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火  第1章 只如初见

章节字数:2931  更新时间:11-09-01 21: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对于T大而言,陈谨澜也算是个风云人物。成绩极好,专业很强,出身书香门第,最重要的是人长得不赖。一双眼尾上挑的桃花眼极其传情,据说从小到大被他电倒的生物能从火星排到地球。注意,是生物,而不仅仅是雌性动物。

    最可怕的是,人家至今没谈女朋友,不过,似乎所有的女人都会梦想成为帅哥的初恋,所以至今任有不同品种的女人前仆后继,死而后已。

    陈谨澜的父母是教授都姓陈,一家子的对门是外语教授,姓姚,姚教授的儿子——姚奕和谨澜算得上青梅竹马。用他的话说,世界是美好的,在有了陈谨澜之前。他姚奕也算得上帅哥一枚,虽然矮了那么一点点,正太了那么一点点,可是也没有必要美女一走到跟前就问:“哎,告诉姐姐,你哥哥叫什么名字……”其实嘛,他真的很想大喊一句:“天底下的美女们,陈大帅根本就不开窍啊!那根本就是木头一根!玉树临风的我才是正道……识货的有木有啊!”

    事实证明,咆哮是没有用的,特别是在自己的心里头咆哮。他还是眼睁睁的看着一个个他心仪的美女因为陈谨澜而伤心欲绝。

    ……

    “木头……”姚奕用手肘捅了捅谨澜,指着走在前头一良家姑娘的背影曰,“此女身材超赞,我和你打赌,那张脸也不赖!”

    谨澜白了他一眼,冷笑:“那就赌吧!赌注是什么?”

    “我的要求不高,老习惯,你输了,叫老子一声爷爷。”

    “我看你是孙子没当够吧!”

    谨澜说的是大实话,两人从小到大打的赌顾忌能堆成几座喜马拉雅山脉,内容各不相同,譬如球赛,譬如赌牌,譬如网游,譬如美女……但结果,无一不是,姚奕低头鞠躬,叫爷爷。

    只不过姚奕就是一打不死的小强,百折不挠,当了二十年的孙子,总期待有一天能迎来解放区的春天。

    好嘛!姚奕踌躇满志的上前去打招呼,话说‘美女’一回头,吓死河边一头牛。姚奕的脸登时就青了,就是凤姐也比‘美女’的模样耐看些,低头,快步朝前走,‘美女’还在招手:“帅哥,您贵姓……”

    谨澜拍拍他的肩:“孙子?”

    “滚……”

    “以后学聪明点,好好修炼……”

    ……

    陈教授是美女,绝不是徐娘半老的美女将来时。明明是奔五十的女人了,看着也就三十有几。那身材,用姚奕的话说就是——火辣。偏偏人家是知性贤惠的才女,烧得一手好菜,家里头打点得极精致,钢化玻璃的茶几上常年年插着一束香水百合,一看就是会生活的。说起话来温文尔雅,带着江南大家族的书香气。

    “小谨回来了?”陈教授端了一叠宫保鸡丁走出厨房,“姚奕啊,你妈妈说让你在这边吃晚饭,她和你爸爸去你外婆家了。”

    “那就麻烦陈阿姨了。”姚奕抢先踢踢踏踏的脱了鞋子,伸手从茶几的水晶果盘里拿了只苹果放到嘴巴里啃。

    “妈,爸呢?他下午不是没课吗?”

    “你爷爷让他过去了……听说来了几个外国人要搞个项目。快洗手吃饭……姚奕啊,有你最喜欢的红烧肉……”

    “我就知道阿姨最好了……什么时候我妈妈能练到这手艺!”

    陈教授解下围裙捏捏他的脸:“就你嘴甜,哪里像我家小谨就一闷葫芦。”

    “阿姨,我要告状。我被木头欺负了,你要替我教训他……”

    “你们又打赌了?”

    姚奕的脸一垮:“陈阿姨,你有什么秘方不?这小子绝对是未卜先知,二十年了,整整二十年了,无数的经验和教训告诉我,这小子绝对不正常。”

    陈教授轻笑:“哪有那种事情,谨澜就是运气好了点儿。”

    姚奕点点头,大口大口的扒饭。

    “爸有说什么时候回来吗?”

    “没说,反正放暑假了,学校没什么事,听你爷爷说那项目挺大的。”陈教授有些懊恼,“说好今年夏天一家人去云南旅游的,恐怕是去不成了。”

    “总觉得……”谨澜蹙起眉,摇了摇头,“那就明年再去吧!”

    “明天和我打网球去。”姚奕边往碗里拨红烧肉,头也不抬,“市体育馆那边新开了家俱乐部,我们过去看看,听胖头他们几个说设备不错。”

    “明天可能有雨……”

    “呸呸,乌鸦嘴,我看好天气预报了。阿姨,你看看木头……”

    ……

    要说乌鸦嘴,谨澜还真是修成精的乌鸦,明明出门还是晴空万里,刚打了两个球,就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外头片刻就昏暗了。

    姚奕自然一脸败兴,看着谨澜动作熟练的从背包中掏出一把纯黑色的折伞,骨节分明秀气纤白的手撑开伞,走入雨幕中。

    “喂,木头……别丢下我……”拿包望脑袋上一顶,冲了过去,却见着谨澜蓦地停了脚步。

    “怎么了?”姚奕推了推他,“想什么呢?真是木头!”

    “你不觉得有点冷吗?”

    “神经病!”姚奕一把夺过伞,“大夏天的鬼才会觉得冷呢……唉……不对啊!这雨一下还真冷下来了,快回家吧!这鬼天气还真扫兴……”

    ……

    推开家里的门,径直走到窗前拉上了窗帘,拾起桌上的遥控器上头显示的温度是24度,可是很明显室内的冷气远远低于24。

    “你一直这样目中无人吗?”全然陌生的嗓音,绕口的中文,谨澜循声看过去,客厅里米白色的布艺沙发上坐了一名陌生的男子,漆黑如墨的发丝微微飞扬,他的脸色很白,带着一种近乎神魔的光辉。他的面容是罕见的英俊,眼眸如深蓝色的海洋一般的深邃,冷漠如雪天的苍穹。

    “你是谁?”

    陌生人挑了挑眉,左耳上一枚妖艳的红宝石掠过一丝血光:“原来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陈谨澜,你的名字?你爸爸总提起你……真是一个好玩的小家伙,浑身是刺儿。”

    谨澜蹙紧眉:“我爸妈呢?”

    “Khaos•Dracula•Ventrue(卡尔斯•德拉库拉•梵卓)。我的名字,你可以叫我卡尔斯或者K。”(卡尔斯,希腊神话中混沌之神,我用了他的名字)

    “我知道你中文水平不好,可是,Ventrue先生,这么基本中文您也听不懂么?”

    “卡尔斯或者K!”

    “OK,K,我父母在哪里?”

    “你父亲去资料室,而你的母亲似乎去超市了!希望接下去的时间里我们能好好相处,毕竟不会很短!”

    几乎是刹那间,谨澜的脸色冷了下去:“你要留多久?”

    “至少两个礼拜……”

    “我想L应该不会适应这样平民的生活。本市虽然不大,可是要找个五星级的酒店还是绰绰有余!”

    卡尔斯漠然一笑:“我应该告诉陈教授如何让他的儿子懂点礼貌!”

    “我想我也应该提醒爸爸,你是何等危险的人……不……我甚至不能确认,能不能把你划入人类的范围!”

    卡尔斯轻轻的扣着茶几,漫不经心的冷笑:“你这玩笑开大了……”

    谨澜本还要说什么,门推了开来,陈爸爸匆匆忙忙的推开了门:“呦,小谨回来了?教授,这是我的儿子——陈谨澜。谨澜,这是法国的K教授。”

    “知道了。”谨澜头也不回的转身回房。

    锁上房门,坐在床边揉揉额角,那个Ventrue教授决计不可能仅仅是教授那么简单。没有缘由的想要逃离,仅仅是直觉……那个人的身上有一种喋血的气息。

    混混沉沉的打开电视机,没什么要紧的新闻,也就是法国那边又失踪了几个人,是的,国外老出离谱的事儿,倒喜欢吹嘘。

    谨澜从书架上取下一本包装精美的原装德文书,随意的翻到上回未看完的那页。这一本生涩乏味的金融名著,加之德国人的古板更是枯燥无味,只不过谨澜却是从心底里喜欢德国著作中的严谨味儿。

    没翻过几页,陈爸爸敲了卧房的门:“小谨,在里面吗?爸爸进来了。”

    “嗯。”

    坐到桌前的椅子上,陈爸爸有些无奈:“小谨,你今天怎么了?忽然对客人那么不礼貌?K教授在研究上很有名望,而且他这次带来的项目爸爸也很有兴趣,也想和他合作下去。”

    “他是一个危险的人。”

    “还是你的直觉?”陈爸爸蹙起眉,谨澜常用直觉判断事情,但无意例外……

    “我不喜欢这个人。”谨澜把书搁到桌上,“这个项目爸爸若能退出来,那是最好。”

    “放心!我可是你爸爸……”

    ……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