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世篇(ps:此醒世非彼醒世)  第五回 大理寺小圣显威 畏“强权”詹正寻画(七)

章节字数:3058  更新时间:12-02-26 20:5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詹正使劲地摇晃着床上已埋入被中的人体,终于,那人再次将脑袋探出了被窝……

    “也没什么,就是,我在白先生的画室外面见着了一只猫……不过,在大理寺这么多年了,还从来没见过猫,大黄狗倒是有一只……”

    “猫啊……”詹正一下便挫败地耷拉下了脑袋,还以为是什么特别有价值的线索呢,原来只是看到了一只猫……不过,大理寺中的确是从来都没有过猫的,野猫不可能跑进来,要说是哪位仁兄捉了只猫儿到大理寺来养着玩,倒也不大可能……

    叹了口气,詹正失落地挪出了这间床铺拼摆得相当紧凑的宿舍……没有夸张,空间不大的小屋子里整整放下了十余张木板床,艰难地挪动着的詹正都不知道自己刚才是怎么蹿到最里边的了……

    剩下的几间宿舍,詹正都如是问了同样的问题,回答却依旧是一夜的风平浪静,相安如常。几乎已经可以想象得出了,今儿晚上之前,詹正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找出那幅画的……

    白发生在画室里静坐着发了好一会儿呆,最终摇了摇头决定还是不再去伤脑筋想那些耗神的事。詹正那小子的话八成也是找不回画的,那不如……

    不如自己再抓紧时间重新画一幅画?

    偷偷瞄了一眼洛冰,这个想法立刻就被白发生给否决了。洛冰跟大理寺中的那帮粗人可不一样,要是此刻重新再画一幅想要蒙混过关的话,洛冰怎么可能会发觉不了呢……更何况,他白发生可是从来都没有过同一幅画画几遍的习惯。每幅画都是独一无二的,相对应于所有初时的心境眼景,一切又怎么能如那时的一般完好……

    “师父,您看看我把什么东西给拿到手了!”江天手中提着一幅画很是兴奋地找着了石亭中正无聊地坐着的叶珞。

    “什么?”叶珞瞄了江天手上的东西一眼,并没有提起太大的兴趣。

    “画啊!白发生的画!”江天依旧兀自兴奋着。身为天下第一神偷的师父叶珞能从大理寺中盗走九州画师的画,他江天也行!

    “白发生?”叶珞来了精神。不会吧,就凭江天那三脚猫的功夫,居然就敢去闯大理寺了,而且重点是,他居然也能成功得手!

    “没错!”江天得意地向叶珞献上了自己的宝物。

    叶珞不发一言接过了江天手上的画。

    慢慢打开画轴,一个宛若入尘仙子一般的身影便映入了叶珞的眼帘。细细一看,这画中之人竟然是十分的眼熟……

    “师父,您看这人画的,这衣服,这头发,这小脸……都画得神乎其神的,肯定只有天下第一的画师才能画得出这么好的画啊!”

    叶珞抬头看了江天一眼,未发一言,又细细打量起了手中的画卷。

    “不过,我觉得有点奇怪,”江天的声音依旧不断地传到叶珞的耳边,“这画上的人我看着很眼熟,好像画的是洛冰……不过,那个白发生怎么会画洛冰呢……”

    “这画真是你偷的?”叶珞笑了一下,又慢慢卷上了手中的画幅。

    “那是!”江天一拍胸膛,满脸的自豪。

    “当真?”叶珞似笑非笑地看向江天,江天的那点小身手他是再清楚不过了,要是江天都能进到守卫森严的大理寺偷得白发生的真迹,而自身还能够毫发无损的话……那大理寺也可以趁早关门了,朝廷还能省些俸禄的说……

    “当然是真的……只不过,我找了个帮手帮忙……”江天笑着挠了挠头,“他就只是个帮手,我才是主谋,所以这画当然得算是我偷的!”

    “那能不能告诉我,你的这个帮手都帮了哪些忙?”叶珞轻轻地掂着手中的画,“或者,你就告诉我,偷这幅画的过程中,你都干了哪些事?”

    “这个么……”江天的脸有些泛红了,脸上的笑也变得不自然了,不过他依旧硬撑着……

    “昨天晚上我从那个暗道里钻出来之后就进了那个荒园子,再从那个荒园里翻出来之后,一路上总共遇到了三波巡卫,整整三波啊!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劲才没有被他们发现,而且还成功地来到了大理寺的院墙外!”

    “嗯,然后呢?”叶珞点了点头,按捺住心中的笑意,问得还是一本正经……

    “然后啊……”江天顿了一顿,虽然不大光彩,但还是老实巴交地道出了之后的实情……

    “然后,我趴在围墙上朝大理寺里面看,可不是我胆小啊,那里面的巡卫是在是太多了,而且光是看他们的衣服档次就知道,他们肯定比在城里巡逻的那些人厉害,他们手上提着的刀威力肯定也比较大……所以,所以我就留在墙外面把风了……”

    “再然后,那只臭猴子就将画拿出来给你了是不是?”

    “是……”江天挠了挠头,“师父你还真是聪明,知道是那只猴儿给我帮的忙……”

    听了这话,叶珞看白痴似的看了江天一眼,这和聪不聪明没什么关系,纯属常识好不好!这落石山庄里肯和江天出去鬼混的人除了那只猴子,别的还真就没有了……不对,那是只猴儿,不能算做人啊……

    “那个,师父啊,这好歹是我第一次得手的宝贝,您怎么就不夸我两句呢……”江天的声音里夹带了些委屈,他等半天就是想听叶珞一句表扬的话,过分吗?

    叶珞再次白了江天一眼,起身便准备离开。

    “对啊,你这个当师父的怎么也该夸徒弟两句才是。”毫无征兆的,第三个声音在亭子中响起,接着,叶珞只感觉手中一凉,抬头之时,那画便出现在了第三个人的手上……

    钟楚逍无视身前两道可以喷出火来的杀人般的目光,径自展开刚刚夺到的画卷……

    “这画画得真不错,那个九州画师果然不是浪得虚名的……不过,这画上的人我倒是眼生得很,她是谁?”钟楚逍笑着看向还坐着的叶珞。

    不知为何,看到画中之人的第一眼,钟楚逍便觉得有什么地方似乎不大对劲,好像是多年精心布的局中硬是有什么地方漏了一环,这种惶惶的感觉是从来都没有过的……可是,手中的却只是一幅翩翩然的女子画像而已,而自己的局更是不可能会出问题的,多虑了吧……

    “这画是出自名满九州的大画师之手,你想知道他画的是谁,自己去找他问问不就成了,我们哪儿知道。”叶珞站起身整了整衣襟,语调听上去有些阴阳怪气的,眼睛却是连看都没有看钟楚逍一眼……不过,回过头,叶珞却发现江天正在很认真地瞪着钟楚逍,满脸的杀气……

    “瞪什么瞪,你把眼珠子瞪出来他也不会少一根头发!”叶珞没好气地拽住江天的耳朵,拖着他一块离开了这个本来就不算大的石亭……钟楚逍,惹不起,咱还躲不起你嘛!

    看到叶珞和江天离去的背影,钟楚逍只是轻轻叹了一口气,重新看向了手上的画卷……

    洛冰在画室里一坐就坐了半天,中午的时候好不容易才有机会活动一下筋骨。

    “乖徒儿辛苦了!”白发生相当识相地凑了上来,“饿了吧?走,师父带你去吃好吃的!”

    洛冰冷眼看着白发生,没有任何的表示。

    白发生见冷了场,倒也没觉得丝毫的尴尬,依旧挂着笑走在前面给洛冰带路了……

    其实大理寺还挺大的,洛冰跟在白发生身后七拐八拐地拐了半天才总算是到了饭堂……不过,洛冰一直都觉着挺奇怪的,因为身前的白发生一路上都东张西望地似乎在找着什么东西,当然,也有可能是在找什么人……不过,洛冰暂时还不打算搭理白发生,所以吧,虽说有几分好奇,她还是忍着没问。

    大理寺的饭堂里此刻充满了饭菜的香味。洛冰四处打量了一番,其实,除了场地比较大,装饰物比较少之外,这个饭堂和普通的酒楼倒也没什么差别,包括酒店里有的包间雅室,这里也有。而且,白发生带着洛冰进的,看上去便是最好的一间雅室。

    “白先生,今天吃点什么?”好吧,原来这个饭堂里也有跑堂的……

    “老白,她是我徒弟,叫洛冰。以后她来饭堂吃饭的话,你就带她来这里。”

    “好,记下了!”被称作老白的“跑堂”细细打量了洛冰一番。他呆在大理寺有二十年了吧,从白发生进大理寺到现在,除了过世的白发生夫人,他还从未见过白发生和其他女人在一起吃过饭,而且还是个特别漂亮的女人……额,思想邪恶了啊,这女子的年纪似乎和白发生差着一截子,应该不会吧,对了,刚才白发生说了这女的是他徒弟!只是徒弟而已……不过吧,就算是徒弟,他老白呆在大理寺二十几年了,也从来没见白发生收过一个啊……

    “洛冰啊,想吃什么就跟老白说,千万别客气啊,都记在为师这里!”

    洛冰瞥了白发生一眼,跟谁客气也不会跟你客气的,放心好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