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世间留不住的女子

热门小说

小说栏:女子如烟 红尘如雾  第2则 烛光闪落 风过崖

章节字数:8552  更新时间:08-09-13 21:4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是很早以前我写过的一个小故事,被转载不知道哪里去了,我也丢了手稿。网上搜一下竟还能找到就复制过来了。

    一些单调的字眼,却是那时全部的记忆。

    题记

    烛光闪落----风过崖

    一

    我叫烛光,是个杀手,是个替别人卖命的杀手。杀人也似乎是我唯一存活的目的。除了杀人我什么都不会,除了吃饭。

    我有一把血剑,它不饮血,但却要浸血才会有威力。我总是穿着一件偌大的黑衣出现在那夜一定要死的人的面前,他们不知道我是男是女,因为我也几乎忘了我是男是女。

    在“杀手门”,每个人心中除了仇还是仇。因为每个人都是怀着仇恨去杀人的。除了我和少年。

    少年是个以酒为生的人,只要有酒喝,就是阎王殿,他也会去。他的酒剑很长,比我的血剑还长。因为他杀人不见血,只见酒。而且是好酒。于是,江湖中只要淡淡的提一个“酒”字马上就会一片死寂。没有人不知道少年这一个名字。

    我的剑术比少年狠,这是没有必要否认的。因为我的杀技比少年绝。我们师出同门,学的却不一样。江湖中很少出现我的名字,因为我很少行动。也因为我每一次的行动都是大行动,而且是杀手门的绝密行动。我们是兄弟,他也是我在杀手门内,除了戚娘以外的唯一朋友。

    戚娘是杀手门的主持人。是个深不可测的女人,没有人看过她动手。也没有人看过她的真面目,连我也一样。因为她总是戴着一面黑色的面纱,让人觉得距离,她如此遥远。

    我从没有想过我的背后有一段莫大的仇,直到那天戚娘告诉了我。因为我对什么都不在乎。

    “知道无门吗?”戚娘问我。

    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今晚是你爹的死忌,你的仇家就是无门。今晚你和少年去铲平无门。”戚娘会说出这种话,我并不奇怪的,但是这些话确是关于我的,于是我就奇怪了。

    “我有爹娘吗?”我淡淡的问。我知道自己问的很傻,但还是问了。

    戚娘说:有,可是死了。戚娘说的话没有一丝的感情色彩,平淡的仿佛这一切多么的无关紧要。

    我淡淡的哦了一声,在我的眼中死去的人就是没有,有和没有就没有什么区别了。活了十八年,确实是快没有什么区别了,我想。可是戚娘却说了:你必须灭了无门,这是你爹的遗言。也是我替你爹养了你十八年,栽培了你十八年的唯一目的。戚娘的这一次话,说的有点狠。我没有拒绝,只是点了点头,因为我不了解仇恨,也觉得没有必要给自己仇恨,就当这依旧是个命令。

    无门很安静,至少是今夜。

    少年很干净的替我杀光了无门所有的人。

    当我的血剑闪电般的刺进吴天那个半老头的心口的时候,我自己都有点不敢相信,有这么顺利吗?这就是传说中的“无门”?

    少年和我一样静静的等待着吴天那庞大的身躯漫漫的软了下去,他那狰狞而惊讶的面孔还是不能让我的脸上有任何表情,少年更是。我利落的拔出了我的血剑,无天的黑血象泉涌般的流了出来。我依旧没有说什么,只是冷冷的望着无天和无天同时冷冷望着我的眼。无天突然挣扎的在地上划着什么,用手掩住。然后翘了。

    少年淡淡的一笑,很满意的拔开他的酒葫芦,压了口酒,才上前轻翻开他的手。

    我没有说什么,只是转过头淡淡的着我的血剑。看着无天的黑血顺着血剑的剑锋划落了下去,贱了一地的腥红却一点反映也没有。

    少年走到我的身边又压了口酒才笑问:你不想知道他写了什么了吗?

    我摇了摇头,转身走出无门。我想如果说我已经完成了父亲的遗愿了,那就算报了仇了。

    而少年却在后面说:不知道你会后悔的。他说,戚家复仇。

    我顿了一顿,却没有回头。

    二

    杀手门开始很平静,平静的什么事都不用做的。直到那天少年告诉我说:杀手门来了个新杀手,他叫闪落。我没有答话,转身进戚娘的房间。

    戚娘的房间很安静,我知道他在等我。

    我叫了声,戚娘。

    戚娘点了点头指向了她身边的一个男人说:他叫闪落。我淡淡的望着他,没有说什么。我看出了他望我的眼神的不一般,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感觉。我恩了一声。

    闪落反而对我一笑的说:好呀,烛光。

    在杀手门除了见过少年笑外,我几乎从未曾见过别人笑。而他的笑容和少年又不一样,少年太冷,而他却太温和了。我点了点头没有回答。

    戚娘让我和闪落去完成一项任务。后来戚娘轻轻的告诉我,这个人必须杀。我点了点头,什么话都没有说的和闪落出了“杀手门”。

    一路上我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计划着如何执行戚娘交代的任务,我从没有想过什么人该杀,什么人不该杀。戚娘说该杀的人就一定杀。

    闪落很俊气,很高大。这也是我不需要否认的事实,我想他一定是个很厉害的高手,否则戚娘就不会交给我搞定。

    客栈里。我没有说话,闪落好笑的望着我问:为什么一路都不说话。

    我淡淡的望着他,没有说什么。

    “为什么不笑。”闪落又问。

    我依旧没有回答。闪落奇怪了:你平时都不说话的吗?

    我这才点了点头。我想对他说多说话是等于找死。可是不知道怎么了,竟没有说出口。这个男人太爱笑了。

    “我们的任务是什么。”闪落突然托着下巴望着我问,我看着他,一呆。难道戚娘没有告诉他任务吗?还是说真的,他的死就是任务。平时冷静的我望着他那笑笑的眼神一下子竟回答不出来了。望着我突然间傻掉的样子,闪落说:其实你傻的样子很可爱的。

    我瞪着他看,这是有史以来第一个男孩对我这样说。比少年还猖狂,这让我突然有点心不安。我冷冷的望着他许久才说:如果你想多活一会儿就少说几句。

    闪落似乎没有被我的话吓到似的反而又道:是吗?我很不相信的,你一个女孩子家的为什么要做杀手呢?

    他的话很温柔,象一阵风吹过我本是平静的心。手中的血剑习惯性的脱手而出,闪落的眼神一惊的,闪开的速度快的出乎我的意料。我没有想过就这样的放了他。我想,也许在这个时候杀了他,反而会干脆的。

    闪落飞快的跃出了客栈,惊起了一群人群惊叫。我眼光也随之一冷,提剑速追而出。翻越过屋墙,才在一处田野看到了他。

    他的速度真的很快,快的很出乎我的意料,我在想要解决这个他,真的不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但是我感觉到了我手中剑在颤抖的声音,那是激动,因为太久没有遇到对手了。

    闪落还是笑笑的望着我。我冷冷的望着他,一个杀手该有的眼神,除了冷还是冷。

    “为什么要这么冲动呢,我又没有犯到你,更没有欠你什么。”

    我没有回答他,只是平静的将剑锋指向了他,然后很坦白的告诉他:我要杀你。

    “你不会杀我。”他说。

    我反倒奇怪了:为什么。

    “因为你舍不得呀。”闪落说完自己竟又笑了。我感觉像是受到一种侮辱似的,血剑不由自主的横扫向了他。闪落没有吃惊,反而很快速的用他的长剑柄挡住了我的血剑。我冷冷的望着他。他的眼神依旧是嘻嘻哈哈的,我咬了咬牙才说:原来你这么讨厌,难怪戚娘要你死。

    闪落似乎并不奇怪似的反而收了剑,翻身跃到我的背后又笑了说:其实你要杀人的样子真的不是很可爱,我想如果你温柔点我会答应戚娘娶你的。

    我的眉头皱了起来,第一次觉得血要涌上额头的感觉。我知道他是在乱说,可是心中竟也是有点动,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他真的不一样,和“杀手门”的所有人都不一样,和少年也是不一样。我一句话都没有说,我知道我的速度必须快,否则我担心自己什么时候也会学别人心软。

    闪落对我的反杀,似乎一点也不奇怪似的。竟也抽出了长剑开始不客气的挡住了我。我的剑术很冷很快,而闪落似乎是更狠。一种很大的压力一下子涌上了我的全身。从来没有输过的我怎么可能放过他,对一个杀手而言,可以遇到对手也是一件和值得开心的事情,就像是今天。

    “怎么你来真的,真的舍的杀我。”闪落问。

    我没有回话,只是飞快的将手中剑刺向闪落的要害。闪落很干脆的避开我的追击,我们在田土里战的树木齐倒,寸草不剩。我终于见识了闪落的厉害,而闪落当然也明白了我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我想杀了这个人也许对戚娘是个损失。

    “我们不玩了好不好。”闪落看起来有了几分的累了,我也知道自己的体力撑不了太久了,杀这个人真的很废劲。我收了剑,知道他在让着我。我没有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闪落似乎很高兴的收了剑突然又问:真的哦,不玩了。

    我“恩”的一声,看了他一眼才淡淡的说:以后在战。

    闪落翻了翻白眼说:不至于吧,非杀我吗。其实我不是那么的讨厌的嘛。戚娘不喜欢我就不喜欢我了,不一定你也不喜欢我的呀,不是吗?

    我没有反映,可心里却突然觉得怪怪的。今天怎么了,分明刚才动手的时候也留了一点情,难道我不舍得杀他吗?怎么可能,我是个杀手,我不该手下留情。我突然别过脸看着他,夕阳很红。我突然发现原来他也在看着我,我的心顿然的一揪,低下了头。

    闪落笑了起来,笑的声音很好听。我想我真的不该手下留情。

    夜很静,我静静的站在客栈的院子里。望着明月,其实我什么都没有想的,该想的也只是该怎么解决这个棘手的人物而已。

    闪落突然莫明的站在了我的面前神秘的从身后突然的拿出一把花递到我的面前,我一惊的。

    看着我第一次傻傻的望着他,他竟“扑哧”的笑了,说:送给你的,鲜花送美女,应该的。

    我站在那里,一下子不知道要怎么办了。闪落吃惊了:怎么不喜欢,也对这花是不漂亮配不上你的,我在去摘好看的哦。

    闪落的话象是在哄小孩子一样,要是以前我绝对是会先送他一剑,可是这次我竟没有那么做。我突然醒了过来,说:不用了,虽然不好看,但还是很香。

    闪落又笑了,我第一次见过这么喜欢笑的人。我想他是不是真的很开心,世上到底有什么事情可以开心的,我没有问。闪落迅速的将花塞在了我的手中。

    当我的手碰到他手的时候,我冰冷的心竟突然一跳,尽管脸还是白的。

    他陪在我身边,我们一起坐在屋顶上吹风,我抬头望着空中的那半片玄月,这才第一次感觉,原来夜是可以这么安静。

    “你为什么不喜欢说话呢,还是做杀手都要这样,那我要怎样学呢?”闪落从坐下来就没有一刻是安静的。

    我没有回答。

    “其实你真的很漂亮的,为什么要做杀手呢?”闪落突然望着我说。

    我转过头望着他。

    “怎么了。”闪落看我一下子那样望着他,他奇怪了。

    我摇了摇头,突然说不出口了。其实我想告诉他,这是第一次有人说我漂亮。

    闪落突然也望着明月不说话了。我想也许他是在想什么了,等我站起来想走的时候,闪落突然叫住了我:烛光。

    我回头没有表情的望着他,问:什么事。

    闪落也站了起来走到了我的面前问:如果有下辈子,能让我照顾你吗?

    我这次真的傻了,我不知道他在说什么。我在恨自己怎么在这个男人面前怎么傻了那么多回呢?如果闪落聪明的话应该看出了我的眼神永远是冷漠的,是没有光泽的。我也从他的眼中看到了失望,因为我根本就没有回答。

    “算算了哦呵呵。当我是开玩笑了拉。不要太激动了。过会杀我的时候手下留情的话那就不好了。”闪落突然这样说了。我心中竟晃过了一丝的难过,可是我依旧没有说什么,只是淡淡的道:你知道戚娘要杀你的,为什么来找死。

    闪落的眼光突然淡了下来,没有说话了。最后才说:因为她姓戚。说完进了房。

    我没有反映过来,因为我从来不想不该想的事情的。我没有多想什么也进了房。

    这个夜我竟没有睡着。

    几天的相处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闪落对我很好,比少年和戚娘对我都好。我突然迷茫了,这到底叫什么?

    三

    戚娘知道了我行动的失败了,于是招我们回去。

    半路上闪落突然很淡的问:少年姓什么。

    “不知道。”我说:也许姓戚,因为戚娘对他好。我们有人说过少年是戚娘的儿子。

    我没有想就这么说了,更没有想过会给少年带来什么。

    “恩。”闪落说。

    同是杀手,我觉出了闪落的变化。他的眼神一天比一天在冷。我在想他是不是故意在拖时间,他想回到杀手门去。他是有目的的,而目的是什么呢。后来我没有想这么多,因为我觉得那不是属于我该想的。

    回到了“杀手门”,少年淡淡的望着我当着闪落的面前问:怎么了,没有成功吗?还是下不了手了。

    我一怔的,少年第一次对我这样说话,我不知道他怎么了。闪落没有说话只是“嘿嘿”的一笑走开了。

    “少年,戚娘说什么了。”我淡淡的问。

    少年一冷笑的压了口酒然后才说:没有,戚娘让我和那个小子去完成任务。我走了,你自己保重。少年一向很干脆,这个我了解,只是少年这次笑的很莫名的,一种不详的预感拥上了我的心头,而我却什么也没有说。

    闪落和少年走的日子很短,可是我却觉得是那么的漫长呀。我不知道自己想的是闪落还是担心少年了,少年的话是话中有话的。

    三

    当闪落和少年的身影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怔住了。戚娘也傻了。

    闪落满身是血,而他怀中的少年早已不醒人世了。我木然的走到了闪落的面前。他的笑容已经没有了,也许是失血太多了,那苍白的脸庞突然让我觉得不是可怕,而是很心痛。

    “他怎么了。“戚娘默然的闭上了眼轻声的问。

    “死了。”闪落很平淡的说,语气象我。

    戚娘居然什么也没有说的转身离开了。少年是他最喜欢的杀手,她不该什么也没有说的。

    我突然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我想问,可是我却什么也说不出口了。

    少年死了,很事实的事实。我在心痛,他是我的兄弟。葬少年的时候,我没有哭,因为我知道如果少年不死的话死的就是闪落了。我那天在他的坟前埋了好几坛好酒。

    四

    夜依旧很静,那一夜闪落突然问我:和我一起走好吗?

    我哑住了,问:为什么。

    “你知道的,我来这里的目的。”

    “少年是你杀的对不对。”

    “恩。”

    “为什么?”我问。

    “他该死,因为他姓戚。我在报仇,灭门的仇。少年灭了我一家上千条人命,他该死。”现在的闪落似乎已经不是以前的闪落了,我知道,从他的眼神看到了。是冷的,不是热的,更是怨恨的。

    我突然记起了自己曾对闪落说过,说过少年姓戚的。而他当真了。

    “我们,我们,我们只是杀手呀。”我突然觉得自己没有话说了,是我害死少年的。

    “所以我更该报仇,如果那夜我在的话,无门就不会被灭了。”

    闪落的话想电似的触击了我,我突然觉得脊梁骨一阵的阴冷。我终于明白了那天少年对我说的话:“不看你会后悔的”。

    闪落没有看出来我的怎么了,因为他望我的眼神,依旧温柔。

    “那你接下来要做什么。”我听出了自己的话语的变化,而闪落却没有。他说的那么的坦白,那么的直接,他忘了,我还是一个杀手吗?还是故意的。

    “杀戚娘。”

    我猛然间的站了起来:不可以。

    “不是你说的算的,这个仇太大了,我必须要报。”

    我不知道闪落心中想的是什么。仇恨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会在他的心地是那么的深呢?而平时却又感觉不出来。

    五

    少年死的那天晚上,戚娘出现在了我的房间。

    我问:怎么了。

    “你必须杀了闪落。”

    我没有告诉戚娘说闪落也想杀她,我问:为什么。我装的很平淡。

    “因为你不杀他,他也会杀了你。”

    我不明白戚娘的话:闪落不会杀我的。我很自信。

    “因为你才是姓戚。”戚娘的话依旧很平淡,如果是平时的我是不会有什么反映的。可是今天不同了,因为闪落要杀的是姓戚的人。

    “胡说。”我很淡的说,可是内心却怎么也掩盖不住那种恐惧,这也许也是我活到十八岁以来最害怕的一件事情。

    十八年前的无门因为为了夺的武林至尊那个门牌,趁你爹不在的时候一夜之间灭了戚门,一千八百条人命。戚娘说这话的时候是字字咬牙,可是我依旧不明白她内心的那种痛苦。

    “爹去哪了。”我问。

    戚娘一下子卡住了。我很平淡的望着她,因为她的话和所谓的什么仇恨在我的心中什么都不是,就像那天灭无门一样,什么感觉都没有。我不明白那种痛,也许也是我不明白闪落的痛苦。

    “你爹后来为了报仇也死与无门之手。”

    又是报仇。我底下了头,突然觉得迷茫了。

    “知道我为什么千心万苦的把你养大,千心万苦的教你习武吗?”戚娘突然激动了起来,说话的时候连音都抖了。我第一次看到她这个样子的,不由的有点吃惊了:为,为什么。

    “因为报仇,杀了闪落,因为他是无门的掌门人,是他的爹灭了戚门的。”戚娘真的有点疯了,我想。

    “可是无天已经死了。”我说。

    “他的儿子没有死,他是来报仇的,难道你没有看到吗?这世上除了你没有人可以杀得了闪落的。”戚娘依旧很激动。

    我怔怔的望着她,一句话都回答不上了。戚娘望我的眼神是乞求的。我想她是知道的,我心中只会杀人。不会有恨,要让我去恨一个人也是不可能的。

    “你为什么要养我。”我问,问的很无奈,却依旧很平淡。

    “因为。”戚娘拉我的手突然放了下来,目光呆泄了。

    我望着她依旧问:为什么,你是谁,到底是谁。为什么不敢让我们看你的脸。我问的很平淡,这是我的语气,永远都不可能改变了。不管多激动。

    戚娘很敏感的摸了摸她的面纱,我的动作比她还快的,比要杀闪落的时候还快的上前一步,掀开了她那黑色的面纱。戚娘如同电击一样的惊讶,等她想低下头的时候,我已经看到了她的样子。

    我惊住了。她没有武功,是真的没有,连反抗我的能力都没有。我哑住了不是因为她没有武功,而是她的模样,她长得和我一模一样,很漂亮很漂亮。如果不是看了戚娘的样子,我也不敢肯定自己也是这么漂亮。

    戚娘突然木木的望着我。我也傻傻的望着她。

    “你,怎么和我一样。”我问。

    “因为,因为。”戚娘似乎哑住了,突然连话都说不出来了,这不像她。不像。

    “因为我是你娘呀。”戚娘说完竟哭了。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戚娘哭,也是最后一次了。后来戚娘告诉我,那夜我爹是为了见她而离开戚门的,造成了那场血案。戚娘还说她其实和我爹是情同意合的,只是戚娘是杀手的女儿,戚门没有人要同意而已。我爹死的时候我已经出世一个月了。后来我爹走后,戚娘下定了决心一定要为我爹报仇。可是自己体质有限,于是她发誓要将我训练成一个不折不扣,杀人不眨眼的杀手,为我爹报仇。

    而少年是因为我没办法无情而死的,少年走后让戚娘告诉我一句话,说他喜欢我。

    戚娘一直在哭,而我听了是什么感觉都没有,除了说到少年的那句话。是我害死少年的,我承认。这也是我欠他的,永远也还不起了。

    我想戚娘的愿望是成功了一半了。因为此时的我真的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女,而她没有想过的是我对报仇一点的兴趣都没有。因为她从来没有告诉我这些,而我也从来不明白仇恨是什么。所以戚娘很失败,我更失败。

    看着戚娘这个样子,我居然什么反映都没有。连戚娘自己都不敢相信的。于是她问我:你要怎样才肯杀了闪落。

    我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戚娘突然冷下了声问:如果我死了的话,你会伤心吗,你会因为是我的遗命而去杀闪落吗?

    我怔了半天才听到了是命令这个词,竟点了点头。戚娘突然一声狂笑,从身后摸出一把匕首狠狠的插入了自己的腹部,反而这个动作是快的我都没有反映过来的。等我反映过来的时候又是黑血涌出来的那种场景了。血肉模糊成一片。

    我冲了上去抱住戚娘,竟不知道要说什么的。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戚娘的最后一句话我终于记住了:报仇。于是我抱戚娘的手也松了下去。我突然觉得一切都是完了,因为天都黑了,什么也看不见了。

    五

    这不知道是第几天的黄昏。

    我静静的站在“杀手门”夕阳路上等闪落。残阳似血般的浸染着这个世界,也许是我的世界全红了,红的让我也快分不清白天和黑夜了。乌鸦飞过的痕迹很明显很孤单,叫声却很凄很凉。还是我觉得我的末日到了,我突然也会觉得是寂寞和凄凉了。

    一个杀手,我第一次这样为自己觉得,也许是为闪落觉得。

    闪落的到来让我心反而一跳,他的脸色依旧不是很好。眼神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变的是那么的冷漠。我知道他知道了戚娘的事情和我的事情。我没有说话,只是用以前那种很淡的眼神望着他,除此以外我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样的态度来迎接他了。从昨天的不明白到今天的明白,我知道了我们是仇人了。因为他姓无,我姓戚。因为他爹杀了我爹的时候,我爹说复仇。而我杀了他爹的时候,他爹说复仇。别无他的了。

    “真的不敢相信灭无门时你也是其中一个。”闪落的语气冰冷的让我这个冷血的人都觉得是很寒的。

    我点了点头说:我是主谋,你误杀了少年,你欠他一条人命。

    “是吗?可是他杀了我无家上千条人命。他欠我多少。”

    闪落的话让我突然哑住了,我想说当年你爹灭了戚门上千条人命为什么说不用还了呢?可是不知道怎么了我竟没有说出口。我点了点头说:是呀。

    闪落没有想到我会这样说,而我又说了:戚娘叫我杀了你,动手吧。

    “我知道了。”闪落这次的回答很干脆,他的话过后竟让我觉得莫名的难过。我想我是怎么了。

    “那动手吧。”我慢慢的将手伸向了血剑。

    闪落望着我突然问:你真的是姓戚吗?你为什么要姓戚呢?我喜欢你知道吗?

    我一怔:我如果不姓戚你不会杀我对吗?我竟这样问。

    “是的,可是你一旦姓戚我就不能放过你。”闪落的话时而温和时而冷冰。让我突然觉得原来他也是这么可怕的,是这么的无情。为了仇连最喜欢的人也是可以杀的,我要搞明白的确实自己是不是也喜欢闪落了。

    我低下了头:为了什么。

    “仇。”闪落连想都没有想的说。

    我不明白仇为什么会是这样的。

    “那动手吧。”我最后说,声音底的自己都听不见了。闪落的速度快的让我一惊的,似的,上回他只是在试探我而已,用的根本不是全身的功力。而这一次我知道自己没有这么幸运了。

    拔出了手中的血剑的时候我竟发觉我在犹豫的,而闪落确实连想都没有想的划剑而来————————

    我们的战争在几分钟之内就搞定了,我想我终于知道了无门真正的厉害了。

    残阳依旧如血般的染红着这所有的一切,乌鸦依旧很凄很悲。枯藤很散落很干涸,等那残阳也落下去的时候就是什么也没有了。那也许也是我的最后结局了。当闪落的剑最后一刻刺入我的心脏的时候,我想。一切终于可以安静了。

    我听到了黑血涌出来的声音了,是真实的。我想我是要死了,本来对这个世界没有什么留念的我竟然对这个世上的一个人产生了留恋了,如果我死了他会高兴的对吗?

    我想也许我是真的喜欢上闪落了,可当我在最后一眼看到闪落象疯了一样的扑过来,泪流满面的时候我的心竟象什么东西落下来似的安静了。终于可以静静的闭上了眼,脸庞似乎有冰凉的东西滑落了下来。我第一次分明的知道了,那是泪,可是也是最后一次了。

    因为闪落抱我哭的声音已经渐渐的离我远去了,直到那夕阳也落的时候,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了。

    唯一不明白的是为什么结局是这样的了。而如果说闪落真的是太恨了,又何必落泪呢?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