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三千宠爱  难言

章节字数:2198  更新时间:08-03-19 20:4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天亮了,积雪却仍没有消融的迹象。

    史连穿上衣物,连看都没有看我一眼,便抱着我踏雪赶路。

    懒懒地窝在他怀里,我没有动,有免费的车夫不使唤,那才傻咧。嘿嘿,不知道史连如果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他那冷冰冰的死鱼脸会不会被我气得发绿……

    “他们就在前面等我们。”冷不丁地,史连开口。

    我有些心虚地看了他一眼,仍是静静的。

    呵呵,不是我不想开口,而是我真的开不了口了。

    昨夜醒来之后,我已经悄悄试了很多次,但……喉咙根本发不出一点声音……

    不知是被冻伤了喉咙,还是因为受到了惊吓,总之,看来短时间之内我是无法开口了。

    “你们去哪了儿?”远远地,范蠡看到了我们,迎上前来,口气竟是十分的焦急。

    史连将我从怀中放下,看都未看我一眼,便转身面无表情地去牵自己的马。

    “香宝!”范蠡看着我,想知道答案。

    我微微一笑,无言地看向站在范蠡身后的夷光。

    见我一直微笑着盯着她看,夷光一下子白了脸,全身开始不可遏制地颤抖起来,一脸活见鬼的表情。

    “夷光,你的大氅别忘了披……”郑旦的声音忽然从身后传了过来,我转身,她的声音戛然而止,瞪大双眼愣愣地看着我,一脸的惊恐。

    我笑得越发灿烂了,明明已经应该死在崖底,尸骨无存的女子竟然活生生地站在她们面前对着她们微笑,她们这样的表情应该份属正常吧。

    “怎么了?”范蠡仿佛感觉到了奇怪的气氛,仍不住又开口问道。

    夷光的脸更白了,近乎透明,她抖得越发厉害起来,她在害怕吧,害怕我张口说出她推我下崖的事?虽然不能确定她是故意的,但她见死不救,刻意隐瞒却是不争的事实!

    可是,我开不了口呢。

    看了一眼一旁面无表情的史连,指望那个忽冷忽热的奇怪家伙帮我指证夷光简直是天方夜谭,心里微微喟叹,我脸上笑容却是不变。

    没有理会任何人,我转身便走向自己的马车,裹了厚厚的毛皮大氅,我靠着马车内的垫子舒服的坐下,既然不能开口,那我就保持缄默好了,只要好好隐瞒我暂时无法开口讲话的事实,有时候保持沉默反而更能令对方陷入不安和猜疑之中……

    好在我平时一惯懒懒的,很少开口,现在如此倒也没有人怀疑。

    静静地坐在马车内看着窗外的银白世界,我的手还在暗暗颤抖,我不敢想像,如果昨晚我的意志稍稍薄弱一点,有可能我就再也无法见到今天的太阳了呢。

    “夷光,上车吧。”车帘再欠被掀开,范蠡催促站在马车外的夷光和郑旦。

    夷光抬头看了我一眼,迟疑再三,最终还是硬着头皮上了车。

    我微微扬唇冷笑。

    “启程!”马车外,响起范蠡的声音。

    车轮辗过有些坑坑洼洼的雪地,马车又开始摇晃着前进。

    车内,夷光代垂着头,不自在绞动着双手,一口银牙咬得下唇微微有些血迹渗出。

    郑旦不时抬头看我,然后又飞快地低下头去。

    从始至终,我都是微笑不变,定定地看着她们坐立难安的模样。

    “喝水。”忽然,窗帘被掀开,史连探进头来,递进一个水袋。

    我微微皱了一下眉,接过水袋喝了一口,马车才刚刚开始前进,史连怎么突然莫明其妙地递水进来?我侧头看他一眼,发现他快速地扫视了一下马车内的情况,我微微扬唇,心下明了,他该不是因为没有帮我指证,现在良心过意不去,过来看看我有没有被欺侮的吧。

    笑着抬手拭了一下唇边的漏出的水迹,我将水袋递给夷光。

    夷光一愣,有些惊恐地抬头看我,随即颤抖着接过水袋,仰头微微喝了一小口,便递还给我。

    呵呵,看来她真的是很紧张呢,我又将水袋递给郑旦,郑旦却是有些慌乱地摇了摇头,我便不再吓唬勉强她们,将水袋递还给了史连。

    车窗重新合上,我仍是定定地看着她们,看着她们在我目光下无所适从的模样,无声地微笑。

    “范大哥,我不要坐马车!”第二天的时候,夷光终于开口。

    看着她越发形销骨立的模样,我微微皱了皱眉,竟感觉有些失望,本来以为她还能再坚持久一点的,心理真是脆弱呢,这样就承受不了?那如果那一夜掉落悬崖的她,我看她连百分之一生还的可能都没有。

    “不坐马车?这儿距离土城起码还有半天的路程,你又不会骑马,别任性。”范蠡皱眉如是道。

    整个车队只有一辆马车,夷光无法反驳范蠡的话,只能还是硬着头皮坐上了我的马车。

    “吱哑,吱哑……”车轮辗过地面的声音清晰地传进马车内,车内静得连我们彼此的呼呼声都可以听得清清楚楚。

    “对不起。”半晌,夷光终于开口,声音细如蚊蚋。

    我扬了扬眉,仍是微笑。

    “你……为什么不直接告诉范大哥那件事……”见我不答言,西施张了张口,似有些困难地又道。

    直接告诉范蠡?我还是笑,我也想啊,可是……我竟是开不了口呢!

    “你到底想怎样!”见我始终只是似笑非笑看着她们,郑旦终于忍不住扬高了声音道。

    我还是微笑。

    车内又恢复了安静,安静得我仿佛都可以听到夷光剧烈的心跳声。

    不知过了多久,车子终于停了下来。

    夷光脸色灰败地抬头看着我,忽然低头干呕起来。

    “夷光!夷光!”郑旦尖声叫了起来。

    夷光却只是双手紧紧捂着胸口,低头干呕……口中竟是渐渐呕出血来。

    仿佛听到了车内的嘈杂,范蠡掀开车帘,“已经到土城了,你们……”话刚说到一半,他注意到不停着干呕,嘴角带着血迹的夷光,“夷光怎么了?”

    郑旦一将我推出车外,冲着我大声嚷嚷起来,“都是你,都是你害夷光又犯病!没错,昨晚夷光是小心将你推下了悬崖,但你又没有死,你干什么故意装神弄鬼地什么都不说,吓得夷光又发病!”

    “你说什么?!”范蠡脸色大变,猛地握住郑旦不停推搡着我的手,“推香宝掉进悬崖!是不是真的?!”范蠡恶狠狠地低吼,神情恐怖狰狞。

    夷光捂着胸口,眼中满是绝望,范蠡那样狰狞的神情,想必她是从未见识过吧。

    我笑得越发灿烂。

    从头至尾,我一个字都没有讲,是你们自己此地无银,不打自招的。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