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世篇(ps:此醒世非彼醒世)  第五回 大理寺小圣显威 畏“强权”詹正寻画(四)

章节字数:2949  更新时间:12-01-25 00:1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隔日天刚破晓,鸡啼第一遍的时候,白发生很是守信用地去叫洛冰一起吃早饭了。自然,这一起吃早饭的前提得是先将洛冰给叫醒……

    洛冰看着桌上还积着的不少公文,心中默叹了一口气,真的是很好奇,自己没来之前,白发生的这些工作到底是怎么做完的……吃了早饭之后,白发生又很是不客气地将洛冰给带到了画室……

    “对了,乖徒儿,昨儿我送你那画?”白发生指了指墙边的那张桌子,“你拿走了吗?”

    “没有。”洛冰摇了摇头,昨夜加班加点一直都过了子时,她实在是累得很,所以将那幅画给忘了。

    “怎么,不在桌上吗?”洛冰离开了座椅,“我昨天看完之后就放在这里了……不在吗?”走到了白发生身侧,洛冰发现小些的方桌上却并没有那副画。

    “可能是被我拿去哪里了,最近这脑袋不大好使……”白发生看着身旁凝眉不语的洛冰,笑了笑,“你先去看那些公文吧,等你忙完了,那画我也肯定找出了!”

    “嗯。”点了点头没有再言语,洛冰重新坐回了画室中间的那张座椅。比起那幅画,眼前这些堆成了小山的公文才更让人头疼……

    见洛冰已经认真地投入了工作,白发生一直笑着的脸却突然拉了下来。他也记得的,昨晚走时,洛冰的手上什么都没有拿,他自己也将那画给忘了。

    画自然不会自己凭空消失,那肯定又是闹贼了。而且,白发生看了一眼洛冰,这回的贼该不会是那个家伙吧……

    “乖徒儿你先忙着,师父去弄些好吃的点心过来!”

    洛冰闻言应了一声,头却没抬,她怕自己要是多看了一眼白发生的话,会忍不住上前掐死这个好吃懒做的所谓的师父……

    并没有介意洛冰的反应,白发生悄声走出了画室。

    “白先生?”才刚洗漱完毕的凌风一出门便遇到了满脸煞气的白发生,“您这么早到这里来是有何贵干?”

    看着面前的人,凌风的心里很是奇怪,白发生的冷脸倒是见多了,可是白发生生气倒是头一次见……

    “詹正呢?”白发生压抑着怒意,可是语气依然非常不善。

    “他在里面,”凌风一听白发生是找詹正的,连忙客气地朝身后的房门一指,“这会儿还没起呢……白先生,这是有什么事要找他?”

    “你很闲吗?”白发生听到凌风的话,不满地瞪了凌风一眼。

    “没有,我不闲……”凌风讪笑了一下,“那您去找詹正,我先走了……”

    “嗯。”白发生朝詹正点了一下头,这样才算识相!

    推门走进詹正和凌风的二人宿舍,果然如凌风所说,詹正还在沉沉睡着。

    慢慢走向詹正的床,距离詹正那家伙越近,白发生的脸色就越加阴暗……一直走到詹正的床边,白发生的表情也骇人到了极点……

    没有任何动作,白发生一言不发地就那么站着死盯着床上甜甜睡着的詹正……或许是詹正感到了浓重的寒意,又或许詹正已经睡到了自然醒……总之,白发生站在床边倒是没有多久,詹正的双眼就慢慢睁开了。

    “这不是白发生吗?”看了一眼身旁站着的身影,詹正伸了个懒腰,“怎么脸色这么差,莫不是又有什么墨宝被人偷了……”突然闭上了嘴,詹正猛地想到了他现在还躺在自己的床上!

    莫不是还在做梦,这个白发生大清早地怎么板着个脸站在自己床头啊……

    白发生见眼前还半迷糊着的詹正使劲晃了几下脑袋,然后才又重新抬头看向自己,心中的怒气更甚了……

    “还真是白先生!”詹正肯定了自己不是在做梦之后,连忙从床上坐起了身,“您这还是第一次到我们这地方来,呵呵,这么早有什么事吗?”一边陪着笑脸搭讪,一边詹正速度飞快地套起了衣服。

    “有什么事?”白发生冷哼一声,“你不是知道吗!”

    “啊?”詹正手上的动作一僵,看这状况,自己应该是有什么地方得罪了白发生,可是,当真不记得了……

    “哼,詹捕头刚才不是说有人偷了我的墨宝?”

    “我那只是开玩笑……难道,白先生的画作当真又不见了?这次也是神偷叶珞干的吗?”

    “詹正,知法犯法,罪加一等!”

    “什么……”詹正一时没反应过来,“该不会,白先生你认为是我偷了你的画?”

    “不是吗?”白发生依旧冷眼看着詹正。

    大理寺从早到晚都有守卫不住地巡视,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偷走画室中的一幅画,当然,有那么一瞬间白发生也以为又是叶珞,可是现场却并没有留下叶珞的银叶子。片刻的思索之后,白发生便将目标锁定为了詹正。

    “冤枉啊!”詹正看到白发生一本正经的模样,才确定了他并没有在开玩笑。

    “白先生,我詹正像是那种人吗?更何况,我根本就对那些诗画之类的东西不感兴趣,您这玩笑开得……”

    “詹正,你喜欢洛冰吧?”

    “啊?什么?”詹正一下又懵了,白发生的这个问题问得很是突然……

    “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白发生一副你不用狡辩了的模样……

    “是又怎么样!”一咬牙,詹正倒也豁出去了。其实他昨夜也想了许久,自己对洛冰的感情,似乎真的不只有愧疚和怜惜,从在洛府见到这位洛家小姐的第一眼,心中就似乎种下了某种种子……

    “是又怎么样?”白发生紧盯着詹正的眼睛,“正因为如此,你才要偷那幅画!”

    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啊……詹正彻底傻了眼,喜欢洛冰跟偷不偷画有什么关系!

    “画呢?”白发生定定地朝詹正伸出了一只手。

    “白先生,您是想冤死我是不是!”詹正气呼呼地哼了一声,动作很大地抓起床边最后一件衣服套上,然后便在床上站起了身,高高地俯视白发生……

    “我詹正明人不做暗事!白发生你想给我冠上莫须有的罪名,那是不可能的!”

    “……”定定地又看了詹正片刻,白发生撑了半天的表情一下便耷拉了下来,看来真的不是这小子……不过如此一来却更怪了,还会有谁呢?

    “怎么样,要是白先生不相信在下的话,我们不妨到老大那里讲个清楚!”

    没好气地瞪了詹正一眼,白发生的语气恢复了常态,“怎么,站得高就可以冲着长辈乱吼了?”

    “……不是,没有……”詹正笑了两下乖乖走下了床,“我刚才那是被白先生给吓到了!好好的居然说我是贼……”

    “昨天你在画室外,有没有看到洛冰手上拿的是什么画?”白发生的脸上也挂了笑容,一边很是随意地坐到了詹正的床沿上。

    “洛冰手上的画?”詹正也在白发生身旁坐下了,“不知道……怎么,被盗的就是那幅画吗?”

    “是。”白发生微微点了点头。

    “可是,呵呵,白先生啊,为什么你刚才会以为那画是我偷的?”

    “那画上画的是洛冰。”

    “什么,洛冰?”詹正一惊,“洛冰的画像被人偷了?”难怪,难怪白发生刚刚会问自己那么奇怪的问题……

    “不是神偷叶珞做的?”

    “不是,没有银叶子。”

    “那还真是怪了,居然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在大理寺中将一幅画偷走……”詹正低头想了想,“偷洛冰的画像究竟是何目的呢?难不成,跟我一样,偷画之人也爱慕上了洛冰……要是这样的话,倒很有可能是内鬼,内鬼下手的话也比外人容易了不少……”

    “……”白发生无语地看着一旁喃喃自语的詹正,他这算是什么推断啊!

    “好了!”叹了口气,白发生拍了拍詹正的肩,“这个案子就交给你了,限你在今天日落之前将那幅画给找出来!”

    “呵呵,白先生太看得起我了,日落之前么……詹正尽力而为就是了……”詹正干笑了几声,这个厚脸皮的白发生刚刚还义愤填膺地指定自己就是小偷呢,这会儿变脸倒是快得很……

    “不是尽力认为,得是全力以赴!”白发生微微一笑站起了身,“好了,我要去忙了,你好好地将画给找出来!”

    “是……”詹正一点头,大理寺内失窃的话,自己的确该全力以赴地调查!不过,在那之前……

    “白先生,刚才詹正跟您说过的话,您能否保密?”

    “你刚才说过什么?”白发生一撇嘴,“除了让你帮忙找画,我们可是什么都没说啊!”

    “对,什么都没说……白先生慢走!”

    见到白发生的背影消失在门外,詹正也斗志昂扬地站起了身。要是找回了洛冰的画像,洛冰会不会对自己青眼相看呢……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