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动乱四海  第17章 开始布置准备

章节字数:3675  更新时间:14-12-09 13:2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从弦枫所在的树林里回来,除了必要地出席夜魅宫集会,其余时间欧阳沧魅都花在进一步地修炼邪火,甚至到了不分日夜、废寝忘食的地步,期间还有体力不支而晕了过去的情况发生。

    这一切,颜溯谦虽然没有亲眼所见,但是欧阳沧魅已经有一阵子没有出现在自己面前,他也猜到欧阳沧魅是闭关修炼去了。

    正因为他了解那次意外的事情经过,不管心里再怎么不忍,他都不会阻止欧阳沧魅,他一直没有主动去找过他,也是由于他知道那样不过是徒劳罢了……

    春风阁的生意依旧如火如荼,尽管欧阳沧魅这十几天来很少回到春风阁,但由于司徒晓云近日出入春风阁的次数变得繁密,以致春风阁的客流丝毫没有受欧阳沧魅离开的影响,甚至有为了司徒晓云弹得的一手好琴,千里迢迢地来一睹芳容。

    东辽城西南边深山半山腰的山洞,是欧阳沧魅修炼的唯一所在地。

    山洞内已经一连几个时辰强制把内力释放至最大强度的欧阳沧魅,布满细汗地在一块岩石上盘腿而坐,因为汗流浃背因此衣服被解了下来,裸露着线条匀称的上半身,从他微微喘气这一点就不难看出他的消耗的体力之大。

    “还差一点……”就能达到第九层了,那个时候就是你卫倾倒霉的时候!

    眼底闪着寒光,欧阳沧魅毫不遮掩地把他强烈的戾气暴露出来,除非是真正的惹毛他,否则他很少会这么喜形于色甚至于烦躁。

    胸口传来一阵难耐的疼痛,欧阳沧魅知道这是血萝蔓的毒在发作。被下毒都有半个多月了,毒的发作越来越频繁,而且越来越疼,如锥心般的疼,都是拜血萝蔓所赐。

    因为欧阳沧魅躲起来练功不见颜溯谦,就是不想对方察觉这件事,免得他又担心自己,因此他并不知道他中了血萝蔓。

    不到半个月,大概就会跟卫倾就会来为自己解毒,到了那个时候,我们走着瞧……

    “公子!”欧阳沧魅的思绪被声音拉了回来,是筱熏。

    如今,就只有负责照顾欧阳沧魅日常起居的筱熏知道他会在这儿练功,这个对方是他特地找到的一个偏僻地带。

    隐约嗅到了外面传来的香味,欧阳沧魅就知道她是来送吃的。

    自从那次饿晕被发现了之后,颜溯谦就吩咐筱熏要多加照顾,以至于现在她总是不厌其烦地来“骚扰”欧阳沧魅,非得看着他把东西吃下才肯走。

    “筱熏,我让你带的东西带了吗?”欧阳沧魅依旧闭着眼睛调整气息,他不想在任何人面前表现出丝毫的疲惫与虚弱。

    “当然,我怎么会忘记!”筱熏知道他所指的是笔墨纸砚,便举着手里的小提箱,得意地大拍胸口。

    “帮我准备。”

    “好的!”对待欧阳沧魅,筱熏素来不会有任何怠慢,甚至到了热情的地步。

    脸上闪过没人能够察觉的阴险,欧阳沧魅执笔在纸上画下了几个令筱熏半天看不出来个所以然来的图案。

    “公子,这是什么东西?”筱熏带着好奇,一脸天真地看向欧阳沧魅,没有人能想象得到此刻这个纯真的女子竟是夜魅宫里数一数二的高手。

    隐藏着狠厉的气息,欧阳沧魅一脸阴险地低笑,想象着卫倾被他折磨的模样,凑到她耳边小声道:“筱熏,这个……是男女之事所用……”

    “……”筱熏听后先是尴尬地盯着前方,没有焦距,数秒后瞬变成一脸的红晕。

    如欧阳沧魅所说,这是按照他在现实世界里的记忆所描绘出的情趣用品,见过不少,毕竟是在充满污浊欲望的上流社会之间流行的情趣玩具,估计慕容澜樱用得不少,但他欧阳沧魅却一直无福消受啊……

    这次,欧阳沧魅就是要以牙还牙地把自己所受到的侮辱全部加注在卫倾身上,这些可是他特地为卫倾准备的,不可缺少的折磨他的工具……

    从身上拿出早已准备好的一个银锭子,放在筱熏面前:“带着这张纸到铸金铺,让他们把这银锭给熔了,按照我所画的东西,把它们大小、形状、图案一模一样地全部做出来,而且必须要做地平滑,不能有任何粗糙感,让他们三天之内完成,剩下来的银就是付给他们的酬金。”

    “……呃…嗯。”发呆了半天才回神,收起欧阳沧魅拿出的银锭。

    “现在就去吧,这些饭菜我自己会吃的。”

    看着筱熏晃着神地离开,欧阳沧魅无奈地摇头轻叹:“思想还真够单纯的……”

    这个筱熏,做菜还是这么好……吃着筱熏亲手做好并且亲自送来的饭菜,欧阳沧魅才难得地像个普通人一样,露出满足、有幸福的神情。

    放下空空如也的饭碗和筷子,又是一轮不知疲惫的修炼……

    “该是时候去了……”看到外面一片幽暗,只有远处的点点灯光,欧阳沧魅便快步离开,朝另一个目的地飞身而去。

    当筱熏来送晚饭的时候,山洞内已经没有了人影……

    东辽城临近的一个中等城镇的花街上,欧阳沧魅慢悠悠地在那儿走着,当他走到一栋楼阁前,他停下了脚步,看着楼阁大门口上的牌匾——珍珏轩。

    “沧魅公子,您又来了!”看到欧阳沧魅,在门口招揽生意的姑娘们立刻凑了过去问候。

    以欧阳沧魅这一身纯丝绸所制的着装,还有他天生就散发出来的贵公子之气,再加上他没有刻意改掉在现实世界里养成的出手大方这一有钱少爷的通病,即便觉得他的名字与都城天下第一楼春风阁的头牌沧魅是同名,但是姑娘们都没有把欧阳沧魅跟风尘之地联系在一起,只是把这件事当作是巧合而已。

    “公子,无痕已经在楼上候着了,就等着您来呢。”作为管事的阿红散了凑过来的姑娘,习惯性地给欧阳沧魅带路。

    阿红口中的无痕不是女子,而是不折不扣的男人。

    “阿红,还有没有其他人啊,我想换个重口味的……”

    表面上是这么说,其实欧阳沧魅就是要吃遍给各类型,不管男女,毕竟这一切都是为了对付卫倾那个情爱高手,不然他也不会为了积累经验而每晚都来这边的花街找女人了,这也是欧阳沧魅躲着颜溯谦的另一个理由。

    “不过我们这儿的娈童并不多,也只有无痕一直拒不愿接客地等着您,其他的都被客人点了名伺候着呢。”阿红有些为难地回答。

    “那……”

    “沧魅?”一把好听而又熟悉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没想到身为堂堂丞相的孙珺紫竟然会在这里出现,即便没有表露出来,欧阳沧魅心里还是难免有些惊讶:“……是你?”

    两人沉默片刻,欧阳沧魅先开口问:“你来这儿做什么?”

    “见我一位故友的弟弟。”孙珺紫如实回答,但却似乎无形地生着气,“你呢?”

    “如你所见,我是来寻欢作乐的。”欧阳沧魅一开始就并没有打算对他有所隐瞒,他觉得孙珺紫精得很,不会这么容易相信自己随便瞎编的谎话。

    “在这儿还有房间吗?”孙珺紫看向一旁一直没敢插话的阿红。

    “……有,二楼的紫兰阁是空着的。”

    正当欧阳沧魅想看看孙珺紫想干些什么的时候,却见对方快步走到自己跟前一把抓住自己的手,就直把人往楼上拉。在这个过程中,孙珺紫掏出一颗几两重的碎银子向阿红抛去,而后者也反应很快地接了下来。

    “喂……你要干嘛呀?”欧阳沧魅轻轻皱眉,不知道孙珺紫这一系列行为的用意。

    孙珺紫一直没有回答,直到将欧阳沧魅生硬地拉扯进名为紫兰阁的房间里之后,他才回过头来,猛地把他抵在了墙边:“你不是想寻欢作乐吗,既然今日已经没有娈童能够与你共度春宵了,就让我来陪你吧……”

    “你……在开什么玩笑吧?”欧阳沧魅表面上只把他的话当作玩笑,但是现在两人这个暧昧不清的动作已经令他不能再忽视孙珺紫了。

    “你觉得呢?”孙珺紫一改平日正经百度的模样,邪邪地看着欧阳沧魅,抓住对方的手更紧了一分。

    欧阳沧魅一使劲,把困着自己的人推开:“不觉得,但是我也没打算跟你发生那种关系。”收起向来随意的神态,没有丝毫玩笑意味地拒绝对方。

    “如果我就是要呢?”

    “除非你答应,让我来主导。”直视孙珺紫,欧阳沧魅不冷不热地挑眉道,“那样的话,我倒也可以心甘情愿地点头。”

    本来欧阳沧魅不是很愿意这么说,但他又无法忽略孙珺紫对他的处处留心,甚至于执着,反正他的相貌也是极品,作为床伴来说的条件是完全具备的,这么想着他就没有非要拒绝的必要,不过他却没有忘记连日不断出来夜游的目的,以此他提出了最低限度的要求。

    孙珺紫没想到他竟会说这种话,下意识地多加思索,说出了自己的想法:“颜溯谦应该是不知道你来这里的吧?你该不会是为了卫倾才这么做的?”

    欧阳沧魅被卫倾强了这件事除了他自己本人之外,就只有救了他的孙珺紫知道。

    “呵呵……丞相大人,您应该明白知道太多事情的人会短命这个道理吧?”欧阳沧魅风流不羁地笑着,说出了与神色完全意味相反地威胁。

    “你还活着,我怎么舍得死呢……”孙珺紫有磁性的声线,一点一滴无意识地引诱着欧阳沧魅,“沧魅,喊我紫便可,我不想丞相这个身份成为我们之间的隔阂。”

    “……”

    “你的条件,我不是太想答应,但是我却不想放弃这次机会……”孙珺紫拉起他的手,淡然中透着深情,“如果你有这个本事,便遂了你的心愿由你主导,否则,就由我来好好教教你……”

    见欧阳沧魅没有明显的反抗之意,孙珺紫上前去围住他的腰,一手轻抬起他的下颚,暗无声息地贴了上去,试图进一步探索对方。

    感觉到唇上的温度,欧阳沧魅没有抗拒,微张着嘴与孙珺紫在口腔内交缠,两人不知不觉早已紧贴在一起,相互拥抱着,感受对方的温热的气息。

    这个吻从开始的慢慢探寻,到了进一步的索求,甚至到了后来的掠夺,若不是欧阳沧魅也算是接吻的高手,估计短时间内就在这舌战中里阵亡了,怎么会令激吻后的孙珺紫依旧一脸意犹未尽地注视这他呢……

    “我不想强迫你……你果真愿意?”孙珺紫不想事后两人的关系因此而破裂,最后依然不忘郑重地询问。

    “不过是一夜情罢了,过了今晚,便不会放在心上。”欧阳沧魅回答。

    阴沉着脸把欧阳沧魅拉到床边,猛地把将其压在身下,孙珺紫居高临下地看着欧阳沧魅:“今夜的欢愉我会让你一辈子忘不掉。”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