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动乱四海  第24章 爱却怕伤害他

章节字数:3142  更新时间:12-01-22 13:4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经过不知多少次的欢爱后,轩辕逸终于因为过度劳累而晕睡过去了。

    朦胧中,他依然感觉到有人给自己盖上被子,还有……滑过自己脸庞那不凉不热的手。然后,意识全无。

    这人还真不是一般的好看……

    静静地看着此时毫无防备的轩辕逸,上官梅情不自禁地在他唇上轻轻一盖,便回房间收拾东西离开了。

    上官梅要去的是易仙魔经中所记载的魔魂所在地——绝魂山。他的目的,是要跟封印在绝魂山内的魔魂进行立契,若失败,那么他对于易仙魔经的修炼就到此为止,无法再进一步进修。

    距城主选拔大会只剩下几天时间,上官梅要去的绝魂山却与大会举办地东辽城相隔了好几个大国和城宇。假如他不急着到绝魂山去进行立契,其实时间是很充裕的,但是如今一心想尽快练就易仙魔经的他却宁愿连夜赶路去绝魂山,然后再返回东辽城,这么一来一去,时间很紧迫。

    上官梅会这么急切想练成易仙魔经,无非就是为了能以自己强大的力量来保护上官莲,那个自己一直装作怨恨的孪生哥哥。

    另一方面,慕容澜樱在皇家园庄进行了排位赛后不久,他就坦白了自己已经重新恢复记忆,并表示恢复记忆的自己再没有必要去参加集英会,就跟南宫晨辞别,想回到东辽城去见自己多日不见的爱人——上官夜。

    南宫晨没有多说什么,只说了句“我跟你一起去”,慕容澜樱没有拒绝,但是心里多少还是有点担心上官夜和南宫晨会不会因为自己而不和。

    在马车内慕容澜樱早早就撕下贴在自己脸上的面皮,一进了东辽城城门,他就迫不及待地回到成王府,上官大美人一见到他就是片刻的欣喜若狂,之后便马上黑着脸,对他发着一波又一波的牢骚,连绵不绝,直到自己说到累得说不下去为止。而慕容澜樱很意外他家的冰美人也会有说这么多话来骂自己的一天,虽然在挨说,但是心里还是透着阵阵的暖意。

    挨了一顿说之后,慕容澜樱便不由分说地抱着自家冰美人回房间,做自己想做的事儿了。

    而在一旁看着这一切的南宫晨从进了王府门开始,除了对上官夜比较礼貌性的问好就没有开过口,即使看着对面两人之间的甜蜜而自己心里却在吃醋,知道慕容澜樱把成王抱进房间是要干什么,他始终不说话也不阻拦,只是静静地呆在一边儿。

    “夜,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还好吗?”情事过后,慕容澜樱挨在床头,注视着身边的人儿,轻声问道。

    “一点也不好。”被盖上被子的上官夜撑起身,把头挨在了慕容澜樱的胸膛,“澜,我很担心你,很害怕……你把我忘记了。”

    “不会的,我现在不是回来了吗?”围着上官夜的手臂又紧了一圈。

    “是么?”上官夜抬头,一脸怀疑地盯着慕容澜樱,“南宫晨为什么会跟你一起出现,你是不是……”

    “……我也不知道。”慕容澜樱知道上官夜是在怀疑自己与南宫晨之间的关系,没有刻意编个谎来骗他。

    “……不知道?你这‘不知道’说得还真是轻松。你爱上他了?”上官夜挑眉,脸上没有笑意,多少显示着他对慕容澜樱多情花心的不满。

    “是么?或许吧……再说他也照顾了我这么长时间。”说着,慕容澜樱脑海里就闪过另一个曾在他失忆期间对他无微不至的人的画面。

    芙……不知道他去哪儿了……

    “花心。”

    上官夜无奈地扭头说出这两个字,便闭上眼睛,就没有再追问南宫晨的事了。

    他知道,慕容澜樱将来一定是个能成大事的人,即便是多情,那也不影响他一丝一毫的魅力。而且他认为慕容澜樱不会那么随便就喜欢甚至爱上一个人,一旦爱上,他就会很好地照顾他所有爱的人,这一点是不容置疑的。再说,慕容澜樱都从未过问自己与段卿旭之间的事,自己又有什么立场来要求对方专情呢?

    “或许吧……”慕容澜樱没有反驳,等到他以为上官夜已经完全睡着,再将他轻放在一旁,给他重新盖好被子,才无声地走出了房间。

    上官夜其实根本没睡下,他清楚慕容澜樱心里还是会放不下南宫晨,所以才故意装睡给他一个离开的机会。

    走出了房间,大厅里虽然仍灯火通明,却也没有了任何人影。慕容澜樱向值班守夜的下人询问南宫晨的去向,才知道南宫晨回到他的封国侯府了。

    封国侯是辽日皇室在开国时期给当时南宫家当家的封号,爵位世袭。

    没有再多问,便让人准备马车载自己去封国侯府,一到目的地慕容澜樱就飞身翻过高高的围墙,迅速找到主人房。

    见到房间里依旧有灯光,慕容澜樱就在房门上轻轻地敲了两敲,过了一会儿就有人打开了房门。

    来人只穿着一件单薄的里衣和里裤,头发散落在肩,眼睛蒙上了一层不易察觉的水雾。很明显,他是已经睡觉了,现在又被吵醒。

    这样看起来毫无防备的南宫晨,就连慕容澜樱也免不了为之而悸动。

    “放肆,没看到本侯已经入睡了,吵死了?!”被吵醒的南宫晨态度自然好不到哪儿去,揉了揉眼睛,发现吵醒了自己的罪魁祸首竟是慕容澜樱,“……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就不能来了?”看美人差点看得发呆的慕容澜樱数秒反应过来,就抓住南宫晨那只揉眼睛的手,“别揉,对眼睛不好。”

    “外边冷,进屋说话。”感受到慕容澜樱炽热的目光,南宫晨略显尴尬地把手缩回去,下意识地移开视线,便转身走进房间。

    慕容澜樱没有说话,也跟着进去,顺道把门带上。

    “有什么事吗?”在慕容澜樱面前,南宫晨的表现还是与平时一样随意,他坐在了床沿上,而慕容澜樱则跟着坐在他身边。

    “也没什么,只是来看看你而已。”

    听到对方的话后,南宫晨有点好笑地看着他:“看我?我们今天一整天都在一起,你用得着特意从成王府来吗?”

    “怎么,不想我来吗?”慕容澜樱不答反问。

    “……那倒不是。”

    看到南宫晨坦白,慕容澜樱满意地笑了。

    “成王呢?你不陪着他好吗?”南宫晨虽然清楚上官夜的身份,但是他还是用成王来称呼对方。

    这番话很平静地从南宫晨嘴中吐出,但是明眼人总能察觉他语气中所带有的不悦。

    “我放心不下你,便来找你了。”

    从一开始慕容澜樱的视线就没有从自己的身上移开过,又从对方嘴里听出了他还是很在意自己的,这让南宫晨由衷地觉得开心。

    “你竟然是辽日的侯爷,怎么没听你提起过。”

    南宫晨回答:“没有说出来的必要。”

    两人相视片刻,南宫晨越发地觉得慕容澜樱看自己的眼神里好像多了几分以往没有的温热,有点不自在地问道:“……怎么了?”

    注视了南宫晨数秒,慕容澜樱的手早已了无声息地绕过了对方的后背,就在触碰的瞬间他才发现慕容澜樱按着自己的后脑勺,凑了过来亲吻自己。

    慕容澜樱也不知道自己这么主动地亲吻对方到底有没有做错,他只是做心中所愿的事罢了。

    多少次在心里警醒着自己要跟南宫晨保持距离,不要对他产生任何不应有的情感,否则自己很可能终会负了他。同样,多少次自己却被这么一个毫不掩饰地喜欢着自己的人所吸引,看着他因为自己而吃醋的表情,又情不自禁地想去接近他、了解他。

    南宫晨很意外慕容澜樱会突然亲过来,没有拒绝反而两手轻轻架在对方的两肩,接受那重重的吻,毫无悬念地陶醉在其中。

    两人的舌头缠绕在一起,久久没有停止,直到松开了唇,慕容澜樱的手抓住了南宫晨里衣的衣带,没有再做下一步的动作,柔声问道:

    “今晚,把你交给我吧,好吗?”

    知道慕容澜樱的意思,南宫晨其实有点头答应的冲动,但是他想起前不久眼前这个人才刚把成王抱进房间里干过那档事,便没有了那个心情。

    “不要……我累了,要睡了。”南宫晨有点烦躁地拿开了抓住自己衣带的那只手,安耐住心底的五味杂陈,淡淡地扫了慕容澜樱一眼,“现在也很晚了,你……要留在这儿跟我一起睡吗?”

    “……好。”慕容澜樱没有勉强南宫晨,神态略显可惜地答应留宿。

    他知道南宫晨并不是不喜欢自己,只是有些事情他还没能接受而已。

    这样也好,或许就不会伤到他的心了……

    慕容澜樱解开衣带,脱剩了里衣和里裤,就上了南宫晨的床,拉上一半的被子盖在自己身上。

    临睡前说,他说了句话表示自己的立场:“晨,哪天我那怪病治好能活过二十五了,我再与你行这周公之礼。在那之前,我不会碰你,你……也不要爱上我。”

    这句话无疑令南宫晨难以入眠,同时也是慕容澜樱最想说的。

    感受着身边的人传来的温度,南宫晨心里思绪万千。

    澜……如果你知道当初令慕容家灭族的家族里有我们南宫家,你还会对我说这些话么?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