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昨夜星辰昨夜风  第六十九章 好,很好……

章节字数:2071  更新时间:11-12-20 19:1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皇上!”吟妃干脆利落地磕了一个头,“臣妾有罪!”

    殿上又是轰然一声,人人面露惊诧之色,万万想不到这位心机权谋颇深的娘娘居然不饰狡辩就这么认了罪。

    “哦?”郜皇帝深黑瞳眸弥漫着淡淡雪意,“何罪?”

    她一叩首,也不看皇帝,只一字字道:“大逆,欺罔,僭越,狂悖,专擅,贪婪,侵蚀,残忍,忌刻;擅作威福,位尊权重而不能自谨,干预朝中政务,攘夺官员权力,滥用朝廷名器;排斥异己,任用私人,以京中官僚为基干,边军部属为支撑,结成朋党,祸乱朝纲;贪赃受贿,侵蚀钱物,骄横傲慢,忘乎所以,残害宫人,凌驾中宫,于深宫内闱兴风作浪。”

    不必迟疑,不必死硬地推,一来推也推不掉,人为刀俎,她为鱼肉,皇帝砸下来的无论是什么,都得受着,她不受,郜凌彬也会逼她受着,二来吟妃不认为什么真能永远瞒天过海,与其他朝让人揪住荼毒她一双儿女,何如此刻一并担了。

    哪怕前进一步是嶙峋悬崖,是永生堕于尘埃为人所唾,她都别无选择。无论,郜凌彬是否知道所有,也无论,郜凌彬是否确有实证,她若要保得儿女无虞,此刻便只有,让郜凌彬将积年的怨怼之气痛痛快快地出了。她的下场越惨,越能消解郜凌彬的心结……

    遥想那一年的雪地红梅,烧得可真艳啊。

    那摇摇光影里皇后冷然回首的神情,仿若还在眼前。那金簪凤翅明月珰,霓裳金丝凤盘旋飞舞,攒金点翠珍珠的六龙三凤冠垂下水滴般的晶串,还有那明珠生晕……

    红颜黄土,血染宫闱,心思用尽机关算尽,半生作茧缚人,也终不过,一场繁华。

    如今,轮到自己……

    吟妃薄唇微勾,侧首,眼色复杂地看着郜凌彬,笑问,“洛王殿下,可还有疏漏?”

    郜凌彬现出一丝笑意,明光四射,寒气凛人。

    “娘娘自然知道本王在意的为何。”

    吟妃嗤笑一声,道:“不就是皇后吗?她要是肯安安分分待在冷宫终老,她要是不那么多事非要你入皇室宗牒,本宫又何必多造杀孽?其实也不过就是每日里多亏点气血罢了,一样的药放进去,你不是还活得好好的?她挺不过去那是她自己不争气,怨得了谁?”

    郜凌彬目光一缩,这一刹心潮激荡几乎把持不住,他手指紧紧扣着掌心,无法自控的劲力冲指而出,几乎将掌心抠出洞来。

    片刻,缓缓抬眼,紧紧盯着吟妃,自己都没发觉连声音都有些变化。“那,先母呢?”

    吟妃冷笑,拂袖,道:“这些年来难为王爷百般刺探,那今儿,本宫就大方一点,明明白白地告诉你你娘那个贱婢是怎么死的!”

    郜凌彬的心重重地沉了下去。

    传说中卑贱宫女为攀龙附凤竟在皇帝酒中下药,先皇后妇人之仁多方庇佑而困居冷宫长达七载,郜凌彬年长八岁方入皇室牒谱,皇室中最不能提起的绝大忌讳,本就是人人皆知的不算秘密的秘密,他也一直认为,吟妃那样的人,貌似天仙心如蛇蝎,怎会轻易善罢?只怕那不能提的娘亲死状的传闻,还就真的是真相。

    否则,先皇后何以一再讳莫如深?

    长久以来在心中的那个怀疑,他也不敢面对——他不愿给自己深想的机会,他害怕那些深入的探索,会将他对于娘亲容颜的美好幻想血淋淋地生生击碎,逝者已矣,他宁愿只知道她殁了而已。可是现在……

    他面上突涌无尽悲怆之色,半晌方涩声道:“说!”

    “你听好了,步骤是这样的,一,断了四肢,这样她就没有余力去做什么了。”吟妃声音清冷如冬日雪珠,衬着她略略苍白的颊,似是幽冥地狱里一道森然的冷光,和着隐隐清脆的骨骼碎裂的声音,让在场的人都为之胆寒。

    “二,毁了她的脸,拔了她的舌头,让她不能见人,也不能呼号求救。”吟妃以指为刃比划着,这般惨烈血腥的事自她口中说出,竟至于如话家常,众人各各面如蜡纸,看着她的眼神除了恐惧还是恐惧。

    “三,将刀狠狠地朝她的背部插进去,不过偏离心脏,因为,她得活着尝试连中几刀的滋味。四,”吟妃露齿一笑,平日里端着雍和从容的人,这一笑竟然很是狰狞,看得众人心底一阵阵发冷,“不,她没有四,因为她没有那个福气享受,就死了。可是你有啊,郜凌彬,你身子骨可是硬朗得很,换了是你,一定能知道慢慢被杀的滋味。”

    满堂死寂。此时日色朦胧,室内一切都笼罩在黄昏之中,一道斜晖从窗棂缝里透进来,顺着郜凌彬乌黑的发,照入眉梢鬓角,那眉黑如夜色,映着幽深暗魅的眸,煞白煞白的脸,惊心的艳与冷。

    四面的呼吸卷不起一丝温热,冰凉的袍角染尽霜华。

    伊笑天不自觉地伸手,似乎想去拉开郜凌彬逃离这冰冷的宫殿,手伸出触着的却是净儿公主纤弱颤颤的双肩,突然回神。

    郜凌彬却已缓缓跪下来。

    他跪在冰凉的地砖上,向着殿外高天方向,嘴唇蠕动,低低唤了两个字。

    伊笑天怔怔望着这个面前的剪影,将那两个字在心中缓缓流过,掌心大片大片的冰凉。

    “娘亲。”

    黄昏,金殿,郜凌彬跪在一地冰凉之中,向高天流云晚风残阳,轻轻呼唤这世上对他极为重要的人,心中却明白,永远也得不到回答。

    身遭,是妆红着绿花团锦簇的连绵盛筵,那般的奢华张扬近在咫尺,他还于斯选妃招摇风华飒飒,而竟不知,他无辜的娘亲竟是死得那般惨烈。

    他嘴唇抿得极紧,毫无血色,这一霎,他只觉从未有过的寂寥和哀凉,呼啸不休。

    伊笑天看着他,心底忽然泛起深浓的怒气,就像是深静海面陡然竖起滔天巨浪横涛拍岸,澎湃汹涌似要将天地淹没,恨上来就要冲过去给吟妃点颜色看看,却见郜凌彬眸光变幻地笑了笑,淡淡道:“好,很好……”

    然后他晃了晃。

    晕了过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