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昨夜星辰昨夜风  第七十四章 但望,后会有期,好不好?

章节字数:2765  更新时间:11-12-27 08:1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伊笑天啪一声拍下去,“叫你偷窥,叫你窥!窥!窥!姑娘我拍你个飞流直下三千尺,不见淤血誓不回!”

    头顶上那人轻笑,眼光在她身上飘啊飘,飘啊飘。

    “小盆友,看美女要交税先!”

    伊笑天一边脸上烤红薯一边嘴硬,可不知怎的就给那人贼手一捞个正着,往怀里一按,然后突然松开手中枝条。

    “唰”一声,一直被压下的柔韧树枝,立即将两人回弹到了树梢。

    伊笑天只觉得头顶树叶哗啦啦一阵响,几枚柔软的叶片在脸上拂过,眼前已经霍然一亮,一轮更为广阔的日色涌入眼帘。

    远山挺拔秀逸,形若芙蓉出水,近处日色如耀,郁郁葱葱一自片黛绿林岚,如海青烟在一色深碧中无边无垠地逶迤开去。

    伊笑天被这阔大的风物震撼,想起逼仄的现代社会,身心被城市和生活的尘埃重重包裹,呼吸着浑浊的空气,大口吃着美味的添加剂,天空是灰蒙蒙的,在空中自由飘飞的塑料袋比飞鸟还常见,环顾四周都是那没有活力的钢铁水泥,街道上到处是沟壕如同战场,汽车的喇叭声是耳中抹不去的音响,晃荡的地铁中充满了沉闷和冷漠。

    不自觉地长啸出声——唔,如果能搬回去换个背景就好了。

    接着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自己被抢劫了,悻悻道:“郜王爷,你尽干一些烧杀掳掠的无聊事儿。”

    “误。”郜凌彬毫不让步地拥着她,抬眼一笑,曼声道,“丁冬那死小子怎么照顾的你?好好一个精明睿智灵动韶秀的王妃,一眨眼的工夫,怎么就头脑都不清楚了,才一见面就说了三句错话。”

    伊笑天抖了抖,牙痒痒地瞪着他:“你诽谤!”

    郜凌彬一本正经,不急不徐:“第一,我窥了吗?我只不过是卡点儿卡得极准,恰恰卡在你跟南宫彦依依惜别完毕准备溜之大吉的当儿,我只不过是天赋太高,受了伤也不影响凌空虚渡,一渡渡没了你的逃跑大计。”

    伊笑天咬牙切齿——我没听见我没听见我没听见……

    郜凌彬还不罢休,抬眼一笑,悠悠道:“第二,是你看美男在先,美男看你算是等价交换。第三,我哪有烧杀掳掠……明明是临夏伊氏,始乱终弃,置我不顾,辜情负义,薄幸无心……”

    ……

    伊笑天险些一口血喷出来。

    这叫个神马事儿?

    郜凌彬郜同学,你是临夏最为耀眼的洛王,你这话也说得出口?

    我……始乱终弃,置你不顾,辜情负义,薄幸无心?

    她扭来蹭去,很想直接暴起对郜凌彬排山倒海再倒海,无奈郜凌彬拥着她的胳臂紧箍咒似的挣不开,伊笑天眼一翻,深恨自己那几日没趁他之危把他凌迟十万零八块再扔出去喂狗,白白错失大好时机。

    郜凌彬含笑,宽容得仿佛没看懂她诡异的腹诽。

    眸光一挑,示意伊笑天侧眸。

    伊笑天疑惑地看去——侧后方树枝上晒着一件袍子。

    伊笑天一脸黑线地盯着那袍子,认出那东西就是碧落峰上自己亲口绘了山河地理图,外加留了亲笔签名,号称万一郜王爷落魄了还可以靠这个发财的绝版藏品。

    哎,丫真葛朗台,居然真指望着发财。

    唔,也是,丫这公务员饭碗太不结实,今儿那两只蠢猪是倒了霉,可保不齐明儿老爷子再给他添八个弟弟,再搞一出临夏版九龙夺嫡,是得留个棺材本儿……

    郜凌彬无视她心中小九九,瞄着那袍子,道:“阅此衣,寂寞眼,衣上旧日可堪恋,缱绻时,风正浓,唇齿丹青,挥毫写意绕指柔,怎料得,花易残,旧梦远,痴情萧瑟一刹间,定情信物衣犹在,伊人曲终狠心欲不见,空余我,寂寂空庭伴月望天涯,千里迢迢思伊一心系,叹,叹,叹。”

    伊笑天黑了半张脸,欲哭无泪,好吧……订情信物……王爷你怎么不去演戏?

    戏子王爷一笑。

    伊笑天看见他笑就发毛,霍地头皮一炸,隐约中好像看见天际电闪雷鸣,大气摩擦,火球一串串在空中乱弹,果然听他道:“本王的王妃虽喜好东游西荡,又生性奔放不拘小节,却是性情中人,按理不该始乱终弃才对,唔,一准是南宫彦居心叵测,教唆出墙,难保他荼毒了我这一笔之后,不会再危害他人,念在苍生黎庶夫妻伉俪,实在是该将此深味采花华丽战术——采是不采,不采是采,以不采之术行采花之实,不采其人却采其心——仇视天下有情人之叵测贼子,早日捉拿归案。”

    “呸!”忍无可忍无需再忍,伊笑天小宇宙轰地爆发了:“你丫还敢说没窥?”

    戏子王爷微笑如常:“我用窥?聪颖卓异,但碍于毕竟是小孩子家,太难为情,不好当面宣之于口,需要写信来谈的,更有何事?”

    伊笑天攥了攥手,觉得自己已经被某人操刀无声地逼入死角,对目前口水公案无能为力了。她目光灼灼地看着他,哀求——皇帝老爷子,拜托你的传召快点来吧,要不我再穿回去给你弄部手机来?

    某人又开口,语气温柔如故,轻轻道:“笑天……青杀要走,月溟来使绝不会毫无动作,我很遗憾,不能亲自去送他,也不能派人随护。”

    这句话立刻击倒脆弱的伊小强。

    唔,青杀……那是他唯一的朋友吧,一年也未必能见上一面的吧。

    一生中唯一的朋友要走,他还明知他会遭受万里截杀,刀里来剑里去一路凶险,却因了她的突然出牌搅乱朝局,时局微妙,牵一发而动全身,不能不顾一切孤注一掷,直接拎了月溟国书扔到那狗屁使者脸上,再一脚踹他个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反而被逼束手逐友,被逼冷眼旁观,郜凌彬的心底,一定很憋屈很自责很遗憾很悲凉吧?

    伊笑天吸吸鼻子,开始觉得自己过分了,唔,伊笑天,你真是个害人精。

    郜凌彬看她神色,知道撬动这坨了,再挖一下,把这丫头的善良因子多挖出来点先。

    “月溟女主想杀他不是一天两天了,听说这次更布了天罗地网,青杀要是出事……”

    伊笑天唏嘘了,无奈了,悲凉了……

    嗯,反应良好,不必再深挖下去了,免得一不小心过犹不及。

    郜凌彬立即转换话题:“我……回府,上谕应该到了。笑天,遇见你,是我一生的幸运。你,你珍重——九天飞凤,便该翱翔九天,我不能那么自私,囚你做笼中的金丝雀——但望,后会有期,好不好?”

    好不好?

    伊笑天的心颤了颤,这尊贵立于高处的天家之子,竟带着明亮的笑意,带着诚恳,带着羞赧,问她,好不好?

    而他,其实有无数种方法让她留下,却偏偏选择了一个最为渺茫的期许。

    伊笑天目光感慨万千,她轻轻靠了靠背后温暖的胸膛,靠了靠背后柔软悸动的心,微笑,一个情不自禁的“好”字正要出口,却被他止住,“别说,且留着,且待时光——笑天,我不想你因一时冲动的承诺来就我。”

    他垂睫,衣袂翻飞,以远离的姿势深拥了一下伊笑天,笑了笑,乍然松手。

    却被伊笑天反握住。

    “唔,王爷,你知道的,我就喜欢在江湖飘,只是现在身份不一样了,有个纰漏给人揪住了威胁国本就罪过了,你是不是派人保护一下呢?”

    “笑天……”

    郜凌彬铭感五内地堆出了一脸动容,满意而去。(唔,黑啊,郜王爷真黑呀,那句“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应该给你啊。)

    留下伊笑天在原地,呆立良久,想,唉,给卖了,还是给卖了啊,给卖了还帮他数钱啊……伊大小姐也会做赔本生意了?哎,这日月没倒悬,乾坤也没变色啊,伊大小姐一定抽风了……那个邪魅的热烈的人啊……叫人恼叫人怨,叫人无奈啊……

    长吁短叹良久,忽然想起南宫彦的字条还没看完,三扒两扒从袖子里扒出来继续:

    “……可,若你执意,姐姐,我祝福你……”

    伊笑天无语——咳,咳,连你个神童都觉得我会沦陷?呃,童言无忌,无忌……我的感情不在这里……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