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七章 初见端倪

章节字数:2715  更新时间:13-06-26 11:1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02

    陆志高的伤势缓慢地恢复着,但是,由于长时间的卧床,他的体质似乎出现了一些问题:胃里泛酸,虚弱盗汗,精神萎靡,舌燥口干……

    藏梅花原以为姐夫是因为藏菊花代她赴省学习,而导致的情绪低落。但她经过细心地观察,感到陆志高显然不仅仅是情绪问题。

    “藏菊花离开家已经半个多月了,只给陆志高发过几条报平安的信息,一个电话也没有打回来。看来,藏菊花的处境一定是行动不方便。可是,”藏梅花想,“陆志高在这个时候,是多么需要藏菊花在家啊?都怪我……”藏梅花在自责的同时心生慌乱。当她的心情平静之后,她用陆志高家里的座机,以藏菊花的名义给人民医院的副院长张志恒打去电话,反映了陆志高的身体状况。

    人民医院的副院长张志恒已经两次登门查看过陆志高的体征情况。张志恒的关心,使陆志高觉得受宠若惊。张志恒的平和与尽职,看得出他是一个对他所从事的事业极端负责的人,一个对所有的生命都无限尊重的人。

    张志恒是分不清藏梅花和藏菊花彼此的,他从来没有怀疑过藏梅花的身份。他特别关照藏梅花,“若是你的丈夫出现异常状况,随时可以给我打电话。”藏梅花虽然被张志恒说得脸红心跳,但在心里还是对张志恒充满了感激。陆志高按照张志恒的处方吃了一些西药,但是效果并不明显,身体时好时坏。

    就在藏梅花等待赵登峰的时候,陆志高的身体又感不适。

    藏梅花望着陆志高痛苦的表情,对陆志高说,“又感到身体难受了是吗姐夫?要不,我给张志恒打个电话吧?”

    陆志高摇了摇头。他不想因为自己的精神欠佳,再次麻烦张志恒。他见藏梅花对他的摇头没有反应,便说:“不必了。你明白吗?还有许多比我更需要张志恒的患者,在等待着他的拯救呢!”

    陆志高的拒绝,一时让藏梅花难以作出主张。就在这时,门铃响了。藏梅花以为是赵登峰,心里感到非常激动。然而,当他从猫眼里向外一看,突然变得目瞪口呆。她万万没有料到,张占北来了。

    藏梅花打开了防盗门。张占北和她一见面,突然愣住了。他借着楼道里的灯光,上下打量着藏梅花,吞吞吐吐地说:“你是……你是……你是藏梅花还是藏菊花?”

    “呵呵……”藏梅花沉着地一笑,说:“张市长真会开玩笑,连我你都不认识了?过去你可是经常到我家来吃饭的啊!我是藏菊花呀,藏梅花是我妹妹,她去省里学习去了。对了,她去学习的事儿你没有听说吗?”

    张占北觉得眼前这个自称藏菊花的人的嗓音很像藏梅花,就仍在疑惑地仔细打量着藏梅花,“不好意思,你们姐妹不仅长得一模一样,而且都漂亮得锃明瓦亮,都让我看眼花了,我真把你当成藏梅花了。”

    “妈妈……”正在客厅里看电视的小虎子,听到了张占北和藏梅花的对话,机警地边喊边跑过来,拽着藏梅花的胳膊说,“妈,给我调一下电视频道,我想看少儿节目。”

    “哎……”藏梅花应了一声,立刻走入客厅,心想,“小虎子真是一个机灵鬼儿。”

    张占北笑着跟在了藏梅花的身后,心想,“我怎么变得疑神疑鬼的?”

    张占北的到来是陆志高没有想到的,他感到非常惊诧。陆志高的惊诧并非张占北是副市长,而是张占北很长时间不登门了。张占北刚刚来到冀凉江市和他一起共事的时候,由于他是独身(他的女儿张凤娇还没有嫁到这边来),因此他经常到陆志高的家里蹭饭吃。那时候,他们在一起有说有笑,没有任何顾忌。可是,自从张占北的副市长位置牢固之后,随着他的权利和社会影响的不断加大,他和陆志高之间因政见不合而引发的矛盾日趋尖锐,直至闹到不可开交的程度。所以,张占北再也没有踏入过陆志高的家门。

    陆志高并不希望张占北登门。他觉得与张占北之间没话可说。他想,“既然彼此生分了,还是少见面的好。”

    张占北说他白天事务繁忙,无法脱身,所以,只好利用晚上的时间来看他,还请陆志高见谅。他向陆志高客套了一阵子,见陆志高的精神状态不太好,就劝陆志高早点休息。并强调说,“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的话尽管说话,我一定会尽绵薄之力的。”

    陆志高摇了摇头,在心里说,“有事也不会找你的,别给我猫哭耗子……”张占北正准备离开时,从衣兜里掏出一张购物卡,“一点心意不成敬意,”他看了藏梅花一眼,“这是‘市百’的,陆主任需要什么就请弟妹代劳好了!”

    正当藏梅花和张占北撕扯那张购物卡的时候,赵登峰走了进来。藏梅花的心里咯噔一下子,恐怕赵登峰露了馅儿。她在瞬间的慌乱之后,立刻平静下来,“您是?”她边说边和赵登峰使了个眼色。

    “不好意思,”赵登峰明白了藏梅花的用意,“真是贵人多忘事,我是陆主任的朋友啊!”他看了张占北一眼,“张市长也在呀!对不起,刚才防盗门虚掩着,我敲了半天门没人答应,我就径直走进来了,打扰了!”

    张占北见赵登峰走进来,急忙把那张购物卡装进了衣兜,“赵大法官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幸会幸会。”他看了藏梅花一样,“你们聊……”

    “是登峰来了,自己坐吧!”陆志高瞅着起身要走的张占北,“感谢张副市长的关心,坐一会儿再走吧!”

    “藏局走了一阵了吧?嫂子自己在家里还忙得过来吗?”赵登峰拽过挨门口的椅子,挡住了张占北的去路,坐下便说,“志高伤了都好一阵子了……我却不知道自己整天价忙什么,一直都没时间过来看看志高。”“哦,”藏梅花乜斜了赵登峰一眼,“家里还有小虎子他奶奶呢,忙得过来。”

    张占北只好耐着性子继续坐下来。

    “登峰,我这点儿小伤算不了什么,某些人不是恨不得让我死吗?可是,我死不了!想置我于死地的人还在他娘的腿肚子里抽筋呢!”陆志高看了张占北一眼,“是吧张副市长?”

    “那是,那是……”张占北是打太极拳的高手,当然不会被陆志高的话语激怒的。“对了,张市长,你对窦喜财的事情怎么看?”赵登峰突兀的转移了话题。赵登峰的话问得过于突然,没有任何一点铺垫。张占北被赵登峰问得一时语塞。张占北愣了一下,说:“我是来看陆主任的,我不想在这里谈论这件事情。”他的脸上保持着以往的微笑。赵登峰点了点头,他非常清楚张占北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题的原因。可是,赵登峰有时也是属狗皮膏药的,只要他想粘在谁的身上,谁就休想躲开。“那我们换个地方谈怎么样?”赵登峰的老毛病犯了,既然他把话挑明了,他就绝对不会放过张占北,“刚才我一见到你就在想,我是像以往那样喊你老兄呢,还是溜须拍马地称呼你张副市长,甚至干脆把那‘副’字去掉呢?”赵登峰的话足以令张占北发怒,但是张占北忍住了。他保持着沉默,既没有说“可以”,也没有说“不可以”。赵登峰忽然想起了毛泽东诗词中的一句话:“宜将剩勇追穷寇”。他暗暗地下定了决心,对着处于尴尬之中的张占北继续说,“张副市长不是想走吗?我正好跟着你换个地方!”

    张占北被赵登峰逼得没了退路,只好起身告辞。

    赵登峰大声地对陆志高说,“陆主任,我有点儿事情要向张副市长汇报,我们先走了。”他又扭头看了藏梅花一眼,信心十足地说,“请嫂子放心,我和张副市长打不起来,过不了多长的时间我还会回来的!”……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