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章 生病后的抑郁

章节字数:2209  更新时间:12-01-19 10: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七章

    苏渊今天心情很郁卒。手机的问题?不是。没睡好?也不是。什么手机没了、认床没睡好这些都不是问题,问题是一天之中最最重要的早餐!一开始苏渊看着面前的小米粥半天反应过不过来。

    “发什么呆,还不快吃?”李平把刚买来的肉包子放下戳了戳一动不动的某人。

    “吃?……你确定?……”苏渊嫌恶的把碗推得远远地,捧着昏昏沉沉的脑袋郁卒地说,“这不是给鸟吃的吗?”

    边上的郑弦听到了后嘴角直抽抽,自己最爱的小米粥被人说成鸟食,这得需要多大的定力才没有掀桌啊。

    “小心点别被我们这些‘鸟’群殴,自己吃不惯别怪粥不好,真是不懂得欣赏。”李平站出来说出了郑弦的心声。

    “对不起,我欣赏不来也不想欣赏。”苏渊毫无诚意地说,顺便还翻了个白眼,兴致缺缺地捞起一个包子就啃,刚想感叹一下南北差异就被包子溅出来的油烫的直叫唤。“呜……这包子真不错。”皮薄馅多,外层的面皮软而不失嚼劲,馅美味多汁,不像以前的学校的包子快吃完了也不见馅。可惜嘴巴没什么味道,唉哎哎……

    “这样就算不错?真是没见过世面的孩子,要求还真是低。”李平摇摇头。

    “我去过南方,那边的面食真不怎么样。”郑弦点头同意。

    苏渊冲他们比了个中指,表示心中的鄙视,对于这南北差异还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争辩清楚的。“别废话了,快点吃你们的。”顺便打了个长长的呵欠。

    “没事吧?你看上不太好。”郑弦碰了碰苏渊的肩,“不舒服?”

    “脑袋发胀,四肢无力,口苦无味……还有……困……”

    “晚上没睡好?要不你回寝室吧,我帮你请个假。”

    苏渊摇摇手,“第一节课就请假?还是算了,忍忍就行。”

    “啧啧,看看你这身子骨,明显的体虚气弱,要不要哥哥搀着你走?”

    “滚~~~”

    “好~无~情~”

    “别恶心我。”

    ……

    一个上午,苏渊都处于版昏半醒的状态,喷嚏、呵欠不断,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没完没了,被他打扰到的同学实在是受不了了纷纷要求郑弦把苏渊劝回寝室。还好开学第一节课老师也不会讲什么重要的课,苏渊也乐得清闲。

    “你应该是感冒了,要我送你吗?”郑弦帮他把书收好又问。

    “靠,你当老子是林黛玉啊?”苏渊翻了个白眼,心想这人也太——烂好人了,不过这人真不错,“谢了,我先回去了。”

    “回去多喝点水好好睡一觉。”

    “知道了知道了,事儿妈。”

    郑弦摸了摸鼻子,有点尴尬,他可不是什么烂好人,只不过……那个苏渊鼻子红红眼泪汪汪的样子真——TM的可爱。(苏渊听到到了肯定会抓狂——、)

    苏渊迷迷糊糊的往寝室走,其间撞到三个无辜的路人甲乙丙,弄错寝室两次,用掉整整一包纸巾有惊无险的到达了自己的寝室门口,长舒一口气后,摸摸口袋……没带钥匙……然后崩溃之、挠墙之。想打电话叫李平送钥匙过来又反应过来手机已经不见了,真是该死的黑色星期一,真是该死的一波三折的反“乡”之路。

    是回教室向郑弦子要钥匙呢,还是找逯向白呢?最后以逯向白的教室在一楼为由决定找逯向白去也。

    其实苏渊也不知道逯向白的教室具体在哪,只知道是在主楼的一楼,只好从一楼的第一个教室一直找到最后一个教室,最终在一个靠窗的位置上找到了他。且目睹了稍后一排的一个白白净净的“奶油小生”不断用手骚扰逯向白的过程。已经上课了,苏渊不好意思明目张胆当着老师的面找逯向白,只能在窗户外面不断手舞足蹈的吸引逯向白注意,还好天时地利他正巧挡住了阳光逯向白很快的就发现了他,并配合的做出疑问的表情,不过也引来一些人的围观以及“奶油小生”的中指,弄的苏渊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钥匙!!!!!!

    “钥……匙……”苏渊无声地张嘴。

    “??”

    “钥……匙……开门的钥匙……”

    “??”

    气得苏渊跳脚,偏偏这时候脑子跟糊了浆糊一样,于是嗓子一开吼了出来“钥、匙!!!!!”这下子不仅逯向白听到了,所有人都听到了,包括——老师sama。没把逯向白吼出来倒是吼出来一位身材高挑骨感眼睛狭长嘴薄一副刻薄相的女老师。

    “同学,上课时间你不在教室里上课跑到我们班来做什么?”

    “哦,啊……呃……我和逯向白一个寝室的,想问他借下钥匙。”

    “你是哪个班的?现在不用上课吗?”

    面对这位老师的咄咄逼人苏渊有些不悦,但还是尽量让自己礼貌地回答,“我是文科A班的,我不太舒服……阿嚏……已经跟老师请过假了。”

    “我看你刚才中气挺足的嘛,怎么一会儿就不太舒服了?”

    我嘞个艹,你没听出来老子的声音嘶哑,鼻音重的都跟鼻子被捏了一样吗?还有你那群混蛋学生看什么看,没见过吗?——当然这些苏渊只能腹诽,酝酿酝酿情绪尽量让自己看上去可怜些,“老师,我只想拿到钥匙而已,绝对不是故意打扰“您”上课的……阿嚏……”最后一个喷嚏提高自己话的真实度。

    那位老师老师看了苏渊半天,落下一句话就重新回到了教师,“还是去医务室看看吧”吓得苏渊以为听到了幻觉。接着逯向白就出来了。

    “打扰了白骨精上课还能顺利过关的人,你是第一个。”

    白骨精?说的是刚才那个老师吗?还真挺形象的,里里外外都是典型的“白骨精”。

    “阿嚏……说明我机智勇敢……阿嚏……人见人爱……”喷嚏打得要虚脱了也不忘自夸一下。

    “我看你真挺严重的。”逯向白顿了一下,皱了皱眉,走到喷嚏波及不到的安全位置,才又说到,“走吧。”

    “去哪?你不用上课了吗?”

    “白骨精让我带你去医务室。”

    “啊啊?不是吧……”苏渊连忙追上去,“其实我可以自己去的,耽误你上课我的良心会非常不安的。”

    “没事,现在今本上都是复习为主,不会上什么新课了。”而且真担心你能不能找到医务室。

    “那……阿嚏……谢啦……不过事先说明我坚决不打针……”

    “……”这才是重点吧!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