一边的长椅上,扇动着手上的羽扇,尤其地怡然自得。

    ……溪溪?!不会吧……欧阳沧魅听到屋内男子这么称呼郭荛溪,心里偷笑。

    “……有人想见你。”听到弦枫还是这么叫自己,郭荛溪很想当头就给他一拳,却又不想在欧阳沧魅面前太过于失态,便阴着脸回应。

    “是谁啊,有这么大的本事让你亲自把他带来啊?”放下羽扇,弦枫才转头朝门外看去,见到郭荛溪身后的欧阳沧魅,顿时收起了原来的闲情逸致,认真地审视着对方。

    一会儿,弦枫带着怀疑淡淡地问道:“秋雪阁主?”

    “看来名震天下的毒医不仅是医术高明,而且还很不简单啊……”欧阳沧魅走近,笑问,“怎么看出来的?”

    弦枫用手指指向欧阳沧魅:“你的衣服。”

    “……我明白了。这么说来,毒医还真是观察入微啊。”

    欧阳沧魅猜到弦枫大概是因为认出了这件他身上这件曾穿着去过夜魅宫的衣裳,那个时候弦枫有一次也在场。

    “那阁主说说,来此的目的。”

    “沧魅早已听闻毒医能够配出万种毒,便至此来跟你讨一种毒。”

    弦枫随意地做了一个请坐的手势,并说:“说来听听,是什么毒。”

    欧阳沧魅随着郭荛溪都双双找了个座位坐下,便答:“逆噬和泪蛇之蛊。”

    “阁主的要求还真是高啊,这两种毒,一种是媚毒,一种是蛊毒,但都是毒中的王,而且所需的药材多且杂,要配制出来可不易啊……”弦枫一手撑着下巴,瞥了郭荛溪一眼,“虽说我跟溪溪关系是不错,但我也没这个非得帮你的必要啊。”

    “不管是什么要求,只要我能做到的,我必定履行。不过,希望毒医能答应沧魅的不情之请。”

    “是哪个不知道好歹的家伙惹了阁主你吧?”敏锐的弦枫一语中的,不过是只言片语,就已经说到了欧阳沧魅的心里去。

    就在欧阳沧魅想着该怎么回应的时候,郭荛溪便出面说话:“弦枫,别这么无礼,既然沧魅已经这么说了,就当作是给我个面子,帮他的忙吧。”

    “……好吧。”弦枫得逞似的朝他笑了笑,“这么一来,溪溪你又欠我一起人情了。”

    得到所要的回答,欧阳沧魅难免地心情大好,面对以逗趣郭荛溪为乐的弦枫,好笑地看着他:“弦枫,你真是个有趣的家伙……”

    “沧魅,你也一样。”弦枫笑道,“至于我要提的条件暂时保留,到时候我自会跟你说。”

    从弦枫能立刻就改口直呼欧阳沧魅,证明他思想开放的程度还是很接近现代人的。

    “没问题。”欧阳沧魅满意地一口答应。

    毒药这件事到此也算是告一段落了,而这仅仅是欧阳沧魅对卫倾进行报复的第一步而已……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