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三千宠爱  史连

章节字数:2474  更新时间:08-03-19 20:4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好冷。

    不知道到底过了多久,我的手已经渐渐开始麻木,失去了知觉。

    呵呵,看来我不能指望西施去给我搬救兵了呢!

    头顶不时有积雪落下,打落在我的脸上,生生地疼。

    我死死地抱着那树干,半刻也不敢放松。

    脚下,是万丈深渊。稍一疏忽,那便是粉身碎骨。上帝,我那么辛苦穿越时空,我那么辛苦活到现在,可不是为了现在这坠崖下而死的下场。

    可是,这频死的感觉……好辛苦。

    不明白这个世界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因情而寻死的女子,但我肯定不是,如果我是,早在那时传来范蠡战死的消息时,我就该以身殉情了;如果我是,早在范蠡失去记忆,独独将我忘了个干净彻底时,我就该自尽以图个痛快了。

    我是懒香宝,已不是那个丧生在车轮下的女子,我还没好好享受这几乎是偷来的人生……虽然我很懒,但我还没有懒到不想活的地步啊!

    还有……我还没有找到卫琴……那个孩子,那个曾经是唯一给过我温暖,给过我慰藉的孩子,他一身的伤,会在哪里?

    卫琴……他一定不会死,那样生命力极其顽强的孩子,斗兽场的血腥都没有将他带给死神,就算把他一个人扔在沙漠里,他也一定不会死吧……卫琴都那么坚强,我怎么能输给卫琴呢!死死地咬着唇,我攀着树干,试着动了一下已经冻僵的双腿,只是轻微地一动,那树干却仿佛传来快要断裂的声音,我心下一惊,再不敢乱动。

    天空又开始下起雪来,零零碎碎的小雪。我闭了闭干涩的双眼,不禁有些绝望,就算我能坚持下去又怎样,树干已经快要支撑不住我的重量,只要雪再稍稍大一点,积雪就会压断这树枝,纵然树枝不断,如果再没有人来救缓,再等下去,我也只是得到一个冻死的下场……

    意识渐渐开始模糊,或者……死,未必不是一件好事?那我就不用入吴,不用再面对西施的眼泪,不用再看范蠡夹在西施与我之间两难的模样……呵呵,想不到我还挺善良的嘛,至少,还能以德报怨啊……上帝,你一定是看我太善良太可爱了,所以来不及要召我回天堂作天使吧?我开始臭美的想像……顺便,说服自己……死,其实也没那么可怕的……

    但,为什么有温热的液体从眼角滑落?那温热的液体缓解了我眼角周围已经冻僵的皮肤……

    我在哭么?

    我不要作天使!上帝,你不公平!想我也没有做什么杀人放火,十恶不赦的坏事!为什么你要三番两次陷我于险境!为什么我总在孤军奋战!今夜,如果我死在这悬崖之下,那便是尸骨无存……谁都不知道有个时空过客死在这悬崖之下,连个为我掉眼泪的人都没有!

    范蠡……他也不知道我会死在这里吧……

    真是……好凄凉呢……我拉了拉冻得已经没有知觉的唇角,算是笑过……

    “香宝!你在下面吗?”忽然,有一个声音从崖上响起。

    我微微一怔,有人发现我了?张了张口,却发现自己的喉咙竟然发不出一点声音……

    泪水终于纷纷落下,我困难地张着嘴,却什么都喊不出来啊!

    崖上的声音又消失了,我真的彻底地绝望了……

    眼皮越来越重,越来越重,呵呵,看来我真的是要丧命于此了。只是……卫琴这孩子该是再也找不到我了吧……那个孤独的孩子……

    手缓缓松开,我等着堕入那万丈深渊之中……

    “别怕,我来了!”又是那个声音。

    不可思议地,我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之中,是谁?我真的是感激涕零,那个将我从死神手中拉出来的人,我从来没有觉得什么话会是这样的温暖……

    他左手抱着我,右手紧紧攀着一根绳子,慢慢带着我往上攀爬。

    不知过了多久,我的脚终于又踏到了地上了。

    那救命恩人似乎也已经是精疲力竭,坐在地上不停地喘气,我无力地靠在他怀中,感觉到他十分激烈的心跳,也是,将我从那么深的崖下带上来,他也该是累坏了。

    此人不是范蠡,因为他的肩膀比之范蠡显得有些单薄,是谁?我有些吃力地抬头,朦胧中,我看到一张年轻的脸庞,是卫琴?

    我晃了晃脑袋,不是……他没有卫琴漂亮,但却多了一份冷酷……是谁?

    脑袋越来越重,我终于失去了知觉……

    好温暖呢,舒服地呢喃了一下,抱枕啊,好舒服的抱枕……我将脸在温暖的抱枕上磨蹭了一下,轻轻地叹息……那抱枕却是微微一僵,绷紧了身体……呃,等一下,僵住的抱枕?我这是身在何处,哪来的抱枕?还有……

    我有些迷惑地睁开眼,却发现自己靠着的,竟是一个光裸的胸膛?呃,这是什么状况?

    我吃力地动了一下身子,却发现自己竟是一点力气都没有。

    完了,我该不是已经被吃干抹净了吧!虽然是我的救命恩人,但……就算是我感动得要以身相许,也该在我清醒的时候,在我自愿的状态下吧……

    “你醒了。”一句没有任何感情的话冷冰冰地丢出,和我记忆中那句温暖如天籁的“别怕,我来了”相差甚远……那人缓缓将我扶起,让我靠着他坐下。

    史连?我微微一愕,救我的竟是史连?

    我缓缓低头,发现自己身上的衣物皆完好无损,只是他身上的衣服都已经裹在了我的身上,想来也是,他救我上来的时,我大概已是被冻得半死了吧,看来我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只是,当初我让史连随我一同前往土城时,我打定了主意准备途中随便扣他一个罪名,陷他于不义,以发泄那一日他伤了卫琴之仇。只是……他竟救了我?

    “为什么救我……”我张了张口,想问,却忽然惊恐地发现自己竟然发不出一点声音!微微愣了一下,我抬手握住了自己的脖子,想喊出点什么来,却发现仍是徒劳……

    我……哑了?

    一个清楚的认知让我不可抑制地颤抖起来,我竟然哑了!

    “大雪封了路,晚上太过危险,等天一亮我就带你追上大队人马。”史连略有些冷漠地开口,拨了拨火堆,让它燃得更旺一些。

    泪水终于无助地滑落,上帝,我真是越来越懦弱了呢……怎么办……

    身体偏偏也动弹不得……我只能僵僵地靠在史连肩上,任泪水纷纷滑落……

    温热的液体打落在史连光裸的肩上,他愣了一下,终于发现我在的流眼泪。

    “不准哭!”冷冷地,他开口。

    呃?不冷哭?哼!都已经这么惨了,我为什么不能哭!偏哭给你看!我的眼泪掉得更凶了。

    “你间接害死我大哥,我都没有杀你!哭什么!”史连皱眉。

    间接害死他大哥?他大哥史焦不是被伤兵乱刀砍死的么?啊,不对,是因为他强行逼迫中了毒的伤兵上阵杀敌,才会军心不稳,那下毒者便是间接害死他大哥的人……而被污陷下毒的我却一直没有正面澄清过……难怪那一日在小屋前他下手那样的狠戾!

    可是现在……他为何反而救了我?

    我微微有些疑惑地看他。

    史连微微转过头去,没有看我,“再休息一下,等天亮了我便带你追上大队人马。”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