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昨夜星辰昨夜风  第五十九章 古怪目光

章节字数:2197  更新时间:11-11-19 09:4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轻轻“呃”了一声,伊笑天有些失魂落魄,“我今天没心情,不想听故事只想揍人。”

    郜凌彬很合作地闭嘴,他有些苍白的脸上,因为受伤有点眼眉困顿,素日邪魅冷酷的气质便多了几分烟笼雾罩的迷离,那扑在她额上的浓密长睫,让她想起莫扎特的一段小夜曲,一般的恬静,犹如轻舟荡漾,带点幽夜里的绵绵情思。

    伊笑天沉在那点情思里,想,郜王爷的意思,是他对小彦本来也有那么几分激赏几分同病相怜,故而才给小彦机会,跟她无关?

    是吧……伊笑天有点僵硬地用力说服自己点下头去,唔,无关,无关好,虽然自己对郜王爷很有好感,但是其实也不希望谁去心仪谁——她没打算谈恋爱哎,她没空哎,她要回家哎。

    是吗……伊笑天有点猥琐地更用力地嘲讽自己,嗯,无耻,真无耻,虽然自己前世就靠着刁钻狡诈腹黑多变左右逢源上下其手,但那都是任务需要,对付的不是倾轧最烈最黑暗最肮脏的罪恶门庭,就是人神共愤最污秽最不堪的穷凶极恶,现在却竟厚颜到对郜王爷很可能注定血本无归的付出都能够堂皇光明地自欺欺人了吗?

    伊笑天越想越讪讪越想越尴尬,到最后脸烧得跟沸水差不多,烁烁的沸水泡泡几乎要带着烁烁的火直接从她眼珠子里冒出来,神色甚是古怪。

    咬咬牙,伊笑天对自己说,身边这位有毒,身边这位属罂粟的。

    ……

    承恩殿。

    “臣伊城,随洛王于皇城北门平叛,擒拿逆魁镇远将军姬得承、附逆边军统领梁云舟、长缨卫统领韩稼琦,不想遭人声东击西长刀罩顶诛杀案犯,杀人者为妖刀王断,混淆视线者姓名不详,二人皆武功高强,行走如电,极为熟悉皇宫道路。”

    “内廷御前侍卫队长李敢,谨证伊将军句句属实。另有王断同伙,九刀门八刀意图劫杀洛王……”

    座上慢悠悠饮茶的三皇子郜凌风突然开始咳嗽。

    也不知怎地越咳越急,胸臆震动,嗓子一甜,郜凌风赶紧用杯子一遮。

    一点淤红的血色,在碧绿的清茶里无声洇开。

    郜凌风怔怔地看着渐渐发红的茶,淡红水面倒映阴阴眼神,恍惚间感觉指缝间湿润了一下,像是溅上了点茶水,身边宫女已经尖声嘶叫:“血……血……”

    郜皇帝立即转了脸色,侧头望过去,一扭头间眸光变幻莫测地长声传唤:“传太医——”

    很快,太医张子昱上殿来,远远的,看见郜凌风掩袖咳嗽的侧影便抖了抖,目光闪烁地在他身边站了,执起他腕脉按了按。

    大概是今天异事连发的缘故,张子昱救太子,救南宫彦——洛王离开承恩殿不久,身有宿疾的南宫彦终究受不得连番惊吓而病发,差点直接死过去,皇帝赶紧着人也将他送去偏殿,交于张子昱一并救治——正晕头转向,三皇子又无端端咳出了血,张子昱赶紧奉诏,似乎是精力不继了点。

    手下一松,居然生生地让三皇子郜凌风的腕在自己手中滑了出去,触到了郜凌风的指尖才醒过神来,张子昱慌忙畏畏缩缩在他脚边面朝皇帝跪了,“微……微臣……殿上失……失仪……但……但凭皇上处……处置……”

    郜皇帝眼波一闪,张子昱是太医院院首,皇宫里翻云覆雨风风浪浪的见得多了去了,连番殚精竭虑救人,精神不济,举动有些颤抖虚浮,或有可能,可也不至于断续犹豫不成句才是,心下一沉,隐约觉得,其中必有蹊跷,只怕南宫彦……自己还是太轻忽了。

    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只道:“太医接连劳累而致,何过之有?起来吧。”

    郜凌风心里却有些得意——南宫彦临去时,给了他一点凝珠散,嘱他趁人不备就茶水服下。这东西是给习武者在突遇强敌时强行提升真力以自保用的,那日黑煞卫被“不知名的高手”解决了十来个,郜太子又惊又怒,当即硬逼着张子昱配了这东西,分发给黑煞卫,以备万一。不懂武功者吃了,却会气血翻涌脉息混乱,别无好处。

    不过,适宜吐血装中毒。

    偏偏这东西又属违禁,本就是极其隐秘的事,揭开不得,闹将开来,名誉受损还是小事,别人也许不会多想,郜皇帝必然十分不愉而警惕,他还正当盛年,身边最信任的太医院首却与未来可能会接班的太子私相授受,揭开的虽不过是违禁药品,没揭开的又有多少呢。一个弄不好,张子昱便要受牵连,甚至于,抄家灭族。

    这会儿,看张子昱情形,想来,适才他在偏殿诊治南宫彦时,也顺便被南宫彦诊到了病根……

    诊脉毕,张子昱头埋得很低,目光闪烁身子颤抖,一句话吭吭哧哧出不了口。

    因为殿外无人在意的拐角,正有两道目光落在他背上。

    古怪的,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目光。

    似笑非笑……带点好笑,带点怜悯,带点轻蔑,带点嗤之以鼻,带点等看好戏的戏谑。

    青杀这样的目光,等闲人见不得,见了的人都有在他剑底下场凄惨灰飞烟飞的危险。如果说郜凌彬杀人有砍瓜切菜的干脆淋漓,青杀杀人,便当有“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的惬意慢品,在他眼底,杀人如同玩女人一样需要情趣,那情趣就来自于自己美酒细酌,看对方一点一点挣扎,沉溺,发疯,求死而不得。

    被这样的目光盯着,张子昱没办法淡定。

    “张子昱。”上面却有人说话了,吟妃,急切却不失雍容地道,“三皇子这是怎么了,你倒是说啊。”

    语气沉凝而压迫,张子昱又是一颤。

    他的指甲在掌心抠出血来。

    他是贫寒出身,不像那些世家子弟,朝中有人不愁做官,他要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才能获得不及别人的成果,他一步一步苦熬,熬了一辈子终于熬到了太医院首的位置。他知道,郜皇帝将这个位置交给他,一定程度上也是因了他没有背景,在朝中没有根基,可也正因为如此,他时时如履薄冰,战战兢兢,风口浪尖上各方势力的拉拢与打压,他无力抗拒,无力反击,只能靠着忠于皇帝,在夹缝中求生存。

    可是有些事,竟如宿命一般,怎么躲也躲不开。

    此刻,他一言出口,便将可能彻底翻覆临夏三位皇子的命运,翻覆临夏皇朝的命运,他,他怕啊。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