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遇篇  第十七回 神偷倾顾扫眉图 公子赖求姻缘书(三)

章节字数:2906  更新时间:11-10-23 09:4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叶珞没好气地瞥了江天一眼,“你要是不想要的话直说好了!”言罢,就伸出左手作势要夺回江天手上的那张纸。

    “要,要!”江天连忙闪开还一边赔笑道,“这可是师父给我的,我当然要!”

    叶珞哼了一声才收了手,“我本来是想看看你有没有不懂的地方,要是有就给你指点指点。不过现在嘛,”叶珞扫了一眼江天手上的小东西,“你有这只猴子也就够了。”叶珞觉得,有这只猴子呆在江天的身边不时地帮帮他,倒也挺搭挺不错的。

    “师父,你不是吃醋了吧?”江天小心翼翼地看向了叶珞……

    “吃醋?”叶珞不由地愣了一下,这个江天满脑子的到底在想些什么呢,自己还没有堕落到要吃一只猴子的醋吧……

    “算了,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叶珞很是无奈地看了一眼江天,“我先走了。”

    “师父……”江天看着叶珞慢慢远去的身影,不由暗想,师父果然还是吃醋了啊……

    山庄里就这么风平浪静地又过了一阵子。叶珞和萧关的伤也差不多痊愈了。

    这些天,叶珞每晚都会关注合玉的动向,然而,这合玉就只是一直向南挪动而且断口也是一直指朝南的。看来,那个人真的极有可能是去了南诏……不过,观其外貌,辨其口音,虽说那男子的脸和声音都怪了点……但是叶珞还是很肯定那男子绝对是个地地道道的中原人。而且,若是秦淮的情报没有出错的话,此人在南诏国应该还是被拘捕的对象。那,他这么日夜兼程地要赶去南诏却又是为了什么……

    其实,最近叶珞更为关注的却是关于这个月月末云帆的生辰……好久都没有听说哪里有好玩的宝贝了,除了给云帆送礼物之外,叶珞还觉得自己要是再不出去操练操练,那他独门高深的第三只手秘技就要生疏了……

    没办法,叶珞又去找秦淮,让秦淮把以前罗列过的各处奇珍异宝都给重新又盘算了一下,最后才勉强敲定了一幅画!这幅画可不是一般的画啊,光是画所在的地方就足够不一般的了——这画是挂在大理寺誉满九州的画师白发生的卧房之中的!

    “不过,叶珞啊,你的脸已经被长安城的男女老少所熟知了,”出完了主意,秦淮带着点坏笑看向叶珞,“虽说这缉捕的力度最近已经小了不少,可是我能肯定你一露面绝对还是会被发现的!”

    “这不简单!”叶珞瞥了一眼幸灾乐祸的秦淮,“我只要换个发型,嗯,就把挽上去的头发弄点下来遮住前额好了,顶多,再挂个假胡子……笑,你再笑一声试试!”叶珞发现秦淮真的很欠揍。

    “不笑了!”秦淮止住了笑,可是眼中的笑意还没有完全抹去,“但是我可提醒你,那个展少陵不是个简单的人物,他想你想得都快要发疯了,你确定还去他的地盘上做这一票?”

    “那是!”叶珞走到房中的铜镜面前就拨弄起了自己的头发,“不然,也显不出我神偷大人的本事啊!”

    “这倒是,你的本事我还是很看好的……那,还和以前一样,你的礼物里也算上我的一份?”秦淮又一阵奸笑,“我可是给你提供了宝贵的参考意见!”

    叶珞就着铜镜白了秦淮一眼,“就算我不同意你也还是会死皮赖脸地掺进来!”

    “嘿嘿嘿……知我者,叶珞也!”

    “没事了就给我滚吧!”叶珞没好气地转身给了秦淮一脚,不过自然,秦淮是避了过去的。

    “看看,过河拆桥了不是?”秦淮强挤出一脸委屈的模样,耸了耸肩也就乖乖走出了叶珞的房门。

    叶珞在铜镜前捣鼓了半天,才勉强搞出了一个自己还看得过眼的造型……其实吧,何必呢!只要弄得和通缉令上的画像不一样就行了,一个大男人的要什么好看啊……

    叶珞收拾完之后去和萧关打了声招呼,然后就走密道直接到了南府的废院。萧关这次的暗道设的还真是不错啊,不仅方便而且还安全了不少,都省得去跳彼岸崖了……

    出了南府之后,叶珞先在大街上逛了逛,找了找自己的通缉令。看来,秦淮说的没错,官府对自己的兴趣好像已经减了不少,叶珞在一面贴满了各种通告的墙上找了许久才发现,他的画像都已经被新出的什么江洋大盗白四光的通缉令给遮得看不到了……叶珞顿时就被强烈的失落感给充斥了,自己的画像那么好看怎么能被这么丑的一个络腮胡子给挡住呢……不过,这样也好吧……

    叶珞摇了摇头,自己都想些什么呢!算了,直接去大理寺偷了宝贝走人吧!

    叶珞这次盯上的画,可谓是白发生的绝迹。据秦淮的可靠消息,白发生的这幅画自己会动……那画上画的是一男子为一女子画眉的场景。女子的正面跃然纸上,当真是个肤如凝脂,领如蝤蛴的大美人,而美人的眸子更是双瞳剪水,正含情脉脉地盯着画上的男子。那男子就只是以粗略的画笔勾勒出了背影,然而男子的手和他手上的画眉笔却是被画得分外突出。据说,有人曾有幸见到了这幅画,初见时,那画眉笔是定在女子的右眉侧边,而一会儿之后再看,那笔居然就到了双眉的中间,似乎是画中的男子画完了右眉又提笔要去画那美人左边的细眉一般,第三次看之时,那画眉笔就真的转到了女子的左眉上……不过,这些就只是传说罢了,秦淮自己并没有见过这幅画。可是,叶珞却能够肯定这幅画绝对有奇不同之处!因为,透过白发生房间里半掩的木窗,叶珞细细扫视了一遍屋内的格局就只看到了那幅画……那副悬于墙上正中位置的唯一装饰品!自然,以白发生的画技还能被当成宝的画,肯定是举世无双的绝迹啊……

    叶珞刚才翻过墙头的时候看到了坐在走廊上的白发生,那个斑驳着头发的男子似乎正在想什么心事,丝毫没有注意到叶珞的潜入。叶珞以前没有见过白发生,不过一看到那男子大半头的白发便自然地知道了他就是那个誉满九州的画师。对了,叶珞突然想起,这个白发生应该是一点武功都不会的,那就更不用怕了……小心地避开魂游太虚的白发生,叶珞见白发生身后的屋子里没有人,便轻轻打开窗跳了进去。不过,还真是没想到,这名声传遍了大江南北的白发生居然生活的如此简朴啊……叶珞看着屋内陈旧的木制家具突然很是好奇,这人明明只要动动笔就能赚到金山银山了,怎么还会窝在这么破的一个小地方里呢!

    不过,管他呢,叶珞就只是来偷画的而已!偷偷探头瞄了一眼屋外的人,叶珞很是高兴,这一趟也太容易得手了吧……

    白发生还是和往常一样,吃罢饭看没什么事,就又坐到走廊上发起了呆。许久,他才叹了一口气,抬头看了看清明澈亮的天空。

    一直坐到晌午,白发生才散漫地站起了身子。慢慢走到屋内,白发生习惯性地就冲着墙上的画来了一句,“兰儿,我回来了……”可是,看清了空荡荡的墙壁之后,白发生却突然怔住了,他的画已经不在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斜插入墙壁的银叶子……

    “落叶无声,叶珞!”看到墙上那片闪着银色光泽的叶片,白发生咬牙切齿地喊出了它主人的名号。摸上那片冰冷的银叶子,白发生使劲想要将它拽下来,可是,他只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一介书生,又怎么能拔下叶珞使了内劲插进墙里的利器呢……鲜血顺着白色的墙面留了下来,可是白发生却似没有知觉一般,依旧使劲扯着手中的叶片,任那锋利的叶缘将他的手割得更深……

    展少陵听到消息赶到的时候,白发生还在疯了一样地拉扯着墙上已经看不出原色的东西。

    “文昊!”展少陵一步上前,拽下了白发生血流不止的双手紧紧摁住。他听得给白发生送饭的那个衙差禀报,说白发生一直在房中扯着墙上的什么东西,任是如何叫喊都只是听不见一般,好像失了心智……急急赶到的展少陵一进白发生的屋子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墙上挂的那张画不在了,而白发生手上拉扯着的东西正是终日萦绕在展少陵脑海中的银叶子,很显然,叶珞盗了白发生那副珍如性命般的连娟扫眉图!而且这次,展少陵可以肯定下手的人绝对就是神偷叶珞!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